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父by颓】懒惰X聂驳古(同人)

Work Text:

“……father.”少年黑红的眸子折射不出一点反光,整个人藏匿在黑暗中,像一个高高在上的骑士,穿着低调内敛的衣服,虔诚而危险的呢喃道,“You are mine.”
聂驳古只能崩溃的喘息着,宛如一条上岸的鱼。
冰冷的手铐贴紧他的皮肤,聂驳古在懒惰的目光威压下心悸,泪痕划过脸颊:“该死的!我是你的父亲!”
“你疯了吗!这是背德的!”
懒惰缓慢的脱掉自己的手套,碎发被他毫不在意的撇开,他已经等不及了。等不及拆封这份礼物。
“你是我的……父亲,”他像最诱人的罂粟,带着稚子的任性和懒惰的傲慢,“为什么……为什么要躲开我呢?……father.”
“你明明……明明……是属于我的啊”懒惰难过的低喃,“没有人可以碰触你观望你……他们从此以后都将感受不到我的……father了……”
少年愉悦的笑着,聂驳古整个人缩在贵族椅上,苍白的脸上带着厌恶,“……我是你的父亲!这是在乱伦!”
懒惰慢条斯理的解开他身上的衣纽,手指轻柔的从这幅令他占有欲爆棚的身躯上抚摸过,少年感十足的嗓音如音乐般动耳,落在聂驳古耳边却像炸开了惊雷般。
“……是的,只有你……”懒惰捧着他的珍宝,“father……我是你的原罪。”
许久不曾纾解过的性欲高涨,从懒惰指尖所划过的皮肤里层到达高潮。
聂驳古悲哀的发现,他竟然在自己孩子的挑逗下——不,也许还不能算作真正的挑逗——勃起了。
难道真的是他太渴求性爱了吗。
“不——”他惊慌的抬起头注视着啃咬他乳首的少年,异样的快感密密麻麻的蚕食他脆弱的神经,从未被碰过的乳头涨红,圆球般诱人,聂驳古在这舒服的吮吸中不受控制的叫了出来,而后瞬间又感到一阵羞耻和禁忌,懒惰晦涩的眼眸抬起,少年放过了男人,他抬起身压在聂驳古之上,轻柔的亲吻着聂驳古,唇齿相交。
敏感的皮肤早已被少年挑逗得粉红,懒惰却不慌不急,依旧压着聂驳古亲吻。原本温柔的吻到了后面却变得淫靡,充满了性张力,聂驳古悲哀的发现他现在极度渴求身上少年的抚弄,被冷落的部位难受得要命,他无法做到忽视自我的变化,懒惰好似忽略了父亲身上的变化般自顾自的吻着,直到聂驳古闷红了脸。
聂驳古满脸通红,他耻辱的闭上自己的双眼,像是不愿面对即将发生的一切自欺欺人。性器涨得发疼,铃口也不断有黏滑的精液溢出少许,撑着裤子。
懒惰解开了聂驳古的裤链,硕大的性器带着无法忽视的热度弹射出来,少年亲密的吻了一下囊袋,继而含住了那根东西。聂驳古猛的睁开双眼,不敢置信:“懒惰!……不要…”
懒惰松了口,略带委屈的看向自己的父亲:“不…为什么不要……father明明就很兴.奋呐,father,懒惰会让你高兴的……”
聂驳古再也无法忽视身体的变化了,他的手腕也被手铐铐得发红,性欲高涨着不肯下去,甚至一浪高过一浪。懒惰没有等到父亲的回答又含住了聂驳古的性器,粗大的性器压到了懒惰的喉口,聂驳古闷哼一声,实在是受不了了,索性闭了嘴,半被迫半主动的纵容着。
在懒惰高超的口技下,聂驳古没有多久便射在了他的口中,射出的积攒了数月的欲望浓郁而舒服得很,聂驳古不由得发出一声短促的呻吟,刻在皮囊里的性瘾持续发作,他前面得到了满足,却惊恐的发现自己还渴求着更多,因前面的高潮而极度痉挛的后穴开始自发的分泌着透明的液体,空虚感席卷而来,朝着更深处涌去,皮肤下仿若被数万只蚂蚁啃噬般勾人而难受,懒惰却丝毫不动的看着他,目光交汇,聂驳古知道少年在期待着些什么,他已经无法忍受后穴的饥渴,不得不自暴自弃的哀求起对方来,“……进去吧…求你了……”
懒惰暧昧地勾着唇,听到了满意的答案。
恶魔危险而虔诚道:“听从您的命令……father.”
