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你的一切由我管理】

Chapter Text

~2021年12月29日~

 

Off Jumpol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剛剛聽到了什麼?

 

為了確認,他注視著剛剛還在他身下嬌嗔,現在他抱在懷中的人兒問「Gun剛剛說什麼?」他要仔細觀察他的表情,確認他是否在開玩笑?

 

可不是嗎?這是他們交往以後的第一次跨年,可Gun卻說...

 

「Gun會和Olive她們倒數,她們已經在考艾預約了別墅。」

 

「Gun...你認真的嗎?」Off Jumpol覺得自己現在臉上的表情有點難以控制,可他還是盡可能的用故作輕鬆的語調在問。

 

Gun轉過身來,在Off的身上蹭了蹭,撒嬌後才說「Gun許久沒有和她們出去了,就這一次~Papii~可以嗎?」

 

看著Gun滿懷期待的表情,Off不忍心讓他失望,雖然自己也想和Gun一起過,可是他怎麼可能敵得過Gun的撒嬌?

 

Off嘆了口氣,之後摸著Gun的腦袋說「那Gun出門小心點,但每天也要給我打電話報備!」

 

Gun乖巧地點了點頭,歡天喜地的收拾行李去了。

 

 

~2021年12月30日~

 

「怎麼樣?Gun平安到達了嗎?」

 

「嗯~剛到別墅~這裡真的很漂亮~Papii,我們下次再一起來~」

 

Off在心裡小小地抱怨了句『其實今年我也在巴衝那邊預約了別墅。』

 

「好的,Gun,說好了,明年一起過。」

 

「嘻嘻~Papii,你該不會其實在妒忌吧?因為Gun和朋友們一起過,沒和你過?」

 

Off正想說點什麼的時候,Gun沒等他開口,便又接著說「先不跟Papii說了,P'Best在喚Gun呢~那麽再...」

 

在Gun說再見之前,Off馬上打斷他說「記得多穿點衣服!」

 

Gun聽到後笑了聲,然後便掛了電話。

 

不久之後Off便收到了Gun給他發過去的照片。

 

Gun把自己的頭用絲巾包著又戴上了和Off情侶款的白色墨鏡,穿上了長袖衫和褲,然後還發了一句:

<Gun是聽話的乖寶寶>

末了再發了一個親親的貼圖。

 

Off覺得自己的心都要化掉了。

 

 

~2021年12月31日~

 

年末終於都來臨了,看著街上行人出雙入對的身影,Off覺得自己答應讓Gun和朋友出去旅行簡直是他人生中最大的錯誤!

 

然而世上沒有後悔藥,就是Off再後悔,現在他也只能孤身寡人的在曼谷的街頭中遊蕩。

 

隨意在一間咖啡廳坐下,Off喝了一口咖啡之後差點就把那口咖啡噴出來。

 

原因只有一個,就是他剛點開了他的年下小男友Gun Atthaphan的Instagram然後看見了他今天的帖文。

 

基本上Gun今天的穿著和昨天差不多,也是長袖衫和褲子搭配一頂漁夫帽子,可問題就出在他的長袖衣服是網狀針織上衣...

 

Off突然就想起來一句話:『露出不是最性感,若隱若現才是。』

 

把杯子放下,Off二話不說便打了電話給Gun。

 

電話過了一會才被接通,然後Off本來怒火中燒的心情在等待的過程中和聽到Gun的聲音時,便消散得差不多了。

 

「Papii,怎麼了嗎?」

 

Gun的心情透著滿滿的高興,這讓Off怎麼再生氣下去?

 

「沒有...就是我剛看了Gun的Instagram...」

 

「Instagram?Instagram怎麼了?」Gun有點不解的問。

 

「那個...就是...」Off支支吾吾的,他怕他開口罵Gun後會破壞Gun的快樂。

 

Gun打開了自己的Instagram,看了後便知道問題在哪了?他笑了笑,之後說「知道了,Gun待會便去換一件衣服。」

 

Off會心地笑了出來,他有這麽貼心的男朋友,他還需要多說什麼嗎?

