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aste the whip, in love not given lightly

Work Text:

  “睁开眼睛,格雷森。”
  
  迪克听到了,他的身体紧绷了一下,眼睫毛颤了颤。
  
  片刻的挣扎后他服从了。他一睁开眼就直直对上达米安专注的视线,韦恩家的蓝和一点点隐约的绿,此刻被早晨的阳光照得通透。现在是他的掌控者了,迪克提醒自己,如同他咬在齿间的牵引绳的皮革质感所提醒他的,以及他脖子上项圈的触感。
  
  “我想要你看着。”达米安直视着他的眼睛,声音低沉平静,但迪克能够听出其中的爱意。就像是达米安在他的大丹犬每次犯错之后的语气。
  
  迪克有点可怜兮兮地点了点头,含混地哼了一声。
  
  他指望着像往常一样被拍拍头顶,但期望落空了。达米安只是对他的回答点了下头,“乖乖听话。”
  
  但他明白这是因为达米安不能这么做。
  
  迪克看向达米安手上的黑色橡胶手套,有点想再次闭上眼睛了。但他记住了指令,只是紧张地眨了眨眼,准备好接受即将发生在他身上的任何事。
  
  实际上他看到的东西已经提示够多了。黑色手套,消毒用品,白色托盘里无菌包装的锋利器具,模样有点像止血钳的奇怪钳子,带缺口的银色金属环。
  
  而面对着这些东西的是他自己,坐在窗边的椅子上赤裸着上半身,脖子上戴着金绿色的项圈还像只训练有素的乖狗狗那样自己叼着牵引绳。对这场景的认知让迪克脚趾蜷缩起来,心跳更快了一点。
  
  他们是可能每块骨头都骨折过的义警,疼痛和伤害只是老朋友。但这不一样。放下所有防备,看着、等待着疼痛慢慢接近,这恐惧本身已经比疼痛更折磨人。
  
  但达米安让他看着,他就会看着。
  
  这是为了达米安。他要到纽约去帮提姆一个忙,少年泰坦事务牵扯上了联盟。提姆愿意向他求助对这孩子而言意味着很多,所以达米安答应了,但这是他那个怪异的“噩梦”之后第一次离开布鲁徳海文。
  
  所以如果这是达米安需要的,迪克会很乐意给予。
  
  于是他看着达米安给他做准备,当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男孩身上时,迪克总是觉得他的每个动作都有种精准和优雅,这么多年之后,他仍然会时不时看着达米安画画或者做化学分析,忘了自己本来要做什么。
  
  在这样的紧张之下,仅仅是酒精的冰凉都让他感到疼痛了,他忍住了瑟缩的冲动,这为他赢得一个落在额头上的轻吻。
  
  达米安穿着柔软的高领毛衣和灰色长裤站着,在现在的光线下看起来格外干净。他实际上同样赤裸着,迪克意识到这个,他放下了所有防御和愤怒,像是野生动物在安全领地里露出柔软腹部。现在他处于全然的专注中,而迪克是他注意力的中心。
  
  奇妙地混合了柔软和危险。
  
  这让矛盾的冲动在迪克身体里翻涌起来。他想去触碰这暴露出来的柔软,去亲吻他直到这干净平和变成气喘吁吁的一团糟,但他也想服从达米安的指令,乖乖坐着让达米安掌控一切。
  
  “这会很痛。”黑色手套覆盖的手指捏起他左边的乳头,用笔在两侧标记上位置,“但我相信你能忍受。”
  
  这样的声音让迪克下意识地完全相信了。相信了许诺的疼痛,也相信不会有他承受不了的,他点了点头等待着。
  
  然后是那个模样怪怪的钳子,冰凉的金属夹起那一块布满敏感神经的皮肉,中空顶端暴露出标记好的点。这倒算不上疼痛,但无疑对他的紧张火上浇油,同时他竟然还能胡思乱想联盟肯定没有教过这个,达米安大概预谋了很久才做好这些准备。或者他就只是学什么都很快。
  
  他跟着达米安的指令深深吸气,看着尖锐的针头稳定地靠近。这可能有点诡异了不是吗,但即使他的搭档现在是要在他身上穿个洞,他仍然为模糊地为达米安声音和动作里的稳定和自信感到一点骄傲。
  
