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HP 鷹院猩x獾院幻

Work Text:

“兄弟,”某幻套了一件袍子就跑出來,“這麼晚了跑出來幹什麼,你不會打算謀殺我吧。”秋季的夜晚已經有些涼了,他吸吸鼻子,盡量不讓自己嫌冷的模樣太明顯。

“害,老疑心病了某幻。”王瀚哲把灰藍相間的圍巾套到抱著胸的人脖子上,他體溫高、不太怕冷,但溜出宿舍的時候還是抓上了圍巾,他知道某幻一定什麼都沒帶。

某幻有些無語地看人拿布料把自己繞了兩圈,就這一舉動,他堅信王瀚哲才不是什麼臨時起意,虧那封從窗口飛進來的紙條還裝得像是心血來潮。

“那你到底要想做什麼,”某幻想到這裡來氣,從袍子下伸出穿著睡褲的腳,踩了一旁的人兩下,“該幹啥幹啥,快啊,不然被老蕾逮著夜遊他又要扣我分,你知道他最喜歡跟我對著槓了。”掀動的袍子露出繡在背面的鮮黃顏色,王瀚哲看著覺得好笑,正經的學院服配上老大爺睡衣,的確很有某幻的風格。

王瀚哲咯咯咯笑起來,某幻一頭霧水,不回答問題也就罷了,被踩還傻得發笑,分類帽當時是不是被坐在座椅上還執意跟頭上帽子交朋友的小王同學繞得喊錯了學院。

“得了吧老蕾,”王瀚哲本快停下的笑意又因為想到好友被勾起,“他一個史萊哲林,天天不睡覺跑去你們赫夫帕夫那兒,去廚房蹭吃蹭喝的,”他把某幻盤著的手掰出來,搓了搓然後握在手裡,“老蕾自己都夜遊,他要是抓到咱倆,咱就一起把他綁走,史萊哲林的天才級長落人手中咯,看他敢不敢說出去。”

某幻聽王瀚哲掰扯笑了出聲,這確實是王瀚哲做得出來的事。他被王瀚哲拉著手走,前方的人還沒將白天上學那套正裝換下來,正正經經地,將陷入休息的校園劃出一個尖銳的口子。

王瀚哲的夏季袍子底下是襯衫搭著毛背心,白長袖從輕薄的半長院袍袖口伸出,寬大的布料被快速行走帶起的風揚起,輕飄飄的俐落樣子和某幻厚重溫暖的冬季裝扮形成鮮明對比。

蕾絲總墊著腳薅王瀚哲的頭,說這憨批到底是怎麼進雷文克勞的,但某幻卻覺得不無道理。王瀚哲像一顆黑色太陽,自由切換著,他板著臉主持院級會議能嚇哭低年級的新生,認識後、或者說需要時,他又能整個人軟趴趴地掛在好兄弟身上。

他總是很擅長調節所有需要與不需要。某幻想著,早就沒注意自己被東拐西繞地帶到哪裡,王瀚哲停下來時才再次轉過身來面對他,高他一些的人不知道是因為興奮還是因為喘息,臉有些略略發紅,像深秋的氣溫和單薄的校服對他毫無影響一樣。

某幻裹得嚴嚴實實,他其實有點想睡了,睡衣太柔、圍巾太暖,他軟綿綿地纏著王瀚哲的手指,聽著人叨叨絮絮,說他計劃好了,不用擔心,他甚至跟老蕾通過氣了要他幫忙把風。

“上次占卜課你說想看那顆星星,我查到啦,就是今天。”王瀚哲把某幻又牽上一個台階,他們站在塔橋的盡頭,下方是森林,王瀚哲撞撞他的肩,要他抬頭,抬頭──

太陽又燒起來了,聰明的變色龍這回不是因應社交場合替自己換的濾鏡,他只是控制不住,挨著某幻,冷藍色的光變成了暖橘色,雷文克勞控制不住地變成赫夫帕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