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恶魔是魔女的婚约者

Chapter Text

第一章 喜剧的婚礼

“干杯!!!”
卡拉OK厅的生意一如既往的红火,三楼转交的包厢内似乎是有哪支小乐队又在开庆功宴了,歌声、欢呼声、说话声混成一块,吵吵嚷嚷,沸反盈天,门外走来走去的服务员都疑心会不会喝着喝着打起来——地下乐队,庆功宴打起来也不是没看过。
“哇哦!”
伴随着起哄声,平日不爱说话的队长抱起鼓手,Kami大笑起来,两个人的头发长得可以去迪士尼扮演长发公主,他做了一个飞吻动作,Mana面不改色地抱着比他还高上一截的结实队友,绕场一圈。
在场所有人都鼓起掌来。Roadie们笑得欢,Mana被捉弄了耶!
“哇!Mana酱再来一次!!!”喊得最大声的是Kozi。
“太厉害了!”
Yu~ki笑得拍桌:“Mana酱,不要摔到Kami!”
“Mana酱!”Tetsu把空了的啤酒瓶递过去,“可不要继续转到自己哦。”
Kami坐回去,熟练地给自己和队长倒酒:“刚才吓到我了,Mana酱一下子——抱起来!”
五人又碰杯,Mana拿起酒瓶:“我要转了。”
啤酒瓶旋转几圈,最后指向了刚才幸灾乐祸得最厉害的人,Kozi跳起来:“还是我??今天晚上我已经试过去隔壁要一瓶酒、和Tetsu酱吃Pocky、问女孩子要电话号码了!”
“得感谢你没撞上来啊!”Tetsu比了个拒绝的姿势。
“那你可以说一些秘密啊。”Yu~ki指指Mana,示意,“不止你的秘密。”
“——那没办法,我只好说出生命里最大的秘密了,赌上一生的秘密。”这个语气,八成就是随口扯的谎话,Yu~ki刚才把自己的来历:一个来自神秘的特兰西凡尼亚的老吸血鬼,说的像真的一样。不过没人买账,最好只好喝了两杯。
Kozi放下酒杯,煞有介事地叹气:“从来没有跟人说起过,我啊,是恶魔之子。不要笑,这是真的。”
四个人忍着没有笑,Mana扬起下巴:“继续。”
“Yu~ki酱刚才也坦白了吧,现在是世纪末啊,九十年代什么奇怪的生物也有的,我的父亲是恶魔,母亲是魔女,爱情的产物啊,但是天知道他们是怎么看上眼的,这段婚姻只持续了七年。”
Kami喝了一大口啤酒:“恶魔和魔女也有七年之痒吗?”
“七年之痒只好离婚了,”Kozi耸耸肩,“我跟着母亲来人间生活,遇到了现在的爸爸妈妈,他们刚好失去了第二个孩子,实在是太可怜了,母亲让爸爸妈妈忘记了孩子去世的事,让我代替他们的第二个孩子生活,啊,其实她只是不想让我继续打扰她的生活,不过算了,爸爸妈妈都很好呢。”
他抬起手臂,纤细的手腕上系着黑色的织物手链,上面绑着三颗黑色的珠子:“因为是恶魔之子,所以会给离我很近的人带来灾厄呢,母亲离开之前给了我这个,你们看,都裂开了,母亲说,‘要是都裂开了,那就要离开’,我十六岁那年只好离开爸爸妈妈到东京了。”
“那跟着呢?”Mana好奇地戳戳布满裂纹的珠子。
“还好我找到了母亲啊,不然我会给你们带来灾厄的,”Kozi继续大声叹气,“她又给了我这个,”中指上带着一个眼球戒指,红色的眼珠子用黑色的树枝缠绕,“她说她的魔力有了进步,可以做出封印戒指了。”
“——这个不是我和你上周在二手店买到的吗?300元!”
包厢内再次爆发出热烈的笑声,Kozi也跟着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好歹让我都说完啊!”
酒过三巡,大家闹腾劲散得差不多了,连Kami都有点喝不动,喊着最后一次最后一次,酒瓶对向了Mana。
“不要找我!”Kami笑得捂着脸。
“Mana酱,要不要把衣服脱了然后去便利店买东西?”Tetsu坏心眼地提议。
Mana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我也要说一个秘密,”他靠在Kozi身上,找个最舒服的姿势,“也是大秘密。”他清清嗓子:“这个世界上,是存在恶魔的。
“我的经历呢……以前只是普普通通的想成为杰尼斯一员,但是在我9岁还是10岁那一年,发生了一件事。
那天因为社团活动好久才回家,但走着走着,发现回家的路完全不同了,太阳很快就沉下去,泥土逐渐散发出腥臭味,没有平时能听到的鸟鸣,非常安静,现在想想,就是那个时候误入了魔界,地狱吧?我越来越害怕,跑了起来,天一下子就黑了,跟着,被什么绊倒了,我摔倒了,就掉到……还有温度的尸体上。
恶魔的血,真的很难喝,溅到了嘴巴里,脑子当即就麻木了,跟着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操控身体的行动,像疯子一样吃起那些又臭又酸的肉,已经记不清是怎么回到家的了……”
他摇摇头:“想起来总算是捡回一条命,回到家后大病了一场,当脑子能开始思考的时候,我发现……知道了另外的语言,能听懂元素的流动,能看得懂扭曲奇异的文字,所以,其实是吃了他的血肉后,成为了恶魔,继承了他的能力,你们面前的,是恶魔。Kozi说的恶魔,是存在的哦。”
“哇——!”
“到处散发气味的人啊。”Tetsu嫌弃地吐槽,“真。是。的。”
“该现场表演啊?!”
“拿给我!”Mana拿起吉他,他在上面用蓝色的油漆写了法语‘恶魔是魔女的婚约者’,“要听什么——”(注1)
 
