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he leash between us

Chapter Text

  “这是、”达米安舌头打结了,“这真的……”

  他为自己的反应感到丢脸。涉及讽刺和恶语相向时达米安拥有莎级词汇量,但一旦涉及肯定意见,他的语言就变得匮乏。而当要表达情感和感谢时,他的语言功能可能直接下线。

  而且他完全没意识到这是他搬到布鲁德海文的一周年。

  “还等什么?快试一下。”完全了解他的局限,迪克只是好笑地揉了下他的头发。

  这是一套全新升级的制服,几乎是纯黑色,点缀着金色和绿色的滚边。

  达米安搬到布鲁德海文时匆匆忙忙,最开始他只是敷衍地涂装了他的旧罗宾制服。这一年里他们就住在一起,达米安不知道迪克是怎么做到瞒着他准备了这个的。

  穿上之后,这套新制服每个细节都完美地适合他。

  这些日子里他们有了进展,达米安开始习惯——或者更诚实地说,开始相信这个风平浪静的世界是真的了(一些巨汉的余党和国际帮的试探不值一提)。

  他仍然有点过度保护,在夜翼受伤时仍然时不时有点失控,仍然会在噩梦里惊醒。但其余一切都好多了。

  可收到一套来自迪克.格雷森的全新制服,在镜子里看到他在身后露出微笑,这似乎还是过头了点。

  “怎么了?”

  达米安转过身,直视着他的搭档。现在他们的视线平齐了,他让自己别去想他曾经有多少次看着夜翼的旧制服想到这一天再也不会到来。

  “我真的很抱歉。”

  迪克沉默了片刻,然后把他拉进一个拥抱。

  “没关系,达米安。没关系。”

  这个拥抱持续到达米安开始不自在地扭动,迪克才轻笑一声放开了他。

  “我就当你很喜欢这个礼物了。”他们的距离仍然很近,迪克的手掌贴着他的腰,隔着凯夫拉布料仍然热度灼人,“或许我可以要一个回礼?”

  “什么都可以。”他毫不犹豫地说。他不需要限定他能做到或能得到的,因为格雷森永远不会对他索取过多。

  迪克愉快地笑了一声,拿出另一个盒子,在他面前打开。“我想要你给我戴上它。”

  达米安皱起了眉。这是个项圈,还有配套的金属牵引绳。和他们已经有的那一个不同,这一个是金色和绿色的。达米安的颜色。

  “这是什么意思?”

  “给我戴上它,给我扣上牵引绳,接下来的二十四小时里它是你的。你熟悉这个游戏。”

  达米安马上就想拒绝,但他的搭档期待的神色让他没法说出来。他想说他做不到,因为他缺乏掌控的经验,他可能会伤到迪克,但这些借口在他自己听起来都单薄得可怜。

  迪克安静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达米安深深吸了口气,感觉到呼吸有点颤抖。这不是为了取乐,也不是关于性,他明白这一点。

  如果这真的是迪克想要的回礼,他索取的是跃过悬崖的勇气,是在那一切之后,达米安敢再一次接受他毫无保留的信任,以及盲目的爱。

  他承认他害怕了。

  “你想要我做些什么?”但他接过了项圈,因为迪克永远不会对他索取过多。

  迪克偏过头让达米安给他扣上项圈,为他的问题挑起了眉。

  “牵引绳在你手里,当然是由你决定。”皮革项圈现在紧贴着他赤裸的皮肤,这颜色很适合他的肤色。“你对你的宠物做些什么?喂食,散步,清洗,玩耍和训练。”

  任何你想做的事。这一部分不需要说出来。

  牵引绳嗒一声轻响扣上了项圈上的金属环,他的搭档这样子很好看。

  “你会做只听话小狗吗,格雷森?”他能听到自己放低的声音里有轻微的颤抖,但他没有停顿,“还是我必须给你一些管教?”

  “每只小狗都想当好小狗,”那双蓝眼睛里闪闪发亮的恶作剧意味似乎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但小狗也都喜欢咬东西。”

  一声被取悦的轻笑从达米安喉咙里发出来。或许这没有那么难。他扯了一下牵引绳。

  “坐下。”

  迪克毫不犹豫地服从了,用真的有点像犬科的姿势跪坐在地板上,抬头期待着下一个命令。

  但达米安只是伸出手轻柔地梳着他的头发,在自己的思绪里沉默着。他可以对迪克做任何事,而这个男人会带着这傻乎乎的微笑全盘接受。

  这样的权力让他战栗。在那个只有他记得的世界里,是这样的信任导致了夜翼的死亡,再一次接受这样的信任和爱真的明智吗?

  他的思考被手指上传来的疼痛打断了。迪克把他的手掌拉到了嘴唇边,像只缺乏管教的小狗一样咬着他的手指。对上达米安的眼神,他只是偏过头眨了眨眼睛。挑衅和恶作剧意味在他眼睛里闪烁着,但更多的是毫无防备的柔软。

  毁灭和伤害的冲动根植在他的血脉里,达米安在战争里知道了这个。

  “好吧。我会照顾好你的。”他说着轻扯了一下链子,让小狗松开他的手指。

  但牵引绳的另一端握在他手里时,达米安想他能够记得照顾和保护是他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