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金考卷

Chapter Text

【birrab&catmos】少年情意
Summary: 校园pa,ooc我的(我真是标题废cp:鸟兔,猫鼠(均为性转)又名《鸟和鼠一脚踹翻黑网吧捕捉兔和猫的故事》
私设四只高三同班,猫体育委员,鸟班长,鼠学习委员&高二时插班进来,兔纪律委员&复读生,鸟=bird=bir,兔=rabbit=rab,猫=cat,鼠=mouse=mos
私设laurence(lace,男)是bird的另一个分身,和cat是兄弟,fay(女)是rabbit的另一个分身,和好朋友joseph(joe,bird的另一个分身,女)是好朋友
各马甲相互独立,可代入三次元人物性格


Chapter 1: 情人节的准备工作Chapter Text

一.
初春的气温明显上升了不少,早早返校的苦逼高三学子终于不用每天清晨顶着凛冽的寒风来学校了。早自习结束,教室里一片沉默,有写作业的,但更多的是趴在桌上补觉的同学。

“下周情人节,你和你家bir打算怎么过?”mouse搁下快没墨的圆珠笔,在寂静的教室小声开口,眉眼间难得透出些苦恼。“还能怎么过。他连十八都没满,难不成拖上床去?”同桌rabbit瞄了眼斜前方的挺拔身影,口头虽抱怨,眼角的弧度却暴露了他真实的情绪。

“cat非说要给我惊喜,但以我对他的了解,恐怕是惊吓才对。”没有得到满意回答的mouse自顾自接道。“不是我说,mos学霸怎么开始对这些事上心了?前几天cat来找你,不还头都不抬?”rab碰碰同桌的手肘,语气揶揄。mos一转头就撞上rab好奇且不解的眼神,无奈解释道:“我们昨天确定关系了。”“……你……答应了?!”rabbit顶着一脸被雷劈过的表情,不可思议地拔高声音。毕竟他和cat关系不错——mouse刚插班进来的那段时间,cat是怎么锲而不舍追求人家却屡屡碰壁的过程他一清二楚,“你的冷酷无情理性学霸形象呢?!”“哪里来这么多形容词。”

见班里同学都闻声回头看向他们所在的最后一排,mouse按住对方肩头示意其音量小一点,“原来的顾虑解决完自然就答应了。”想起曾经学校那些围追堵截的混混,他眼中划过一丝寒芒。rabbit了然地点点头,忍不住追问道:“你到底喜欢cat哪一点?”尽管这向来都是一道无解的题,可mouse学霸仍认真思考后回答:“打……”“好的,我明白了。”rabbit在上课铃的前奏中点头,忽然觉得mos的形象变得高大起来——果然成年了就可以为所欲为。所以bird为什么还不过十八岁生日!等等,rabbit你是不是理解错了?我想说的是打架很厉害!“上课!”刘老师进入课堂之快让mouse陷入了无法辩解
的困境。
二.
“今天的作业就是这套练习卷,明天交上来我检查。”刘老师一如既往踩着铃声下课。但是从不拖堂这一优点并不能掩盖他成山的作业量。

“靠!老刘布置这么多作业能改完吗?这密密麻麻的……全是大题!”cat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盯着那张没有留空且字体极小的压轴题专练。“又不是第一天上他的课了。习惯就好。”laurence一派云淡风轻。cat睨了他一眼:“lace,别以为哥不知道你心里已经问候别人家祖宗十八代了。”“是吗?”laurence微微一哂,提笔唰唰写下答案,“可惜我一心三用都做出来一道题了。”“你们俩声音小点。”隔着一条走廊的bird拧眉看过来,警告道,“不要打扰其他同学。”laurence摊手作无辜状示意话头由cat挑起;cat怒瞪laurence斥责他出卖队友;laurence反瞪回来嘲讽他还怕bird;cat……cat暴走了。

“傻乌鸦!”平地一声惊雷,睡觉的全被吵醒,写作业的纷纷抬头。只见cat正气凛然冲bird道,“你作为小老弟竟敢忤逆我!”“把我字换成朕就更有感觉了。”
joe悄悄和同桌fay咬耳朵。原本在小憩的fay明显还不清醒,揉着通红的眼睛抱怨道:“他俩一下课就吵架,也不嫌累。”“这叫相爱相……”joe只觉眼前一片阴影笼罩过来,后半句话被硬生生憋了回去。前桌mouse春风般温和的笑脸映入眼帘:“有多余的聊八卦的时间不如学习。或者我帮你们制定一下合理的学习任务。”fay的睡意一瞬间散了个干净:“mos笑了!mos冲着我笑了!”“我的fay,他都和我们朝夕相处一年了,你还不清楚学委的笑意味着什么吗?”joe面部表情僵硬地按住蠢蠢欲动的fay,朝看似友好的mos点点头,“不用麻烦了,我们这就学习。”

rabbit“啪”地一下把手搭在mos肩上:“不去管管?”mos自然而然地和同桌一同起身:“其实你家bir一个人可以。”“我知道,”rabbit眼底闪过一点不明显的笑意,“这不是找机会搭讪嘛。”“那我陪你。”两人心照不宣的朝自家男生那边走去。

