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和bandman交往须知

Work Text:

1.不要认为自己是特别的
——不要以为自己是特别的,意即不要信自己是他第一个如此深爱的人,也不要信自己是他最后一个人,更不要相信他的鬼话:别的人都不是你。比起这个,更需要担心的是,除了你,他现在还有没有其他同时交往的对象。
通宵录音完毕,早上回到家里的时候,累得都只想瘫在床上了。
“我睡了——”鞋子一脱,他直接倒在软绵绵的被窝里。
“换衣服。”
“不想,好累。”
“可是脏。”那个督促自己换衣服的家伙,也没有换掉自己的衣服,有样学样,也直接倒在被窝里,半边身子压着过来,“怎么这么懒。”
“你也是。”手臂、肩膀,腰,都被压着,Kozi闷闷吐槽,“我闻到烟味了。”
“小Kozi传染的。”
“还好意思写自己不抽烟噢。”
“比起一天两包……可以算是不抽烟,昨晚也没有抽烟。”
缓慢地翻过身,男友伸手过去搂住他的腰,有点痒痒的,Kozi拍掉作乱的手:“累。”
“让我闻闻。”温热的气息靠过来,高挺比肩碰到情人纤细的脖子,装模作样地左右嗅嗅,手指摸到锁骨,“头发和脖子都是烟味,就说晚上又抽了一包烟。”
被触碰的皮肤开始发烫,本该是亲密的气氛,Kozi却突然皱起眉心:“あなた。”
“……嗯?”
“这招到底对几个人做过啊,怎么这么熟练!给我坦白!”
男友的漂亮脸蛋挂起浅笑:“数不完呢。”
“那算一下,国中的时候谈过2个、高中的时候谈过3个、大阪的时候谈过2个,刚来东京就交到女朋友了——相当经验丰富。突然不累了。”
“……现在不就是只有一个吗?”结实地搂住情人,Mana低声说,“唯一的。”
“不信。才不能信。需要证明。”
“怎么证明?”
“比如帮忙把衣服脱了。”
灵巧的手指脱下衬衣的扣子,还念叨了一句男装真宽,松开皮带,抽出束着的下摆,指腹轻轻地在怕痒的地方摸了一下,手指一路往下,落到小腿上,握住了脚踝,缓慢地在关节处转圈。
Kozi的耳尖登时变得血红。
“不是不累了吗?”男友的声音变得低沉。
“不想做。”
Mana俯下身,靠到情人的颈侧:“真不想?”
“没洗澡。”
裤子被扯到一半,好像无论哪个姿势都过于被动,Kozi按着Mana的手:“都是烟味。”
“不做到最后。”

舌头仔细地舔弄炙热的欲望,从上到下一一照顾,温热湿润的唇再次吞入柱身,整个人陷入天鹅绒陷阱,细碎的电流窜过,Kozi闭上眼睛——脑中却突然浮起这句话:到底对几个人做过啊,怎么这么熟练……
“呜!”大腿根部被掐了一下。细微的疼痛与快感交织到一起。
“……你分心。”吞吐的间隙,男友咕哝。
“没有。”
……可是太……太熟练了,会用嘴唇的软肉细致地包住牙齿,不会磕到阴茎——就算是和以前的交往对象——人就是这么双重标准吧。
“转过去。”
他的耳朵更烫了,冰凉的湿滑液体涂抹在大腿根部,明明没有真正的进入,这种方式却更令人羞耻,膝盖发软。
“想什么呢?”
“在想前女友……”
“嗯?”粗糙的指腹不紧不慢爱抚着情人勃起的欲望,一手在柔软的大腿根部打转,Mana的声调危险起来,“什么?”
“要是我还和其他人交往,小Mana会怎么样——呜!”
牙齿落到肩胛骨上,牙印深可见血,那一瞬间Kozi怀疑自己的骨头是不是都要留下痕迹,被男友从背后抱住,他转过脸,与男友接吻,绵密的亲吻让他呼吸不过来。Mana把情人耳边的头发撩到耳后,咬住Kozi充血的耳朵:“想都不要想。”