东京夜未眠,哪怕是深夜,沿路的街灯把人影拉得很长,两个人醉了七八分,几乎连路都走不稳,走着走着靠在了一起,偶尔经过的路人并无注目,他们悄悄把手交握到一起。临近住处,绑着头发的男人拍拍靠在他肩上的同伴的额头。
Mana低声问:“还清醒吗?”
“Mana~酱~”Kozi的眼睛亮如星辰,“还能喝~”
一个吻飞快地落在沾着汗的头上,瞬间再度拉开距离。
“喂喂喂!”Kozi握紧了手。
“……不还是没那么醉吗?”
——因为我不是人类啊。
拉着的手到便利店前分开了,留下汗湿的触感,Kozi把头发也系起来,露出戴满了银色圈圈的耳朵,人类的酒精,从来不太管用,七八分的醉意现在连三分都没有了。
Mana很快就出来。
“你也没醉是吧?Mana酱?好会骗人。”
“我得留神善后一下。”
“买了什么?”
“回去就知道了。”
一开门Kozi马上扑到床上:“好——累——啊——”
把在便利店买到的东西放到床边的柜子上,Mana进了浴室,Kozi把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原来是草莓蛋糕。”
“临期草莓蛋糕。”热毛巾盖到情人脸上,“你妆都卸掉了吧?”
“把毛巾都扔我脸上了再问不觉得迟了吗?”Kozi把汗擦干,“谢谢あなた。”
Mana把毛巾收回来:“这可不是称职的妻子。”
“谢谢あなた的体贴。”把蛋糕拆开,居然还附带了蜡烛,Kozi笑起来,蛋糕在夏天的晚上一会儿就开始融化了,红色的草莓酱看上去就像半凝固的血液,他把蜡烛插上,点燃蜡烛那一刻默契地熄灯。
两个人吹熄蜡烛,开灯。
“明天就是八月了。”Mana靠过来,两个人贴得很紧,温热的肌肤上残留着今晚狂欢的汗味,“整月都有巡演。”
“我有个礼物哦。”Kozi把项链拉出来,挂着一个银色的装饰戒指,“银质的,有点粗糙,”拧开项链的扣子,银戒指上蔷薇与荆棘环绕,他拉起恋人的手,与女性截然不同的手,粗糙温暖,银蔷薇落到无名指指根。
“虽然是在二手店看到的啦。”我找到母亲,她教我如何制作一个可以抵挡灾厄的戒指,“两周年快乐。”
“我很喜欢,”Mana仔细盯着戒指,刚刚带上那一瞬间他感受到了元素的波动,一个小小的旋风,要是二手店残留不知道何方力量的饰物,被恶魔所掌握了,自然会被恶魔吞噬,他问,“你上周就是挑这个?”
“那可是准备了相当久啊。”
“我买了一个耳钉。”
Kozi瞪大眼睛:“你别跟我说是钻石耳钉。”
“那我应该先不用担心巡演的钱,”不过是用了一些恶魔的血来制作。Mana笑,他把放在床头柜子第一层的小袋子拿出来,倒出耳钉,“你看。”
黑色的逆十字架耳钉,Kozi指指耳垂:“帮我戴上!”
帮恋人带上耳钉那一刻,Mana轻叹:“两周年快乐。”但愿我不会为你带来不幸。
 
塑料刀切开半融化的蛋糕,吃下草莓酱血液和奶油,奶油有些甜腻,蛋糕的部分因为临期不够松软。我们分食名为爱情的血肉,Kozi哼起歌来,问:“你相信恶魔和人类能生下孩子吗?”
Mana笑着摇头:“我们肯定没办法。”即使是恶魔也有做不到的事。
And here we are in hell, for you are mine at last.(注2)
 

Chapter Text

Kozi搂着特洛伊的海伦走进来的时候,热闹哄哄的酒吧登时安静下来,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落在那个女人身上。乐手炫耀美丽的女人如国王炫耀他的黄金,Kozi自如地环着女伴纤细的腰肢,靠在她的肩上低声说了什么,带着她熟门熟路地走到常去的座位上。
才坐下,酒保就走过来,带着一杯Kozi爱喝的龙舌兰日出,一杯蓝色玛格丽特。女人画了细细的眉毛,她撩起耳边的长发。
“我还没点。”Kozi笑意盈盈地看着女人。
“你那杯自己付账,”昏暗的灯光下女人的头发像一匹黑色绸缎,她的声音并不婉转,脸上的冷淡依然无损半分容貌,“谢谢你。”
“方便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酒保拿出名片,送到她跟前,“看在这一杯的份上?”
“Serina。”Kozi替她说。
酒保把名字记下来:“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客人,你是第一次来吗?”
“嗯,老家在广岛。”Serina点头,不动声色把半个身体靠到Kozi身上——酒保了然,上个月MALICE MIZER的巡演去了一趟广岛,这个美人应该是那时候认识的,他看着Kozi脸上扬起的微笑,耸耸肩。
“我记得Mana就是广岛人。”
“是啊——Serina就是小Mana认识的哦。”
大腿内侧传来一阵痛,纤细的手指在谁也看不到的地方狠掐,Kozi把头埋到Serina肩膀上:“猫咪生气啦?”
——吃掉恶魔的血肉后自己成了恶魔,那么自然就要继承恶魔的规则,我还真该感谢那个尸体。Mana没好气地想,指尖在自己刚才掐的地方轻轻揉弄起来,那种只忠诚自己欲望的魔物,在禁欲太久的情况下,身体自然会变化成……
湿热的气息喷在耳边,冰凉的手指缓慢地沿着他的肩膀向下抚摸,Mana捂着额头,湿热的液体从两腿间缓慢流出,光是这种程度的爱抚,他就要控制不住身体的欲望了。
再次打发掉一个来搭讪的乐手,Kozi拉起恋人:“今天不舒服,我们先走了。”

女性的身体、真的过于敏感了,不知道是魔物的恶作剧还是天性。体验了一把关上门就被按在墙上的深夜档剧情,湿热的吻落到脖子上,Mana叹息一声,顺从地敞开身体,手指灵巧地探进裙子里——情人的手指在他的大腿内侧逗弄,又是一阵湿热从身体内涌出。
“够了,”他低声说,“可以直接……”
“可是我不想这么快进入正题。”
被人轻而易举地抱起,这也是没有经历过的,女性的身体就是这么纤细,他被放到柔软的床铺上。
“身体变成了女性,果然就有一种失去控制的拘谨。”Kozi拉开衬衫,瘦削的双臂布满纹身,“我都不知道恶魔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上个月巡演,我们没做。”Mana看着情人手臂上的咒文,那是用来限制恶魔血统而纹上的诅咒。他们忙了整月巡演,东奔西跑。
露骨的目光从脚踝钻进了裙子,赤裸着上半身的恶魔之子好整以暇:“但我没事,是因为我有一半人类的血吗?”
脚踝挑起了裙子边缘的黑色流苏,洁白纤细不盈一握,恶魔低声问:“不过来?”

