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幻茄】《关于儿子写了父亲的车文这件事》

Work Text:

噔噔,没想到吧……我也没想到呢……幸运女神今天没有降临呢。现在的我正和家里的两个大老爷们坐在餐桌前,平等而又严肃地讨论大事。我把我的背挺得老直,呼吸声也不敢放太大,以显示出我对这件事的重视。绝对不是因为害怕!个鬼……

这时对面的杀手——我的爸爸,他开口了:“解释解释?”我仿佛看到他背后的死神镰刀能具现化,就快要架到我的脖子上了!他过于强大的威压,一开口就让我抖了抖。

救命!救命!我这如小番茄般稚嫩的年龄,我这刚刚够到窥探世界奥秘的年龄,我还不想英年早逝!

我的目光转到,我的父亲——教父,身上。他皱起剑眉,一双眼好像在无情诉说“这孩子真傻”,同时嘴角微扬,学着我爸一起抱臂,说:“解释解释?”可恶,我看到他那挑眉的神态,就明白他在嘲笑我:“太丢人了。”可恶,于是我也撇撇嘴表示“彼此彼此”。

我真傻,真的……直到爸爸的敲桌声,激醒我快解释。他挑眉的神态让我感觉死神镰刀接近了……爸爸!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父亲!我无了,记得给我收尸……

于是我镇定地,清了清我的嗓子,掩饰我那亿点点的小慌张,理不直气也不壮地想要为自己辩驳一下下,说:“呃……呃,可是我十八岁了,不可以写那些吗……?”

“我说的是这个吗?”
“那个……那个,我看你们有亿点点甜蜜,就……就就就写了……”说完,我还要用我那双大眼睛直视一下我爸的眼睛。我感觉,我亲爱的爸爸表情有一瞬间凝固了,然后冷笑:“吃饭。”

我保住了我的命,大概。还有,我滴父亲,你不要再笑了!

我真傻,真的,我没想到在我刚写完文章,桌上趴会就翻车了。是的,我亲爱的爸爸轻轻地推开我的房门,叫我吃饭。然后,他就看到我未息屏的电脑上的一串文字:

【幻茄】打游戏一定要带对象
*car
*有口,有dirty talk
*请勿上升正主

但是我觉得这不是我的问题,真的。你们二位能不能好好回想并反思一下……是谁,在客厅亲热,没想到孩子我来客厅拿东西;是谁,在厨房揩油,没想到孩子我来问什么时候吃饭;是谁,在打游戏的时候开段子,没想到孩子我在旁边观战;是谁,在晚上准备干大事的时候,把孩子我送到好兄弟家过一夜的……到底是谁呢?又或者,到底是谁渐渐默认了?

一个星期以后,我和朋友相约出游。傍晚告别回家时,收到了一则消息,是蕾丝伯伯发来的。他告诉我,今晚我父亲和我爸爸要断绝和我的关系,他来收留我了。

“……嗐!”

等我第二天中午回到家,我勤劳的父亲在做饭。我打算拿点吐司垫一下肚子。然后我跑到厨房却没见到番茄酱的身影。于是我问父亲,番茄酱去哪了。父亲看着锅里的番茄,眼神温柔,然后转头看了看我,心情很好地让我去问我爸。

孩子我挠头疑惑,咋滴,我爸把还剩大半瓶的番茄酱吃了?不腻吗,啊?

于是我找到了刚走出房间的爸爸,问他番茄酱去哪了。他沉默了好一会,才回答我说:“番茄酱吃完了。”我:“?”疑惑眨眼。我爸看了我一眼……分析一下大概是:三分薄凉,两分无语,四分震怒,一分无奈。他挑了挑眉,仿佛用尽了力气才说出口:“以后不准写那种文章!”他想了想好像觉得不太妥,接着说,写了也不能给我父亲看到!

我寻思这有啥关系,撇撇嘴准备回到客厅。走到一半,我脑子里的那个线路好像突然接通了。就很像那什么醍醐灌顶,对对,一桶水给你灌下来,然后摆个奥特曼飞天的那个造型:“我懂了!”

我真傻,真的……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