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花】这心事慢慢变成歌

Chapter Text

偏爱达人
*性转花,模特设定
*很多维密梗,文中出现的造型都有原型

 

某普通网友超话发贴问用什么词来形容大家挚爱的女麻豆花少北合适。网络那头的广大网友们不约而同回复了四个字,

“恃美行凶。”

01
lex与花少北的合作并不愉快。

lex和花少北第二次合作就在场子里吵得天昏地暗。她身高一米八三,穿一双高跟鞋,站在那里单方面输出。lex不理她:自称妈粉的lex从来不对他说重话。化妆师某幻在一旁扯花少北经纪人老番茄的衣服,问真的没问题吗,老番茄给他一个安慰的笑,“能有什么问题?”

确实没什么问题。

花少北骂人但并不是认认真真生气,况且遇上半天没个反应的lex这架也吵不起来。

老番茄笑着过去拉花少北让她别说了,“你这是在挑衅摄影一哥呀,以后还想不想拍片子了?”但没什么用,直到清场了女孩嘴里也嘀嘀咕咕个不停,老番茄就笑,看她现在疯得这样儿,谁能想到两年前的她还是个自闭儿童呢。

02
花少北能走上模特这条路纯属偶然。高中作为编导生的花少北去参加校考,结果被来挑模特的人看中了,于是阴差阳错成为了后来的超模。

她自小个子就出挑,小学时又是女生发育快,足足比同龄男生高了半头。按身高排座位,花少北总要坐在最后一排。天生一副纤细修长的骨架,小学男生总因为她个子太高而笑话她。很多年后参加电视台访谈节目时花少北提到这件事,她早就释然了,笑着对主持人说,那些男孩子就是嫉妒我个子比他们每个人都高而已,他们用来笑话我的话也很没有意思。

那些小学男生嘲笑花少北的话是“你长这么高,以后可是会嫁不出去的”。但花少北完全不在意,那时候的她总会嗤笑一声,说,嫁谁也看不上你们。

后来她提起这件事时,又补充了一句,我愿不愿意嫁人还不一定呢。

03
提到lex,我们可以再补充一点,比如他和花少北在合作之前就认识了,自然知道花少北的脾气,本质就是色厉内荏的小猫咪对着你张牙舞爪,你刚伸手要提着她脖子把她拎起来,她就收了爪子乖乖巧巧舔自己的毛。

他们相熟有些戏剧化。本来只是花少北的经纪人老番茄庆生请来了他们,最后买单时玩心一起要随机抽在场的一个人付款,正巧lex抽中的是花少北。没办法,既然玩了就得按游戏规则来,花少北笑着把手机递过去扫码。

一桌人都交换了联系方式,事后lex打微信语音电话给花少北。她原本躺着保持瑜伽挺尸式,看见消息立刻翻身坐起来来接电话,眉梢眼角带着笑,“蕾皇居然屈尊给我打电话,我不跪下都不配接。”

那边lex笑说你少开我玩笑,学好不容易,和老番茄他们学阴阳怪气倒是这么快学会了。

“花老师今晚有空?不能总让你吃亏,今晚我请回来。”

他说的是给老番茄庆生然后让花少北买单的一千六。花少北噗嗤一声笑出来,说别介,我怎么敢让蕾皇请客。

“而且我也不敢吃太多肉啊,不如这样,”她说着拈了一片黄瓜,“我过一阵子还有场秀,到时候你把我走秀穿的衣服买下来吧。”

lex心说这不比一顿饭贵多了,花少北正巧在那头笑着说你别真信了吧?我开玩笑的。lex突然真动了到时候买下那套衣服给她的念头。

然而就算lex知道秀场的衣服都是高定自然不便宜,也没想到花少北说的秀场是VS,更没想到花少北穿的是那年的Fantasy Bra。他看着镜头里穿着当季Fantasy Bra的花少北笑得张扬走到T台前端,忍不住眼前一黑。

04
lex和花少北第一次合作,找了新冒出来的小模特上上来搭一场。上上面对着一屋子大佬,尤其是自己仰慕了很久的前辈花少北有些放不开,被lex呲儿了一顿。

“这有什么放不开的,”花少北往沙发一倒——沙发好软,她陷进去就不想出来——扭头对上上笑得促狭,“都是上过天桥的人,谁不知道彼此身材如何?——你难道害怕body shame?”