过分、太过分了,像恶魔一样过分。
“嗯……啊、啊,嗯!”
“很有感觉吗?小Mana?”
“呜……”
敏感的乳尖被牙齿轻咬,修长的手指滑落下身,却迟迟不去光顾湿漉漉的花径,仅仅是蜻蜓点水一样逗弄花核——身体就已经陷入全然的情热中,阵阵快感像潮水般卷来,却迟迟得不到满足,爱抚只能挑起更深的欲望,情人却偏偏想把战线拖长。
忍不住咬了一口作恶的男人的肩膀:“……你能不能别,唔!”
“如果是第一次变成女性之后做爱……那是处子呢。”湿热的舌头卷上乳尖,手指探入一个指节,爱液顺着手指滑落,“作为第一次,不想太粗暴啊。”
“你故意的!嗯嗯……”
中指没入花径,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拦,层层软肉热情地绞紧了外来者,纤细的腰肢摆动起来:Kozi轻笑:“好贪吃。”
“嗯,可以了,真的,你……”
身体内部继续沁出爱液,甚至只是一根手指这副敏感的身体就有高潮的感觉,Mana咬住嘴唇。
情人变成了女性后的容貌更柔和,不像他作为男性的强势和凌厉,因此情动之时流露出来的敏感更惹人怜爱了,搂住迎合自己的腰,Kozi再把食指也探进湿润之地,试探地抽动,湿滑的液体流了一手。
“我,我让你——嗯嗯!”
“这么敏感的小Mana很可爱,处子因为撩拨就要高潮,普通的女性身体也不可能这样吧。”恶魔天性忠实于欲望,为了追逐快感,自然就……Kozi的眼睛慢慢变成暗红,连同纹身也流动着红光。
两根手指加快抽动,突然,情人的身体僵住,内部突然涌出大量的热流,短暂的几秒过后,指甲陷入了自己的肩膀,全身都在微微颤抖,情欲在这一刻把高潮的躯体染成了粉色。为了追逐快感……自然就会把身体变得更敏感,就会享受得更多,Kozi想,俯下身咬住突起的乳尖。
“呜……”
含住小小的乳尖缓慢舔弄,高潮过后的身体颤抖得更厉害了,把手指抽出来,Kozi低声说:“帮我带套吧?”

恶魔的口活也是一流的——要是没有绑住自己就好了。薄薄的唇含住套子,精准地套在性器的顶端,再缓慢地吞吐,Mana坐在情人的腿上,小幅的摩擦让腿间的液体再度沁出来,Kozi调笑:“这样也有感觉吗?”
“……话真多。”满意地看到完全硬透的欲望,Mana撑起下身,“你和女人上床也这么恶劣吗?”
“——还是看到我就……”
Kozi屏住呼吸,Mana张开大腿,在他面前轻轻按压轻揉湿漉漉的花穴,那里早已经熟透,手指插入软穴。
“喂,小Mana。”
Mana承认,男友的表情让他满意极了,把足尖抵在男友的膝盖上,Kozi清楚看到情人自慰的手指增加了一根。
“嗯,嗯……怎么?”
“是报复吗?”
“嗯——啊!……你在说什么——”
过腰的黑发披散在身上,一手揉捏挺立的胸部,一手在花穴抽插自慰,感觉身体又要进入临界点的时候,Mana终于停止,手指抽出来的时候,水沾湿了一小片床单。
“湿透了。”把手上的爱液抹到情人起伏的胸上,情人的双眸已经从暗红变成赤红,Mana笑了,“我要是已经满足了呢?”
扶着床垫,下身缓慢吞下硬挺的阴茎,欲望刚进入天鹅绒的湿热天堂,层层软肉的花径绞住了性器,Kozi闭上眼睛:“因为小Mana把我绑了起来,所以只能自己动了。”
咬住唇,Mana调整了姿势,终于把硬热的性器整个吃下,光是这样做,感觉高潮又要再来了,腰部开始发软,他扭动腰肢,花穴开始小幅度地吞吐阴茎。
怎么会这样……
“咬得好紧,”Kozi叹息,配合扭动抬起腰,“不过这样的小Mana会让我觉得,好像谁都可以呢。”
“好深……你动一下!”
没有预警,硬热的欲望突然挺动,Mana差点整个人软倒,快感汹涌澎湃,用这个姿势能进到最里面,结合的地方全是爱液,每次整根吞入都会发出清晰的水声,感觉自己快要再次高潮了,他按住Kozi。
“慢点、慢点,我、我——”
“……没关系的。”
“不!现在还、太、太快了!”
微凉的手贴上他的腰,绑住男友的绳子早已经松开了,节奏被掌控,半人类半恶魔血统的男人进入得更深,往内部最敏感的地方抽插,快感主宰了思考,第二次高潮来临的时候Mana脑中一片空白。
“……第二次了吧。”男友咬住他的耳尖。
硬挺的欲望仍埋在身体深处,高潮过后就身体再次短暂地进入不应期,Mana找到了Kozi的唇,咬上去:“你还没射。”
“我喜欢软软地撒娇叫あなた。”
“……”
“だんな也可以哦,我以前是这么叫你的,小Mana。”
“不!还没……”
拒绝是如此无力,被从后面进入的时候,Mana连耳朵尖都变成了血的颜色,头发散落到肩上,布满妖异纹身的双臂从背后环抱着他,揉捏胸部,这个姿势把他锁住,进入状态的男友不说话了,只剩下粗暴的抽插。
“有点难受,不,嗯嗯……那里,对!这里。”
男友变换另一个角度顶弄体内的敏感处,Mana几乎要尖叫出来。
“叫出来。”恶魔之子的声音变得强势,好几次整根抽出再重重没入,不应期离开得那样快,敏感的身体再次被快感充盈。
“不、才不!”
“猫咪不听话。”
“慢一点,我,我又要!”
抽插又凶又猛,每次都顶弄到敏感的地方,他还是忍不住发出呜咽的声音。
“呜呜,不,慢慢、啊!”
野兽攻城略地,把盯上的猎物撕碎,好深,每次都顶到最深——
“呜!”
爱液从结合的地方流到膝盖,Kozi从背后咬住情人的脖子:“这次一起高潮,小猫咪。”
“嗯——”
四肢百骸都流过酥麻的快感,三度陷入暴风雨的情欲让Mana再也无法思考,身体诚实地追逐欲望,爱人的呢喃和支配是让他高潮的风暴,闭上眼睛也能看到无边的绚烂,这次他们终于一同坠入地狱。

