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幻花】室友头衔永久有效

Chapter Text

称呼自家未婚妻或老婆,有几种方式?

“拙荆,执帚,贱内。”

某幻开始小马嚼草:“茄哥,你这都是些啥啊,太生僻了。”

“我特意请教了中文系的同学。”老番茄本着严谨认真的态度,一推眼镜,合上古汉语字典。

“对象、我家的、宝贝儿,or my homie,不香吗?”

“某幻,刚刚嫌弃这些没新意的人是你。”

某幻陷入沉思,几乎掐断手里的薯条。中国boy看不下去,一把将装上校鸡块的纸盒从他面前捞过来,往嘴里嗖嗖填了三个,含混不清地嘟囔:

“精整那奢妹用的,泥萌咸把求婚涨滴肝了来好不啦(净整那些没用的,你们先把求婚场地看了来好不啦)?”

还没拿戒指给人套稳,就开始想娃名和对象的称呼了,牛的。

“就是啊就是啊,不管他咋样,人家到底还是你室友嘛,又跑不了,先想想咋求婚才是……”

Lex在一旁翻着手机阴阳怪气,话音刚落,另外三个人居然齐齐看了过来,目光灼热,仿佛突然被触发了什么灵感:

“不愧是蕾皇!”

“啊……?!”

某幻一拍大腿:“毕竟室友这头衔,才是永久有效的,瓦说滴对不?”

Chapter Text

起因其实很简单。

同性婚姻法案通过后的第二年,某幻和花少北就思量着拍公开vlog。他们在沙发面前架起摄像头,花少北细瘦的手被包握在某幻的大手里,两个人对着镜头尴尬害羞,笑容里有着笨蛋情侣特有的傻劲。一起做饭、健身,一个接另一个回家,醉酒后出糗的偷拍……某幻剪得特别用心,那些他偷偷记录下来的回忆片段踩着鼓点在花少北心脏上跳圆舞曲,他回头,有些不服气地质问身后给他捶背的人:

“你干嘛要把我洗碗摔烂盘子的事儿也放进来?啊?某幻?是不是不想兄弟好?”

“因为北子哥太可爱了,哪个素材都舍不得丢。”某幻信誓旦旦。

花少北立刻熟透:“崽种!给爷闭嘴!”

八年爱情长跑,终于迎来得见天光的那一日,弹幕被鬼哭狼嚎的祝福刷了屏。先一步结了婚的三个兄弟纷纷端着碗蹲在评论区嗷嗷叫,老番茄那句评论还被兴奋的粉丝们捞上来,简短,有力,醒目地挂在热评第一:

“什么时候办喜酒?”

当年老番茄发布“我结婚了”的(拍结婚照)vlog时,是某幻在他评论区说了一模一样的话。花少北正歪在沙发上玩手机,看到后小猫一样抓抓某幻的T恤,顺势倚在他怀里:“兄弟几个催,粉丝也在催,咱们好歹先扯个证呗?”

某幻就笑。是他先对这个大他两岁的哥哥出手,发起猛烈攻势,浪费人家八年青春,三十好几的人瞒着家人搞对象,好不容易现在熬出头,当然不能再继续委屈下去。但……但不是现在,人不能随随便便就为他人的闲言碎语所影响,况且他本来就跟另外几个兄弟商量着要给花少北搞点事情。他凑过身,揽住花少北的腰,在他唇上响亮地吧唧一口:

“好哥哥,在那之前,不跟咱妈报个备?”

花少北长腿一跨,坐到某幻大腿上,扭着他的脸准备咬回去,一听这话顿时停住:“靠,确实,那……那咱们要不先跟粉丝请个假?”

“你放心,瓦来安排就行。”

某幻笑着按住他的后脑勺,向沙发上倒下去。

 

 

瓦可不能告诉你,瓦准备求婚。

 

 

ROUND 1:练习求婚!(儿童稚嫩群声in老番茄.ver)

听着,所谓求婚,必须要有花样百出之创意,即便被媳妇儿嫌弃,只要意志百折不挠、想法层出不穷,则终将以金石坚贞之心感动对方,收获良人相伴一生……

“停!都给我停!哎哟我真的是操了,”Lex直接打断番茄的47配音,“你们到底是在玩过家家还是在认真排练求婚啊?”

某幻无辜:“真的在排练。”毕竟花少北还在睡懒觉,兄弟几个只有这种时候有时间。

“那老番茄为什么拉着窗帘打手电筒?”