 

「嗯~那Gun去玩吧~晚點再聊。」

 

Gun掛了電話一會又給Off發了照片,照片上他已經換了一件桃色的裇衫和藍白間的長褲,還穿了一件休閒風衣。

 

<Gun親愛的Papii,這樣滿意嗎?>

 

Off回了一個親親的貼圖及:

<非常滿意。>

 

10點多的時候Off家的門鈴響了,Off滿懷歡喜的以為是Gun提前回來給他的驚喜,可打開門以後他才發現來人是他的青梅竹馬 - Arm。

 

「你怎麼來了?」

 

「嗷,看你的表情真的沒有在歡迎我欵...」Arm有點失落地說。

 

Off看著Arm身後空無一人的走廊,無聲地嘆息後說「沒有啦…你來做什麼?」

 

Arm秒恢復成平日開朗的模樣,勾過Off的肩膀說「看兄弟你一個人過除夕,我就來找你一起放煙火了~」

 

Off用手踭輕撞了下Arm的胸口,之後才問「怎麼不和女友過?」

 

Arm笑著把Off拉到園子中,邊把仙女棒遞給Off邊說「女友哪有兄弟重要!」

 

Off默默地接過仙女棒,然後說「可Gun比你重要。」

 

Arm攬著Off的肩才說「我知道~」

 

然後他們都笑了。

 

點起了仙女棒,愉快地欣賞了一會之後,Off在點燃新的一支仙女棒後開始拍攝了一段小視頻,然後發了給Gun。

 

<煙火美嗎?沒有Gun在我身旁,它也只是一縷輕煙,而我卻因為思念而欣賞不到它的美。>

 

Gun馬上讀了那個訊息,然後發了句

<Papii在說什麼?太油膩了!>

然後Gun又發了一連串的大笑貼圖。

 

Off正想給他回什麼,Gun卻發了視頻邀請過來。

 

Off示意了Arm,然後便走回了房間並接起了視頻邀請。

 

點開的時候,Off才發現這是一個Instagram的共同直播。

 

「Gun?」Off疑惑的看著Gun。

 

Gun很開心的在視頻的那端跳著舞,身後是眾人的歡呼聲、音樂聲和玩鬧聲。

 

Off看了看直播的留言,幸好Babii們對於突然出現的Off也很有好感,不,應該說是熱烈歡迎。

 

<是經理人P'Off!>

<是Papii!>

<節日連線,不單純!>

 

看著Babii們的留言,Off尷尬地笑了笑,然後比剛剛大聲地呼喚「Gun!」

 

Gun這才看向鏡頭,從有點迷離的眼神中,Off不難發現Gun現在是微醺的狀態,Off有點擔心Gun會說錯話,可Off仔細想了想,即使公開了也沒什麼,於是便由著Gun繼續直播了。

 

「Papii你在做什麼?」

 

「和Arm在放煙火呢~」

 

「對呢~Papii剛給Gun發視頻了~」

 

<P'Off有和Gun私訊!!!>

<就說不簡單。>

 

邊和Gun聊天,Off有邊注意留言的風向,幸好評論還是挺正面的。

 

「Gun在做什麼?」

 

Gun把鏡頭對向前方,讓Off可以看見正在別墅花園嬉鬧的朋友們。

 

「就和P'Best她們在吃東西、玩鬧、跳舞什麼的。」

 

Off看著眼前的畫面,由衷地說「真好。」

 

Gun聽到這一句,眼睛馬上亮了,然後他說「Papii也可以一起來~」

 

「來?去考艾嗎?」

 

「是啊~Papii也可以過來~」

 

「Gun是不是忘了,我明天和New有一個商演活動。」

 

<P'Off和P'New?是什麼活動?>

 

看到了有Babii在問,Off便借機宣傳一下「是L.O.S.在巴衝的一個商場新開幕,我明天會去主持開幕儀式,然後New會去當表演嘉賓,大家有空也可以過來~」

 

Gun有點怨氣的聲音這時恰到好處的響起「那Papii明天是不來了嗎?」

 

Off看著Gun失落的模樣,想了想後說「如果明天有時間的話,在活動開始前我可以去找Gun。」

 

Gun馬上高興了起來,之後說「真的嗎?說好了!」

 

Off笑著點了點頭,然後指針剛好踏進了12時,他便說「Happy New Year~」

 

Gun有點興奮,便跟著說「Happy New Year~Papii~」末了還對著手機親了兩口,之後在Olive的呼喚下說了句再見後並掛了電話。

 

 

~2022年1月1日~

 

經理人P'Off新年第一天會去找Gun的消息在Babii間廣泛流傳。

 

然後這個消息也被New知道了。

 

Off送走了Arm之後沒多久便接到了New的電話「怎麼了?朋友?」

 

New馬上說「你明天在活動前要去找Gun?」

 

「是~怎麼了?」

 

「Off,你是不是忘了明天和我約好一起出發去巴衝?」

 

「那怎麼了?還是可以一起去~」

 

New對著他這個朋友簡直是要被氣死了,怎麼說不通了?