不知道那个美人今天来不来呢。酒保百无聊赖地擦着杯子,Kozi真是好运,他腹诽,那个得意扬扬的劲啊。正这么想着,Kozi和Mana一前一后来到老位置,似乎心情不错?
“啤酒。”
把两杯啤酒送到他们跟前,酒保问:“Serina呢?”
Mana看向Kozi:“Serina?”
“她老家也在广岛,你不认识她?”酒保好奇地问,和说的不同啊。
“——第二天之后她很早就走了呢,连电话号码都没留给我。”Kozi耸肩,他大声叹气,“她还跟我说认识你呢,不会是小Mana的粉丝吧?”
“大概是你服务太烂。”Mana举起啤酒杯,“我哪知道。”
“总之,来一杯吧。”
酒杯发出清脆的碰撞声,Kozi笑起来:“致Serina小姐。”

Chapter Text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长裙,背着吉他走在路上,他的帽子压得很低,几乎看不到眼睛。在繁华的新宿街头,这本是最平平无奇的打扮之一,然而,若是他的肩膀上站着一只威风凛凛的金色大猫,那就完全不同了,路过的行人无不偷偷看上一两眼这对奇怪的主宠,真是奇怪,把猫带出来,它不会应激吗?
“你长这么大的一只,肩膀好沉。”
大猫咪有的是坏心眼,满肚子的,毛茸茸的爪子拍了拍男人的脸。
“喵嗷。”你以为我想长这么大一只的?
“听不懂说什么,是要快点回去吗?”
“喵嗷。”不太想了,在肩膀上的风光特别好。
Mana捏着猫咪的爪子:“你一只顶得上三只花子。”
“喵嗷。”
和男友一同拜访那个二十世纪的魔女——好吧,那是Kozi的生母——不知道是不是和魔物结婚后共享了生命,她长得非常年轻,Kozi吐槽了一句:你不要被她骗了,内在是个老阿姨。Kozi的母亲也不生气,然后,他们喝了她的茶。
三分钟,一只长毛的金色大猫咪,出现在男友的衣服堆里。
“因为头发是金色的,所以毛也是金色的,长发,毛也是长长的,”Mana做了一个抱猫的姿势,金色的华丽猫咪马上钻到他的臂弯里,“但是你那么瘦,怎么变成猫咪这么重?”
“喵嗷。”再瘦也有55kg,而且比你还高,变成猫有些重又怎么了。这个姿势舒服极了,蓬松的大尾巴一下一下地扫到Mana的脖子上。
梳着双马尾的女孩子鼓起了勇气走过来,她的眼睛盯着金色的毛茸茸生物:“真是打扰了,请问我能摸一下么?”
“喵~”可以噢。
虽然听不懂猫语,但是男友这个样子怎么看都是再说非常欢迎,Mana扬起眉毛:“抱歉,会咬人。”
“喵嗷!”我哪有!大爪子拍到男友下巴上。
“哇。”女孩子吓了一跳。
“你看,虽然很漂亮,但是脾气很不好吧?”
“喵嗷喵嗷!”喂喂,小气鬼!让人摸摸我那又怎么样?!
女孩子带着遗憾走开了,猫咪两个厚实的肉垫又拍了男友两下,一点也不疼,指甲都没露出来,Mana忍不住低头亲了亲猫咪。
“喵嗷。”
“我大概是第一个带猫去livehouse的人吧。”

