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蒲郭】女学生2.0

Work Text:

蒲熠星花了四节课把新家教吃干抹净。
郭文韬用了四节课也没教明白新学生数学最后一道大题到底该怎么解。

00
蒲熠星妈妈在儿子告诉自己他要补课的时候差点没把锅里的菜翻出来。
“你没搞错吧?你补的哪门子课?”
她家儿子从小在学习上没让她操过心,成绩就没掉出过前三,数理化更是能去参加竞赛的水平。这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说要补课?

“就是要补课。”十七岁的蒲熠星敞着校服,斜靠在书房门口,从书包里拿出一张数学卷子。
蒲妈接过一看,只看到一个明晃晃的31分落在题头,还以为自己被油烟熏花了眼,少看了一个1。
“怎么回事?没判错吧?”
蒲熠星面不改色,看不出是因为考砸了沮丧还是其他什么情绪,“没有,就突然想不到思路了……老师说可以请个家教一对一补习一下。”
“好好好,那我马上给你联系。”蒲妈这十几年没操心过孩子学习,猛地一下还真不知从何下手。

“不用,楼上新搬来那个,他家儿子就是北大的,听说还是省状元,找他补就行了。”
蒲熠星家楼上刚搬来一户新住户,他家儿子放暑假回来,蒲熠星看见过几次。
说罢,蒲熠星转身往房间走去,听到他妈急匆匆往楼上跑的声音,抿住的嘴没忍住笑了一下。

 

01
“快请进快请进,韬韬是吧?哎呦长得又好看,还是北大的,真好真好。”楼上才搬来没多久,蒲妈也是头次见。
这位“业余家教”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害羞地笑了笑,两颗兔牙也腼腆地露了一半。
“情况我和你妈妈讲过了,哎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了,以前成绩蛮好的,突然一下子,才考了31分,你说说这…哎真是麻烦你了……”蒲妈把小老师送到儿子房门前,“我不打扰了,你们好好上课。”

北大学子也是头一次当老师。
虽说上高中也会给同学讲题,但正儿八经的家教他也是头一次。他母亲吩咐,刚搬来,要和新邻居搞好关系,于是乎自己只好赶鸭子上架。
虽说信心不足,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到位。他理了理衣领,推开门。

蒲熠星正面朝门口坐在床边,门一开便对上了新手老师的眼神。
只听那人说道:“我叫郭文韬,来给你上数学课的。”
蒲熠星站起来,脸上尽是青春的笑容:“老师好,我叫蒲熠星。”
郭文韬关上门,还没等把包放下继续他的开场白,就见小孩亮着眼睛说:“老师,你好漂亮啊。”

 

02
郭文韬几乎忘了第一节课是怎么上的,哪怕来之前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却被小孩一句“老师你好漂亮”打乱了阵脚。
可蒲熠星却得意得很。他把小老师红得发烧的脸尽收眼底,再看他低着头,装作没听到却又手忙脚乱地开始上课。

除了第一句话,蒲熠星一整节课都乖得很。
这让郭文韬松了口气。
这孩子聪明又基础好,很好带,只是偶尔几个知识点没搞明白罢了。至于那荒谬的31分,大概是临场失误,和他讲点自己考试的心得体会,下次准没问题。

可他没想到,第二节课,这家伙又出了新岔子。

蒲熠星三心二意的功夫修得很好,在班里上课也能一边看小说一边听讲。
郭文韬埋头讲重点,蒲熠星就托着腮看着他,顺便嗯嗯啊啊几句做回应。他从上到下看过小老师细密的睫毛,微微翘起的唇,再到上下滑动的喉结,心思也变得不可明说起来。

郭文韬讲完了题,“今天先到这,那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蒲熠星还保持着托腮的姿势,盯着郭文韬的眼睛里闪着少年人独有的青春色彩,他大言不惭地说道:“老师,我好喜欢你哦。”

 

03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蒲熠星上节课末尾突如其来胡言乱语的影响,郭文韬这节课上得尤其煎熬。
他感觉蒲熠星要比之前令他感到在意。每一次开口的声音都好像塞壬的歌喉,坠着他沉入深海。
他很少紧张,但这会儿手汗却一点一点地洇湿了试卷。

“我是在上课。”
郭文韬告诫自己。他并不允许自己往其他方面想,只是要求单纯又固执地认为是那句调侃的关系。

回想起第一节课,郭文韬把它归为青春期男生喜欢给老师捣乱的坏习惯。
虽然一再提醒自己不要放在心上,可心事重重的第三节课一下课,蒲熠星再次攻破了郭文韬的心理防线。

这次他说的是,“老师,我能亲亲你吗?”