 

「可是你要去找Gun的話不是要比預定早出發嗎?」

 

「那所以呢?」Off聽了這麼久也沒聽出重點來。

 

「2022年的第一天,你能不能讓我睡晚點呀?」New可憐兮兮地說。

 

Off終於明白New想說什麼了,於是他說「那分開去也可以~你自己去吧~」

 

「嗷!別呀!從曼谷坐車去巴衝很貴的!」

 

Off就知道他這個朋友除了吃就是把錢看得很重要,應該說該節儉的地方,他的這個朋友一定不會浪費。

 

「那你是要自己去,還是和我一起去?」Off用勝利的語氣問。

 

New停頓了一會,才認命的說「知道了,幾點?」在Off回答之前,他又說「先說好了!你要來我家接我,這是我最大的讓步了。」

 

Off大笑著說了時間,之後便掛斷了電話。

 

※※※

 

第二天,Off一大早就讓司機載自己到New家接他,Off比原定的時間早到了30分鐘,所以New並沒有在家門前等他。

 

Off按了門鈴,不一會New便出來了,新年見面的第一句,大家的問候也不是「新年快樂」,而是...

「你怎麼這麼早?」

「你什麼時候可以出發?」

 

兩人同時問話後,還是New先妥協並回答說「背上包包就可以出發了,你等我一下。」說著,New便走回房中取了包包,穿上鞋子後說「可以了。」

 

Off在心中默默地說『真夠快的。』

 

在去巴衝的車程上,New因為太累了所以一直在睡覺,然後快到目的地的時候,Off才把他叫醒並問「你要和我一起去找小孩嗎?」

 

New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之後想了一下才說「不了,讓你和他好好聚一聚好了。我在會防礙你們。你在巴衝隨便找間餐廳把我放下就好。」

 

Off笑著說「謝了,朋友。」

 

雖然說是隨便找間餐廳,可熟知New喜好的Off還是找了間五星食評、好吃的餐廳才讓New下車。

 

「那我在這等你,你差不多時間就要回程啦!」New不放心的叮嚀說。

 

「知道了,這個活動我比你上心。」Off自信滿滿的說。

 

「那要給你留點東西吃嗎?」

 

「不用了,我要不和小孩一起吃,要是時間不夠,我在車上吃就好。」

 

和New道別之後,Off便出發去找Gun了。

 

※※※

 

Gun昨天,應該說是今天凌晨,玩得太晚了,然後他又起了個大早,現在正處於睡眠不足的狀態。

 

他頂著一頭鳥巢,坐在餐桌旁呆滯地吃著有點晚的早飯。

 

現在已經是早上的11時了,要是早餐店的話也快不供應早餐了,可對於徹夜狂歡的Gun而言,這個時間還是有點早。

 

可讓Gun這麼早起還是有原因的。

 

Olive坐在Gun的旁邊問「Gun,你怎麼這麼早起?」

 

Gun沒有給Olive反應,他愣了一會才意識到Olive是在叫他,於是他隔了許久,久得Olive以為他不會回她時才答「因為待會Papii說要來。」

 

Olive想了想才問「Papii?是Gun的交往對象是吧?好像你們交往以後我們還沒有見過。」

 

Gun拿起了馬克杯,喝了口豆奶才說「說什麼呢?之前不是一起喝過酒?」

 

Olive立即說「那不一樣!那時候你們不是還沒有交往嗎?」

 

Olive的話馬上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她們幾乎是炸開了鍋的在討論Off Jumpol這個人。

 

Gun的狀態真的不太好,所以他沒有多關注朋友們的話題,P'Best問他「...可以嗎?」時,他條件反射的點了點頭,但他也沒有聽清P'Best問了什麼?