主人的气味。两只小可爱乌溜溜的眼睛盯着新来的猫咪,那是另一个主人抱来的大家伙,金色的毛发闪闪发亮,另一个主人小心地把大家伙放到床上,花子和太郎钻到房间的一边,仔细观察。
“它们好像很害怕呢。”
金色的猫咪懒洋洋地用后腿搔搔下巴,哇哦,猫咪的身体真柔软。他尝试在床上踩着猫步,适应良好,虽然母亲说过,可能今天晚上就会变回来,但是——肯定是赶不上支援了,他眼见地看到谱子,拍了拍男友的手,又拍了拍谱子。
Mana见状,把谱子抽出来。
“让我顶替对吧?”
“喵嗷。”
猫咪扬起下巴。
突然,男友抓住自己——
“喵喵喵!”你干什么——喂喂喂!
猫咪被推倒在床上,变成了一张巨大的猫毯,男友把脸埋到猫咪的肚皮上,肚皮上的毛好像更柔软,深深地吸了一口。
“太可爱了。”
“喵喵~”毛茸茸的大尾巴甩到男友脸上,这下好,连尾巴都被握住了。
“哪里都可爱。”尾巴的毛也非常顺滑,摸上去像丝绸一样,全身上下的毛发,闪着金子般的光泽,眼睛是琥珀色的,胡须长长,鼻子粉嫩湿润,Mana不禁亲了一下男友(虽然是猫)的下巴。
“喵嗷。”小Mana,你现在这样有点变态哦。
Kozi敢肯定,即使是队友们,也几乎不会看到男友这个表情,毛茸茸生物专属,在看到史努比和家里的猫咪们的时候就会出来,嘴角和眼睛都笑得像月牙一样:“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生物呀?”
鼻尖蹭到猫咪华丽的围脖里,又深深吸了一口。
你还得替我去做支援呢,大爪子拍了一下男友的鼻子:“喵嗷。”
于是一人一猫变成一个拿着吉他看谱子,一个卷成一圈监督。恋人认真的时候就沉默了。特殊种族就是好,Kozi摇着尾巴想,小Mana好像记谱子记得特别快,啊呀,认真的样子真帅气。
“今天晚上你呆在这里吧?”
“喵嗷。”不要,不要,干嘛要让我待着这里?
“你的母亲不是说,过几个小时就会变回来吗?”眼睛盯着谱子,揉揉猫咪的小脑瓜,“要是在人前变回来了呢?”
“喵嗷!”我要跟着出去玩!
“哪有猫咪去livehouse的?”
“喵嗷!”我才不要一个人待在这里!大猫咪急得尾巴一直拍打床铺。
“乖,我做咖喱饭给你。”
“喵喵……嗷。”大爪子拍打男友的手,琥珀色的眼睛可怜巴巴地盯着男友。咖喱饭你什么时候不做?今天我也要出去!
看着猫咪哀求的大眼睛,Mana的表情松动了。
主动露出软乎乎的肚皮,猫咪的声音软软的撒娇。

当Mana头顶着金色的毛茸茸大可爱出现时,早在外面等候的狂热粉丝发出一阵尖叫:“Mana先生,你带着猫咪来吗?”
“今天不是Kozi?”
“是西伯利亚猫吧?”
Mana摇摇头,她好像也有去过MALICE的演出,他记得:“生病了,我顶替。”
“太漂亮了,我能摸摸吗?”
“喵喵~”没问题哟。
“它很凶,”把爬到自己头上去的大可爱一把搂住,Mana低声说,“去排练了。”
“喵喵喵嗷!”
支援的乐队队长是Kozi的学长,高中辍学后一起来东京的,还一起住过公园,Mana自然也认识他,打过招呼后乐手和roadie都围过来:无它,猫咪实在是太漂亮了,而且这只猫咪一点也不害怕人。
才不想被你们摸!Kozi踩到Mana肩膀,露出尖尖的爪子。
“真漂亮。”
“喵嗷!”我知道!
“凶得很。”
“喂喂,猫咪,给我们摸摸。”
“它这么凶吗?”
“要喝酒吗小猫咪?”
眼看就要被摸上来,Kozi当机立断钻到Mana怀里:“喵嗷!”
“就说它很凶,”Mana再次捏起猫爪子,“虽然不怕人,”轻轻地抚摸揉弄猫下巴,“你们就别逗它了。”像炫耀一般亲亲大猫,Mana低声说:“猫咪的耳朵很灵敏,一会吵起来有你好受的。”

——后面顶着猫表演的事,那还是头一遭。Roadie拍到照片了,作为支援乐手本应低调,可是金色的大猫丝毫不怕生,几乎赢得了所有粉丝的尖叫,牢牢踩在Mana肩膀上,期间还跳下来在舞台上玩,最后Mana还抱着猫一起打招呼。
至于为什么后面这只猫咪没出现了,Mana说,因为它出来玩之后腻了,一天到晚只想宅在家里。

Chapter Text

世界真奇妙。三对情侣坐在客厅上,诡异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听上去似乎也不是那么奇怪,毕竟在一个恶魔、恶魔人类混血儿、吸血鬼共生的世界里?等着、等着,这次的情况也实在出人意料,因为这三对情侣,既是自己、又不是自己、据说是自己、肯定不是自己。
第一个世界的Mana低声问伴侣:“他们是人类?”声音也正好让其他人听得清楚。
“什么意思?”
“喂喂,说什么呢。”
“不是人类那还能是什么?”
第一个世界的Kozi挑挑眉,他们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此刻,在客厅左侧沙发的的小Mana是女性,留着长长的黑色卷发,她身边的丈夫看上去和Kozi一模一样;而对面,小Kozi是女性,头发挑染扎个丸子头,她的丈夫看上去和Mana一样;中间呢,平平无奇的Mana和Kozi。面对这种情况,除了世界真奇妙外,似乎也没有语言去描述了。
“你们是夫妇吗?”第一个世界的Kozi问?
左侧的第二个世界的Mana点点头,她身上有一种属于成熟女性的妩媚,小Mana本来女性打扮就很漂亮,但是和真实的女性的自己一对比,明显能看到属于男性的部分,无论是骨骼整体还是全身的细节。
“戒指很好看吧?”女性的小Kozi问,她伸出手,无名指上钻戒璀璨夺目,“不只有一枚哟,啊咧,说起来只有你们没办法结婚吧?”
四个人齐齐看向沙发中间的两个男人。眼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调侃。
Kozi马上反击:“没关系,反正也不会烦恼孩子。世俗承认的夫妻要负担的责任更多吧,可别说很喜欢小孩。”
“小孩没什么不好的。”第二个世界的Mana感叹,“对于我是自然而然的事,不过的确对工作有影响。”
“嗯,果然是会这样。”第一个世界的Kozi耸耸肩,“会不会仇恨拉太过了?”
“生育之后还有婚姻危机,又吵又闹,简直是无敌哥斯拉。”第三个世界的Kozi吐槽,她的丈夫看着她,“虽然这样,还是有可爱的地方啦。”
第一个世界的Mana若有所思:“我挺喜欢小孩子,但是没有也没关系,反而偶尔会有一种,单纯是因为命运的吸引才一直爱着对方。”
似乎不想继续在孩子的问题上打转,第三个世界的Mana说:“要不我们边喝茶边聊?”

