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黑花】追雷者

Chapter Text

当两个微观粒子处于纠缠态,不论分离多远,对其中一个粒子的量子态做任何改变,另一个会立刻感受到,并做相应改变。
——量子纠缠

“说说你的想法?”黑瞎子一面拿钥匙开着宿舍的门,一面扭头问我道。

这好像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很想调侃一下我们飞快的“进展”,但看着他严肃的样子我还是忍住了。“不管是什么理论,球闪现在都被归为一种自然现象,我们应该从气象学下手,”我挑挑眉毛,意外他的宿舍居然收拾得还挺整洁,只是地上散落着几张写满数据的草稿纸,“你的专业。”

他应了一声从屋里搬出两三个纸箱示意我去看,丝毫没有让我坐下或者给我倒杯水的意思。

我凑过去看,心中一阵颤动。

里面是无数个球闪的数学建模。

我低头看着他一笔一笔写上的公式,近乎是抑制不住地开始低笑。接着是他很荣幸地成为了二十多年来第一个看穿我想法的人。

他问我,你也建过?

我说,比你少点。我抬头看见他看着我在笑。他说,那你一定知道这些都没有用,球状闪电就像一个幽灵,所有妄图用数学框住它的想法,到最后都会发现自己其实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很难说我是否愿意承认这点,但他是对的。

我的直觉一向准确。第一次为球闪建模时我就有强烈的感觉,我根本掌控不了它,但我还是做了,我害怕无法掌控带给我的恐惧;而从第一眼见到黑瞎子,我就认定了他是和我一类的人。如果说在宇宙中,我们都只是粒子级的存在,那我和这个刚见面的男人就是那对纠缠了粒子,未曾谋面的生命里一直向着同一个方向奔跑。一举一动,一伤一痛,都将被对方尽收心中。我愿意称其为一场不以距离为变量的宇宙级的浪漫。

黑瞎子把箱子踹到了一边,拿出了一个我再熟悉不过的磁钢记录仪,笑容在我不经意间被他收起。

“这个你一定会感兴趣,球状闪电的一手测量数据。”

我睁大眼睛看着他,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球闪的能量可以在瞬间将人化成灰,而火葬场却需要在两千度高温下焚烧半小时才能达到同样的效果。他怎么能,怎么能接触到它。

而他又一次看穿了我。“可能上帝善心大发,不想看我被他的骰子¹ 砸死。”他耸耸肩,“我十多年前在一场暴雨中见到它,眼看它就要消失了,而我不知道要再过几年才能再见到一次,情急之下我直接用接闪器接住了它,那一刻,我以为我的骨灰就要被雨冲走了。”

“它在我接闪器碰到它的一刻消失了,又从另一端出现,最后在我身旁炸开。而我居然活了下来。”

我看着他墨镜后的眼睛,心中一动。可能外人会觉得他这个行为傻得透顶,就算能测量出数据,自己连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又有什么意义?可是我却明白,这种终于得见追寻多年的东西,而它又即将消失在自己眼前时的慌乱感,我懂。

他察觉了我的目光,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从那天以后我的视力就大幅度下降,大概只有正常人的三分之一,医院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拿这三分之二的视力换我的命,也不亏。”

“看看吧,希望你心肺功能不错。”

我没注意他奇怪的措辞,我现在脑子里只有他手上那个小小的记录仪,这将是人类第一次拥有关于球状闪电的定量测量数据。

我深吸一口气,近乎是虔诚地捧过记录仪,眨了几十次眼才相信自己是真的看清了上面显示了数据。

零。

根本没有电流从接闪器通过。

我们陷入了长达十分钟的沉默。我控制不住地去打开了紧锁的窗帘,好让阳光透进来一些。他起身去厨房倒了两杯水,在我喝水的时候说道:“我们需要真正的球状闪电做实验。”

国际上已有人工造出球闪的先例,但成功率非常低,可能启动上千次都不一定有一次能造出球闪,仪器也非常昂贵。即使造出来了也是在几十秒之后就消失,根本不给人留研究的余地。

当然,几十秒也是要建立在仪器的基础上的。

“钱。”果然很多事情一涉及到钱就不那么可爱了,但我们还是得现实一点。

“是啊。”黑瞎子很夸张地叹了一口气,像极了都市剧里的圣母白莲花。“不过……”他突然收起了刚才戏精的表情,眼睛盯着膝盖上笔记本电脑的屏幕,“我想这不是问题了。”

我有点好奇,心想他该不是突然发现自己还有千亿家产可以继承吧。凑过去一看,是一封邮件。

“军方正在研究球形闪电,全套设备,稳定资金。”他亲昵地揽过我的肩,看得出来非常开心,“邀请我去,你可以先作为我的助手跟去,在那里写完你的博士论文之后成为正式的球闪科研人员。”

这太诱人了。我将有足够的时间,空间,经费和技术去一个一个实验我的想法。可以的话,我还能再看到一次球闪。或者更多。

——我从进入了大学,已经五年多没有再见过一次这个幽灵了。

可是那个雷雨夜,父亲化成的白灰,和现在正稳稳吊在我颈部的印章掐住了我的喉咙,它们以威胁而又请求的语调质问我:

如果球状闪电应用到武器,将会有怎样的后果?

我猜我的脸色一定很不好,以至于黑瞎子松开了我的肩,带着一点关切的意味看着我,估计是怕他人生中第一个学生就出什么问题。

我摇了摇头。

“不,我不做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