Actions

Work Header

金考卷

Chapter Text

【birrab】教学summary: cp:鸟(bird)和兔(rabbit),名字自行带入
私设刑侦队长bird&刑侦系教授rabbit
“喂,快看你后面!” 坐在左边的女生悄悄捅了旁边闺蜜一胳膊肘,示意她往后看。 “干嘛?…”不看不要紧,一转头属实惊艳,近距离与后排帅哥来了个贴眼接触。这个帅,简直要闪瞎了没戴美瞳的双目,哪怕是简单的衣着也遮挡不住的贵气,这体型就算坐着也看得出起码有一八五,加上深邃五官和勾勒出轮廓的肌肉,说是哪儿跑出来的男模都信。 金光笼罩在周围几米内,导致帅哥坐的那一排位置都空着无人敢贴,这女同学大概是这间教室里第一个明目张胆观察bird这么细致的人了,短短几秒就像是咔嚓拍了照,回头几乎可以对他的外貌如一描写下来,很有侦查系专业素养。 然而她飞快扭回头,仿佛只是回头随意一瞥什么也没看见,bird当然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背着光芒四射的帅哥,她的心情与理智已经完全被击垮了。 造孽啊!女生伸手捂住脸上的痛苦面具,懊恼又悔恨,就因为懒惰了那么一早上没有好好打理,仅仅为了多睡半小时,蓬头垢面的顶着黑眼圈就这么来上课了,谁知道会天降这么一出?美好的邂逅被鸟窝头和二字优美问候口头禅扼杀在摇篮中,注定脱单无望孤独终老了。
“同学,你们几点上课?怎么还没开始?” bird轻轻拍了拍前排这位悲痛欲哭的女生的背,眼里只有他手腕上的表,丝毫不通人性。
“啊…还有五分钟。” 女生抬手刻意挡住素颜朝天的脸,言语异常温和地告诉bird。
下海挂牌五万不是吹,bird的一举一动太过显眼。教室里本就女性比例居多,见他并不高冷,前面的几个学生转过头直接查起了户口。 “帅哥,你哪个系的?” “我早毕业了,回母校看看。” bird嘴角一撇,颇有成功人士的派头,话语间带些自豪,丝毫看不出是以倒数第二光荣成绩毕业的,精英建模脸往往会误导人们的判断。 “是学长呀……” 女同学们话里行间更多了些崇拜,更多人打开话匣子,静悄悄的教室气氛瞬间活跃了。 “顺便听听课吗?” “是啊。” bird答道,听课确实顺便,主要目的是接媳妇儿下班。
“学长你没见过rabbit教授吧,他今年才来任课。”“rabbit'教授',倒是真没见过。” “你可来对啦,rabbit教授的课特别有意思!” 聊到rabbit,女生们话更多了,眼神和看bird不同,有种不一样的尊敬感,看来rabbit教授在学生圈子里很受欢迎。 “这我知道。” bird低调做人,藏好了翘起来的尾巴,还不至于把结婚证拿出来给帮学生炫耀,尽管他很想,好歹也得先听完这节课。 “嘘-来了来了” 学生们止住了闲谈,趴在桌上东倒西歪蜷缩式睡觉的几位也坐挺了背;打游戏的选手干脆利落退出了比赛界面,自主调准好上课状态,一片朝气彭发,完全是另幅面貌,倒是看见几个偷偷摸口红理头发的女生。 bird赶紧压低腰,把自己匿在人堆里隐身化。
插着间缝看见rabbit步伐略快地走上讲台,手里揣着讲义和保温杯,穿着今早出门时那套白色T恤和军绿短裤,和其它大学教授们该有的样子没多大区别,是非常经典传统的形象。 好在rabbit教授没有点名的习惯,只是放下茶杯低头在电脑上插入u盘,打开课件就直接进入正题。 “好了,我们开始上课吧。”并不威严的rabbit教授对着在座各位淡淡一笑,他上课向来不戴扩音器,尽管人多地广,清晰的嗓音还是足以传遍每个角落。 “今天我们讲一讲刑事侦查学与邻近学科的关系。” 屏幕上ppt亮起,简简单单的学术语占据中央,白底黑字,内容当然是枯燥无味的,跟着这份温柔和耐心,竟然也能被吸引进去。 “刑事侦查学是法学与自然科学和其他社会……” 刻板的穿着,规矩的行为,甚至上课习惯都和老学究没啥两样,即便种种都和老年人似的。无奈世俗还是不能忽略颜值这个自带条件,怎么做也不能在rabbit教授的脸上增加年代感,他的课就是养眼的享受。以至于前排满座气氛鲜活课堂效果良好,开小差使用手机的人更多是为了偷拍。 工作时的男人该死的富有魅力。这句话说的果然不错,上课时的rabbit和做同学那会儿或者在家宅着的任何时候都不一样,文绉绉谈吐儒雅,具有成熟稳重处之泰然的态度。而因为单薄身材和瘦削面颊的反差存在,看起来非但步入中年,说是在读研究生也合情合理。 我媳妇儿真厉害。bird自豪地由衷感叹着,桌子底下也摸出手机打开摄像头。
“咔嚓-” “苏卡布列…” 忘了按静音! 好死不死响动还不小,人堆里本就扎眼的bird这下更是尴尬了,几个女同学转过头,嘴角还带着诡异的笑。bird一没课本二无笔记簿,光秃秃没点遮挡,懊悔地关了手机音量,抬头正对上rabbit的目光。
只看见讲台后的rabbit教授依旧从容,对着bird的举动也不生气,放下了手里的资料,道:“后排这位同学,看来你一定理解了,能为我们开个头吗?”
“呃……”
刚才说了什么?bird当然没听,脑子里全是rabbit,哪有功夫思考其它,直接哑口僵愣住了。 rabbit特意给答不上问题的bir同学延长了组织语言的时间,当然是无用,更多人转过去看bird社死的热闹,从而没有察觉rabbit教授和蔼的面孔上多了一丝玩味的笑,看着有那么点幸灾乐祸,即刻转瞬即逝溜走。只被bird抓住了。 “没关系,有人可以帮助他吗?” 好在rabbit教授并不喜欢针对人,很快就帮不认真听讲的bir同学转移走了注意力。但实时位置已经暴露,在rabbit教授的细微注视下,bird再没有机会偷拍了。
一节课很漫长,痴汉却能欣赏一辈子不嫌多。下了课,rabbit教授仅留个背影就离去了,他快步走进办公室,打算把桌面整理干净就和bird回家。只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办公室门内踏进了一位学生。 “rabbit教授,你有空吗?”bir同学礼貌敲了敲门,不等回答就走到rabbit面前,张开手臂把他圈拢在办公桌前面,制作成一块人形三明治,rabbit是中间夹着的那片香喷喷的午餐肉,不,应该是A5和牛,看着肥瘦适中鲜嫩多汁,口感非常纯正。 凑到嘴边不尝一口说不过去,bird不禁瞟到rabbit脖子上,严实整齐的扣子非常碍眼,故意要遮挡住里面,看着衣冠楚楚,白T恤带着课堂上讲台前诲人不倦的书墨气。
“课上的内容我没听懂,可以申请单独辅导吗?” 这位同学走神误课也说得气壮理直,并且还动手动脚,嘴贴近rabbit耳后根的同时手也不停揩油,摸索游移正在人工侧量教授的三围。 rabbit教授原本非常排斥这一行为,目光寒气逼人,厉声制止了进一步发展,将手抵挡在两人胸前开始反抗,欲推离bir同学的桎梏,不料对方邪念太强,双方势力悬殊,经过一番激烈角逐,最终还是没有挣脱,反加快了作案进度,把耳朵露出来了'。
“有疑问可以发我邮件,我现在要走了。”rabbit的脸有些红,被bird吻得呼吸不畅,缺氧时说出的话,这时候听起来就像是在角色扮演,类似桥段详见刑侦队隔壁扫黄大队档案室。
