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猩鸭】Pocky的正确使用方法

Work Text:

  大学生的学生聚会说开放也开放,说保守也保守,总是披着一层联谊的皮结果该单身狗的还是单身狗,原本就有对象的干脆闪瞎眼,总之就是胡侃一通再吃吃喝喝唱唱歌,娱乐性质远远高于社会上的生意场。

  不过毕竟是已经成年了的大学生,点上两三瓶酒总是难免的,稍一上头就纷纷开始提议各种八卦找乐子的游戏,其中最经典的当然是国王游戏。

  当然,某些一杯倒的学生们是不能参与的。

  游戏一开始大家还是有意识在收敛的,直到某些好事者提出了略有逾越的要求,游戏内容就如脱缰的野马一路向着十分糟糕的方向发展了。

  “五号和七号隔板接吻十秒!”

  “一号向通讯录里第十一个人告白!”

  “三号公主抱四号二十秒!”

  “……”

  总之就是诸如此类的大胆要求,不过如果要求实在太过分了,不愿意也是可以罚酒的,只是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要求放弃。

  中国boy身为人脉广泛的交际花自然是组局人第一个邀请的,他玩这类游戏向来也放得开,懂得如何让氛围热络起来。可今天他的运气似乎好到不正常,国王游戏已经进行了好几轮,酒瓶转不到他号码也叫不到他,存在感快和现场的空气差不多了。

  连白给机会都不给咯。

  没有意思。

  中国boy撇撇嘴,看到这回合的国王从零食堆里摸出一盒巧克力棒,目带促狭地环视一圈,缓缓宣告出自己的命令。

  “那么,二号和六号一起吃完一根pocky吧,同时从两边吃同一根那种哦。”

  Pocky游戏在大学生中还是很有人气的,非常具有校园中懵懂纯情恋爱的感觉,虽然在国王游戏中一般都是以搞笑性质展开。

  嗯,二号和六号,正好是他的生日,然而和自己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他把手中标着十一号的签放到一边,继续托着下巴正打算说些调侃的话来接着炒热气氛,就感觉到自己身旁的人突然直起了身子。

  中国boy:?

  白色的发梢掠过自己视线上方,中国boy一抬眼刚好把LEX脸上无奈带点尴尬的表情收进了眼底。

  “那啥。”

  LEX拿着六号签冲他不自然地笑了笑。

  “我是六号……”

  “……”

  “啥玩意儿?!”

  自带男朋友跑来聚会玩结果自己全程ob男友要被别人占便宜的中国boy呆愣片刻后瞪大了眼睛,差点就要拍案而起,伸手就准备去够LEX的胳膊。

  “哎呀,游戏嘛,只能愿赌服输了。”

  “好了好了,不会真亲到的放心吧。”

  见局势要僵,中国boy另一侧的人立刻按下他的手臂说了几句安抚的话,被抽到的二号玩家也连连承诺,中国boy这才臭着一张脸默许。

  虽说是默许,但单看那张脸任谁都知道他在吃醋。

  被叫起来的二号仁兄即使刚刚向中国boy做了保证依旧感觉如芒在背,那道目光像是尖锐的利刃随时要把他刺穿似的。他颤颤巍巍地从国王手中拿走装着巧克力棒的纸盒,刚刚打开盒盖就被对面的人伸手抽走了其中一袋。

  LEX利落地撕开包装抽出一根巧克力棒,随手就把包裹着巧克力的那端叼在了嘴里,挑衅似的冲对面无辜的二号扬了扬下巴,看上去是想速战速决。

  虽然这场面在中国boy看来真的够女王。

  所以他身上散发的杀气更浓烈了。

  二号玩家登时脊背一挺,像只蓄势待发的哺乳动物冲了上去,一口咬上了巧克力棒的另一端。

  说实话,这位玩家的内心是很想速战速决的,但是……

  他看看前面冲他笑得意味深长的LEX,又想着后面有一个时刻紧盯着他的中国boy,觉得自己实在进退两难,只得颤颤巍巍地咬着那段饼干祈祷哪位能先放过自己。

  在pocky另一端不过十几厘米远的人忽而展露出微笑,纯白的睫毛半掩过绯红的瞳孔,像是童话故事里的主人公。

  就在这位玩家快要因此而脸红时,对面的人便嗷呜一声张开了血盆大口,三口两口就把整根巧克力棒依次吞入口中,直至最后一下精准停留在他的唇前断掉。

  ……这种自己在和犬科动物抢食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LEX也没管被他当成工具人还呆愣在原地的二号同志,他一边嚼着嘴里的饼干一边转头看向还在等着看热闹吃瓜的群众。

  “这样就算完成了吧?”

  小腰一叉,谁都不爱,简直胜负欲满满。

  ……岂止算完成了。

  在场人士面面相觑,看看那剩下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饼干,又看看中国boy一副风雨欲来的低气压模样,果断选择了战略性撤退。

  “我们去一下卫生间……”

  “对!去卫生间!”

  “……”

  于是拉帮结派的一行人火速离场,KTV的包厢里只剩下了两名当事人,还有一首正播放着的起哄儿歌。

  

  “吃醋了?”

