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晚安吻們

Work Text:

  安達洗好澡時,黑澤正靠在床頭看漫畫:他一腳曲起,單手拿著書,手靠在膝蓋上,十分不拘小節、悠閒愜意的樣子。

  被那渾然天成的爽朗帥氣給震驚,即使那是自己的男朋友,安達還是覺得心臟難以承受,怎麼有人光是在家看漫畫都像是在拍雜誌廣告?嗚哇──真不想要靠過去破壞畫面的和諧。

  「怎麼了?」黑澤理所當然的注意到戀人在房門口的徘徊躊躇,他溫柔的向安達投出探詢的目光:「啊,是因為我折書了嗎?」

  黑澤猜想。他雖然喜歡漫畫,但是對待漫畫書卻挺散漫的,有時為了方便,經常就捲著書看,而這對愛書的安達來說,是有點難以忍受的事情;即使是小事也好,黑澤一點也不想讓安達不開心,只是他暫時還改不了過去的習慣。

  「啊…不…」安達抓著一手抓著頸上的毛巾,一手撓了撓半濕的頭髮,水珠落了下來,打濕睡衣的袖口。他該怎麼說呢,年過三十還被自己的男朋友帥到小鹿亂撞這件事、想要就這樣隔一段距離靜靜欣賞男友的臉這件事,就算黑澤不介意,他也說不出口啊──安達根本沒心思去想漫畫怎麼了。

  「那不過來嗎?」黑澤留意到了安達做了幾個他不安或害臊時習慣的幾個小動作,雖然不清楚怎麼了,但是他只是看著,就覺得安達好可愛,可愛他忍不住再逗弄:「你不過來我就去抓你喔。」

  然後黑澤就如自己所預料的,看見了安達的動搖:首先是戒懼、然後是妥協,帶著一點點的不甘心,不甘心於自己就是喜歡他這件事;黑澤貪看安達的每一個微表情,尤其是最後一項,當他看見安達的眼神中有自己的存在,他除了真開心跟好喜歡外,完全無法思考其他的事情。

  安達慢吞吞的踱近床邊,他很想就自然而然的窩進黑澤懷裡,把黑澤坐姿營造出來的空位填滿,但那實際上該怎麼做?手應該要怎麼擺?腳、腳該怎麼放啊?奇怪?他以前也跟黑澤一起坐在床上過吧?之前是怎麼做的?

  看著安達在床畔磨磨蹭蹭,黑澤完全無法停下越發燦爛的微笑。

  「安達。」他坐起身,伸手捧起安達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柔軟的毛巾圍住安達的雙頰,安達就這麼被順勢被帶上了床鋪、更重要的是,帶進了黑澤的懷裡。他的動作那麼順暢流利,帥氣的讓安達回過神時,就已經心跳加快:「睡前不把頭髮擦乾了話,頭髮會亂翹喔。」

  雖然那樣超級可愛。黑澤想著,一邊為安達擦乾頭髮。即使隔著一條毛巾,他也依然愛不釋手的觸碰著安達。

  「嗯?這樣嗎?」安達恍然大悟,難怪自從黑澤開始在浴後幫自己擦頭髮後,頭髮變得整齊許多,髮質也變好了。以前總是不在乎這種小事、累了就躺上床睡的安達,一直以為黑澤只是喜歡這樣的互動而已。

  安達下意識蹭了蹭黑澤的掌心,黑澤因此停下了手裡的動作。毛巾像是頭紗一樣披在安達的頭上,他從毛巾下抬起像是發現什麼小秘密、充滿了天真的讚嘆的眼睛,視線與黑澤的凝視相碰。

  黑澤頓了頓,接著像會碰壞安達般,謹慎的用手背稍稍掀開毛巾,帶著濕意的手指確認心意般的撫摸安達的臉頰;曾幾何時他也曾經這麼做過,而安達瑟縮了,那時黑澤以為永遠無法忘懷的心痛,竟然在不知不覺間已像是隔世般恍然。鼓脹的幸福感帶著一點不可置信的苦,在安達略帶羞怯的用臉頰磨蹭他的指腹時,他的心又甜的如奶蜜在流淌。

  黑澤稍微的傾身,朝著安達靠近一些些,另一隻手充滿心機又討好的蓋住了安達撐在床上的手掌。接著就看見安達緊張的閉上眼,主動的湊了上來。

  帶著淡淡牙膏味的嘴唇畏畏縮縮的貼上了黑澤的唇畔,親歪了,黑澤有點好笑的想,發現安達緊張的忘了呼吸,又忍不住笑了出來。

  他的反應讓安達又羞惱又挫敗,像被驚擾的小動物一樣退開,毛巾落在床上,被抓住的手掌卻抽不回來。

  「睡、睡覺吧。」安達偏過頭去,故意不去回應黑澤意味深長的表情。討厭、自己又搞砸了,明明早就不是第一次、甚至不是第十次接吻了、為什麼換他主動就那麼緊張……表達自己的喜歡原來是那麼困難的事嗎?真虧黑澤平常做這麼高難度的事時還能游刃有餘。