 

在他想問清楚時,P'Best已經又加入到朋友們熱烈討論中的話題了。

 

吃過早飯之後,P'Best說要幫Gun化妝拍照,於是Gun便被P'Best帶到房間換了格子上衣和牛仔褲,戴上草帽後便到花園拍照了。

 

拍照的時候,P'Best也注意到Gun今天有點奇怪,於是便問「N'Gun,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有點累,可能昨天睡太少了。」

 

「那要再睡一會嗎?」

 

「嗯,拍完照就去。」對拍照很有執著的Gun,在拍完了又一輯人生照片之後對P'Best說了句「Papii來的時候叫Gun起床。」便爬進了被窩之中。

 

※※※

 

叮咚,叮咚

 

門鈴的聲音響起,在別墅內的人們第一時間跑到門前,興奮的齊聲問「是誰?」

 

「欵?」在門外的Off發出了一下驚訝聲,他看著電子屏幕擠滿的人頭,以為她們不認識自己,便禮貌地打招呼說「你們好,我是Off Jumpol,Gun的...」

 

「Faen!」屋內的人齊聲搶答。

 

Off開心地笑著點頭,然後答「是的。」

 

然而待Off回答後眼前的門依舊聞風不動,Off疑惑地看著屏幕中的人們,直至他看見了認識的人「P'Best,你好,是否可以幫我...」Off用手勢示意P'Best幫他開門。

 

P'Best笑著搖了搖頭,就在這時其他朋友開始了討論。

 

「應該怎麼辦?」

 

「果然應該從那個開始!」

 

「對!」

 

之後便齊聲說「開門紅包!」

 

Off一臉迷茫的問「什麼?」

 

Jing Jing第一個解答Off的問題,她說「Khun'Jumpol,如果你想我們開門,就要給我們開門紅包~」

 

Off看著笑成一群的人們,仍舊抱著最後一絲希望掙扎地說「那個,我是來找Gun的,不是來接新娘的。」

 

門內的眾人異口同聲地說「都是一樣!開門紅包99,999泰銖!只收現金!」

 

Off悄悄在心裡吐槽『現在是出門遇騙子了是吧?而且誰出門帶這麼多錢?』

 

可現實是他還是好聲好氣的說「Phi Phi們,我今天出門沒帶這麼多,是不是可以行個方便?」

 

Olive問「那你有多少?」

 

Off馬上把錢包拿出來,把鈔票展示到屏幕前,裡面只有數張紅色和一張紫色鈔票(不足2,000泰銖)。

 

Jing Jing馬上說「Khun'Jumpol你作為堂堂L.O.S.的副總裁,出門居然帶這麼少錢?!」

 

「那個...我一般出門也是刷卡的...」Off無力的解釋,然後又說「要不,我轉帳給你們吧?保證即時到帳。」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的,最終還是P'Best說「那錢包的錢都給我們就當完成這個關卡。」

 

Off默默地把錢從門縫中塞進去,然後想『原來還未結束...』

 

收到錢以後她們便打開了門,在Off以為她們大發慈悲讓他進去的時候,她們一個接一個的出了門,然後又把門關上了。

 

Olive說「果然是直接看比隔著屏幕看好~那接下來~」

 

Pimnara接過她的話說「仰卧起坐30次~」

 

當Off艱難地完成了之後,又聽到P'Best說「那接下來是掌上壓30次~」

 

......

 

「深蹲30次~」

 

......

 

「開合跳30次~」

 

......

 

「再來是平板支撐2分鐘~」

 

......Off只覺得自己快要喘不過氣來了,他平躺在地上看著天空想『今天的天真藍...真的很想Gun...』

 

Olive遞了瓶礦泉水給他,他便大口大口的一口氣把整瓶礦泉水喝光了。

 

『是不是總算要完了?』然而現實就是不如Off所想。

 

P'Best她們把Off帶到室外的餐桌旁,讓他坐下,之後便拿了測謊機出來要問他問題。

 

手被綁在儀器上,Off有點心慌的問「能不能不用這個?」

 

他不是擔心自己會說謊,而是這個機器他以前有用過,不管他有沒有說謊,它也會發出電流。他就怕Gun的朋友到時候會誤會他。

 

Olive拍了拍Off的手背,之後說「不能~來~要問問題了~」

 

Off嘆息了一聲,之後直視著Olive視意她開始。

 

「你喜歡Gun叫你為Papii嗎?」

 

Off想也沒想,便說「喜歡,超級超級,十分喜歡!」

 

機器發出了分析的聲音...