“我们设定时间是在晚上求婚,手电筒是模拟蜡烛,既然蕾皇不愿意,我们就关了它。”老番茄往Lex的方向挪了一步。

“中国boy为什么站在门口滴眼药水?”

“他负责扮演花少北刚进门就看到求婚时感动落泪的样子。”老番茄又挪了一步。

“某幻为什么拿着易拉罐拉环跪在地上?”

“他的戒指还没定做好,暂时用拉环代替一下婚戒。”老番茄彻底站到Lex身边。

某幻赶紧附和道:“对对对,你看我现在就要把戒指给北子哥戴上……”他把拉环往中国boy无名指上一推,指节的皮肉被铝环堆起褶皱,boy瞬间痛苦面具,惨烈的猩猩叫响彻居民楼:

“痛痛痛痛痛……某幻,你妈了个逼的——!!!”

余音绕梁里,某幻深情告白:“花绕北,请嫁给我吧。”

Lex“盒盒盒”笑到漏电,老番茄已经笑得蹲地上起不来,boy一边抠卡在手指上的“戒指”一边追打某幻,某幻边躲边笑:“干哈呢?干哈呢?正常人不都这么练习求婚的吗?”

老番茄摆摆手:“说实话啊,某幻,我觉得北子哥会说:‘就这?就这?’”

中国boy摇头:“不不不,是花少北那肯定要说:‘呃啊,你不想兄弟好!’”

Lex胸有成竹:“你们都错了,他什么都不会说,他只会在原地被尬得脚趾抠地,然后在心里骂某幻哈批。”

“不是的老蕾,其实我一开始就很脚趾抠地了。”

“哦那我纠正一下,你一开始就……我操?”

四个人齐齐回头,当事人之二正站在楼梯口打哈欠,一边扯着他的贵妇睡衣一边往下走,雪白的脖颈上星星点点的红痕也不遮——都是昨晚当事人之一所留的罪证。他顶着睡乱的头发走下楼梯,罔顾另外几个兄弟瞠目结舌的表情,趿拉进厨房,说:

“都盯着我干嘛呀,昨晚直播到两点,现在才起,还是被你们吵醒的——某幻,还有早饭吃吗?”

家庭煮夫还愣愣的:“嗷、嗷……冰箱里给你留的三明治和牛奶,拿出来热一下。”

boy傻了:“不是,你啥时候醒的啊?”

“番茄47配音的时候。”

“那你岂不是一开始就在???”

“所以我看完了,”花少北簌簌地撕吸管包装,微波炉“叮”一声响了,他把三明治盘子取出来,一屁股坐到餐桌旁,咬了一大口,“真的,给爷尬舒服了你知道……某幻这火腿好吃!”

老番茄向某幻旁边靠近一步:“不是你说的他睡着了就吵不醒吗?”

小马委屈:“瓦也不清楚他今天咋恁早就醒了。”

那能咋办,预想中的被求婚对象一边咬吸管一边笑着说“万一某幻给我戴戒指时也像对boy那么狠那我不得直接跑啊”,这个方案不就告吹了吗。四个兄弟面面相觑,中国boy第一个起立,易拉罐铝环一丢,大喊:

“不搞啦不搞啦,某幻,拉胯!请客吃饭!”

花少北也跟着笑,和老番茄一起喊:“一千六一千六,某幻,一千六!”

 

 

ROUND 2:练习求婚2.0!(儿童稚嫩群声in老番茄.ver)

继上次被花少北发现之后,某幻说什么都不肯让另外三个兄弟再帮忙,一是尴尬,二是,有的人心怀鬼胎,有的人比较傻嗨,一群人凑到一起最后总会演变成搞笑vlog,帮忙帮倒忙。世间情侣海海,又不是所有人求婚都得单膝下跪手持戒指问你能嫁给我吗,那我某幻君必然有某幻君独一无二的招数,所有人都无法模仿!I’m unique, I wanna be myself!

“哎哎,干嘛呢,不怕被油溅到?”

