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跪倒在京华和帕里肉棒下的戈大大

Work Text:

  “你们两个,练习完记得早点回家哦。记得好好休息。”王戈说完之后就离开了。
  “是!”张京华和帕里回应。
  帕里坐在木质的地板上休息,什么都没有想。只是突然觉得灯光的昏亮,和教室里的张京华都刚刚好。
  “京华,来做吧。”等到发觉时话已经脱口而出了。
  意料之外。张京华没有惊讶,可能他也觉得正好。
  他被张京华拉了起来,被推到仓库的门上。帕里第一次体会到了接吻。
  张京华青涩地亲着帕里,就只是这样亲着,用舌头描摹着帕里的唇,又突然咬了下去。
  帕里被堵着唇,话语支离破碎。
  片刻后,他感到自己的唇终于解放了,取而代之的是他的乳头。
  “帕里,干这种事情的时候话都这么多。”
  “嗯……别咬那里,又痒又疼。”初经人事的乳头还未经过撩拨,只是吮吸带来不了太大的快感。张京华换了种方法,他的吻继续向下,留下手指对胸前两粒又揉又扯。
  “痒……”帕里已经没有多少精力去顾及自己的乳头,他的裤子已经被褪去,阴茎暴露出来。
  虽说提出要做的是他,可被人看着自己的那里,那人还是张京华。羞耻还是冲上了帕里的脑子,他面色通红,低头对上张京华的目光。“别看啊...”他拿手遮住了脸上的绯红。
  帕里感到张京华转而用手去抚慰他的阴茎,一个湿润的吻被赋予在了帕里挡脸的手。
  “什么啊,说要做的人不是你吗?”
  “才没有……别那么……快啊。”张京华的气息吐露在帕里的手上,在帕里逐渐放松时又突然加快了手上撸动的速度。
  这一声没有换来张京华的谅解,反而帕里的龟头被张京华反复搔弄。
  张京华:“这样就不行了吗?”
  “我……啊……还可以呢!”帕里微闷的声音传来,但下半身已经出卖了他,他已经射了。张京华的手法是生疏的,但正因为这种生疏,不知道哪一刻快感会猛然袭来的刺激,二传手保养得当的手指,指甲刮过龟头的时候,一阵名为快感的电流如浪潮般涌来。帕里只好举旗投降。
  “啊,射了。”张京华的声音响起,他将帕里射了在自己身上的精液抹走,将指缝往穴口处试探,进去一个指节,再想深入,却没有任何余地。注意到帕里紧绷的身子,张京华拍了拍帕里的臀瓣。
  “夹那么紧干什么,放松一点。”
  “别打屁股啊……唔。”帕里在心里骂了无数遍笨蛋张,这个人难道不会害臊的么。
  张京华一抬头,落入眼的是帕里微红的眼眶,染上了些许射精后的情欲,在昏亮下,是美酒,也是毒药。
  糟了!张京华的下身又肿胀了一圈,他忙低下头,去啃咬帕里的乳头。帕里只看到张京华低下的头颅,与红透的耳根。
  “嗯哈……”帕里不住的轻喘。他的乳头在张京华不断地舔弄中也变得开始有感觉起来,原来的小樱桃现在已经涨熟了,他的身子也渐渐软下来。
  张京华趁机推入手指,开始慢慢顶弄戳刺。他听着帕里愈发频繁的喘息声,他知道这只小兽已经食髓知味了。手指根数慢慢增加,他的动作也逐渐大了起来,从浅浅的试探到往深处的探寻扣挖。
  “唔……好了。进来吧……京华。”帕里见张京华也忍的难受,就招呼他进来。张京华也不含糊,将帕里翻了个身,直接长驱直入。
  “嘶。”张京华的阴茎虽然还有高中生的涩气,但尺寸真的不容小觑。刚进来的一刹那,帕里疼痛腰软了好一阵。
  “你动吧。”帕里咬咬牙。身后的重物突然起起伏伏,抽出抽进还带着“啪”的声响。“疼……”
  没有任何回应,帕里承受了一会后,也品出了些许滋味。他的后穴也开始适应的分泌出体液,迎接着张京华的到来。
  “哈?我看你不是挺情动的?下面还出水了。”张京华冷不丁冒出了一句。
  “笨蛋…张京华,不要……说出来啊!”帕里隐隐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却只感到体内的阴茎又涨大了一圈。
  “笨蛋,假的吧....”
  他只接受到了更快的抽送。
  张京华喜欢后入式,看着平常连他都需要仰视、追逐的橘色的太阳,在自己的身下,太阳终于坠入人间。
  整个教室内充斥着做爱的声音,张京华的低吼声,与帕里的喘息声。
  不和谐的声音传出,帕里在情事中五感都敏锐了不少。这是,脚步声?!
