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雨、彩虹、香水

Work Text:

1.
受亚热带季风气候影响,踏入六月,东京开始进入雨季,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清晨或午后乌云满天,突起雷暴,而后豆大的雨滴砸下来,越来越大,哗啦哗啦——过不了一个小时,雨霁云散,烈日再次掌控碧蓝的天空。
今天的雨来得早了点,目前还没有停下的迹象。
看着窗外一片白茫茫,Mana把头发一丝不苟地扎到脑后,披上雨衣,带上雨伞,把手机放到袋子里,半分钟前他收到了一条语音信息:小Mana可以下楼了,5分钟后布布到达!
电梯到一楼,正好看到黑色的复古车靠边停下,撑伞快步走到车边,雨实在太大了,鞋子和裤子登时湿了一半,拉开车门,收伞钻进去,怕弄湿座椅,拉开雨衣的时候,衬衫又湿了一半,终于能坐下来。
看到情人这个模样,Kozi大笑起来:“小Mana,好狼狈!”
接过递来的毛巾,放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湿了一半的头发上挤压,Mana摇头:“雨太大了。”
“先把鞋子换下来,湿着不舒服。”
“嗯。”
“安全带,安全带。”
勒好安全带,头发差不多干了,Mana把毛巾盖到衬衫上:“好了。”
“那么——出发!”
布布缓慢启动,Kozi推入CD,为了爱车他还配备了复古的CD播放机和音箱:“今天的启程音乐是ZIZ,由开车的人决定。”他们上个月刚发行了新的迷你专辑。
“谢谢布布早上冒着大雨来接我。”
“只谢谢布布吗?”
冰凉的吻轻盈地落到脸颊上。
“谢谢あなた特地来接我。”
Kozi跟着CD哼起歌来:“身为だんな,应该的哟。”
“过来住在一起就不用跑来跑去了。”
“免谈。”
雨越下越大,砸到前窗上的雨水在雨刮下形成了小小的瀑布雨帘。从这里出发到茨城不远,开车大概2个多小时,不过在大雨里,那得另算。
“昨天晚上有好好睡觉吗?不要开太快了。”
“啊,开车横冲直撞的小Mana提醒我行车小心吗?”
“昨天没熬夜吧?”
“没有没有,昨天很早睡了,今天反而六点就醒了,那会还没下雨,马上去花店了。”
“那就好,一会儿上高速也不能开太快。”
“小Mana。”带笑的声音上扬起来。
——糟糕,果然要说到那个话题了。
Kozi咧开嘴:“还记得以前我们巡演的时候吗?”
衬衫干了,Mana借故检查鞋子,刚才走出来的时候只淋湿了外层,到达茨城的时候差不多也干了:“我们巡演那么多次,说的那次?”
这幅装得若无其事的模样,要是不了解,还真的能骗人,Kozi提醒:“少来了,不记得?”
“不记得。”
检查完衣物,Mana端正坐好,车内正好响起クリスピーキッス:“专心开车。”