2.绝对不要同居
“过来住在一起就不用跑来跑去了。”
“免谈。”
以上是交往26年的真实感想,血泪人生经验(友情提示:含决裂时间在内)。首先,到底是哪个天才的想法提出同居的?没有婚姻的法律保护却要遵守婚姻的责任,以为婚姻是那么简单吗?……呃父母方面,哦,他们很少见面,那没有,嗯孩子方面……根本不可能有,猫咪酸么,怎么,居然有点简单了?光是家务就无法协调。
“把客厅的东西收拾一下。”
“不要。”
“我也不要。”
“那来猜拳啊小Mana?”
“3、2、1——”
Kozi盯着自己出的剪子,看着客厅的东西:“……那好吧。”

一点空间都没有!而且、而且生活习惯全是大问题,毛巾拧得不够干所以滴水了,卸妆的时候化妆棉没有及时扔掉,指甲油居然没有拧紧,衣服的折叠方法不对,你是不是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偷偷喂了猫咪?
“地上都是头发,怎么不捡起来。”
“看不到哦,小Mana也是长发可能也是你掉的。”
“金色的。”
Kozi看着一头黑发的男友,睁眼说瞎话:“就没有金色的吗?”
“梳头的时候顺便把头发捡起来扔掉。”
“知道了知道了,只有几根头发,放在那里,一起打扫的时候收拾不就好了。”
“现在捡起来可以吗?”
“为什么要现在?头发又不脏。”
“那好吧……”Mana把地上掉落的几根头发捡起来,“我来。”
……
“小Mana,帮我把头发剪了吧,早就想这样了。”
“短发也会掉啊。”
“只是想剪短发!”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抱起拉拉转圈圈,养毛孩子真好,平时要多梳毛,从耳朵到尾巴尖,也可以给毛孩子触诊,拉拉真是健康极了,梨花纹路的毛健康柔顺,在太阳底下散发出闪闪的光泽,黑色的小爪子软软的,只是……有点胖。
说起来,最近的罐头是不是少得太快了?
抱起拉拉,Kozi打开猫粮储备箱,放罐头那块,空了一半。
“……是你们要吃的?”
拉拉无辜地看着主人。
Mana回来的时候情人已经外出了,两只毛孩子看到他回来,眼睛发亮,从床上飞速跑到他脚下。
“喵~”
“喵~”
两只小可爱四只乌溜溜的眼睛一起盯着他。
一左一右捞起猫咪,左右亲亲,毛茸茸的小可爱就是治愈,客厅上留着纸条,Mana拿起来:已经喂猫,不许开罐头。
“喂了吗?那你们平时怎么……”装出没吃饭的样子?

最要命那一点:乐队事务多起来的时候,白天对着,晚上到了家,夜晚对着——难怪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忙碌一天在家看到的居然是工作的家伙!要接着在家里继续白天没吵完的话题吗?半夜跑去喝一晚上酒?
吵到最后,不是你就是我,跑出去。
需要感谢一开始约好,无论吵得多厉害,都不许说分手吗?
……万恶之源,到底是怎么住到一起的?
“虽然,住在一起很多麻烦,但是能节省房租,合同到期了要不要搬过来?”
——那个时候,好像太穷了。打两份工都不够钱的穷。
“……你们啊,不要才开始交往就同居,省钱也不能同居,一旦同居了,就要开始考虑分手或者离婚。”

3.时刻保持美丽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人生信条。有的人喜欢猫、有的人喜欢打游戏、有的人爱收集恐怖电影录像带、有的人把双臂满是纹身。
有的人把美奉为一生悬命的追求……怎么有人会喜欢漂亮的人到这个地步?
和好友出去喝酒的时候,无意间谈到乐手招募的话题,好友感叹:“Mana的眼光真特别,只要好看的人。”
“啊呀,这句话是在恭维我吗。”
“也没错,你们还要roadie吗?”
“招人,快介绍大帅哥,不帅不要。”
“要巡演?”
“专辑发行之后就要巡演,oneman庆祝live记得要来。”
“我让他联系你。”