一双手臂从后面环上来,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戳他腹肌,还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蹭他的脚。某幻本来打算把切好的尖椒丝下进锅里,但锅里油热,尖椒还带着水,他怕溅到对象,关小火,捉住人的手塞进围裙内侧,顺便回头看了一眼:原本关好的厨房门果然被拉开了。

敢情是猫儿们都学会开门了啊。小情侣阴间作息,某幻先起,出门拿定做好的婚戒,将近傍晚才买了菜回家,婚戒盒还在裤兜里没掏出来就急着进厨房:花少北中午只吃了盒泡面,还忘记喂花生米,两只白猫饿得惨兮兮,主人一到家,自觉贴过来扒拉主人。现在小羊围着他的大爷拖鞋打转,花少北半张脸都埋在他宽厚的肩背里深呼吸,可爱得紧,惹得某幻有点想笑。

“去洗手,马上就好。”

背后人发出意味不明的轻笑,没挪窝,手在他腰上摸来摸去,摸了一会就往小腹和裤兜走,隐隐有游到大腿内侧的危险。某幻警报拉响,回头,一句“号儿北你别搁这瞎搞啊”还没出口,就被身后人飞快嘬了一口嘴唇。

“花绕北!”

“花生米快来,爷俩开饭喽——”

对方不顾他满脸惊愕,咯咯笑着飞速抽出手跑开。某幻无奈,对象偶尔就喜欢撒撒娇再皮一下,能咋办,宠着呗,辛苦做的尖椒炒肉和排骨焖饭还要喂猫。他噼里啪啦一顿爆炒,擦干手端菜上桌,花少北早就乖乖坐好,花生米埋在猫粮盆里吃得不亦乐乎,他把盛好的饭碗递给饿猫,收获对象吐完骨头一句含混的赞美:

“好吃!”

“好吃就好。”某幻笑着坐下。坐下的过程很顺利,他没发现任何不对劲,又给花少北夹了一筷子炒肉,花少北鼓着腮帮子嚼嚼嚼,某幻看他吃得喷香,不自觉地傻笑起来:吃相太可爱了,得想办法把这人娶过门天天做饭给他吃,拿戒指套住他……等等,我戒指呢?

小马瞬间冷汗直冒。他放下筷子,翻遍身上的口袋,都没有那个硌人的小礼盒,花少北见他摸遍全身,笑他:“咋,闹虱子?”

他语气轻松,某幻反而更急,又不好告诉他是戒指,只得憋屈地搪塞过去:“不是,我……有很重要的东西好像丢了。”

花少北立刻低下头扒饭,语气里隐隐有笑意:“嗷,那、那你去厨房再找找。”

那可是定制婚戒,绝对不能丢的重要物品,某幻急昏了头,碗一放就钻进厨房,微波炉、烤箱、灶台、围裙口袋、沥水篮,到处翻找,甚至去翻冰箱,愣是不见踪影,他在心里大呼完了完了完了,哭丧着脸回到饭厅,花少北已经吃完了一碗,问他:“还没找到?”

某幻垮批脸:“没有。”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花少北在用力控制表情。

“不会是忘在原先的店里了吧,”花少北又盛了一碗饭,往上面多垒了几块排骨,“是啥东西啊?这么重要?”

小马语塞,这,这瓦说不得啊。他支支吾吾半天,最后在花少北玩味的目光里只说:“没啥,反正……挺贵的。”

“爷知道了,你快打电话问问店里前台吧,万一是忘带回来了呢?”

此时某幻已经急火攻心,他没时间深究为啥花少北吃个饭还拼命绷紧腮帮子,拿起手机就拨了DR柜台座机。客服温柔委婉,告诉他已经取走了东西,还表示可以给他发监控视频,某幻心情极其复杂地谢绝了这个提议,挂掉电话,花少北就站起来:“我吃饱了,先上楼咯。”

“你去吧。”

河北首富扭头就走,像是一秒都不敢多待、一秒都忍不下去了。啪啪的拖鞋声急促地消失在楼上,某幻困惑地挠头,夹起一筷子炒肉细细咀嚼,脑中走马灯般飞速掠过自己从专卖柜回来后的记忆片段,突然福至心灵,闪回到他还在厨房做菜、花少北摸进来“探班”时……

“卧槽?!”

不是吧?

鬼手反被鬼手误,某幻更焦躁了:瞒过对象精心准备的定制戒指却被对象偷了去,怎么办,急,在线等。他立刻点开微信咨询复日高材生,金融精英这个下午似乎没有高层会议,很迅速地接起语音电话:

“怎么了某幻?果然求婚不成还是需要兄弟帮忙……”

“茄哥!我定制的婚戒被花少北偷了!”

那边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哐啷声,似乎是被这句话吓到不小心绊倒了什么,半晌,温和的声音才重新响起:“刚刚不小心碰倒了一排共享单车,没事,你仔细讲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