上上脸憋红了,本来就软的声音现在更像是撒娇。她想说我不是害羞,对着你我没办法放开来。

结果花姐姐对她笑得实在太耀眼,硬生生一句话也蹦不出来。

花少北倒是放得开,这一屋子都是她的熟人。她是窝里横选手,生人面前内向自闭,混熟了彰显大喇叭本色,和所有人闹在一起。

“上上。”花少北坐起来,突然喊她一声。小姑娘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花少北扶着肩膀往自己身上一按,她顺势往下一倒,上半身的受力点就在花少北扶着她肩膀的手。花少北半躺着,摆出欲拒还迎的姿态,“有感觉了吗?”

花少北永远最不按常理出牌,和网络上的评价一样,就是彻彻底底的疯美人。她脸红着点点头,然后身下的花少北偏过头去对着lex:“可以开始了。”

真是的,小姑娘心想,下辈子我不做人了。

我做花姐姐的项链坠子吧。埋在地底多少年后开采出来,钻石切割成漂亮形状嵌在铂金上。走秀时我也在她颈子上,逛街时我也在她颈子上,结婚时我也在她颈子上,就是她睡了把我取下来,我也在屋子里的梳妆台上安安静静躺着看着她。

05
然而只要你看了lex那套片子的成品,就不能怪上上一开始放不开。

“好,就这个姿势别动,上上手自然一点,对,把着你小花姐姐腰……”lex越来越兴奋,音调拔高,一群人开玩笑时说的蕾大破锣本色露出来,“像是要亲你小花姐姐的耳垂,往后来一点,对,好……”

他要按下快门的前一秒,化妆师某幻喊了停。他大步跨过去,挑了上上用的那支口红在花少北颧骨轻轻点了一点,然后用手匀开到耳朵,浅浅淡淡的一层,却也足够让人遐想了——像被上上从颧骨一路舔吻下来一样。

花少北却还是不满意,她说蕾皇,这件衣服前胸开口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lex失笑,说你是被某乎上深v卖.肉的评论影响太深了呀,小花老师。

花少北还是坚持这件衣服应该开更大的口,“你看这种设计,”她扶着上上的肩膀坐起来,“就适合被撕开。衣服是谁家的?”

lex说是王瀚哲的设计。

他话音刚落花少北就已经拨出去了电话,“我想剪开你设计的衣服,你看行不行?”

“居然让北神征求我的意见,记大过一次。”王瀚哲失笑,“我这里拿去的衣服,北神随意!”

06
我们还需要补充的是,花少北在国际上大红大紫前,最常走的就是王瀚哲的场子。

花少北窝在沙发,对着老番茄给她发来的照片嗤笑一声。

“就这?就这?就这就这就这?王瀚哲江郎才尽了?”她看着王瀚哲的设计图纸嗤笑,“以前不是件件都能成为富家太太小姐心头宝的吗?现在就这?”

老番茄心说还好你俩熟得不分你我,不然换了谁说这种话不都得撕破脸。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花少北冒着第二天起床脸会浮肿的风险熬夜帮王瀚哲提建议,现在花少北手中被她百般嫌弃万般不屑的设计图纸,是两个人夜深人静时透过手机有点失真了的声音交流一点一点改出来的。

王瀚哲找他说自己现在陷入瓶颈,设计不出满意的作品。老番茄说那怎么办,你下一场秀不能没有新作,王瀚哲沉默半天,问他,能不能让花少北来走?

老番茄笑说她肯定不会拒绝你。但你看她那窝里横都样子,免不了又会嘴臭呲儿你一顿。

秀场在日本,花少北曾经和王瀚哲一起来这里录过节目。然而直到临上场前花少北才终于见到她要穿的衣服。并不是王瀚哲给她看的图纸上那几件平平无奇的,花少北有点看呆,“你让我给你走婚纱?”

