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血中血,骨中骨。

Work Text:

你的笔。

是你抵抗现实的铠甲。

是你的血中血,骨中骨。


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整天整天地躲在那老旧的图书馆?

他记不到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那台华硕笔记本成了他唯一的朋友?

他记不到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写小说的?

他记不到了。


为了逃避父亲的死亡?

为了逃避现实的重担?

或者仅仅如他所说,读了一篇黑门子攒劲的小说?

他记不到了。


关宁要杀他,他一直知道。

那台华硕笔记本不会说话,但那被他的袖子磨得铮亮的反光,一直很诚实。

中年男人鬼鬼祟祟地跟着他,说着是他的粉丝,却连他的小说人物都讲不称抖。

连华硕笔记本的散热风扇都他妈的笑得发抖。

要杀他的中年男人发着狠,抖着手,抽出一块板砖,他就用那板砖叠一方花圃。

因为所有意图杀死他的东西都活该成为他的养分。



虚空中传来荡漾的笑声,第四面墙后的,恐怖而无知的看客的笑声。

“你听到了吗?”他问关宁。



关宁抽出最后一块板砖,咬着牙,发着狠的时候,他轻描淡写地说,够了,不要了,叠好了。

即使那板砖砸下来也没关系,因那简陋花圃中绿植已生。

他的造物,他的故事,会帮他抵抗死亡本身。



他偶尔在想自己的华硕笔记本会不会很舍不得他。

因为没了他,它就只是一台普通的,老旧的华硕笔记本而已。

窗外收破烂的棒棒挑着扁担,录好音的喇叭在黄桷树和巴壁虎之间荡漾着,像是某种特殊的海洋,将他淹没。

“回收冰箱,彩电,旧空调,旧电脑。”

那时候他会把耳机插在笔记本上面,因为堵住它的耳朵它就听不到,就不会乱发脾气,死机蓝屏把自己的稿子全吃掉。


“你的心跳得好快啊。”

因为不会说话,于是便想让他加倍地说话。

关宁是配角。

小橘子是配角。

赤发鬼是配角。

这故事其实与他们无关。


因为主角从来在故事开始,便不经意登场。

“你真是个小鲜肉丸子。”

黑甲探进他每一条血脉,吸食着他又保护着他,控制着他又为他所控制,偶尔会睡去,无法响应他的召唤,偶尔又醒来,带着他的血肉脱离他掌控,挥舞双刀大杀四方。


正如那杀千刀的欲望。

写啊。

杀啊。

你该写。

你该杀。

你该什么都不管,只去写。

你该什么都不畏惧,只去弑那赤发神明。


那欲望吞噬了他的生命力,吞噬了他的现实生活,吞噬了他的学历,女友,财富。年迈的母亲艰难地靠着一爿小店,喂养着他。

然后还给他一个落笔成刀的宇宙。


“你的心跳得好快啊。”

他的心是他的血中血,骨中骨。

他的心贴在他胸口的肉上。

他的心压在他的手指底下,被他的袖子磨得铮亮。


每个通宵写作的夜晚,他从笔记本键盘上挣扎着醒来,忠实的反光投射出他脸上压印得可笑的鲜红方块痕迹。

没关系。

那是黑甲脱离他身体时留下的细小血口。

老旧的笔记本在冬天经常开不了机,要放在他热乎乎的胸口上暖一暖才能挣扎着怒吼着运行起来。

没关系。

至少那独眼般的摄像头还能用,还能陪他戴着狐狸面具直播。

弹幕里总是吐槽多,粉丝少,小说订阅的收入和直播的充电还不够妈妈每天卖小面的钱。

没关系。

虽然想杀他,但他也有粉丝了是不是!

假粉也是粉!


没关系。

他还能写,就没关系。


出院之后,他皱着眉头看完关宁的狗尾续貂,然后把那个哈麻批写的哈批玩意儿全删了。

个哈批假粉还是算老嘛。

反正他的女儿也不太可能因为这样再次消失。


他的华硕笔记本还是不会说话。

但他的血渗进了屏幕的液晶涂层里,妈妈试了好多次都擦不掉。

“要不换一台嘛。”

妈妈小心翼翼地问他。

“反正小说卖了电影版权有钱了。”



“你莫管他了嘛。”

苍白的手指按了按那处裂痕,带着他血液的液晶屏荡漾开来,像一只刚刚睡醒的,停留在他手臂上的独眼。


“我各人晓得的。”


【END】


==========================

用我自己的方言写作真的爽得一批……

董子健永远滴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