  “京…京华!有人来了,先不做了。”帕里轻颤,“我们下次再做,好不好?”
  张京华皱了皱眉,又将帕里翻了身,托起人的臀,抱着。帕里是大海里的一叶扁舟,只能紧紧拥着帕里。
  帕里被带入门后,张京华没有停止,他悄悄抽插起来。
  “有人来了,停一停啊!”帕里惊呼,捂住自己发出呻吟的嘴。
  张京华仍是不管不顾的运动着,他有些失神,想着自己正在肏干的人,会有些怎样涩气的表情,他就兴奋的难以自拔。
  “张京华?帕里?他们今天居然乖乖回去了吗?不过居然忘记关灯了,真是的。”张三说道。
  来人的声音渐行渐远。帕里终于虚脱般放下手,他对着张京华的颈脖,狠狠地咬了下去。
  “笨蛋,刚刚还有人在啊。”
  张京华吃痛,才恢复了清醒。肩头有些湿润,这个笨蛋,哭了?
  他迟疑了,还要做下去吗。第一次理所应当是温柔以待的,他却又没控制住让本性占了上风,自己真是不折不扣的国王。
  他想退出了,帕里抓住了他的衣襟。在黑暗中,分明应该看不清表情的,可他在听到帕里的话时,当初的那个表情又在他的脑子里重现。
  “不做吗?”
  他想到了当初在家里,帕里也是这样,就用这一句话,击溃了他所有已经准备好的借口,他完全被帕里牵着鼻子走了。
  可恶啊……这不是又被他以同样的手段吸引了么。张京华又吻了下去。比起被控制的不甘,心里滋生出来的,是喜悦。笨蛋是不会懂得这种复杂的感情的,他只是觉着,这样也不赖。
  这一次张京华撬开了牙关,攻占着帕里口腔里的城池,完全的国王作风。牙关不时磕绊,似是真的在短兵交接。一吻毕,两人在黑暗中相视而笑。他们不知道,在窗外,有一个人正在暗中观察。
  “京华的技术好烂。”
  “笨蛋没资格说我。”
  帕里还想反驳些什么,话都被喘息声代替。张京华的阴茎在帕里体内横冲直撞,每次都尽数退出再迅速插入,不给任何休息的机会。独占与侵略意味的獠牙不再被隐藏。
  “要到了…呜啊”帕里的声音很小,即使到了这一刻他仍然耻于对张京华说“让我射。”
  但他们早已培养出了默契,张京华察觉到帕里的后穴收缩的频率增加了。他用手在帕里的阴茎上撸动了两下,帕里又射了。
  帕里的后穴骤的收缩,差点把张京华夹射。张京华不动声色地加快速度,在将射之际,把阴茎拔出,射到了帕里的腹上,其中还有不少溅落在张京华的丝袜上和地板上。
  两只小兽都发出满足的喟叹。
  帕里起身,套好衣服,“张京华,三二一,走喽!”
  张京华看着太阳似的帕里,眼神暗了暗。做过一次后还这么有活力吗?
  当他们走出去时,看见王戈将他们两个堵在门口了。
  “你们的行为我已经拍下来了哦!”王戈拿着手机冷笑着。
  张京华和帕里惊呆了。为了防止被发现,情急之下,帕里把王戈扑倒在地,而张京华将王戈的内裤脱下来,将自己的肉棒插进了王戈的身体里面。
  结果王戈在接下来的做爱过程中,居然不断地高潮,张京华随意地抽插,都能把她推向顶峰,高潮时阴道内的收缩,也让他爽到极点。
  “不…不能…射在里面呀,会怀孕的……呀呀呀!”王戈刚说完,就感觉一股火热的液体喷向花心深处。
  王戈被射得意识恍惚,躺在走廊上的地板喘息。但帕里似乎不给她喘息的机会,将王戈无力的双腿分开放在自己的肩上,肉棒“噗滋”一声就马上挺入了被淫水和精液浸濡的小穴里。
  王戈惊慌地伸手想推开帕里,然而无力的双手无法阻止帕里的兽欲,帕里又在王戈体内抽插了起来。几乎不受控制地,王戈在很短的时间又再次被推上了高峰。
  此时王戈的双眼开始无神了,每一次的高潮都带去她大量体力,帕里沉浸在王戈阴道的收缩中。
  “停停停,帕里,她快要不行了。”
  王戈已经意识模糊了,她现在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呻吟,而在这一次的高潮,王戈发出一声“呀……”的叫声后,就闭上了眼睛,她已经体力不支晕倒了。
  “真是的,把她抱回家吧,居然把她干成这样……”张京华说道。
  “好吧,笨蛋张京华。”
  等张京华抱起王戈,帕里已经跑出去了。
  “喂!不许抢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