 

然後不出Off所料,他真的被電流擊中了...

 

在場的人也看著他,沉默了一會之後P'Best率先說「可能是沒有設定好。」她操作了一會之後便說「可以了~再來~」

 

如是者反反覆覆,Off還是沒有一次不被電擊的,就在眾人心累了,打算放過他也放過自己,讓他去找Gun的時候,Off的電話響了起來。

 

來電顯示是New,Off馬上便接聽了「怎麼...」

 

電話一接通Off還來不及問完話,New便立馬用緊張的語調問「Off,你到哪了?」

 

Off把手機取下來,看了看時間馬上嚇得坐座位上跳了起來「這麼晚了?!」

 

New馬上吐槽「可不是?!你人在哪了?別和我說你還沒出發!」

 

Off的額上冒出了細汗。

 

『今天的工作不能出任何差錯呀!』

 

於是Off怱怱地和眾人道別以後便跑回了他的車,讓司機把油門踩到底地送他回去。

 

在司機超速的駕駛,他們先到餐廳接了New以後又全速趕往會場。工作人員在他們到達後便馬上幫他們化妝整理,總算是如期的舉行了開幕儀式。

 

※※※

 

Gun是在黃昏的時候再次醒過來的,他邊揉著眼睛,邊下了樓,在轉彎處遇上了Jing Jing,便問「Papii呢?」

 

Jing Jing正在和經理人談工作的事情,便簡單的回了句「回去了。」又去忙了。

 

Gun疑惑地想『回去了?Papii沒有和Gun說就走了嗎?還是晚上會再來?』

 

Gun一直抱著這種小期待,和眾人一邊玩著,一邊等待著。

 

當看著時針指向12點,象徵著2022年的第一天已經過去的時候,Gun意識到一件事『Papii不會來了』...

 

 

~2022年1月2日~

 

Off沒有去找Gun這件事在第二天成為了泰趨一位。

 

Babii在網絡上不斷的標籤Off和Gun,希望他們可以回應事件的真相。

 

可事件發酵了大半天,他們誰也沒有出來回應。

 

只是Gun發了一組照片,照片中的他戴著墨鏡、穿著白色上衣和昨天穿過的休閒風衣,可最讓Babii們感到驚奇的是Gun穿了一條藍白相間的短褲。

 

有異於連日來Gun發照片的格調,但這種風格又很有Gun的感覺,於是Babii們在討論了一會之後又繼續標籤Off讓他說明「兩分鐘的路程為什麼不找Gun?」

 

Off從早上便開始被標籤,他無視了網絡上的發言一整個早上,一直到Gun發了那組照片!

 

他覺得自己簡直是要氣炸了!他和Gun說了多少遍了?不可以發這麼暴露的照片,可為什麼他就是不聽?

 

Off上傳了一組扮鬼臉但有點生氣表情的照片,然後把這個帖文的連結發了給Gun。

 

聊天室中的對話很快顯示為已讀,可是就只是已讀,然後便沒有然後了。

 

一天快過去了,Off也沒有等到Gun的聯繫,只等到了Babii在網絡上升級的呼喚。

 

比方說上傳Gun和其他藝人親近的合照,又比方說上傳不同的動圖說Gun在等他,更甚至有Babii上傳了一段女生們排隊打渣男的劇集剪片片段。

 

Off覺得自己真的很冤枉,現在他感覺是被網絡欺凌中,而他最愛的人還不幫他發言。

 

<Gun為什麼不幫我解釋一下?>

 

訊息又很快顯示為已讀,可Gun還是沒有回他。

 

Off覺得Gun有點莫名其妙,明明在生氣的人是他,他也主動聯繫Gun了,可Gun還不理他!

