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花】这心事慢慢变成歌

Chapter Text

咒立停
*花性转

Asaki学会吸烟那年才高一,被几个同学带着吸。她没有瘾,只是喜欢女烟细细长长一支夹在手中的感觉,这种感觉就是没什么感觉,因为烟细到可以从手中滑脱。她走到卖烟的柜台前,和老板说要一包金陵十二钗。老板抬眼看了她然后又低下头,把烟递给她。中年人的手低压着一张印有“禁止售卖烟草给未成年人”的纸牌,他还没有贴上墙。Asaki到现在也还记得这种感觉,第一次吸烟时她吸的是同桌递过来的蓝莓爆珠,甜甜的,带点凉,和以前闻二手烟味道觉得恶心是两种不同的感觉。那天下大雪,学校说中午可以不用上午自习,Asaki就在走廊里吸那支蓝莓爆珠,烟在雪的背景下看不清,如果有人来了就立刻把烟按在雪地里,假装自己还是童心未泯要堆一个雪人的小学女生。她发现自己很喜欢这种感觉,带点果味的甜香并不会立刻散开,而是在鼻尖聚成蓝紫色的一小团。Asaki并不是一个不良学生,她做过唯一一件称得上离经叛道的事情就是吸烟,在十六岁的时候。烟盒上印着“吸烟有害健康”,可同时他们又继续卖着烟草。这种假惺惺的善意Asaki不喜欢。Asaki有很多人羡慕喜欢的好嗓子,烟草没有成功使她的嗓子变粗变低沉喑哑,于是转去攻击她并不能承受很多烟草的肺。花少北是她的同桌,如果把“最受女生喜爱”和“最招女生讨厌”同时排个榜单,花少北可以拿到双份第一名。花少北不喜欢被打扰,但Asaki知道她很爱玩游戏,是那种害羞又高傲的小女孩。她爱吃草莓,也涂指甲,然后在上课以前一点点抠干净。

Asaki有时会觉得,花少北这种小女孩活在这个世界上,不靠五谷杂粮,靠的是魔力。密林的野花,毒蛇的毒液,女巫的眼泪,放进锅里煮开就成了花少北,她从这样的魔法药水里走出来。Asaki决定戒烟那一天下午她买了一包葡萄味的爆珠烟,那包烟没能免俗地写“吸烟有害健康”,在低端居然还有一行小字,叫“烟瘾困你一生”。她点燃了一支,决定这是她人生的最后一支烟。Asaki把余下的递给花少北,花少北推到一边,说我不想要。那是个课间,花少北嘴里含着棒棒糖,把糖果取出来前先吮净上面化开的糖水和涎液。月亮像她唇间的圆形糖果。花少北很少脆弱,可是每月一次Asaki会看见她脆弱的样子,她的血,她的痛经,她一切痛苦的来源。后来Asaki看见花少北被讨厌她的女生堵在角落里时,也是因为痛经没有力气花少北才没有立刻逃离或是奋起反抗。在领头的女生动手想打她时,Asaki及时大喊出声,引来了更多的人。到最后那里就只剩下她们两个人,Asaki问她,你现在还疼不疼?花少北点头。Asaki说,那我背你吧。

花少北拒绝了,她说,我是痛经,我不是不会走路。Asaki还是扶着花少北走了,她校服运动衫宽大袖口晃啊晃,看得出里面藏了东西。Asaki在花少北问之前就拿出来,说你要不要?这次花少北点了头。出校门以后她们点燃烟,宣誓那是人生中的最后一支。Asaki一直为花少北吸烟的姿势着迷,那时候花少北是会微皱着眉头的,显出一点不耐烦来,可是她分明很喜欢烟草呀。于是那天在分别前,被烟草攻击肺部而难以忍受这样疼痛的Asaki终于知道一点:烟瘾困人一生,这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