2.
“小Mana,让我来开?”Kami担忧地看着队长眼睛下的黑眼圈,“你根本没睡好。”
摇摇头,Mana拒绝:“你没有驾照。”
“可是你根本没睡!”Kozi补充,给Yu~ki腾出空间,贝斯手是最后一个上车的,他提前把做好的棺材道具放到后座,贝斯也好好地带上了,Mana探头环顾,后座是Tetsu、Kozi还有Yu~ki,人员全都在,物呢……各种道具挤得满满当当。
“东西都带齐了吧?乐器道具?”
三人一同比了个OK的手势。
Mana打开空调,一股带着机油味儿的冷空气飘出来,八月的天气要是靠风降温,5个人都得中暑:“哲,围巾。”
“真的不去睡一会吗?”Tetsu问,昨天晚上他们和一起共演的另一支乐队起了矛盾,一开始只是普通摩擦,然而当对方骂出‘你们一群娘炮’的时候,Mana用拳头招呼了对面,后半夜就是赔偿款之间的扯皮了。
“虽然没有驾照,但是肯定开得比你好。”
“有喝咖啡。”
见队长坚持,乐手们也不要求让他休息了,Tetsu用围巾包好脖子,话题转移到巡演上。
“嗓子还好吧?”Kozi问,把水递给主唱。
吹着冷气不想说话,Tetsu点点头
从后视镜看到Tetsu的眼睛,Kami感叹:“昨天晚上啊,小哲吼对面的一嗓子吓到我了!”
四个人笑起来。
“一个人吼出了一群人的气势!”
“哪有……”Tetsu小小声抱怨,他身体不好,实际战绩为零。
“不良少年那种说话方式!”
Yu~ki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对对,就是,‘再罗嗦把你们的头都砍下来!’”他尽力模仿弹舌发音,“‘一群不怕死的家伙!’”
“真的太可怜了,”Mana转动方向盘,冷冷嘲讽,“那副样子粉丝看到就倒胃口,与其那副丑陋的样子,不如直接去挂在树上呢。”
车里爆发出更大的笑声。
“17号那天家里人来看吗?”
8月17日那天,~Se·duc·tive Tour~巡演到茨城。
“啊,”长发鼓手把头发用夹子固定,冷气吹到脖子上,“有告诉姐姐,应该来。”
Mana点头。
“噢噢,记起来了,Kami家里的漂亮姐姐!”Yu~ki竖起手指,“头发也是长长的!”
“好挤——膝盖根本放不下。”稍微一动,膝盖就磕碰的物品。
“我也这么觉得。”
体重(相对)最重、个子最高的鼓手坐在前座,座椅下方也是塞满了道具:“我们再找一辆车吧?我之前的乐队巡演有2辆车。”
Kozi羡慕地感叹:“真好啊。也可以带上roadie。”
“经费大问题。老大,我们现在盈利状况怎么样?”
“亏损。”因此今天为了节省点钱,没有上高速公路。
保护嗓子一直不说话的Tetsu忍不住吐槽:“经过昨晚亏损更多了吧。”

行驶超过半个小时,吵吵闹闹的乐手们慢慢不说话了,首先睡着的是Tetsu,Kozi帮他盖好了衣服,瞌睡是会传染的,很快Kozi眼皮也开始打架,靠到一边闭上眼睛。Yu~ki伸手在Kozi面挥来挥去。
“都睡着了。”
“让他们睡吧,”Mana把纸杯里余下的咖啡喝完,“都没睡好。”
“Kami,盯着小Mana啊。”
“得令。”
话虽如此,车开至半途,连Kami都开始打哈欠——当一车人都昏昏沉沉、东歪西倒地和睡眠女神缠绵悱恻的时候,司机即使意志再坚定,也开始抵抗不了睡眠女神的诱惑。大热天的,公路上行车也不多,转弯处突然窜出——碰!!!

3.
“明明就记得吧,明明就记得!”Kozi吐槽,“现在心虚了小Mana!”
“不是说好不提的吗?”Mana看向窗外的雨。
“横冲直撞的小Mana。”
“那是突然有只小狗窜出来!”
“集中注意力能躲开的吧?”
“我有集中注意力,但是它跑得太快了!”
前方红灯,缓慢踩住脚刹,拥有华丽线条的布布不偏不倚地停在人行道前。Kozi补充一句:
“刚刚好,不过小Mana可是连人行道都敢冲上去哦。”
“あ。な。た。”黑发男人捂着脸,“那次是因为绿灯剩下3秒。”
“结果正好卡在人行道就变成了红灯,”并不想就此放过揶揄的机会,Kozi问,“咦,刚刚是谁说不记得的?”