后排假装写作业的fay和joe。“joe,你说他们四个谁和谁一对?”“bir和rab,cat和mos。”“你怎么知道?”“别提了,昨儿在走廊拐角听见的,那个杀千刀的cat把mos按在墙上表白,mos居然就草率地答应了!”“……害,今天午饭我请你,纪念一下你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恋爱。”

三.

其实rab和mos根本不需要劝架。“小乌鸦我不跟你计较了!学委来找我了!”cat踢皮球似的把bird撂在一边,转头便将mouse薅在自己旁边的空座位上,“mos学霸,这道题我不会做,可以给我讲讲吗?”“先要有一个自己思考的过程。”“我想了一个课间都没有想出来。mos学霸,你就可怜可怜我们这些差生吧。”“……讲讲讲。”

rabbit在心里“啧”了一声,转过去坐在bird旁边,凑近了看他在写什么。“我旁边有人。”bird下意识用手臂挡住了笔记本。“他旁边没人?”rabbit指向走廊那边的cat,反问道。“我同桌今天请假了。”bird动作极其轻微地将笔记本合上。“班长大人记得挺清楚啊。”rabbit一早就发现了bird的小动作,趁其不注意伸手就要抢;对方眼疾手快地躲过,迅速将笔记本塞进了课桌最里面。“上课了。”bird露出些笑意,话音刚落,铃声恰好响起。“掐准时间点,算你狠。”rabbit环顾四周无人注意,弯下腰于对方放在课桌下的右手背印上一吻,抬起头来故意舔了舔唇角,而后匆匆拉着mouse回到了自己座位。

“……”目睹一切的laurence:他还未成年啊你这样干良心不痛吗?!

四.实验小A班的作业量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比较轻松的第一节课间过去,上午余下的时间便在听课和写作业中飞速流逝。“下课。”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同学们就像被放出笼的小鸟叽叽喳喳四散回家了。

mouse和bird俩学霸早早约去图书馆自习,于是cat偷溜到孤单一人收拾书包的rab旁:“去不去网吧?”学校后山有一个黑网吧——这几乎是全校学生心照不宣的秘密,得亏了大胆心细的老板和宁罚不屈的学生,这个秉持“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信念的网吧存活至今,成为高中三年枯燥生活的最大乐趣。rab闻言动作一顿,犹豫道:“都高三下半学期了……”“我知道,我已经发誓要好好学习和mos考同一所大学了。”cat脸上没有一点心虚,“家里不让联网,下周情人节我想给mos买点东西都买不了,不只有去网吧了?你难道不想给bir送礼物?”“……成。” “班长……学委!”

bird和mouse安静地走在去往图书馆的路上,忽闻身后传来laurence上气不接下气的呼唤,“刚刚下课……我听见cat和rabbit商量中午去网吧!”“我不是警告过他们吗?”bird皱起眉头。“可能他们觉得你俩不在就没事吧。”laurence觑着班长大人的脸色,随时准备开溜。“我们知道了,谢谢。”mouse礼貌道谢且嘱咐道,“下次他们再去网吧也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们,报酬的话可以让cat帮你逃体育课。”“……哦好,谢谢学委。”

laurence脑袋发懵地看着一高一低两个气压团从面前走过,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mouse的要求为什么要让cat来偿?

五.
不出所料,网吧此刻俨然人满为患,不仅上机的人占了四分之三的电脑,没钱的人还都在走道挤成小团,过过眼瘾。“哟,两位小兄弟好久没来了!”老板搬个躺椅悠闲地在门口晒太阳,看见cat和rab两熟人进去,顺口调侃道。“害,高三了没办法,还是得考个像样的大学。”cat一本正经地答道。“那是那是,学习最重要!想当年老板我……”

“快进去占位置!”一听这句话就知道老板又要开始长篇大论了,rabbit指了指角落唯二连续的两台机子,兔子一般钻进密密麻麻的人群抢占“高地”。cat和欲要滔滔不绝的老板打了声招呼,也跟着冲进门去。等cat历经千辛万苦挤到机子前,rabbit连购物界面都打开了。但他手握鼠标停留在搜索栏不知道输入什么:“cat,你准备买什么?”“我早就想好了。”cat信心满满道,“mos学霸沉迷于学习,那我就送他十打圆珠笔,保障他整个高三文具无忧!”“虽然我也觉得圆珠笔很实用,”rabbit想象着mos收下一百二十支圆珠笔的场面,心里狠狠一颤;他斟酌了一下语言,委婉道,“但是还不足以表达你对mos的感情。”“那还能送什么?”“我也不知道。”他想起以前大大小小的节日bird都会送他礼物,花样百出却每次都能准确地命中他想要的东西。果然还是bird有经验啊。

