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林sir捡到一只尖叫鸡

Work Text:

华受群春节活动文
送给匿名,谢谢你帮我想到把哪位好男人配合庄sir~~~
一篇男妈妈照顾高智商暴躁视障人士的小甜饼
1
林正风今晚查完这个场子就可以收工了。没搜到什么大货,几瓶止咳水和几包糖丸交给手下处理,他看了看表,十一点了,女儿应该已经睡着了。
妻子殉职后那几年,他一个人带孩子很辛苦,虽然请了月嫂和亲戚帮忙,身为父亲更想尽可能多陪陪女儿。现在女儿大了,他依然一下班就回家,基本不出去应酬。
香港的天气说变就变,进夜店前还好好的,推门出去竟下起瓢泼大雨。
林正风把夹克立起来罩住脑袋,小跑去取车,没跑几步突然旁边小巷里出现一个黑影,咕咚一声倒在他脚下。
林正风好歹也是训练有素,他定睛一看,不明物体是个大活人,趴在地上蠕动,浑身都湿透了。
“喂,先生,你还好吧?”林正风蹲下推了推那人,夜店附近醉鬼不少,他是个警察,不能装作没看到。
“呃唔~~呜~~~”
那人喉咙里发出奇怪的声音,像猫咪发怒。
林sir无奈,只好把人扶起来准备送到差馆,看到醉鬼的脸,他愣了一下。
好像是,庄士敦。
以前他们都在O记,他在反黑组,庄士敦是小他一期的师弟,在重案组凭借独特的破案能力崭露头角,两人不算太熟。后来林正风去了缉毒组,前一阵听说庄士敦因为破案失明,领到一笔抚恤金后退役,局里募捐他还参加了,真可惜了这么优秀的警探。
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重逢。
“喂,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怀里的人只会哼哼唧唧。
林正风把他拖到车上,塞进后座,坐回驾驶席叹了口气,没办法,把这么个失明人士送到局里或酒店都不好,只能先带回家了。

2
庄士敦醒来头痛欲裂。
是喝太多假酒瞎了么?哦不对我已经瞎了。庄士敦心里恨恨。他才开始适应睁开眼睛依然一片漆黑的人生。
他不是故意喝醉的。从大排档出来突然下雨了,走了两步脚下一滑摔倒,爬起来却摸不到盲杖,他生气跺脚,干脆转身回去喝酒,酒也不知用什么勾兑的,很是上头,后来走出小巷,发生什么就不记得了。
庄士敦摸索着下床,脚碰到地板。
这不是他家。
前任警探紧张起来,跌跌撞撞摸着空气,脸撞到柜子发出一声鬼叫。
“你醒啦?”
庄士敦立刻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失去焦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双手做出防御的姿态。
“别这么紧张,我不是坏人,林正风,缉毒组的,记得我么?”
林正风,好熟悉的名字。庄士敦脑子里转了一下。
“林……正风,以前在o记的师兄?”
“对,昨天你喝醉了,我把你带回来。”
庄士敦放松下来,摸了摸撞疼的鼻子,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很快他又有点恼火,他不希望被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特别还是同事、师兄。
庄士敦干巴巴说了声谢谢,听到对方笑了。
“你知不知道倒在夜店门口,很容易被人捡尸的。”
庄士敦揉鼻子的手马上护住胸口往后退。
“什么,有人对我不轨?我这么帅,很危险的!”
“行啦,没事,你先把床上一次性内裤穿上,洗洗脸,我送你回家。”
庄士敦这才意识到自己一丝不挂,他一边骂着被占了便宜,一边按照指示穿好衣服进了浴室。
林正风贴心准备了新的剃须刀,还问他要不要帮忙。
庄士敦摇头。一开始确实很难,经常把自己割伤,不知道为伤到英俊的脸哭了多少次,不过现在他已经掌握了诀窍。
林正风这家伙,还挺细致的呢,这就是单亲爸爸么?庄士敦想。

3
林正风从后视镜看后排的庄士敦。这人穿着自己的旧衣服,衣服整整大了一号,松松垮垮的,竟然有几分可爱。
林正风摇摇头,告诉自己认真开车。
把车停在庄士敦家楼下,林正风请他吃了一碗云吞面,庄士敦狼吞虎咽吃得好香,还要打包回去。两人上楼,庄士敦的盲杖丢了,他把林正当成人肉拐杖,折腾了一下才找到住所。
一开门林正风傻眼了,昨夜大雨,屋子整个淹了。
“叫个家政来吧……这几天先住酒店。”
“我哪有钱住酒店!叫司徒法宝来给我处理!!你们这些总督察,一个月八万……”
庄士敦气急败坏在屋里乱转,不知要找什么。林正风跟着他进去,这屋子真够破的,桌子上还有速食罐头。
“你不是有抚恤金……”
“那点钱够做什么,我还要攒钱治眼睛!”
林正风被震得耳膜嗡嗡响。明明这家伙脾气暴躁烦人得很,但看到他茫然瞪着小动物一样无辜无助的眼睛,就觉得没办法放着不管。
“算了,先住我家几天吧。”
庄士敦立刻站起来,换上一副正经的表情。
“林sir,我不是想麻烦你,如果遇到悬案告诉我,我帮你解决。对了,旅行箱在床底,你帮我装点东西,还有西装一定要套着防尘袋。”