我们的贝斯手Yu~ki,正统大帅哥,即使穿着洗得发白的T-shirt牛仔裤也能把女孩子迷得晕头转向,真实身份是吸血鬼伯爵;鼓手Kami是身材超好的大帅哥,腹肌有六块,打鼓的时候头发飞起来真是太帅气了,主唱Tetsu是倾国倾城的魅力散播者,他的歌声塞壬听了也要掉眼泪,维纳斯亲吻他的发梢——而我们的老大,是看脸才确定要人的,除了小哲本来就认识外……其他人都是。
Mana的理由非常正当:“在台上跳舞的乐队本来就没有吧。”
Kozi非常赞同:“对呀。虽然有的乐队也有表演性质,但是绝对没有我们把表演贯彻始终的。”
“其实很多争议。”
“不这样怎么能做到他们做不到的呢?”
“这算什么乐队?”
“这怎么不算乐队了,我们不仅要跳舞,还要演戏呢。”
“这个时候帅哥的优势就来了。”
Kozi不住地点头:“看到帅哥,自然才会感兴趣继续进一步了解嘛。”
Mana笑起来:“就算是被骂,看在帅哥的份上也比较温柔。”
“总之找帅哥肯定没错。”

那这个家伙,不用说,以前的女友肯定都是漂亮的女孩子。啊呀,好狡猾,果然是来自年长者的心机,交往的对象比我多,又喜欢漂亮的人,不应该是自己比较担心多一些吗?怎么他还没完没了地盯梢?
“……小Mana,跟我坦白,以前的女朋友们都是美女吗?”
Mana看着笑意盈盈的脸,脑内快速转动:“不太记得。”
“昨天晚上有没有收到带着照片和号码的贺卡哟?”
“扔了。”
“昨天晚上的时候你好像出去了好久?”
“和小哲一起。他在场的。怎么,在查岗吗?あなた。”
“学。不。到。”
“是不像,在舞台上是女性的角色,有揣摩过女孩子这方面的心态。”Mana撑着脸,此刻他是素颜,眉梢眼角处扬起一抹妩媚,他俏皮地眨眨眼,“在对待情人方面,女孩子会比较敏感,因此会更担心对方,是不是变心了呢,有没有更漂亮的竞争者?性格不同的女孩子有不同的做法,要是她觉得情敌明显不如她,或者是她的男友很爱他,那么这种情况下……她会非常任性。”
“竞争者啊?就像你平时一天到晚盯着我这不许那不许么?”Kozi拿起深紫色的指甲油,“伸手。”
“小Kozi是非常爱我吗?”
把男友指甲上的残余颜色抹掉,细微处也清洁干干净净,Kozi低笑:“真是混蛋小Mana。”
“但是呢,要是她发现,男友的心动摇了,或者出现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情敌……”
“要分手?”
“她就不任性了,像猫一样警惕,睁大了眼睛,仔细地想,男友刚才的表现是心动了吗,在想别人?大度地说,没关系,你可以出去玩呀,观察男友的反应,心里却像弦一样崩起来,拉满的弓即将射出。”
左手涂了一层指甲油的五个指甲泛着浅浅的紫,里面有一点亮粉:“所以是在担心?还以为会分手。你的做法呢?小Mana。”
“盯着你,让你看不到这样的人。”
“恶——劣——”
继续加深紫色,Kozi挑起眉毛:“谈到这方面,倒是很肯定男人的反应,那就是,没有不喜欢漂亮的,小Mana,是的吧。”
“喜欢的话漂亮不是很重要。”左手涂好了。
“反应超级快——那小Mana的意思是我长得不好看吗?”

4.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
试过捉住风吗?没有形体、没有缘由、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它就在你手边,但是你无力去触碰,它就在你的唇边,然而说出爱语会打破它的宁静。你安静了,它转了一圈回到你的脚边,如同没离开过。
总有些人就像风一样。猫咪般狡黠的眼睛里藏着风一样自由自在不被定型的灵魂。
所以才要费尽心思,把他绑在身边。
虽然被人称作活在自己世界里,但是谁能保证能捕获一阵风呢。
“你可以做任何事。”
“编曲的时候不要吉他吧?干脆那时候跳舞。”
“按照你的思路来。”
“想多测试一些合成的音效。”
“嗯。”
“那吉他演奏小提琴。”
“开始吧。”

和他拉近关系,从亲密到形影不离是第一步,第二步便要处心积虑让他爱上你。侵占他的视线,融入他的世界,同步他的思维,分享呼吸和触碰,无法移开视线。终于,猎人成为被狩猎者。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