4.
还好并不是高速公路。事故发生的时候,睡得东歪西倒的后排队友们,撞得东歪西倒——Tetsu的脑袋敲到车窗上,Yu~ki撞到了前座,夹在中间的吉他手免去一难。前座的Kami也撞到了车窗上。
惊魂未定的五人缓慢下车。
“Kozi、哲,还好吗?”
主唱的额角撞红了一块,好一会儿才找回声音:“小……Mana,刚才发生什么事?”
“……我没事。”Kozi左右看看,刚才那一下剐蹭到路边的栏杆,黑色的印着Malice Mizer的车身后方撞歪一大块,车身严重变形,“是……?”
“好像有什么东西窜出来……”
“是狗,黄色的……好像是柴犬。”
小狗早就跑得无影无踪,Yu~ki摸摸鼻子,担忧地看着后座箱:“还能打开门吗?”
打开后座箱,逐一检查乐器和道具有没有撞坏,再三确认大家都没事之后,五人终于慢慢回过神来。
“这下真的要找新的车了。”Kozi问,“看到有狗窜出来不是急刹就行了吗?你往右打了方向盘?”
“……一时没反应过来。”
“小Mana的驾驶技术真是可怕。”Tetsu感概,“上次好像冲到人行道停车。”
“因为绿灯剩下3秒。”
“一会儿我来开。”Kami做了决定,剩下三人同意了,“睡眠不足导致判断力下降。”
后座门堪堪关上,吸血鬼伯爵花了不少时间做的棺材道具,门板被撞裂了,还好能继续用。这次Kami掌握了方向盘,Yu~ki坐到前座,后座两个吉他手中间挤着主唱,三个人都勒上安全带。
“那个,真对不起。”
“到了名古屋之后,我们拍照吧。”
“我也要拍。”
“我帮忙拍。”
Tetsu建议:“下次我们可以把照片放在场刊里,让粉丝看看老大的开车技术。”
“赞成!”除了队长,四人异口同声。

5.
至于这次开车事故,成了队友们闲谈间的必备话题,那是后话。
——连Klaha都知道了!

6.
“车技不好那是刚刚开始的事,”Mana尝试给自己辩护,“而且当时只有我一个有驾照,现在都不这样了!”
“小Kami的没有驾照都比你开得稳,给你通过的考官到底在想什么。”
“——Kami车技比我好很正常啊。”
“小Mana,真可怕,MALICE MIZER全员!都把性命交给你呢,后来终于才有进步。”
“你专心开车!”
接近茨城的路段,下了接近两小时的倾盆大雨终于慢慢变小,Kozi开了一线车窗,细细的雨飘进来,Mana伸手接住:
“六月的雨,也是暖的。”
“夏天到了啊。”
Kami的地址去过无数次,早已经刻在心里,下了高速,布布沿着小路驶去。雨停了,Kozi把车窗拉下,沿途偶尔会滴下树叶上的雨水。大雨过后云层变得很薄,太阳在后面把暗白色的云层染成金色和银色。
风带着泥土湿润的气息来到车里。
“我喜欢这个气味。”
“风吹过来好舒服哦。”

到达的时候,云层散得差不多,露出一角碧蓝的天空。把放在后座的花束捧在怀里,两人一路交谈,走到墓前。
“刚刚下了一场大雨。”Mana小心地放下花束,大束的白色百合和紫色薰衣草是拜托花店清晨准备的,绑着浅紫色的缎带。花香和雨后潮湿泥土的空气混合在一起,“不过你放心,开车的不是我。”
“是我开车哦。”墓前还有昨天来拜访的人放下的花,放了一天的花朵因为雨水依然保持着鲜活,“他一直叫我小心驾驶。”
把烟点燃,Kozi放到花束隔壁:“来一根吧?”
“还记得那次从名古屋回来吗?”Mana笑了,“刚才的雨跟那次一样,不对,那次好像更大一点。”
“那次天地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都不像雨了,像瀑布,像泼下的水!”

