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元与均棋】徐均朔!帮我把路扶直了…

Work Text:

/

当助理满脸歉意地敲开家门的时候,徐均朔就知道郑棋元出大问题了。

好吧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就是庆功宴上喝多了,不过那人站得直不撒泼,还能跟他挥挥手说“朔朔我回来啦”,要是忽略他失焦的眼神和软趴趴的尾音,徐均朔还真被他骗过去了。

送走了助理,徐均朔杵在一旁看着挺直腰板,屁股就坐了三分一在沙发边上,拿着他的赵孤剧本在看的郑棋元。

洁癖处女座平时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手换衣服,他刚刚直接把人安放在沙发,郑棋元虽然醉但身体还是条件反射地尽量减少脏衣服和沙发接触的面积。

郑棋元酒量深不可测,徐均朔跟他喝过一次,自己喝得眼前的人都一分为三了郑棋元表示还没润够喉,跟他多年好友的前辈们也开玩笑说要把郑棋元喝倒估计得他们所有人一起上。所以他还真没见过郑棋元喝醉的样子,今天见识到了…竟然是这么的…平静?

不过咧,照顾过醉得一塌糊涂的舍友的小徐同学清楚认识到,这,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徐——均——朔——”郑棋元挥舞着手上的剧本,拖着嗓子叫他过去。

得,来了。

“怎么啦棋元?”徐均朔想靠着他坐下,屁股都还没碰到沙发就被人拿着剧本敲了一下脑袋。

“嗷!”徐均朔跳起来往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看向有点暴力倾向预警的酒鬼。

郑棋元打了个小小的嗝,嘴里漫上了丝丝酒气,他留恋地回味了一下,手指在剧本上属于徐均朔的涂了绿色荧光笔的段落敲敲:“来,给我唱一下这段,我听听有嗝~有没有问题。”

徐均朔:……?

徐均朔:“棋元,先去换衣服吧好不好?”

“哎呀~”郑棋元猛地站起身,起急了还踉跄了一下,徐均朔赶紧去扶,紧接着就被掐住了脸,“你唱不唱!麻溜点儿!!”

“嘶——唱唱唱!”

才开口两个字郑棋元就一脸痛心疾首失望至极地看着他:“跑调了。”

徐均朔:……

“棋元哥,郑棋元老师,”徐均朔用力地叹气,抽出他手里的剧本丢到一边,握住他两只手,“我还没开始唱呢,前面这两句是独白陈述。”

郑老师脸红望天:嗝儿~

徐均朔被他的反应可爱到了,笑着亲亲他嘴角,不出意外地尝到洋酒红酒混合的味道。

郑棋元想抬手却被扣得死死的,只能低头正儿八经地控诉那人:“你轻薄我。”

“嗯,我是轻薄你~”这次亲的是嘴唇正中。

“不嗝~不许亲了…”郑棋元甩甩头,腰身一软靠过去环抱住徐均朔的脖子,额头在他颈侧蹭蹭,“没,刷牙~要洗澡…”

好不容易逃过作业抽查的小徐松了口气,郑棋元喝醉了也还记着督促自己练歌,简直敬业地吓人。他站起来拉了拉郑棋元手臂:“能自己走吗?”

郑棋元歪头,猫猫嘴弯弯,得意又娇嗔:“我不是有男朋友嘛~”

定力不够的男朋友被撩得耳朵通红。

如果这是偶像剧,此时徐均朔应该邪魅一笑,轻松公主抱起娇弱的郑棋元把他送进浴室。

而事实是,缺少锻炼的小徐同学想要公主抱他身高接近有在健身的男朋友,咬牙冲也不是不行,就是那画面着实……思考再三他还是决定用背的。

开玩笑,要是公主抱把郑棋元摔出去了他就可以告别音乐剧了。

徐均朔最近也瘦了,背上的骨头硌着他的胃一颠一颠,郑棋元开始手脚发软并想吐。

好不容易熬到徐均朔把他放下,郑棋元顾不上别的直接扑到洗漱台上就吐,徐均朔被他吓得手脚不知往哪放,想扶着他又怕让他更难受,只能给他抽了几张湿巾擦嘴,又装了一杯清水漱口,紧张得一直嘀咕。

“棋元你还好吗?”

