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茄幻】醉生梦死

Work Text:

门锁转动的声音把他从回忆中惊醒。
“你醒了?”
外面似乎下了小雨,水腥味随着来者的侵入倒灌进暖和的房间里,给整间屋子润了湿度。老番茄倚在门口领着个塑料袋,看上去是装着些小塑料瓶类的东西。似乎也没有进来的意思,只有双黑眼珠子直勾勾地望着床上的人。
一时间就这样安静地沉默了几分钟。
老番茄似乎在等什么,也不清楚有没有等到,最终还是走了进来。一袋子的纸盒罐子放在了床头柜子上,随手把旁边的电脑椅拖来坐下。
“你什么意思老番茄?”
感受到冰冷的指腹探上额头,随后被烫到般缩了缩。某幻费了好一番功夫重新找回自己嗓子,扬起被拷在床头的手质问。
他瞥过被拽得哐当响的铁链,愉悦地翘起嘴角,没有任何解释。
“吃药。”
纸盒子被拆开,白花花的药丸滚到手心,还贴心地附了杯温水递上。奈何对方似乎不领情,冷着声线咄咄逼人。
“你先解开。”
“还是说要我喂你?”
老番茄不在意地偏了偏头,仿佛在包容着爱人无理取闹的要求。
“把它解开。”
某幻是真的怒了。
他好像还没见过他真正生气的样子。没有情绪爆发的大吼大叫,某幻面色冰冷地向后靠拉开距离像是在划清界限,疏远而冷漠的目光充满压迫力,仿佛被困在床第之间的不是他。
猛然腾生的对峙让两人之间气氛凝到零点。老番茄眼底的笑意渐渐化开,嘴角拉平。
一只非惯用手能有多大威胁。
他毫无征兆地掐住身下人的脖子,趁着条件反射张嘴喘息的功夫把药塞进人嘴里,再拿起一旁的水杯措不及防地灌上。
看着某幻被水呛到狼狈地咳个不停,被灌得过多的水从唇边流出洒到被褥上蜿蜒出深色水渍。老番茄低头瞧见自己手腕上在压下挣扎的过程中被扼出的红痕,丝丝疼痛从红得快出血的皮肤下传入神经,撇着嘴不由觉得委屈。
果然应该把两只手都铐起来才好。

他被钳制在这张床上好几天了。
某幻望着松松散开的窗帘间泄露的阳光发呆。开门声也引不起他回头的欲望。进来的人走到床前,似是在温声细语地和人讲话。耳朵捕捉到简单的几句应答,杂音的出现让他渴望又烦躁,某幻不由地侧过头看过去,好巧不巧撞上了对方从未移开过的视线。
“中国boy他们想和你聊几句。”
老番茄就这样递出了正在通话的手机,坦然自若地看着他。某幻终于有所反应地回过神来,眼睛有了些许沾了狐疑的活色。
下意识接过电话的手拉扯到铁铐上的锁链响起屈辱的锒铛声,膈应得他又皱起眉头。
电话另一头的人在扯着嗓子呼唤。
好兄弟熟悉的嗓音刹那间缓解了日复一日难捱的焦躁和压力,某幻握着手机的手青筋裸露,逐渐找回冷静,沉了口气吐出声音。
“救......”
救我出去!
话语在不小心碰到老番茄无动于衷的目光后打了个转,再开口时他不确定他有没有说出来,或是本能地在对方漠然的注视下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怎么一句话也不说啊某幻?”
某幻回过神来敷衍了几句,听着对面依旧喂喂地喊着突然察觉到不对。迷惑地远离开屏幕,想要查看什么。
倒是中国boy一拍脑瓜想了起来。
“啊我忘记你手机麦克风坏了,咱们打字再联系。”
他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
某幻猛地抬头死死盯着站在床边的人,被愚弄的恼怒和不知其意的恐慌让他下意识抓住老番茄俯身拿回手机的手。施加在手臂上失去控制的力道,疼得被拽住的人脸上腼腆纯良的笑容逐渐扭曲。

他心中有鬼,轻柔地捏碎了猎物逃跑的想法,现在正露着尖牙准备餍足一番。

 

老番茄进来的时候带了顶帽子。
被囚禁在房间里近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让某幻只能将关注投入在唯一接触的人身上。
他好像很喜欢戴着帽子。帽檐挡住外界半边探究的视线,隐瞒着不理想的缺陷,加固深处那一隅之地的安全感。
某幻总觉得房间里有股莫名的违和感,正对着床的摄影机比拍生活vlog时显现出了不该有的压迫力。
“为什么会有个云台?”
“是你放在这的。”
老番茄顺着视线看去,无辜地回答着。似乎对某幻的疑惑很不解,囫囵吞枣地带过了关注点。
“而且可以用来留个纪念。”