 

『好,不理我是吧?我們走著瞧!』

 

 

~2022年1月3日~

 

第二天Off沒有等到Gun的回覆,而是看到Gun在清晨又上傳了一組昨天的照片。

 

Off昨夜的雄心壯志經過了一晚之後已經幾乎蕩然無存。

 

Off差點忘了,和Gun吵架,他就沒有一次是吵贏的,不管他有錯沒錯,開口認錯的人都是他。

 

嘆了口氣,Off撥通了Gun的號碼。

 

可是電話沒人應答。

 

Off便發了訊息給Gun:

<Gun,你別生氣了,我知道錯了。>

 

這次連已讀也沒有。

 

於是Off猜,可能Gun真的有事在忙。

 

然後到了中午,Off又再打給Gun,可是這次還是沒人接聽,而訊息也一直顯示為未讀。

 

這讓Off有點慌了,Gun即使在生氣,也從沒試過不看他的訊息。

 

他從電話的聯絡人中找到了P'Best的電話,撥通後不久,P'Best便接聽了「你好?」

 

「你好,P'Best,我是Off,真不好意思,打擾你了,我想問一下...」

 

P'Best打斷了他的話,直接說「Gun的話,他提前回曼谷了,現在應該差不多到了。」

 

『所以是因為Gun在路上才沒有接我的電話嗎?』

 

「我知道了,謝謝你,P'Best。」說完之後Off便掛了電話,直接開車到了Gun家的門前。

 

剛到達沒多久,他的電話便響了起來,來電人是Gun。

 

Off立即緊張地接聽了電話,問「Gun,你在哪?」

 

Gun嚇了一跳,冷靜了一會才說「是應該Gun問Papii在哪才對,Gun在Papii的房間,可是Papii卻不在。」

 

「嗷...我去了Gun的家,剛剛Gun沒看我訊息,我怕你出了什麼事,就...」

 

「Papii,你就是愛操心。Gun能出什麼事?」

 

「可我就是會擔心嘛...」

 

「先別說這個了,雖然Papii不在家,可Gun還是有話想要現在說。」

 

「Gun想說...?」

 

不好的想法不能受控的出現在Off的腦海『不會是要和我分開吧?』

 

然後他聽到Gun說「Papii,對不起,Gun對Papii發脾氣了。」

 

「什麼?」Off實在是不能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他的小孩居然跟他道歉了?

 

「那個,Gun昨天以為Papii來了一會就走了,之後會再來找Gun,可是Gun沒有等到你來,就有點生悶氣了。」

 

「那個Gun...」

 

「Papii先聽Gun說完。」Gun便接著說「Gun今天早上在發脾氣的時候才聽P'Best她們說了,原來昨天你來了很長時間,可被她們纏著才見不到Gun。」

 

Gun吸了口氣,再繼續說「Papii,對不起,是Gun的朋友胡鬧了,而Gun又沒有聽到她們問Gun什麼,就隨便答了她們『可以』,才會造成這個誤會。」

 

Off聽完以後完全沒有覺得生氣,反而是為了他的小孩第一次和他道歉而感到開心。

 

Gun沒有聽到Off的回應,只聽到了風吹過話筒所發出的聲音,這讓Gun有點擔心,便用楚楚可憐的語調問「Papii可以原諒Gun嗎?」

 

Off想了想,然後說「Gun是真的知道錯了嗎?」

 

Gun馬上說「真的!是Gun耍性子了。」

 

「那是不是Gun願意為了讓我原諒你,可以作任何事情?」

 

Gun真誠地說「當然,只要Papii能原諒Gun!」

 

「那麽Gun現在馬上去洗澡等我回來~」

 

Gun條件反射的答「好!」說完以後Gun才發現自己好像掉進了Off的套路中。

 

掛線後,剛想發動引擎時,Off便收到了Gun的訊息,那是Gun的帖文連結,Off點開後便看見了自己在別墅餐桌上坐著玩測謊機的照片,Gun還在文案上寫上「美好時光」。

 

Babii們在Gun的帖文下留言:

<原來P'Off有去找Gun>

<實在太好了>

<花式官宣?>

 

Off笑著看完,便以時速120的車速全速趕回家,他的小孩應該已經洗香香等他了吧。

 

 

***小劇場***

 

我問Off「被網絡欺凌了嗎?」

 

Off笑著看網上的留言並說「和小孩和好之後再看便覺得Babii們也很有才華~怎麼能這麽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