“还想不想吐啊?”

“刚刚还挺好的怎么就吐了…”

漱着口的郑棋元:你还好意思问…

好在他吐完一次就舒服了,脑袋也清醒了些,嚷嚷着要洗澡,徐均朔好说歹说才把人劝住,郑棋元极其不乐意地答应只用热毛巾擦一擦。

徐均朔给他装了一盆微烫的水就退出去,出于担心也没走远,就蹲在厕所门口像个变态一样隔一分钟问一次“好了吗”,郑棋元本就脑子涨着,被他吵着就更不耐烦了,胡乱穿上睡衣打开门吼道:“你烦——死啦徐均朔!”

被嫌弃了的人也不恼,傻笑着站起来给他把错位的扣子重新扣对:“出来把醒酒汤喝了再去睡吧。”

徐均朔看他中气十足挺精神的样子,也就没拉着他一起出去,先跑去给他拿碗装汤。

只是汤都装好了也没见到人,徐均朔把碗放下,探头去找人,只见一身深蓝色睡衣的郑棋元愣在厕所门口,扶着走廊的墙壁一动不动。

“棋…元?”徐均朔迟疑了半秒还是开口喊他。

听见他的声音郑棋元眼神迷离地抬眼,表情语气都委屈得不行:“徐均朔!你过来帮我把路扶直了!”

哈?

等徐均朔脑子反应过来的时候嘴角已经摁不下来,扶着墙笑得跟开了震动模式似的。

好家伙!这是真的醉得不轻啊!!

“臭土豆!”

哎哟人发脾气了,徐均朔掐了一把自己大腿把笑憋回去,边哄着“我来了”边跑到郑棋元身边去把人一把抱住。

“路直着呢哥~”

“是歪的!”郑棋元理直气壮。

“好好好~这路真坏!就知道欺负我们棋元!”徐均朔哭笑不得地把他两手环在自己腰上,像背着巨型玩偶,“你闭上眼睛我带你走,那就不怕摔啦。”

“嗯~”

两人就着这黏黏糊糊的姿势走到厨房,在徐均朔半哄半威胁之下郑棋元才磨磨蹭蹭喝完了醒酒汤。

“好凶哦朔朔…”

好凶的朔朔洗着碗,漫不经心地背锅:“是啊我好凶,你还不去睡觉我更凶。”

郑棋元嘴里嘟囔什么,歪歪扭扭但还算方向正确地走进房间。

等徐均朔收拾完轻手轻脚溜进房间,原以为已经睡着了的郑猫猫强撑着眼皮缩在被窝里,见他进来了轻轻地抱怨:“你好慢呀…”

入夜了天还是挺冷的,换了牛奶绒的被子让被窝额外温暖,徐均朔踢掉鞋子迅速钻进有男朋友温度的被窝里,伸手顺了顺他的刘海:“你怎么还不睡?”

郑棋元像是没听到他的问题,手脚并用地缠住他,头往他胸口贴了贴,等找到了舒服的位置才继续说:“我好开心哦今天。”

“所以才喝这么多吗?”徐均朔声音也变得柔柔的。

郑棋元眯着眼抬头看他,笑嘻嘻地像只恃宠而骄的猫咪:“我喝多啦~朔朔生气吗?”

“生气啊,你打算怎么办?”徐均朔继续逗猫。

“唔…”郑棋元揉揉眼,明明很困了还要硬撑,说话都是黏黏的,“那…给你…给你亲…”

到底是便宜谁了啊……徐均朔失笑,伸手去把灯关了,卧室里瞬间陷入一片催眠的漆黑,他不需要光也能精准找到对方的唇,在上面温柔地摩挲了两下,又不轻不重地吻住,郑棋元已经睡着了,但他还是很满足。

“棋元?”

“郑迪?”

“宝贝?”

“噗…”

“晚安。”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