“就一会儿,不会耽误太久的,就教教我呗~啵。” “别,bird…这里是学校!” rabbit教授被bird的流氓举动惊到了,不知道他竟然可以不要脸到这个程度,今天来警院又是玩哪出花样。市局工作这么辛苦还不嫌累,到底嗑什么药能让体力这么好? 隔着裤子就能感受到bird的惊人“举动”,但狭小的空间与走廊只隔着一道门,教师员工随时都有可能会经过,rabbit肯定不能喊大声,他尽量压低喉咙提醒面前的持枪不法分子收敛一下。 可惜这句话太引人想入非非了,一般情景小短片里下一句经典台词就是:“你叫吧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然后被迫开展,欲拒还迎最终取精用弘。
原本bird也只是想逗逗rabbit,可他确实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也低估了限定版rabbit教授的诱惑强度,这种兴起了哪能说停就停的? “我锁门了,宝贝儿你别紧张。” bird自知理亏,怎么说两人也是拥有正经职业的良好公民,在育人教书的地方干这种事确实影响不好,但谁敢保证自己从没幻想过这种刺激场景?即便bird的良心开始触动,但到底敌不过自己的内心。 rabbit的脸上的表情也挂不住地开始变幻,从清醒严肃开始一点点松懈堕怠,缺氧的红依旧残留着,蔓延至下,一直到解开的两颗扣子深处。bird感觉咽喉开始冒烟,干渴得要燃烧起来。 不做到底的流氓不是好流氓! rabbit越说越觉着诡异,下身贴着越来越硬,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他知道现在挽回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脸面上还是不能纵容这一行为:“回家再…啊……” 衬衫半开半掩没有全脱,好歹给办公桌留个意思,遮着rabbit激烈伏动的小腹,绝对高于37度正常体温的手深入单薄的衬衫底,在没多少肌肉的人鱼线中央徘徊,迫使臀部抬高并弯折起两条长腿,长裤就如同被bird遗弃的良心一样挂在rabbit教授脚踝处,在晃动过程中与那圈皮肤产生摩擦,才不至于彻底滑落到地上,大概等同于rabbit教授的羞耻心。 要不是bird,rabbit绝对这辈子都不会做这样的事,可和他在一起之后一切都变了,他屡屡犯禁事无下线。自己像回到了青春期,重新体验了一把少年人毛毛躁躁的那股轻浮。 在bird的引导下,他已经管不住自己的身体,背后冰凉的桌面被捂得滚烫,整理有序的资料纸张全被蹭乱了,其中还有一份报告是明天要上交的。 “--去他的报告,” bird抽手把桌上的几张残纸全扫到一边,下身用力往rabbit体内猛力n连顶,拿出了生小崽的架势成功扳回rabbit那颗爱岗敬业的心,“老公在这儿呢,专心啊宝贝儿…” “嗯…不行了…够了……” 办公室坐久了脊柱真的吃不消,躺在硬梆梆的木桌上就像搓衣板,被bird来回折腾摩挲,为了明天的工作,rabbit十分识相地选择提前投降。 “真的…啊啊……bir……”“我明天…还有课!” 急中生智的rabbit教授开始寻找正当借口,可惜大脑的节奏已经被bird打成一团黏稠浆糊,已经丧失了基本思考的能力。 “哈,媳妇儿,明天周六。”现在的rabbit智商为负数,说起胡话来像只张牙舞爪骗人的狸三月兔,脸上写着拒绝,下身却仍然迎合着自己,在bird眼中意外的可爱。 “哎!你怎么……” rabbit能感到体内的那根又膨胀了一圈,即将突破了他承受范围的极限,他不敢再挪动,可能真会有顶破的风险。无奈只能再张开腿容纳,让bird这个非人类的东西赶紧结束。
“宝贝儿,你今天怎么这么主动?” bird立刻察觉到了,原来rabbit喜欢这样的,下次一定再试试别的地方,车里?浴缸?要不然买个飞机或者学校? 弄个岛玩玩也可以啊。 “诶媳妇儿你喜不喜欢岛?咱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