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甲骨文】自助餐

Work Text:

-
黑甲说:别犟,我能进到你所有地方。
路空文不信,拿手扣胸前那颗眼睛,扣得黑甲特疼。
掉眼泪是生理现象,你丫手指往哪儿伸?黑甲说话一向夸张,侵犯别人时竟能带上哭腔,声音在空文胸腔里响起来,隆隆的,怪得很,像他自己在说话。
不要发愣。他又说。这乱世里,发愣就是给人可乘之机,就是邀请,是被害了也无处申冤、自讨苦吃的东西。
夜已经很深,宵禁后没人会到这儿来,空文深知呼救无用,姐姐死了更是只能靠自己。可这东西实在怪得很,他想人常说的鬼附身是不是就是这样?
不对,不一样。
黑甲的触手沿着他双腿的夹缝向上游走。
鬼哪有这种恶心的实体。
被爬过的地方就刺痛,痛里带着痒。空文慌得挥刀去截,又在快要触及它时停下。黑甲不怀好意的笑声响起来,还是在他自己的胸腔内,震得人发麻。
嘿嘿,小肉丸子,怎么不切了?
那只眼睛眯起来,发声位置顺着颈子直贴耳膜。
继续呀,来,就照这儿砍。怎么,舍不得你自己的两颗丸子了?
黑甲的触手延展到空文腿间最深的地方,甚至精细地分化出细枝来包裹住那两颗卵球。一小根黑甲从中游伸出来,缓慢地在他肉茎上绕,一直往顶端,钻进薄薄的皮里去。
啊……
空文喊出声,不对,不是喊,被刀刺了才是喊。黑甲没刺他,得有个更准确的词,该是——舔。他在颤抖里想,是舔,红色的舌头,柔软,湿润,如果黑甲这种东西也有的话。
他没勇气往下看,不知道那正抚着自己敏感之处的东西究竟是何模样。夜风飒凉,他下身衣物尽褪,倚在断墙上保持平衡。
黑甲的眼睛在瞟它,他自欺欺人地闭起来,不去看。那只眼睛里闪过些异样的光,空文不想了解它的意思。
小肉丸子。眼睛开口。你的心脏要是不长在胸前该多好,我就能好好看看你的脸。
叹了口气。
你现在的表情一定很精彩,有没有咬嘴唇啊?别咬破了,你的血那么香,再多给我留点。
空文闭眼屏住呼吸,想要自己冷静下来。可越冷静身下的感觉却越明显,黑甲紧紧裹住他的性器,刚刚吸走的血让它精力充沛,甚至热起来,铠甲下面隐隐弹跳着。龟头上的短沟被它寻到,小刺往里钻,快感像蚂蚁疾走般从那处涨满全身。
不行了,有什么在沸腾,在喊叫着要出来。空文浑身紧绷,跌坐在地上,双手不受控制地握住自己。黑甲被他的动作一惊,裹着性器的甲片随之一缩。
精液喷出来,黑甲来不及全身而退,只开了个小口,被白色乳液浇了一身。剩下的落在空文裸露的大腿和身下的草地上,混着厮杀过后的血味儿,闻起来腥得很。
这是黑甲不常闻到的味道。它试着吸了一点,竟然还不错,虽然比不上血,但空文射完脱力般倒在一边的样子很有意思。而且射精的那一刻它清楚感受到了,空文的心脏跳动剧烈得像要爆炸。它喜欢这种剧烈,那时候的血口味最佳,因此要让空文兴奋,激动,难以自持,就像刚刚那样,要他的表情、声音、身体通通在它的掌控之中。
他在哭,抽泣声小小的。
黑甲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哭,但它喜欢。它尝尝眼泪,味道也很好。空文皮肤太白,胳膊和腿都细,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体液却这样好喝。真是小肉丸子,好吃的很。黑甲很满意,触手往他身体更深的地方钻。
还有什么好东西,通通流出来给我吧。它在他耳边说。
空文的后穴被打开,黑甲分化出粗细适中的触手驱直入。血很快留了出来,空文痛极了,埋着头捶地,蹭了一额头的血。
哎呀,是不是该慢点。黑甲自言自语。可我确实没什么耐心啊。
触手变得更粗,进入的地方也更深。巨大的疼痛像是要把他撕开,这样不行,空文用仅剩的理智想。汗水流了一地,他痛得几乎要虚脱。后穴肯定破了,血也流了太多。
不能死在这里。姐姐的仇还没报,赤发鬼还没有杀。不能!不能以这种方式……
他跪在地上,臀部高高抬起,黑甲粗壮坚硬的触手在他后穴里扩张,抽插,血,还有其他不明的粘稠液体从豁开的穴口淌出来。
……不能以这种方式死在这里。
你慢、慢点……空文咬着牙说,这样我会死的。
死了不好?黑甲的动作完全没停。死了是解脱,我再找下一个就好。
下一个……你就不怕,下一个还是像之前那个老头那样?不是说他的血臭吗,我的总比他香吧。空文出了太多汗,疼痛让他几近虚脱,话只能悠悠地顺着大口的喘气送出来。
要喝我的血是吗?别杀我,我给你喝,给你喝到我死为止。
黑甲眨起眼来。哦?做我的吸血皿啊。
空文紧闭着眼,点点头。
那也行,黑甲答应了,你身上的水都挺好喝的,我平时还能换个新鲜口味,不错不错。给我提供养料是吧,那我先点一餐。
触手又往性器那里合绕。
刚刚从这里射出来的东西,再给我来点。
说着便又往马眼处分化细小的触手。空文赶紧制止他。那种刺激太强烈,他受不了。
从后面。他哑着嗓子说。这次从后面就行。
后面?黑甲的声音带上玩味的意味。后面怎么弄?
空文忍着疼痛和羞耻,嘴上引导黑甲操他。
不要那么深,稍微出来点……对,然后前后动。
黑甲依他所说灵巧地运动着触手。麻麻的快感逐渐涌上来,空文咬紧牙关才没叫出声。
我发现你这个地方缩得特别厉害。黑甲从体内伸过去,沿肠道的外侧微微用力绕住,刺激着那个敏感点。
空文直呻吟出声。
啊,心跳得更快了,看来确实是个好地方。触手在肠道和体内一起游走,敏感点被反复碾磨撞击。黑甲的触手可大可小,细枝末端处更能分化出极小的触角,那些触角伸出来,缠上去,索命鬼一般求取着空文的快感。他的呻吟一声大过一声,穴口也缩得更紧。
太紧了。黑甲感慨,跟着也把触手缩小。
感官刺激倏地减少,理智尚未来得及阻止,空文已经央求出口。不要小的……粗一点,再粗一点。
哈?黑甲觉得有趣,触手又粗了几寸。小肉丸子,涨破了我可不管啊。
怎么会涨破,不会破的。他急切地扭动着腰,粗大的触手带来无与伦比的快感。抽插的动作让他整个人跪在地上。面前是低矮破旧的墙,一股土腥味儿。
空文咬紧了嘴唇,任快感把他送上云巅。
不想一个人云一样的飞走。他的嘴巴因过度的呻吟而干燥。
想要亲吻,要口水,湿热的液体。
他竟然在恨,黑甲为何只有一只眼睛。
空文射了出来,精液被黑甲悉数吸收干净。味道不错,它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
好吃吗我?
空文干枯的声音问它。
好吃,要不怎么叫你小肉丸子呢?
黑甲满意地咂咂嘴。
这样好吃的小肉丸子它要独享,决不能被别人尝了。它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