他爱我吗?
老番茄困惑地迎向身下人愤怒又恐惧的目光。手下却没半分犹豫地按着腿根狠狠插入。后穴被强行破开容纳不该有的东西,痛得某幻直打嗦,保护性地想要卷起身子。慌乱无措下抓到对方脑袋上的渔夫帽,沿着手臂就那么掉了下来。老番茄被突如其来强烈的光线刺到眯起眼睛,额前碎发沾着汗水勾在眼尾,让黑眼珠子里好不容易不再掩饰的偏执和占有欲软化成乖巧。
他爱我。
“哈不要、求你......”
急促呼吸下的咒骂在顶撞下支离破碎,渐渐变成低声乞求。逐渐适应的湿软甬道开始讨好地吸附着侵犯的阴茎。陌生的快感揉杂着被另一个男性压在身下肏入的耻辱刺红了双眼,某幻被顶出了哭音,抓紧床单蹬着腿往后缩,想要逃离在自己身体里肆意作恶的肉棒。
被无意识地一脚踹到腹部,老番茄轻蹙着眉抽出了些许。穴口被肏得红肿又淫靡,可怜兮兮地含着罪魁祸首的顶端。涨得紫红的性器又粗又硬青筋凸起,与入侵者温顺俊秀的外表一点也不符。
当真丑恶。
不知是自我嘲讽还是满足私欲后的饱足,他弯着眼角从喉咙里滚出一声低笑,折起两条腿压下反抗,重新肏进温软的小穴。
拷在床头的铁铐被挣得哐啷响,这些天来本就被磨红了的手腕经这么一折腾更是红得渗血。某幻没注意到这些,他只想摆脱这个泛着冷光的铁牢笼,而不是被迫承受这些超乎所想的东西。然而他每一次挣动换来的不是囚牢的松动,而是顶得快入胃的肏干和上位者喘着粗气的笑。埋在身体深处的肉棒撑得满当当开始有节律地痉挛,意识到什么的某幻猛地开始挣扎。
“逃什么?只有我能救你出去。”
老番茄低头凑近了因为情热而红透了的耳朵,报复性地吐露出恶语。在汗水沾湿的长睫毛下圆溜溜的黑眼珠闪着异常兴奋的光,他咬上身下人露出的喉结,涨大的性器抵着最深处射出。
被精液内射带来的诡异饱胀感和心理恐慌反噬,某幻侧过头扶着床边生理反射地开始干呕。
老番茄听着断断续续的干呕声,黑眼珠里毫无波澜,像是个听不见的聋子一样自顾自地臆想,确保手掌下触摸的一寸之肤是温热而颤抖的。
他抬起某幻的手敷在自己眼睛上,掌心热如火燎的温度烫着触觉神经。漆黑一团的视野里,老番茄嘴角咧起笑得软乎明媚。

你肯定爱我。

某幻累得迷迷糊糊地昏睡过去又被肏醒,那根肉棒似乎从来没有离开过屁眼,有时候他还腾生出或许本该如此的错觉。射进去的精液还没排出又被堵了回去,被肏熟了的身体只要被进入就学会了夹紧挽留,吐着淫液求欢。
恍惚中某幻被谁抱起腾空,穴口的嫩肉浅浅吞入抵着他下身的性器,被射进去的白色浊液随着重力流出些许。没等他缓过神来,支撑点一松整个人随着重心直直坐到了粗大硬挺的阴茎上,一下子被大肉棒捅穿还逃离不了的恐惧终于使人落了泪,在承受紧密疯狂的顶弄下抖着身子抽噎着哀求。
老番茄仿佛无法理解地歪了歪头,拿起床头柜子上盛好的粥,小心地舀了一勺送到怀里人干得起皮的嘴边。
“来吃点东西,乖。”
神志涣散的某幻仿佛听着天外来音,分辨不出现实梦境,满眼的茫然,只有被撞到敏感处的时候才发出几声呜咽。
“真麻烦啊某幻,又要我喂你了。”
虽说是用着抱怨的口吻,老番茄脸上却是笑吟吟的,贴上干燥的唇连撬开牙关的功夫都不用,捏着下巴将流质的粥食渡了过去。看见某幻喉结滚动吞下去了的同时,按着腿根将人往快要脱离开的性器上压实,确保小穴把肉棒吃得又深又满当,挺腰狠狠地往上顶入射精。
半黏稠物顺着食道流下只带来恶心的感觉,上下同时有流体进到身体的异样,还有温度残留的温热轨迹让他分不清到底刚刚咽进去了什么。
满肚子的精液和被迫吞下的粥搅在一起,某幻终究是撑不住扒着床边反胃地吐了起来。像塞子一样堵着后穴的肉棒也配合地抽了出来,斑驳的精液失禁般涌出,染湿了一大片床单。
他真的好累。
被肏久了合不拢的腿抽搐地一抖一抖,床头的手铐还半死不活地吊着只手。汗水湿透的发丝遮住了大半边脸,眼皮打着架就没彻底清醒过。老番茄一瞬不瞬地看着身下的人,突然就咬着嘴唇红了眼角。明明罪魁祸首是他,如今却是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
处在混沌迷离的状态下,某幻眯着眼努力看清面前人似哭又笑的模样,压着毛骨悚然的感觉鬼使神差地抬起手抚上滚烫湿润的脸颊。
窗帘隔绝了外界大部分的光线,重归于静的房间里,离床边不远的摄影机闪着微弱的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