什么时候来到东京的?
“十六岁。”
“辍学。”
“家里人担心我在东京去了风俗店工作。”
五双眼睛向女性的Kozi看过去,第三个世界的Kozi点点头:“不奇怪吧,男孩子辍学离家父母只会骂不要哭着回来,女孩子他们会想到更多风险。”
“我去东京的时候已经21、22了,”女性的Mana说,“家里也反对辍学,我和妹妹打了一通电话。”
“她说……从小我就是另类个性的姐姐,拥有这样的道标对女孩子很好,虽然她只能给我精神上的支持。”女性的Mana继续,“然后我就去东京了。”
“那男性的小Mana有和妹妹谈心吗?”
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两个男人同时摇头。真奇妙,第一个世界的Kozi想。
“这些话也只能在现在的场合说,早就过了快三十年,什么辛苦事都忘记得七七八八,钱也赚到……十六岁的女孩子在东京可不好过,第一次去面试模特的时候,多害怕遇到变态。每天晚上睡在车里。”
似乎除了女性,其他男人辍学到东京的过程大同小异呢。

都在做乐队吗?
“嗯嗯,是啊。”在场的四个男性都点头。
“一开始有参加女子乐队。”女性Mana说,“我是鼓手。”
“我也有我也有。”
“现在,ZIZ和我自身的SOLO都很活跃,可以说在我们这个年纪还那么活跃的乐手都比较少。”
第二个世界、女性的Mana点点头,又摇头:“我在前半段做乐队,后半段把重点放到了服装品牌上。”
女性的Kozi点头:“在前半段做乐队的同时也有做模特,现在也在做,不过模特行业真残酷啊,更新换代好快。”
“那粉丝催了你多久专辑了?”两个男性Mana同时发问。
服装品牌社长女性Mana捂住脸:“饶了我吧。Moi meme Moitie有三条线,一条EGL一条EGA,另外一条是时装线,前年新设了香水产品,实在忙不过来啊。”
“果然女性做服装品牌有优势,”两个男性Mana若有所思,第一个世界的Mana问另一个男性的自己,“你有让小Kozi做模特吗?”
“有,”第三个世界的Mana苦笑,“在公布结婚之前,公布之后不行了。”
“我有一些很疯狂的男性粉丝,”女性的Kozi解释,“他也有女性粉丝。”
第一个世界的Kozi咂舌:“公布结婚消息之后更疯狂了吗?”他看向左侧,“你们呢?”
“也是差不多的,匿名版的流言满天飞耶,因为我是活跃的乐手,所以她的粉丝会一天到晚希望离婚。”
“姐姐一定会被bandman骗的。”第一个世界的Kozi模仿起来,“那家伙给我小心点。什么啊,你们的姐姐也是!”
“嗯……”女性的Mana苦笑,“在MALICE的时候,我通常是男性的打扮。”
“和我相反。”
“也和我相反。”
“所以女性的粉丝可能比你们还多,”第二个世界的Kozi吐槽,“女性的我也是这样吗?”
“在MALICE的时候我也经常男装,同时有做模特,所以男性和女性的粉丝都很多,”女性的Kozi干脆把腿晾到丈夫的腿上,“都不想我穿Moitie。”
似乎在奇怪的地方赢了,第一个世界的Mana和Kozi。
“粉丝看到我们在一起,就很激动。”第一个世界的Mana说,“每次在sns上有互动,他们都很开心。”
“简直可以看我们互动一整天。”

多久确定了关系?
“一周。”
“三个月。”
“半年多。”
“咦咦咦?”第三个世界的Kozi瞪大了眼睛,她看看对面的小Mana,又看看隔壁的丈夫,“这么快吗?”
第二个世界的Kozi脸上泛红:“年上的姐姐很漂亮。”
“是你被年长姐姐推倒啊!”Kozi(女)笑起来,“还以为你们会像他那样装模作样地忍上几个月呢。”
“因为是传统的昭和男人,所以追求女友和进一步发展关系……按部就班,就观察来看,我和Kozi,”第二个世界的Mana组织了一下语言,“似乎更符合社会的刻板夫妻形象,强势传统的丈夫,和可爱的妻子,你们……会被说是格差婚吗?”
“我不觉得。”女性Mana摇头,她靠到丈夫的怀里,“但是一开始担心Kozi更喜欢年纪小一点的女人。”
“压力大吗?”第一个世界的Kozi问。
“压力很大,因为妻子是事业成功的女性,所以丈夫会被看不起——才怪。”第二个世界的Kozi笑起来,“我们,我们三个,无论性别是不是一样,愿不愿意过社会定位下的刻板的日子?十六岁就来东京了,都清楚得很,不过偶尔会开玩笑是姐姐养的猫哟。”
“姐姐不会养其他猫咪吧?”
“还有其他两只绒毛怪小猫咪。”第一个世界的Kozi抢答,“喵喵喵,摸上去跟丝绸一样顺滑,超可爱的小猫咪。”
“我喜欢长毛猫。”三个Kozi讨论起猫咪的事,“可以埋在肚子那里蹭,而且好乖。”
“在灯下皮毛闪闪发亮,好可爱。”
“是因为性别的关系吗?你们是最晚确定的?”女性的Mana问,“和好朋友睡在一起没什么奇怪的,要是异性完全不同,吃饭的时候视线对上就会有别的想法。”
第一个世界的Mana笑得意味不明:“Kozi那时候才19岁多一点,你行动也太迅速了。”
“那三个月里其实已经用很多行动……宣示女朋友的事,所以也水到渠成。”
“刚才讲到压力,你这个世界的Kozi会不会才是压力最大的那个?”第二个世界的Mana问,“身为男性却是被宠爱的对象。”
“不不不。”Kozi连忙否认,“一开始的时候不习惯,不过我就算和女性交往也不是特别宠爱对象的男朋友,不过感觉到被宠爱着挺好的,也会叫小Mana太太呢。如果是愿意过普通的生活不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话,才是最大的无趣。”