懒惰刮走溅射出的精液,手指抵在穴口前,缓慢的伸入令他贪恋的后穴,耐心的扩张着。
少年细腻的皮肤透着恶魔冰寒的温度,如盛夏的凉水浇透过一般,贴近了聂驳古:“…父亲,”他天真而性感的说,“你是属于懒惰的……”
懒惰早已加强了聂驳古的五官感应,预谋的使聂驳古不能自拔的陷入这座欢爱的泥潭。恶魔邪恶又深情。
他很慢,直到后穴可以接受四根手指后才抽出手,解开自己的裤链将欲望抵在聂驳古收缩的穴口,强硬的插进,像是要让聂驳古记住他的儿子,他的懒惰身上的每一处的轮廓。
聂驳古从未经历过这些,撕裂般的痛楚从穴口传来,他害怕的落下眼泪,忍不住轻声啜泣,像恶魔乞求道:“……懒惰,…痛……我.我不要了……”穴口的每一处褶皱都被懒惰巨大的性器完全撑开来,美人的哭泣令他更不得自已,虽不像淫欲般贪恋欲望的滋味,但懒惰依旧想把自己溺死在里面,少年愉悦的望着他身下的男人:“……father真厉害…完全吞进去了呢……不会的,不痛的……”
懒惰终于尝到了名为父亲的滋味,他完全进入了那从未被人开发过的甬道,哪怕冷静自持如他,也不免感到了兴奋,他的性器完完全全没入了甬道中,一整根都被湿热的肠壁包裹着,“……以父之名,father,你永远是懒惰一个人的珍宝……无人可以夺走。”
聂驳古攥着手努力接受懒惰受巨大,他眼角溢出眼泪,没有躲过懒惰安抚性的亲吻,软成一滩泥的身体弓着背承受这一切不堪。
懒惰轻柔的吻去父亲的泪水,下身刚开始试探性的抽送了几下,不免迎来还未完全适应的后穴的缩紧,他摸准了父亲身上的特殊点,也不再顾及而是快速地抽插起来,聂驳古被自上而下彻底贯穿,身子如一叶扁舟般浮沉在大海,他断断续续的呻吟着,发着勾人的嗓音,懒惰每次都精准的顶在他的前列腺处,聂驳古不由得夹紧了腿,在懒惰的攻击中溃不成军,又迎来了一次高潮。
他的射精时间长,但懒惰并没有因此放过他,强健有力的身躯依旧驰骋在这片梦寐以求的草原上,注定让聂驳古无法忘记这色情而耻辱的一夜。
聂驳古的穴口夹紧着,压着懒惰的性器,渴求着更多。
懒惰晦暗的眼中只盛着眼前的人,少年重重的吻在聂驳古的身体上,布下密密麻麻的吻痕,他解开聂驳古的手铐,把人翻来覆去又做了几遍才射了出来,聂驳古不受控制喘息声始终在这片恶魔的领域里回荡。
与冰冷的体温不同的是,恶魔的体液如常人般炽热,一滴不漏的射在脆弱的肠道里,射在聂驳古体内深处。聂驳古被做得头脑发胀,刚破处的后穴更是红肿不堪,带着羞耻的快感,眼睛失去了往日的聚焦,整个人抱着懒惰,甚至只能被迫听着懒惰的话语,“你完完全全都是我的了……father…你的身上只会有懒惰的味道了……你再也不能看向别人了。”你再也不能躲开我了。思及此,恶魔更是无法遏制的兴奋了起来。他抽出性器,把人又反反复复吻了一遍。
恶魔的呢喃萦绕在聂驳古耳边,他被加强的五感使每一寸皮肤都变得敏感起来。他崩溃道:“是……我是你的了。”
“father,……我是你的原罪。”懒惰亲昵道。
“你永远也无法离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