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大海的叹息

Work Text:

大海在东方沉吟,浪涛寂灭,云卷云舒。惊涛拍岸之声翻腾回荡,海鸥在云层间展翅翱翔。
北海从一床皱乱的银绸上翻滚下来,晚钟卧在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他伸出一只手,说:“需要我帮你上来吗?”
“不要。”北海打开他的手,心知他脸上一定是一副嘲讽的笑,“谁像你一样做完就把人从床上踹下来。”
“我睡觉不喜欢有别人在旁边,你应该庆幸现在已经是早晨。”晚钟把手收回来,慢吞吞地套上睡衣,“早安,北海。”
“早安,混蛋。”北海叹了口气。
他揉揉眼睛,环视这个奇妙的房间。这里有淡蓝色的墙壁,浪花白的双人床,深蓝色的枕头,橡木衣柜和衣帽架,衣帽架上挂着一顶贝雷帽。清晨的阳光和鸟鸣声正渐渐从窗外传来,愈发让人愉悦。昨晚北海在这里交出了他的第一次,清晨的微冷多少让他记起了这个事实。
北海穿好衣服,下到客厅。晚钟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他,问道:“我们有什么可以吃的?”
“这是你家。你问我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北海耸耸肩,也坐到沙发上。晚钟说:“我以为你会做饭。”
“我当然会,但不会做给你吃。”北海拿出手机看看时间,发现晚钟给他发了条消息——冰箱冷藏室的照片。里面的食材相当丰富。
“好……就让我看看我们可以吃什么。”他又叹口气,站起身来去开冰箱门。
冰箱里有猪肉、芹菜、青椒、辣椒、牛奶和鸡蛋。北海随手拿了两样,又放回去两样,决定今天早晨就煎个鸡蛋。
“只有这个?东西不是挺多的吗。”晚钟看着他走进厨房,问道。
“是啊。早上要吃炒菜还是猪排呢。”
“不如你都做了吧。”
“我要是没看错,现在才七点钟左右。”
“那就回床上再来一发。”
“……麻婆!”

于是他们吃完过于丰盛的早餐又回到床上相拥而眠。晚钟躺在床上说大概中午也不用起来了,北海说他不要再来一发,被晚钟拉进被窝。
“我美好的周末从被麻婆拉进被窝结束。”北海咕哝道,但他还是任由晚钟的手指伸进他的睡衣,把扣子一个个解开。
没多久,晚钟伏在他身上,硬挺的下体顶着北海的内裤。
“混蛋。”北海囔道,试图踹他一脚,于是他的腿被压住了。他的双手很轻易就被晚钟用一只手按在了床头,于是他第三次叹了口气,说:“随便你吧。”
即使他不说,晚钟也会做下去,因为他知道北海并不抗拒,反而比他还要乐在其中。他们早已不能更加了解对方,晚钟知道北海口是心非的习性,北海知道晚钟的粗暴不是罔顾他人意志,于是他们更加深入地、深入地了解了对方。
大海在东方咆哮着。鲸在电闪雷鸣中开合它的嘴巴,鱼群顺着食道一路向北。海面的波涛上涌起长鲸的泉水。惊雷贯穿了大海,而后大海又是一声叹息。
大海与苍穹碰撞的时候也会痛。暴风雨和海龙卷摧折桅杆,抛起鱼群,折断人鱼的脊柱,而后这一切沉入深海。
浪涛最终平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