那么,什么时候结婚?
“在MALICE出道之前。”第三个世界的Mana第一个说,“我认为这样比较有安全感。”
“1999年,想做世纪末伴侣。”第二个世界的Kozi说。
“——真难得啊,你居然会想要结婚。”两个Kozi一起吐槽。
过了三秒钟,女性Mana开口:“事实上,那年我怀孕了。”
“啊!”
“恭喜恭喜!”
“现在孩子二十岁了!”
“有随身带着照片吗?”
“有了孩子顺势结婚不是很正常吗?”第二个世界的Kozi说,“虽然是意外,但是很开心的,结婚也是自愿的,这是和小Mana的孩子!”
剩下两对情侣心知肚明:他们肯定有因为这个问题大吵过。
“当时沟通出现了问题,1999年也发生了很多事,所以,算是有……吵架,但是一边吵架一边去结婚了。”
想起那时,第二个世界的Kozi慢慢微笑:“一边吵架一边开车然后提交结婚申请。”
“也太精彩了,在拍电视剧吗?”
“21 century boy?”
“总的来说,是个一天到晚宅在房间里打游戏、叫他吃饭当没听到、没事把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高中的时候偶尔还会接到老师投诉的、现在读大学担心过是不是偷偷退学了的家伙。会顶嘴还不理你,只和家里的猫感情好。”把家里的儿子吐槽了个遍,Kozi摇头,“是不是又说到这个话题了?继续吗?”
“不、继续吧?相当人间真实的烦恼啊,”第一个世界的Kozi捅刀,“这样更显得二人世界的有多好。”
“你们又没办法结婚。”
“不不不不哟,”轮到第一个世界的Kozi秀戒指,恶魔做的,附带驱除灾厄的双蛇缠绕的粗糙银戒指,“小Mana亲手做的戒指,1992年就给我了,”虽然那个时候根本不知道是恶魔啦,“那个时候开始,就是结婚。婚姻要的是契约,根本不是法律可以限定的。”
恶魔和混血儿订立了契约,那就是婚姻了。
“因为是一边吵架一边去结婚的,所以当时根本没有婚礼。”第二个世界的Mana叹气,“后面补上”
“啊,因为是在出道之前结婚,所以婚礼之前去了广岛和新潟,婚礼仪式很小,不过父母和兄弟姐妹都很开心。”第三个世界的Mana也笑了。
“你们父母怎么样?”女性Kozi问。
这个你们父母,就是限定同性恋情的双方父母了。
Kozi拿出烟,磕了一下,放到耳朵后,“实话实说,并不接受,但是随着年纪大了之后,态度有转变,几乎不太见面,还算客气。”人类的养父母是这样,那个嫁给了恶魔的亲妈有什么不能接受?
“兄弟姐妹很快接受,”Mana点头,“90年代巡演到广岛的时候,妹妹似乎就发现了。”
“啊?”第一个世界的Kozi吃了一惊,“为什么我不知道!”
“你当时太紧张。”

后来有没有离婚?
“跳过这个问题。”
没有人有异议。

怎么和好的?
“还是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
“或者我们可以说一说。”第三个世界的Kozi想想,“刚才也说到出道前就结婚了,不过我们一直没有孩子,在2008年和好了,很快去申请复婚,也是那个时候决定要一个孩子。”
似乎发现了,为什么粉丝之间看到夫妻感情好就生气的理由。
“你当时36岁了,”作为丈夫的第三个世界的Mana叹气,“我不太愿意。”
“在晚婚的社会里36岁的孕妇还好吧,他倒是关心过度,其实以前也谈过这类问题,我对小孩没关系,他喜欢,那时候变成了我想要,他不太希望,成了过度保护的丈夫。一切很顺利也很平安,女儿今年才12岁。”
“12岁!”
“是女儿!”
两对情侣不由得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重申一下,并没有过度保护,她根本坐不住,09年开始了第一届Deep Sanctuary,开心得差点就要当场宣布女儿的事。”
“才没有呢。”
“一开始做父亲没有经验,就算请了保姆也很麻烦,发生了很多事吧,产后激素不稳定,那段时间吵架也多,现在想这些事大多数是好的,12岁没到叛逆的时候,她性格像Kozi,希望到了青春期不会太头疼,最好在二十岁之前都不要带男朋友回来,女朋友也不行。”
这叫没有过度保护吗?两对情侣大笑起来。
第三个世界的Kozi拍拍丈夫的肩膀:“重申一下,并没有过度保护。”
“有吗?”

终于送走了两个平行世界的自己,Kozi大大松了一口气,家里的恶魔脸上还挂着意味不明的微笑,忍不住戳了戳恶魔的脸,混血儿问:“他们真的是人类?不是吸血鬼?不是恶魔?”
“怎么知道呢?一开始也不知道你是混血儿。”面对这类情况那么快就接受了,怎么看也不太像普通人哦。
“刚才夸大了吧?”Kozi掰着手指,“话说……人类在这个岁数一周要做几次?”
“有什么关系,感觉对了就开始。”
“女性的小Mana喜欢在浴室耶,今天在浴室吧。”
“我在想最后一个问题。”
会永远爱着对方吗?
——如果说22岁不是说这些话的年纪,那么到了50岁就更不是了,对于恶魔和混血儿这类有着漫长年月的生命,脱口而出的永远似乎过于儿戏。
“嗯……怎么?”情人不说话了,沉思的恶魔捏着男人骨感的手腕。
乌溜溜的眼睛带着笑意,却始终没有说话了,情人经常像小猫、要么像小狗、生气的时候额头会长角,但是就是现在这样,眼睛带笑地看过来,最让他心里痒痒,要上去贴着问问到底在想什么,Mana这么做了。
“笑什么。”
“我在想。”Kozi的嘴唇也抿起来,情绪高涨的弧度,“果然小Mana最在意的是这个问题。我猜错一次!”
马上明白情人的弦外之音,Mana问:“你以为是孩子?”
“所以是第二位的话题嘛,就是孩子,我们没办法有孩子。”因为你真的喜欢孩子。
“就算是恶魔也有没办法的事,”通过用婚姻的契约都没办法违背世界的法则,“既然没办法所以从来都不会想,但是永远这个话题,你的母亲父亲结婚的时候有……”
“现在按照人类的法律来说,分居多年早就能离婚了,喂喂放开我,我去倒茶。”
两个黏糊着到了厨房,刚才的茶冷了,茶叶冲泡几次后变得很淡,又拿出新的花茶,琥珀色的液体倒在金色杯子里(Moitie大人气新品,真不知道另外两个世界有没有),Kozi又笑起来:“在不知道是恶魔之前,又担心过很多事,现在反倒要担心永远,我们啊,与其说是恶魔,还不如说是人类。”
吃了恶魔的尸体导致人类的血肉被侵蚀而成的恶魔,被人类的父母养大的恶魔人类混血儿,与其说是恶魔们,不如说是非正常人类。
“但是你父母的契约没解除。”
“因为那是和孩子一样,都是恶魔也没办法的事,要么有人把我好多年没见的父亲杀了,契约一方死亡才能消失,可是契约又共享生命,那母亲也要完蛋,这样绑在一起的夫妇不多。”偏偏我们就非要也绑上。
“没有契约我们也是绑在一起的,比如其他两个世界。”
“那肯定有其他的平行世界,或者那里我们只是很好的朋友,50岁还叫你小Mana酱的损友。”
“也有可能是死敌。”
“擦身而过,根本不认识。”
“或者一方根本不存在。”
“啊……响起了悲伤的前奏,轰隆隆轰隆隆。”
“也有可能是普通的人类同性恋情侣,要面对更惨淡的问题,衰老和死亡。”
“雷电撕开了天幕!噔噔!人类同性恋的情侣,也是没有办法要孩子的。”
“我爱你。”
“干嘛!喂喂!干嘛、干嘛就突然说这句……”