  接着就是尖锐烧灼的剧痛。痛呼因为嘴里咬着东西而被模糊成可怜兮兮的呻吟,必须看着金属穿透似乎让痛感翻了倍。
  
  操。真的非常、非常痛。
  
  迪克一定有那么一会儿忘了呼吸,因为等他回过神时缺氧的眩晕让他脑袋嗡嗡作响。
  
  让他回过神来的是落在嘴唇上的亲吻。达米安拿开了牵引绳抬起他的下巴,安抚性地亲吻他颤抖的、因为紧张而有点冰凉的嘴唇。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摘了手套,带茧的指腹触碰他脸颊的感觉好得惊人。这孩子展现温柔的场合罕见得要命,以这些年的经验而言,这通常保留给他的宠物们。
  
  而这就是迪克现在的地位没错,亲吻结束时迪克还有点发晕地想着。倒不是说他有什么意见。
  
  当达米安退开一点时,迪克终于能看到他脸上浮现的一点点笑意,带着像是刚拆完定时炸弹的轻松,依然残留一点青少年稚气的眉眼显得更柔和了。
  
  这似乎让他的疼痛感缓和了。这个,或者是大脑在疼痛中分泌的内啡肽什么什么的。
  
  他的感觉一定都写在脸上了,因为达米安发出一声喉咙里的轻笑,最后轻拍了一下他的脸颊直起了身。迪克看着他转身走开,一瞬间几乎有点恐慌了。
  
  他依然觉得晕乎乎的,被高度紧张之后的虚弱笼罩着,被刺穿的皮肉仍然疼痛着而他怪异地不敢低头看。达米安不能就这么把他抛下,他需要更多安抚和亲吻——最重要的是,他硬了。
  
  这是为了达米安,但不意味着他不能享受。
  
  让这个小暴君丢掉傲慢盔甲变成抽泣顺从的一团糟当然充满趣味,但在有着锋利爪牙的野生动物面前交出主导权,暴露出脆弱脖颈,这是不同的刺激乐趣。实话说不久之前迪克期待的是更挑逗、包含更多肢体接触的场景,但达米安让整个过程干净利落得像是场小型手术。而不知怎么,这反而让迪克更兴奋了。
  
  在迪克就快要开口恳求时,达米安终于转身回来了,手里是一小块巧克力。
  
  哦。糖分可以安抚紧张和疼痛带来的不适感。达米安当然会事先准备这个,迪克有点为自己的反应难堪。但显然小暴君还没有玩够,他剥开巧克力的动作故意慢条斯理,看向迪克的眼睛里闪烁着恶劣的笑意,像看着人的眼睛把杯子推下桌面的猫。
  
  这对他造成了奇怪的影响。迪克对甜食没什么特别好感,但现在突然间达米安手里的东西变得格外具有吸引力了,好像这是他这个兴奋又悲惨的处境唯一的解药。
  
  当达米安终于、终于从那层薄薄的锡箔纸里剥出巧克力喂到他嘴边,迪克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张开嘴。但达米安的手指再次退开了。
  
  “我忘了,”他装模作样地说,“狗不能吃巧克力。”
  
  迪克难以置信地看着巧克力消失在达米安带着捉弄笑意的嘴唇间,突然觉得非常委屈。
  
  因为这样的理由掉眼泪是不是太过分了?但恶魔最擅长的不就是玩弄人心吗。
  
  玩弄人心的恶魔这时捏住了他的下巴让他仰头,俯身亲吻他张开的嘴唇,甜甜的块状物被湿滑的舌头推进他嘴里。天,这真的很甜蜜,但迪克本来以为如果他对达米安这么做会得到照脸一拳。
  
  事实证明这孩子真的学得很快。
  
  直到这甜味完全融化在交缠的唇舌间,达米安才退开,舔着嘴唇偏过头看向迪克。
  
  “好点了?”
  
  他倒是想点头,如果不是这个吻让他更硬了的话。而且那烧灼的疼痛感本来已经缓解了,但随着血液在身体里奔流得过于欢快,现在它又回来了。但直接求达米安多半又会招来新的捉弄,于是迪克摆出他最好的可怜小狗眼神,对达米安眨着眼睛。
  
  这起效了。达米安轻哼了一声,但一个微笑出现在他脸上,当每天的游戏时间结束、他的宠物却撒娇想要再玩一会儿时他就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而迪克知道达米安总是对他的宠物们格外纵容。
  