 

04
郭文韬觉得这课没法上了。
如果说前两次还可能是童言无忌或者恶作剧,但第三次绝对就是…这孩子疯了。

“我喜欢女生。”,郭文韬回他。
和没听到似的,小孩眼神根本没有任何动摇,依旧是笑眯眯、亮晶晶地看着自己。
所以郭文韬觉得这课是真的没法上了。
可没办法,当初说好要上满整个暑假,这才三周……

而今天,郭文韬提心吊胆地上了大半节课,就在他差点以为蒲熠星已经改邪归正时,这位新学生依旧用行动给他判了错。

“老师,我能亲亲你吗?”
蒲熠星冷不丁冒出这一句,郭文韬差点把笔扔地上。
于是郭文韬又强调了一遍,“我说过了,我喜欢女生。”

平心而论,其实他们相处的很不错。
郭文韬自诩十二分慢热,但蒲熠星却从不让自己的话落下,不管自己说了什么别人看来终止话题的说辞,他总能找到接下去的方法。
可一码归一码,自己是他的老师,怎么能和学生谈恋爱呢?

是啊,郭文韬心里对于他们的关系清楚得很。可他却没注意到,他的心路历程并没有包括他一直提及的性取向问题。

 

蒲熠星没再说话,只是走到了洗手间。
他呆了好一会,久到郭文韬以为是不是自己话说重了,心里竟生了份自责。
他一下下按着圆珠笔头,心里想着,其实…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伴着圆珠笔的“吧嗒”声,洗手间门开了,蒲熠星走了出来。
郭文韬回过头去,一时不知道眼前竟是什么…生物?

蒲熠星穿着不知道从哪弄来的连衣裙,头上还戴了顶斑斓的大波浪假发。
他摆弄着衣角,“老师,人家叫蒲艺馨,是女孩子哦。那老师是不是就喜欢我啦?”

郭文韬说不出话,惊得嘴都合不拢,却被蒲熠星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趁机占了便宜,被捧着脸,将他口腔的每个角落舔了个遍。

等他真正反应过来,才发觉自己已经被扒光了上衣扔在床上,裤链也半敞着。
蒲熠星正埋头在郭文韬胸口,一大团粉紫色的人造毛发堆在赤裸的皮肤上,让郭文韬本就敏感的皮肤染了一片红。
比假发的瘙痒更让他难以忍受的却是乳尖的酥麻。他从未别人接触过的两点,一个被蒲熠星含在口中吮吸,一个被他用指尖模仿舌头的动作打转。
或许是蒲熠星比他小很多的缘故,郭文韬霎时竟觉得他像个没断奶的孩子,一时间也生出些莫名的背德感。
羞耻与快感相交,郭文韬的呼吸声也大了起来,直到他被自己的呻吟声唤醒了些许理智,意识到自己…似乎很不应该这样。

“蒲熠星…”他叫。
蒲熠星从一堆乱蓬蓬的假发中抬起头。
“老师,都这样了你不会喊停吧。”

郭文韬红了脸,这时候才后知后觉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可又羞于承认,便想把人推开。
少年出其不意地向下伸手,一下就抓住了已经起立的下半身,丝毫不给自己任何逃跑的机会开始撸动。
蒲熠星在指尖与龟头黏腻的水声中问他,“老师,你这么聪明,怎么会想不明白呢?你就是喜欢我,对吧。”

小老师脸臊得更红,咬着嘴唇不肯说话,还揪过枕头想捂住愈加发烧的脸。
可他叛逆的学生偏不给他机会,索性把他翻了身。

郭文韬现在觉得自己像一只倒霉的鸵鸟,因为害怕面对某些事情而把头深深地埋起来。
他现在的确是这样的。
面对一段突如其来又过分夸张的热情,甚至是超脱自己的固有观念,却又让自己无法自拔的感情。
郭文韬自认不是一个喜欢逃避的人,可他现在却想放弃思考,只做一只胆小的鸵鸟,其余的,由着那个人乱来吧……

他的头埋在床上,只剩软白的屁股高高地翘着,接受蒲熠星的入侵。
郭文韬舒服得骨头都酥掉,好几次受不住趴跪的姿势又被蒲熠星捞起来放到怀里搂着。

人际关系着实有些微妙。他和蒲熠星算是只上过三堂课还有些陌生的新朋友,却在做爱途中建立了对他的熟悉与信赖。
不知道是不是蒲熠星让他爽得快要失去理智,郭文韬终于决定敞开心扉,嘴边的呻吟和哼喘也不再受拘束起来。

蒲熠星不知道从哪捞到的手机,对着身下小老师的背影一阵拍。他的腰都塌了下去,显得整个屁股更翘更圆,自然被进入的也更多。
郭文韬刚回过头想亲吻他,就看到了正在拍照的蒲熠星。

“蒲熠星你有病吧。”
他自然不知道在蒲熠星眼里,被情欲控制的自己有多美,甚至不知道他眼里平日的自己都漂亮得闪着光。不然也不会在放假回来的第一天就被蒲熠星在电梯间一见钟情,也不会有第一节课那句有些疏于理智的夸奖。

蒲熠星捂住他的嘴,“老师不要这么大声音,外面会听到的。”,接着又捏出一副女声的细嗓说道:“还有喔,老师,人家叫蒲艺馨啦。”

郭文韬被他这幅怪模样逗笑,又埋下头继续任由小孩在背后胡作非为。

 

05
夏日的风顺着窗户吹了进来,掠过汗流浃背的二人,带着亲昵飘向他们一个小时前还端坐的书桌。
书桌下是蒲熠星的书包,里面漏出了红彤彤的一角。
好像是一张全国数学奥赛一等奖的奖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