在契约面前永远太脆弱了,在变成怨侣之前,多说几句我爱你?
“就是想说。”
“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啊……”
咕噜咕噜咕噜地吞下茶。
又过一会儿,小小声地响起另一句:“……我爱你。”

Chapter Text

Kozi看着震动起来的手机,上午九点,不迟不早刚刚好,来电显示‘ちゃんマナ様♡’,除了蓝色那位还能有谁?好友早上给自己打电话,按照他的作息时间,八点半起床这样,再正常不过了,他们私下也经常联系……如果不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七月份的话。
“喂喂?”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还在睡觉嘛。”是好友熟悉的声音和语调,平时要是电话响了很久才接,他就是这么问的!太好了!Kozi放心下来,这一觉醒来都从九月份回到七月份了,吓得不轻。
‘line也没有回复我。’似乎、似乎……好友怎么好像在抱怨?
翻到对话的页面,昨晚似乎是发了吃饭的照片给了小Mana,Kozi随口说:“告诉你吃什么了啊?”
‘睡觉前没有。’
“因为白天累了,”昨天白天到了姬路,到处走了走,晚上有演出,今天也有新的日程,“要不是早睡早起,哪可能现在就接电话。”
‘没有跟别人聊天?可爱的小妹妹?’
“滚蛋。”Kozi笑起来,今天晚上正有演出,“忙着呢。”
‘那你去忙吧,中午打算吃什么?’
“咖喱,都是咖喱。啊,突然想吃烤鸡肉串。”
‘回来一起吃。’
“说好了。那就这样,拜拜。”
‘有点想你了。拜拜。’
“很快就回东京了,”依然没觉得有哪里不对,Kozi想起七月份的事,他看到行李箱那里放着只史努比,果然和记忆一模一样,“粉丝给了我一个穿和服的史努比。”
‘很可爱吧?’
“回来给你。”
说了一会儿话,终于挂断——似乎一觉回到了两个月前,也不是太可怕,真好啊,蓝色那家伙就是让人安心,他眼尖地看到通讯录的‘ちゃんマナ様♡’,嗯,不是‘ちゃんマナ様’吗?有了个可疑的小心心?
翻翻即时通讯软件,最顶端的是他和小Mana对话,下面ZIZ、还有一个他和Charge的聊天、一个是sakura的,在下面,Mana、Yu~ki一个小群,每天发些有趣的信息和猫咪照片,Mana会发录音进度,吸血鬼伯爵吐槽:你的粉丝催专辑都到我这里来了。
……虽然七月份的时候说了什么记得不清楚了,但是果然没什么变化吧。
怀着这样的心情,他把和小Mana的对话点开:咖喱饭的照片。
上面小Mana问:吃了什么?
拉上去,是他们一些零零散散的小对话,小Mana把一个史努比抱着心心的动图表情发了给他,还有好几张史努比的可爱动图……嗯嗯?咦咦咦?……是、是、是、是啊啊啊啊啊,我说了什么,我说了什么???
那些我好想你啊,亲爱的之类的话发了好多……Kozi挠了挠涨得通红的脸,小Mana也没发现不对么?手指有点颤抖,点开小Mana的语音留言:‘猫咪都在想你啦。’上面的照片……他抱着自己家里的猫咪的自拍。背景是自己的家里。
就是白痴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除了、除了是……还能有什么?!
这不就是轻小说里穿越到平行世界的剧情吗?
再点开手机相册,排第一的就是那个猫咪们的相簿,他出去遇到的流浪猫、推上看到的萌猫、还有……最多的家里的猫。
和家里的猫经常一起出镜的是,那个蓝色的好友,抱着猫拍照,好几张似乎是自己拍的,英俊的好友把猫咪抱起,看向镜头。温柔得像春天的风。
——那个犯规的眼神是怎么回事,让他的粉丝看到一定会尖叫的吧!
Kozi再看回通讯录里‘ちゃんマナ様♡’,那个可爱的小心心似乎在说:没想到吧?脸还在发烫,为什么刚才跟情侣小Mana的对话也毫无异常啊!喂喂……不会……他们平时就跟情侣差不多吧?

与此同时,另一个Kozi才刚刚睡醒,睡眼惺忪间拍了拍周遭空荡荡的床铺,对哦,小Mana不在。十点钟了,他拿过手机,自然而然地拨号给‘ちゃんマナ様’。
好想一起吃饭呢。

完。

P.S.睡一觉就回来了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