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Bad Blood

Chapter Text

Joker作为人类死亡的那个夜晚,Bruce一度从教堂逃离。哥谭市最后一个吸血鬼匆遽穿过玫瑰十字路口和长街,试图在Joker转化前找到一根尖木桩平息这场混乱。武器早已在仓库的战斗中耗尽,如果有可能,Bruce也会为自己留一根尖木桩,以免Batman堕落成一个可悲的、残忍的嗜血怪物——就像现在这样。他在教堂承受着血肉烧灼之刑,向他的朋友和故人高声忏悔,同时却贪婪地啜饮鲜血,对血的渴求胜过耻辱和神圣的火焰。

在通向仓库的街角,Bruce从一个吸血鬼身上拔出木桩,无头尸体通过胸口的空洞冷冷瞪视着他。Bruce默念道,致死者以安宁。

Bruce折回教堂,本是为了处决Joker,但他同时想到很多事情。有些行动是禁不住深思熟虑的。就在返回教堂的路上,Bruce想到自己还未得知Joker的名字和过去,即使他们对彼此了解到互相憎恨的程度。他曾经花费很长时间调查Joker的真实身份,结果却一无所获,这个疯子仿佛凭空出现在哥谭,没有个人档案,也没有社会关系,疯人院中不同医生的谈话记录互相矛盾,没有一个故事是真实可信的。Bruce因此想到自己刚刚杀死了一个几乎完全陌生的人,他们对彼此的了解就像舞会上看到的假面,Joker对他的了解也仅限于两副面具中的一面。他们仅仅看到假面就开始互相憎恶,为了消除怀疑而接近对方。他们跳了一次又一次舞,就为了确信那是一个着实可恨之人,证明他们之间的战争完全基于事实和理性,谁也没有被卷入盲目冲动的漩涡。尽管不可避免的,他们像陷入流沙一样在彼此身上越陷越深。

Bruce重新登上教堂的阶梯,看见Joker苍白的尸体依然沉浸在血泊中,一动不动,如同神龛里沉默的烛烬。他们之间从未以如此彻底的岑寂收场。怀疑的阴翳笼罩了Bruce的内心。他杵在教堂门口,思考着“就这样结束了?没有任何欺骗和陷阱?没有突然响起的笑声?”他了解Joker,这个疯子绝不会就这样静悄悄地离开,在这之后一定有更可怕的事物等着他。倘非如此,Joker怎么会一再引诱Batman杀死自己,期待一个让自己无法再笑的笑话?Joker早已预料到自身的死亡,不可能不留下一个更残酷的笑话,向Batman宣示自己的胜利,嘲弄这个冀望于个体死亡会带来光明与正义的世界。Bruce无从得知Joker的死亡会招致什么灾异,或许是弥漫全城的笑气,或许是污染水源的剧毒物质……Bruce想到自己不能就此轻率地退场,在这之前,必须确认Joker没有留下任何恶毒的后招。或者更进一步,通过血的仪式,他可以使Joker完全从属于他。

这是Joker无法理解的事情,Bruce想,Joker只会认为Batman需要他。

 

*       *       *

 

“Strange对你很感兴趣,Batsy,在他看来,你是哥谭市最后的吸血鬼,也是最强大的,不像那些被你屠杀的下水道动物。”Joker点了支烟,烟雾使他的喉咙愈发干渴,“咳…这些血液只是引诱你去疯人院的线索,Strange打算诱捕你,结果却失败了。”

“与这无关,Joker,他不像你,他没有蝙蝠收藏癖。Strange需要研究经费和人体实验数据,他出售这些血液只是为了赚钱,同时也可以测试血剂效果。”Bruce分离了从Strange实验室带回的血样。这些经死亡发酵的血液所呈现出的神秘异徵,仿佛某种交感巫术,使人类部分地异化成为吸血鬼,拥有超常的代谢速度和加速流逝的生命。“黑市上流通的吸血鬼血液其实是经过Strange提取的修复物质,但同样具有副作用,使用者必须通过摄食人血减缓过度代谢带来的衰竭,否则很快会死于不明原因的匮乏病症,Strange始终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这不算什么问题,Prof. Strange可不会关心哥谭人口的增减。”Joker露出陷入遐想时那种恶意的微笑,“风雪将至,人们会在漫长、寒冷的冬夜里四处游荡,为了寻求一点温暖,与遇到的陌生人拥抱、接吻,而他们吻过的人转瞬却变得同样冰冷,同样暴虐。亲密带来厄运,爱招致死亡,不幸者只能传播不幸,没有救赎,没有福音。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变成名副其实的哥谭城。”