7.
在炎热的酷暑里,来一场畅快的大雨,那当然是最好不过啦——然而,当这场大雨降临在开车路上,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昨天晚上在名古屋MUSIC FARM的演出非常顺利(粉丝后来问车子怎么这样了,队长又被嘲笑了一轮),今天回去东京的时候,乌云压顶,果不其然,开了没多久,暴雨如约而至。
回程的时候,依然是Kami开车。
“混蛋,这什么天气啊,根本看不清路!”
“先不要开了,停到路边。”整辆车仿佛置身于水世界,能见度不超过十米,Mana指着路边,“这种大雨很快会停的,我们等一下。”
“小Mana,后座箱的车门好像有雨进来了。”
“好啦好啦,我去停下,顺便,老大,有个好消息可以先跟你说。”
“好消息?”
开了应急停车灯,Kami没有卖弄关子:“还不敢说一定可以,不过我朋友昨天晚上知道了这件事。”长发鼓手指指变形的后座门,Mana的脸红了,Kozi拍了他一下。
“他是很要好的高中同学,在茨城继承了家里的事业,昨晚跟他打电话的时候,说要来看我们演出,”Kami笑起来,“还可以把不用的旧车借给我们!”
“哇!”
“真的吗??”
“万岁!”
“不会太麻烦他吗?”
“他本来想和我一起去东京的,但是家里只有一个孩子,没办法,”Kami回忆好友的话,“所以他会一直支持我到武道馆!不过车子很旧,还是装货的车,没有清理,几天我们到茨城的时候找他就好。”
Kozi不住鼓掌:“现在才八月,圣诞老人今年这么早就到了吗?”
“真的可以?太感激了。”
“愿望实现了,小Mana,亏损也可以有第二辆车!”
“啊,这么,谁来开第二辆车?”
五个人互相看看。第一个出局的是Tetsu,他没怎么开过车,Kozi和Kami 举手,Yu~ki感叹:“得想办法考驾照,被抓住可不是开玩笑的。”
“现在考驾照不难吧,”Kozi吐槽,“小Mana开成那样,不一样给他发证了么。”
——Mana有预感,这事一辈子别想翻篇了。
“我这两天开得还不错,交给我好了。”
“总之先考到驾照再说,”Mana摇头,“这是你朋友的车,我来开。”
“这样就可以布置更好的舞台了!”
“oneman!oneman!”
“可以让roadie开,这样就不用考驾照了吧?找有驾照的roadie。”
“对对对。”
“喂喂,快去看!”眼尖的Yu~ki指向窗外,“有彩虹!”

大雨不知不觉间变小,下着小雨的天空慢慢放晴,一半是乌云一半是晴天,彩虹从乌云的一端跨到放晴那一端。五个人从车上下来,淅沥小雨依然在下。
“放晴了。”
“还有一点点雨。”
Kami出神地看着横跨半个天空的彩虹,突地,他看到上方还有一道更暗淡一点的——两道纤细美丽的桥双双跨越天际。
“你们看,还有一道,还有一道!”
“咦,双彩虹——”
“今天是幸运日!”
Mana拿出相机:“快去摆好Pose,要拍照。”