王瀚哲有点紧张,“不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花少北目光就没离开过手中的衣料,“可我以前没走过婚纱。”

她被安排在大轴,出场时带了有日式特色的狐狸面具。T台走到一半时她把面具摘下来,观众看见模特是她并没有多意外,毕竟王瀚哲的场子,大轴基本上都是她。但那场秀,在场的人确实被她的表现震了一下。

露肩的设计,裙摆层层叠叠,像半开的山茶花。长发盘起来藏在缀了珠宝的头纱下,裙摆最外层纱上装饰了珍珠和绢花。她腰肢柔软,裙摆随着她的步子一步三晃荡。王瀚哲满意这套婚纱的效果,刚打算从观众中穿过去回到后台,就听得身旁观众的惊呼。他下意识回头看,花少北就直接扑在他怀里。

她在定点之后没有回去,而是直接跳下T台,不顾垂在地上的裙摆和高跟鞋,提起裙子小跑向王瀚哲,然后在众人的惊呼中抱住他。

事后花少北说,因为那套婚纱实在是太好看,就那一瞬间,仅仅是一瞬间,那一瞬间她动了嫁给设计师的念头。

07
花少北的成名在所有人意料之外。

她签约VS那年披星戴月走开场,像月亮里走出来的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连体黑色蕾丝衬得她像一颗莹润的宝珠,身后背着对月亮翅膀,镶水钻,光一打过来自带圣光。头顶是月亮女神的银色桂冠,她对着驻唱歌手抛媚眼,扶着歌手的手走了两步后转着圈定点,笑起来那一瞬间谁都愿意做她身旁形影不离的银白驯鹿。

老番茄用一种“孩子长大了”的语气同花少北说她那套持枪出巡捕获了多少人的芳心,花少北笑骂他让他闭嘴。老番茄说的那套和月亮女神是同一场,黑色领口和腰带,从喉到腹沟一条带子贯着,黑色军帽和长筒漆皮高跟鞋,剪影刚出来就气场全开。灯光打在她眼角那朵著名的花形印记上,给整个造型增了几分柔美。

她的成名在老番茄意料之中。

不是谁都有机会一炮而红。花少北成为模特后各种场子都要跑,出现在时装杂志上也只有可怜两三页。不像现在,杂志社愿意用半版都放上她的照片,把月刊杂志办得像花少北写真集。彼时老番茄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模特经纪人,在一群年轻美好的女孩子里一眼看到了花少北。

“你就是花少北吗?”他带着笑,“我看过你的秀。”

花少北说话惯爱夸张,但她形容老番茄的词句却是事实,老番茄向她走过来,就是一束光突然照进了生命。终于那束光停留在她生命里,经久不息。

08
花少北的模特之路不是一帆风顺,这一点我们是知道的。

她签约VS第二年就在台上出了岔子。红色高跟鞋绑带没绑好,走到一半时就垂在那里晃来晃去。那场她背着红色羽毛翅膀,熠熠生辉,像火烈鸟扑过来。花少北心一急干脆直接踢掉那只鞋子,赤着一只脚定点,少一只鞋子丝毫不影响她的台步。观众原本没发现问题,到定点时才看点赤裸的那只脚只用脚尖点地,依然走得轻盈优雅,像踩在最柔软的地毯上。

台上她光芒万丈,然而只有老番茄一个人知道花少北下来就因为抽筋疼出了眼泪。他蹭掉为花少北紧张手心出的冷汗,到后台找到坐在单人沙发上的花少北。

“很疼吧。”花少北鞋子都脱了,裹着件毛绒绒的外套坐着,情绪很低沉的样子。老番茄心说不好,这要是不给哄回来,估计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她都要回归两年前的自闭状态。

“你的表现真的非常棒了,”老番茄说着就半蹲下来,给她揉大脚趾连着的筋和周群肌肉,“换了别人只怕会摔在台上。”

他指尖因为刚才看花少北走秀的十几秒的紧张还在发凉,手掌却是温热的,敷上去,连带着有什么别的东西也化开了。

09
承认吧,花少北就是不折不扣的疯美人。

“I will rise above the clouds, I will be equal to the supreme!*”

后台采访时她不知道发哪门子疯,对着记者就来了这么一句。最后的镜头是花少北躲在所有维密天使之间,对着摄像头做口型。没有人知道她说了什么,只有lex对着视频看了半天,才破译出那串浪漫密码。

“我爱世界上所有的美,但我不爱人。”

*语出《圣经》撒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