  安達想著,又忍不住抬眼偷覷黑澤的反應,然後被抓著正著;黑澤抬起眉,興致盎然地看著他。

  「晚、晚安。」安達只能磕磕絆絆的逃避黑澤眼神裡想更進一步的探詢。對不起,安達在心裡向黑澤的期待道歉,今天晚上請讓他逃避,但是每一次他只要意識到自己應該要更好的告訴黑澤,自己很喜歡他,他就經常會害羞到手足無措。

  黑澤看著安達紅透的耳朵,忍不住一手攬過安達的後頸,一手托著安達的腰,難得強勢的使他向後傾倒,逼他抬起頭與自己對視。

  要被親了──被黑澤眉眼中濃烈的情意嚇著,安達不安的抿著嘴,然後就在黑澤的注視下軟化,閉上眼睛,鬆開絞著的唇。

  太可愛了。看著安達被自己逗弄著緊張不已,又因為對象是自己而卸下防備的樣子,黑澤的心裡開滿了花。他承認他很惡劣,濫用自己長得好看的優勢與安達柔軟的性格,只為了看見安達為自己心跳加速、慌張不已的樣子──那與經驗無關,安達的靈魂又謹慎又善良,一直在思考要怎麼更好的回應自己感情,所以才那麼容易驚慌。

  明明怎麼對待他都好,只要能夠安達開心,黑澤甚至願意把心掏出來任他踐踏。可是安達不會那麼做;他的愛人不只觸碰了他的心,還十分慎重的對待他的戀慕。於是黑澤總忍不住,想要更多的感受安達對自己的珍惜。

  一定很緊張吧。黑澤愛憐的凝望安達顫抖的眼睫,原來腦中那些過分的、得寸進尺的念想,都融化成對安達喜歡上自己的感激。他低下頭,親吻了安達的額頭,然後將安達安放在床上,輕聲說了:「晚安。」

  就這樣?!安達看著男朋友乾脆下床去關燈的背影,伸手觸碰被親的額頭,熱度從那處擴散,他感覺渾身燥熱,又因為擅自期待,而有種自作多情、裸露的羞恥感。於是他把自己用被子捲起來,在枕頭裡無聲的吶喊。

  黑澤去關燈了,他沒看到在他背後發生的一切。當他藉著床頭燈回到床上,只看見安達蜷縮在床邊,雖然面向著自己那側,臉卻埋了起來;而即使安達用被子把自己緊緊包住,卻還是給他了他的那一半。

  他的戀人,究竟一天要讓他感嘆幾次可愛才夠呢。黑澤一邊檢討自己的字彙量不足,除了可愛外找不到其他的詞彙來形容安達,一邊拉開薄被、枕著手臂躺下。他伸手去撈安達的肩膀,安達幾乎在他的手心下跳起來。

  「你、你要做什麼?」安達從被子裡探出頭,警戒的看著他。不過黑澤的手,還是成功的放上了安達的肩膀。

  「嗯?安達想要我做什麼嗎?」黑澤玩味的說,明明才剛反省過,可是他真的忍不住。他明白自己不應該太過分,也不喜歡安達目前與自己相隔幾乎是半張床的距離,於是黑澤立刻道歉:「對不起、嚇到你了,過來一點吧,要掉下去了。」

  安達輕易就被哄好了,小毛蟲般的從床邊蠕了回來,接著就被黑澤攬進懷裡。黑澤的手在安達的背上輕拂,不帶情慾,只是純粹的安撫,慢慢的將安達的緊張給鬆開。

  太可悲了。安達看著黑澤眼睛裡朗朗的愛意,覺得自己很窩囊。就算自己擺脫了魔法師的身分,他連誠實表達自己的感情的勇氣都沒有。直率的說黑澤很帥也好,說想要他做更多事的也好,說他想要再試試看主動親黑澤也好……對他來說都好難。

  至少、至少,最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告訴他吧。安達苦惱的想著,然後喏諾的開口:「黑澤…那個…」

  想著安達一定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表情,正專注欣賞安達苦惱的黑澤有些意外:「怎麼了?」

  安達不太確定自己這樣做對不對,或好不好,或他要說的話是否合時合宜,但他很確定他是這樣想的:「我喜歡黑澤。」說完自己羞赧的笑了起來。

  黑澤輕撫安達背脊的動作頓住,安達接著聽見黑澤說:「安達。」他的聲音比原來更啞了一點,讓安達不自主期待起他接著要說的話:「我可以親你嗎?」

  「嗯、」第一個嗯是因為害羞,「嗯!」第二個嗯是肯定。安達點了點頭,接著就迎來了黑澤的嘴唇,熨貼在自己的眉心、眼睫、鼻尖與嘴上。

  黑澤給了他很多很多吻,或輕或淺,讓安達不由自主的也跟著回應。

  每一個吻都是喜歡。

  每一個吻都在說,好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