8.
这些照片,好好地覆了膜,至今还存放在相册1993年那一本,最近几年兴起修复老照片,Kozi还把这些转成电子档存在硬盘里。
“今天还带了香水。”圆圆的透明小瓶子,藏着星星,泛着浅蓝色的光,“是今年出的新款,Merveills Bleue,merveilles哟,小Mana。”
Mana会意,在Kozi向空中喷出香水的时候,愉快地在下面转了个圈,细微的香水落到他的发上。
“今天应该穿裙子,不过下了大雨。”
“有海洋的气味,你应该会喜欢。”
“我们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9.
“去年在Deep Santuary快散场的时候,我跟粉丝说,还是唱一句吧,所以在进入副歌的时候唱了一句,就一句,其实歌词都会记不全了。”
“Au revoir,Kozi唱了一句,我们回到后台的时候,粉丝把整首歌都唱完了。”Mana低声说,“我们三个站在后台听。”
“小Mana想哭的样子。”
“没有,没有哭,但是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就想,25周年不是快到了,今年就是,所以想搞一个记念日?庆典一样的,节日一样的,不是以前的Deep Santuary,而是真正的完全的MALICE MIZER。”
“衣服联系大场小姐制作,超华丽衣装!舞台布置还有灯光要做到和MALICE时候的一样。小Yu~ki听到的第一反应是,‘我是不是不能吃巧克力了’,小Mana也要减肥。哎呀,好像只有我身材一直维持得最好。”
“瘦得全身都是骨头。”
“你是嫉妒。”
“因为现在有Moi dix Mois和ZIZ,也会表演MALICE的歌,录制DVD的话,版权要跟哥伦比亚接洽。不过主唱有点头疼,因为Klaha不愿意联系我们了,哲说什么也不要穿华丽的衣服上台。”
“当年小哲就是不愿意再化妆才走的嘛。”Kozi笑起来,“现在有都市传说小哲被我们欺负。”
“不用担心我和Gackt,至少不会打起来了,不过他应该也是不愿意来的。”
“不要听他胡说,”Kozi接话,“关系是一如既往的差,要是你在就好了。”
“三位都会邀请的。”
“找三位Vocal support也不是不行,还有哟,鼓手方面,我们想邀请Sakura君,指导过小Kami,风格上有相似的地方,他也来看过你几次。”
“还有鼓组吧?”
“对对,差点忘了,要跟学校联系,借用回你的鼓组,不过鼓组……记不太清。”
“可以请Sakura君帮忙。”
“必须拜托他。”
“……目前地点还没定下来,时间暂定是明年九月初,明年也会一起来看你,嗯,我们都。”很记挂你。
“不止是Deep Santuary的时候附身到Hayato或者Charge的身上,平时要是寂寞的话,可以到梦里。”Kozi顿了顿,“可以来个小Kami梦游奇境,咚的一声,掉进兔子洞,我是柴郡猫,喵喵喵,小Mana是红皇后。”
“红皇后不应该是你么?”
“猫派当然是选柴郡猫,那小Mana是蓝皇后——形象符合!”
“不过明年其实是26周年。”
“身为血族,只好在那一天辛苦点,回溯时空了。”
“没问题,所以你有什么意见,一定要跟我们说。”

“……是彩虹。”
“等下一起吃蜜瓜吧。”
记忆中那天看到的跨越天际的桥,似乎越过二十多年岁月,再次出现,带着雨后湿润的泥土气息——那一天是怎么样的呢?拿着傻瓜相机,队友们轮流拍照,只顾看天上,一不小心走到公路中央,差点被行车撞到——回到车上,一路吵吵嚷嚷地回到东京。
雨停了,八月的太阳,晒得长发鼓手的双臂皮肤发疼,只好把昨天晚上的演出服找出来穿上。路上讨论了下一次巡演的舞台布置和经费需要,这次巡演亏得少,这样也算赚了,到明年,我们就要录制第一张专辑了吧?有了专辑可以开oneman,巡演把roadie也带上,录像带要好好保存,哪天出道了就是最好的宣传资料呢,还要试着去考驾照,事情可真多。
咦、等等、Kami,你居然还没决定加入MALICE吗???还在犹豫什么!回到东京还要跟另外的乐队说清楚?不行,小Mana你去盯着Kami!不盯着我们的大帅哥鼓手会被别人抢走的!
Kami一直笑,染成棕橘色的头发在阳光下美极了。
“Kami应该也很期待。”

10.
人类的本质是什么。
人类本质是无法释怀离别的生物。
爱与思念在生死之前存在,模糊时间的维度,赋予人类泪水与热爱。为此我们相信重逢,祈祷再次见面。
那天听到大合唱,我看到你的眼睛分明是要掉下泪来,浑身颤抖。因为我也是这样。
“你的手都是汗水,小Mana。”
“嗯,夏天。”
那天看到了罕见的双彩虹,大家的心情都很好,连寡言的队长都哼起了歌,计划是写给粉丝的,目前还没有写完全曲。

在真正的重逢前,我们先来小聚一天吧,穿上华服跳舞,用银色丝带和漫天飞舞的彩纸庆祝25周年,用笑容记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