4
庄士敦就这么住下了。本来让他住之前月嫂照顾女儿睡的小房间,但里面塞满了杂物,他走两步就要撞到。林正风只好把主卧让给他,人高马大的他去睡憋屈的小床。
不得不说林正风真是个好爸爸,从来不让女儿跟庄士敦独处。庄士敦呢,住的心安理得,还偶尔偷吃女儿的零食。
林正风头疼,好像多了个孩子要照顾。
住了两天这人要求更过分了,竟然让他把一些悬头案资料拿回来,还要把内容录音给他听。本来林正风只抽空搞了几个,没想到案子和食物一样可以安抚庄士敦不安定的情绪,于是只要有空,他就录一两个带回去,还找专业人士把文字转换成盲文。
那天林正风休息,女儿去了外婆家,难得有时间,林正风却被庄士敦缠着。
“快快,给我讲讲这些照片里的细节。”
庄士敦拉着他的手,茶几上摊着一堆照片,林正风从大侦探的盲眼中看到热切的情绪。他叹了口气,坐到沙发上开始描述。
“不是这样的!你怎么当差人的?我说细节,你不要这么含糊好不好,也不要代入主观感情。客观。客观一点。等我说可以推演再代入!”
庄士敦声音提高了八度,一进入破案状态就跟着疯子似的,或许就是这种特质让他能履破奇案,但林正风可不是什么迷弟,他不想被唯命是从,很多时候有自己的想法,两个人就案情争个没完,到最后林sir突然意识到,咦我不是缉毒的么,怎么查起旧命案了?
吵累了,林正风去厨房做饭,身为单亲爸爸的他,做的一手好菜。煲上汤回来,看到庄士敦眉头紧锁,手指敲打着放在腿上的文件。
小孩子脾气。林正风摇头,坐下注意到庄士敦的手指,指甲有些长,也是,毕竟都住了快一星期了。
“你平时,自己剪指甲么?”
“……不是。我自己磨指甲。”
林正风知道他在阴阳怪气,于是找到茶几下的指甲刀,抓起他的手,不要分说就帮他剪起来。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林正风对这个师弟就是有种迷之照顾欲。
“别乱动,乖。你不是很在乎形象么,这么好看的手受伤了怎么办。”
那双漂亮的手不再扭动。气氛有一丝尴尬。林正风只是想直击这人臭美的弱点,但说真的,庄士敦的手很好看,手指纤长骨节也不那么明显,又白又细滑,一点不像警察的手……
林正风感到庄士敦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明明是盲的,但林正风就是觉得他在看自己。微妙的沉默中,只有指甲刀发出咔咔的声音。

5
虽然住所不敢恭维,但庄士敦本人总是打扮得光鲜亮丽。大概是他想在外人面前维持正常生活的状态吧。
庄士敦盲了只有半年,还没适应全黑的人生。一开始有志愿者来帮忙,但他不喜欢,学到足够活下去的技能后就开始赶人,只留下慰问品,再后来便没人理他了。
或许天才总是孤独的。在警队他也就只有司徒法宝这么一个损友。
如果现在林正风也算,那就是两个。
他原本脾气就不太好,失明后更加暴躁,他不懂为什么偏偏是自己,为什么自己这么没用,刚才出去买个宵夜,半路被人撞了一下东西全洒了,一口都没吃上……庄士敦趴在床上越想越生气,越想越难过,干脆用被子蒙住头,一边胡乱扭动一边发泄的干嚎,虽然是没挤出几滴眼泪。
“我说你发什么疯……”
庄士敦哭的太投入,都没听到林正风开门的声音。他唰地一下拉开被子,看向门口责难问道,“你怎么才回来!”
“我要工作啊……海岚小时候都没你闹腾。好啦,给你买了炸鱼蛋,去吃吧。”
听到有吃的,庄士敦心情好了许多,美食确实可以安抚他的神经。
“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感到林正风靠近坐到床边,手指碰触到眼角,擦掉他的泪水。
庄士敦一愣,拉开那双手,反而抬手去摸林正风的脸,两手捧着,慢慢地仔仔细细地摸。
“你留胡子了?”
“是啊,头发也白了。上次见面好像过去挺久了。”
“你还是开枪不眨眼?”
“你又……是啊,天赋异禀吧。”
“那还蛮酷的。”庄士敦摸够了,脑海里构建出林正风的样子,很帅,合格。
“别以为一顿宵夜就打发了,我要吃好吃的。”
林正风叹气,自己捡回来的,除了宠还能怎么办呢。

6
几个月后
那天林正风下班,发现女儿和庄士敦都不在。他看到桌子上有个便条,作为一名失明人士留言,这字很不错了。
「我去接海岚,带她出去吃。」
还没放下纸条,手机铃响了,是女儿打来的。
“爹地啊,尖叫鸡叔叔又带我出来吃牛排啦~”
听到餐厅的名字,林正风太阳穴突突疼,那里人均消费5万,他一个月才赚8万!

情人节后记
庄士敦一手用盲杖探路,一手挽着林正风的手臂。
林正风突然停下来,把庄士敦安置在安全的地方,让他原地等着。
七分钟后,刚好是庄士敦耐心消磨殆尽的时候,林正风回来了,把一束花塞到他手里。
庄士敦吸吸鼻子,歪头笑了。
“玫瑰啊?送我的?”
“傻的啊你,海岚让我买的,不知她要送谁呢。”
林正风拿回玫瑰,自觉抬起胳膊让庄士敦挽住。
他没告诉庄士敦,女儿八成是要自己把花送她的尖叫鸡叔叔。
还有玫瑰是红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