  现在也不例外。他看着达米安伸手解开了腰带,喉结滚动了一下。达米安松手让长裤落到地上,然后从上面走出来,在阳光里暴露出两条散布着伤疤的长腿和——
  
  噢,迪克倒是没有预期这样的纵容,但他没有怨言。因为迪克真的非常、非常喜欢看到他的小男友享受这些的证据。
  
  接着那两条完美的大腿就跨坐在他腿上了,达米安一只手按住他的肩让他向后靠去,另一只向下掏出他跳动的勃起,然后低头再次亲吻他。
  
  仍然能尝到甜味,弥补了紧紧按住他肩膀的那只手有意保持的距离。沉浸在这个吻中,迪克隐约听到什么小物件被扔到地上的声音,然后达米安动了。
  
  有什么火热湿滑的东西抵上了他的前端,然后慢慢下沉吞进更多。
  
  “等等——”迪克向后仰头中断了亲吻,他知道他打破了规则但他才不会让——
  
  噢。
  
  达米安扯了一下他的项圈,非常用力。
  
  “宠物不会说话,格雷森。”同时他完全坐了下去,呼吸急促而颤抖。
  
  “但——”迪克努力想组织语言,但各种刺激让他的脑子被搅乱了。包裹着他的又紧又热的触感,胸口跳动的疼痛,还有他看起来干净又优雅的小男朋友其实一直让自己被撑开着、为他准备好了这一事实。他似乎有点短路了。
  
  “怎么,训练宠物总要准备奖励不是吗?”那声音里的得意和戏弄意味让一串战栗爬过迪克的脊椎。达米安开始按着他的肩膀在他身上操自己,而当迪克向上挺腰迎合他的节奏时,却被再一次重重地扯了项圈。
  
  “不准动。”达米安又一次坐回去然后补充,“不想汗水沾到伤口。”
  
  迪克张了张嘴,马上就想反驳他们经常一身伤口钻下水道,但他的注意力被达米安热切的视线吸引了。那视线落在他的胸口,他看着达米安舔了下嘴唇。
  
  于是他顺着视线低头。被刺穿的乳头现在又红又肿,一个小巧的银环挂在那里衬得周围的皮肤更红得可怜,随着他的呼吸起伏着,看起来凄惨却有点可爱。混合着疼痛和刺激的电流让他颤抖了一下,不允许他动的命令在这时候实在太残酷了。
  
  还有达米安看向他时眼睛里的兴奋也是。
  
  还有他松开迪克的项圈向下握住自己的性器时破碎急切的呻吟,以及他在迪克的阴茎上一次又一次操着自己时,紧紧握住他肩膀的手指。
  
  “射在我里面,格雷森。”蓝眼睛亮亮的恶魔注视着他,又一次深深坐下去,“想看着你。”
  
  保持不动差不多耗尽了他的意志力,但当他抬手摸索进衣服下面握上汗湿紧窄的腰时,达米安没有阻止他,而捕食者般的视线让他觉得从未这样赤裸。
  
  他喉咙深处发出的呻吟比他愿意的更接近大型犬类,紧紧握住手掌下紧绷的腰让男孩无法逃离,他在这视线里高潮了,体液洒进温暖甬道的快感和跳动的痛感同样鲜明。
  
  而这让达米安露出被取悦的笑意,紧接着跨坐在他身上的身体猛地颤了一下,包裹他敏感性器的温暖绞紧了,捕食者的眼睛在一瞬间变得湿润茫然。
  
  但达到顶峰的男孩没有像往常那样仰起头露出咽喉,而是仍然注视着他。
  
  当达米安把沾满白浊体液的手举到他脸边时,迪克本来预期着把它舔干净,像只听话的宠物那样。但在高潮的余韵里,这个小混蛋就只是把精液擦到了他脸上。
  
  认真、细致地把那些粘稠液体都揩到了他脸颊上、嘴唇上。
  
  然后在迪克被戏弄了的表情面前,带着一个高潮后的柔软微笑,达米安用在他脸上擦干净的手解开他的项圈放到一边,终于喘息着将额头靠在他颈窝里,搂着他的肩膀放松下来。
  
  *
  
  他们都花了好一会儿,才让呼吸平缓下来。
  
  即使是这样筋疲力尽地靠着他,达米安仍然小心地避免触碰到他新的伤口,
  
  “……还好吗?”迪克清了清嗓子,终于开口。不能用语言表达或许是这个游戏中他唯一有意见的地方。
  
  而达米安仍然把脸埋在他颈窝里,轻扯了一下他的头发。“这应该是我问你。”
  
  而迪克只是轻笑了一声,揉了一把靠在他肩膀上的毛茸脑袋。不久前达米安剪了头发,又恢复到从前那个摸起来有点扎手的长度。但迪克现在知道它们稍微长一点就会变得柔软。
  
  他想起来他的罗宾还是个努力试图理解社会规则的愤怒小孩时阿尔弗雷德让他上过表演课,而某天达米安沮丧困惑地回来,问了迪克他听过的最怪异的问题。
  
  普通人怎么微笑,他问。好像这是另一项训练,他需要知道怎么调动肌肉,怎么控制神经。那就像看着终结者在学习人类的笑,迪克还记得那混合着滑稽和悲伤的情绪。其实达米安一直都会,只是他自己不知道。
  