“马上就是体育合格考了,买双运动鞋送给mos怎么样?”cat一拍桌子,愈发觉得这个主意绝妙。“挺好啊。”rab似乎也有了主意,一边下单一边自言自语,“唉,班长成天就知道学习和管人,肯定连下周是情人节都忘得一干二净。”

“情人节是星期几?”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rab下意识答道:“当然是星期五……班长?!我错了我不该来网吧,我应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他手忙脚乱地关掉网页,尝试对突然出现的班长大人解释,一迭声儿辩解说得滚瓜烂熟。bird一言不发地揪着rab走了出去,过了一会还依稀可听见后者的声音:“诶bird你等等……我还没给钱……”

“……mos。”cat心虚回头,果不其然对上了学习委员不辨喜怒的脸色,“你听到rab说了吧,我是来给你买礼物准备惊喜的!”mos淡淡开口:“校规第一章第七条,学生在校期间禁止出入网吧、KTV等娱乐场所,违者记大过处分。”“哥们儿怎么把管纪律的引过来了!你他妈坑我们啊!”旁边一刚上机的学生闻言眼睛都瞪大了一圈,那表情恨不得把mouse拖出去打一顿。cat顿时不怂了,狠狠剜了一眼对mouse“图谋不轨”的男生,扣住mouse的手将他带出网吧,朝图书馆方向而去。“以后别来了。”mouse的脸色已经有所缓和。“mos学霸,你是不是担心我被老师处罚?放心,你cat哥我混迹网吧多年,就没有哪一次被抓包过!”cat拍着胸脯骄傲道,“想当年老刘追了我半边后山,愣是没追上!”mouse忍不住翘起嘴角:“当时没追上?那第二天来上课的时候呢?”“……”cat沉默地想起高一那年被刘老师罚抄二十遍校规的黑历史。“好了,以后专心学习就成。”mouse模仿老干部吴老师的口吻,语重心长道。“你不好奇我给你买了什么?”“都说了是惊喜,”他抵着cat非要放在自己腰间的手,笑答,“到时候再告诉我。”

五分钟前,后山小树林。“bir我……”rabbit刚想好怎么解释,便猝不及防被愠怒的bird吻住了。一如既往的强势亲吻挤占了他思考的空间,一不留神就完完全全沉溺进去,连带着四周的空气都变得暧昧起来。“我是为了你!你生什么气?”rabbit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一个肘击就要朝人腹部捣去。bird利落地挡住对方袭来的胳膊,面不改色道:“学校明令禁止去网吧,违者记大过。被发现的话,那你的奖学金可就泡汤了。”

“奖学金”三个字明显触碰了rabbit的底线,他忿忿地收回手,可嘴上依旧不饶人:“还不是临时找的借口。刚听到消息时,你和mos肯定是抱着抓现行的目的来的。现在好了,我单还没来得及下,情人节你就一个人过吧。”“不需要买礼物。”bird用目光细细描摹爱人的眉眼,每一分每一毫都不放过,“你把自己送给我怎么样?”他看见rabbit的表情呆滞了一瞬,随即被笑意冲散。“你下周十八了吗就想干这些?”rab假意警告道,“你要担心的是,早就成年的我会不会对你做什么。”

“具体讲讲。”“……bir你是人吗?这种情况正常人应该脸红心跳不好意思啊。”“好像脸红心跳不好意思的,至始至终都是你吧。”“……”“还有,我去年就已经满十八周岁了,表单填错了,我就也没改。”“!你要干什么!你别过来!”

初春的正午阳光恰好,他与他走在树木新芽萌动的校园,笑语声缓缓旋上半空,织成一幅五彩斑斓的油画。这大概便是鲜花盛开的青春了。

后续小剧场:据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lace姓男生爆料,情人节当天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学习委员mouse同学从早上打开了一个鞋盒后,一整天没和体育委员cat讲话。mouse的后桌fay同学如是说道:“mos就不应该相信cat那魔鬼般的审美!红绿蓝三色运动鞋是高三学子能够承受的吗?”二是班长bird同学的笔记本疑似涉//黄被纪律委员rabbit没收。听说纪律委员当时的笑容十分一言难尽,夹杂着惊讶、欣慰、不敢置信和隐隐期待等各种矛盾的情绪。至于笔记本里有什么,估计只有天地和birrab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