  LEX和个没事人一样坐回了中国boy身边,还顺手又从包装袋里抽出新的巧克力棒拿来吃。

  “没有。”

  中国boy回答得干脆,只是没有像以往那样挂着灿烂的笑容,也不拖着长音卖萌了,就差脸上明明白白写着“我吃醋了”四个大字。

  “你不就是想吃巧克力棒了嘛,我嫉妒啥啊——”

  这次中国boy倒是恢复了平常的语速,只不过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酸劲儿,脸都撇向了一旁,明摆着就是需要人哄。

  和中国boy交往了那么久,对方年龄虽然比自己小但在思维和行动上一点都不稚嫩,甚至可以说成熟的很,鲜少会出现这种“闹脾气”的情况,LEX还觉得怪新奇的。

  说句有些男前的实话,他还挺想让中国boy冲他撒娇试试看的。

  ……当然,恶意恶心人的不算。

  “不嫉妒巧克力棒那就是嫉妒吃巧克力棒的人呗。”

  LEX本人当然是不嫌事大疯狂拱火,在刻意撒娇这方面他实属中国boy的前辈,对方这等傲娇举动对他而言段数太低了。

  “哼。”

  中国boy轻哼一声,不置可否。

  平心而论对方难得幼稚的举动非常可爱,LEX一边憋笑一边抓紧时间多看几眼,甚至想用手机录下来等到日后反复处刑。

  在迫害年下恋人这方面,LEX可谓是无微不至,连摒弃一贯的懒癌动手小剪出充满羞耻感的短片都是常规操作。虽然这么做的后果是面上挂不住的恋人在某个夜晚里无节制的索取,但又有谁能断定那真的不是小情侣间默契的情/趣呢。

  早就不知被迫害多少回的中国boy会因为这种小视频害羞吗?

  谁知道呢,反正LEX是这么说的。

  在外人看来一对分开时过分成熟稳重的小情侣实际上对彼此任性肆意的那一面情有独钟,这也是其他人所不能理解的,为何他们黏在一起时总是像是小学生打架的独特相处方式。

  不过若较起真来,又会觉得他们实在相配,就像是天生一对。

  “唉——”

  LEX重重地叹了口气,相当做作刻意,引得中国boy心痒痒,分神瞟了他一眼。

  只见他这位偶尔显露出某些方面大胆本质的年上恋人又衔了一根新的巧克力棒在唇间,缓慢却直接地坐到了他的大腿上,双臂虚揽在他的后颈。

  绯红瞳孔中迸发的邀请之意过分直白,点在饱满唇瓣间的饼干格外诱人,明明没有涂唇膏唇釉来粉饰,在某人看来却比巧克力还要甜进心底。

  中国boy几乎瞬间抛弃了之前别扭幼稚的吃醋想法,大脑无缝楔入了成人时间,他总是对主动的年长恋人毫无办法,这点他自己心里知道,LEX也很清楚。

  小孩子之间的拌嘴虽然也很逗趣可爱,但哪有成人之间的秘事快乐呢……

  他咬上饼干另一端,正想着要用怎样的速度啃食掉这短短的细棒然后来一个充满仪式感的甜甜的亲吻,对面的恋人就和方才玩国王游戏时一般迅速咬掉了整根饼干,别说是什么暧昧氛围了,整个人就像三天没吃饭的。

  当然,LEX自认他这是在完全复刻刚才他对那位吃醋对象所做的步骤,这样中国boy就会发现其实并没有什么旖/旎意味。

  只是他还存了点小心思,在咬下最后一口时结结实实地撞上了近在咫尺的唇瓣,狠狠吻了一下后又毫不留恋地撤离。LEX抬头嚼着嘴巴里的饼干,而中国boy还呆怔在原地忘记了咽下那一小口饼干碎,双唇尚存的余温与柔软触感简直像是他的幻觉。

  “这下满意了吧?虽然我刚刚也不是完全这样做的。”

  LEX挑了挑眉,如果忽略掉他眼睑下那抹不自然的飞红,那还真是十足的霸道总裁模样。

  中国boy还维持着被强吻的姿势,金色的眼眸一眨不眨地直盯着LEX,看起来很像死机后重启无效的显示器。

  歪头看了中国boy几秒,LEX忽而轻嗤一声,下一根pocky也自然而然被他含在了唇间。

  这次几乎是另一端刚抵上中国boy的唇峰,LEX便立时猖狂地往前啃咬,以狂犬的气势再次将这短短的巧克力棒全部收入口中,末了又故技重施,再次吻上那两瓣已经无意识张开的厚嘴唇。

  “怎么样?还死机呢?”

  LEX张开五指在男友面前晃了晃,对方除了嘴唇更艳了些还是那副宕机模样。

  “哎呀,那就没办法了,饼干吃完了嘛——”

  他抖了抖空掉的袋子,耸了耸肩,以一种听起来遗憾实则阴阳怪气的语调拉长了尾音,同时手掌也撑起沙发想要从恋人身上下来。

  而后下一秒他就被年下恋人倒转体位,一把按在了沙发里,成片的阴影自头顶垂落,粗重的呼吸声近在咫尺,甚至连热气都轻抚过脸颊上细小的绒毛。

  LEX却无惧所有接下来有可能的展开,一对绯红的瞳孔微微眯起,在纤长的纯白睫毛衬托下宛如上好的红玉,含着藏不住的笑意与诱/惑。

  “饼干吃完了,怎么办呢?”

  他直视着那对流光溢彩的金棕色眼眸,蜜糖似的水色深处正在翻滚着浓重的情愫,是属于大人的眼神。

  中国boy开口,低沉的嗓音透着一点沙哑,却比任何醇厚的酒液都让人迷醉。

  他说,那就直接来吧。

  铺天盖地的亲吻犹如雨点落下,又急又重的,勾勒出即将喷发的火山,诉说着某种午夜辛秘。

  

  

  

  后记:

  KTV外面谎称要去卫生间的同学们:QAQ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