  现在迪克在想着片刻之前达米安的表情。不仅仅是得到满足的笑意。还有更多。
  
  这是为了达米安,但不完全是。
  
  
  
  这开始于某次特别艰难的案件之后。他们曾经在这上面格外紧张地工作了几周,而在那之后,迪克发现入睡变得困难了。从他青年时代第一次到达布鲁徳海文时开始,他就一直有这样的困扰。但现在他的床不再属于他一个人了,于是困扰也同理。
  
  然后达米安让他戴上项圈,那是第一次那孩子主动这么要求。
  
  他预期的是温柔的照顾、一些性爱然后被命令去休息,或许交出控制权真的能让他放松下来。但他得到的是细细的藤条。
  
  他们一直有这个,但几乎没有被使用过,疼痛作为惩罚对达米安而言远不如愉悦和温柔有效,而如果迪克决定给予疼痛,他自己的手掌总是更能让达米安兴奋,需要更多羞耻感的话皮带也是更好的选择。
  
  迪克最开始惊讶了,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惊恐了。但既然他可以用生命信任这孩子,而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要求主导权,所以迪克会让他做任何事。
  
  那有点像从前和达米安的大丹犬玩耍,迪克会举着它的零食逗它,大狗锋利的牙齿和巨大的下颚距离他的手指只有那么一丁点距离,每次它咬合下来,都会让他的心跳快一点。达米安会为他这样的玩耍方式斥责他,但迪克知道那条大狗绝对不会伤到他。
  
  就像达米安不会。
  
  所以他让抽打落在他赤裸的大腿、胸口、背上和臀上。最后事实证明藤条很适合达米安,而让迪克自己惊讶的是在火辣辣的疼痛感之中他勃起了,因为被抽打而硬得发痛,不被触碰就抽动着流出前液。然后他的小暴君牵着绳子把他拉到落地镜前,他看着自己汗湿的皮肤上布满红肿的细细鞭痕,和苍白的伤疤混在一起,汗水让每道鞭痕都又烫又痛又痒。
  
  达米安亲吻和舔舐过他背上的每一道鞭痕,覆着茧的粗糙指腹抚摸过留在他敏感大腿内侧的那些,他就这么让精液溅到了镜子上。
  
  接着他睡了几个月以来最安稳的八个小时。在那之后的几天,那些细细的鞭痕都在夜翼制服下让他感到刺痛,却同时让他感觉到奇特的满足。(而不得不安抚因为这些伤痕情绪低落的达米安又是另一个话题了。)
  
  他喜欢这样的疼痛,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而达米安却知道。他的小男友在性爱中表现得驯服而顺从,甚至享受他的掌控过了头一点,但他却知道迪克身上每一块敏感的皮肤,知道他会喜欢疼痛且精通怎么恰到好处地给予他。这在甜蜜的同时有点吓人。
  
  迪克在过去受伤的次数难以计数,各种各样的伤害,但他从未被那些疼痛唤起过。真奇怪。
  
  或许他喜欢的并不是疼痛,而是恐惧和确信的混合。对疼痛和上海的恐惧,混合着自己绝不会被伤害的信念。又或许只是因为这是达米安。一个奥古精通如何给予疼痛,一个韦恩总是想要守护和照顾。达米安就只是了解他,并且乐于给予他需要的。
  
  这也有一点像是空中飞人表演不是吗?恐惧和刺激,还有会在坠落前一刻被拉起来的信念。
  
  “确定你不想穿另一边吗?”
  
  达米安咕哝了一声,似乎思考了片刻。“对称很无聊。”然后他抬手捏起迪克完好那边的乳头揉捏了一下,“而且或许我想留下一个手感良好的玩具。”
  
  “噢。”迪克回应,感觉刚刚软下去的部位因此抽动了一下。
  
  “失望了吗?”达米安终于撑起来一点看向他。
  
  迪克想要说点什么,但他的话语在看向这张脸时突然消失了。高潮的红晕仍然留在他脸颊上,蓝色虹膜下的瞳孔仍然有点涣散,但在这些之外,那个锐利的、挑逗的笑让一阵酥麻的电流蹿过迪克的脊椎。
  
  “或者我只是想把一部分乐趣留到下一次。”达米安直视着他的眼睛,紧贴着他卷动了一下腰,笑意因为他的反应而加深了,“如果你好好护理让它尽快愈合,或许我回来时候会给你带个适合挂上去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