“只要我还在,这些事情都不会发生。”Bruce抬头看了一眼Joker——这是完全多余的动作,他知道Joker在何处做什么,那具身体中满是他的吸血鬼病毒。Joker正从棺材里跳出来,焦躁不安地四处走动。

“陈词滥调,侦探,陈词滥调……”Joker在地下室来回踱步,似曾相识的感觉令他想起自己曾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终日彷徨,皮肤组织从身体上片片剥落,落在布满灰尘和脚印的地板上。而这一切未必是真实的,也许只是神经刺痛导致的幻想。

从彼时被幻象与空想搅攘得混乱不堪的记忆中,Joker很难提取出一段完全真实可信的经历。当他试图回想某件事情时,往事的碎片多少伴随着想象的镶嵌拼贴,他向别人讲述的故事便是如此得来的。现实既非赫拉克利特的河流,亦非忒修斯之船,那不过是熵的增加,回忆徒然抵抗着无序。如果蝙蝠国王讯问他,他同样可以讲上一千零一个夜晚,真相埋藏在每一段重构的往事中,但永远无法回到它们原本所在之处。

“有些事情我应该让你知道,亲爱的…”Joker突然停了下来,转向Bruce的工作台,“但是在那之前,在嘉宾登场之前,我们先来个小游戏活跃一下气氛。你现在太严肃了。”

Bruce正在研究抑制血清,他不希望Joker现在捣出什么乱子,于是答应道,“是什么?”

“噢,很简单。”Joker搬了张椅子坐在Bruce旁边,手臂枕着椅背,倒骑在椅子上,“一问一答,平等交换,保证诚实作答,好吗?Batty first~”

Bruce装作漫不经心地答道,“我不知道…你先开始吧。”他不明白Joker玩这个游戏的意图,显然Joker是想做些什么。他当然有很多问题想问Joker,但不是在这种情形下,何况他也不相信Joker能照自己规定的那样诚实作答。

“好吧,我先问。那天晚上,你为什么回到教堂?”

Bruce吃了一惊,回头看向Joker,那双眼睛一如既往闪烁着剧毒结晶的光辉。使他讶异的不仅是问题本身,还有Joker透过问题向他传达的信息——Joker知道他曾离开教堂,对于死后所发生的事,Joker仍有所感知。这也许是吸血鬼病毒在Joker身上作用的结果。但Bruce觉得这太荒诞了。醒着经历死亡,听起来就像一个悖论。

“该你回答了,Bats。”

“为了杀你。”Bruce看着笑意在那双红唇上逐渐加深,“你在死亡后仍有意识?”

“是的,和活着一样清楚。到我了…你还想再尝试一次,嗯,杀死我?”

“你的存在对哥谭来说过于危险,所以,是的。”Bruce没必要瞒着Joker,他想Joker对此也心知肚明,“你本来要告诉我什么事?”

“太快了,Batsy,慢一点,慢慢来…”Joker摆手道,“我以为没那么快进入正题,你就没有其它问题了吗,比如我的真实身份、经历、安全屋、藏炸药的仓库、帮派手下、内应……”

“那就告诉我,如果我杀了你,哥谭将会发生什么?”

Joker怔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你比我清楚,不是吗?这是你一直以来所恐惧的梦魇,为此你才给自己订立规则。我不确定哥谭会发生什么,Bats,但是你会怀念我的血,你第一次品尝到的血的滋味。你会拧断每一个罪犯的头颅,吮吸他们的血液,但是你发现没有一个人像我,没有一个人的血尝起来像我那样,即使你杀光世界上所有的罪人,也不可能找到第二个我。人们会反抗你,就像你反抗Dracula,既然Batman独一无二的阴影已经消失,留着蝙蝠灯还有什么用呢?”

反驳精神病人的自恋幻想毫无意义,Bruce从中听出了Joker的意思,如果说杀死Joker会带来什么后患,那就是堕落的Batman本身,一个疯狂、邪恶的黑暗骑士。Joker所不知道的是,Bruce将会紧随其后,与他一同灭亡,而Bruce并不打算提前告诉Joker这个结局。

“我知道了,Joker…游戏结束了吗?”

“就让它结束吧,既然你赶时间。”Joker站起来,倚到工作台边,“我刚刚记起一件事,亲爱的,美妙极了,我迫不及待要和你分享,但是我随即想到你不会相信…”

“说吧,Joker。”Bruce知道Joker无论如何一定要说,他们看起来像国王和弄臣,其实多数时候,他都是Joker唯一的听众。

“在你离开教堂后,有人进来过,我猜是Strange,他从我的血液中得到你的病毒,这就是血剂最初的版本,那些流向黑市的血剂都是这个版本的衍生品,所以它的效果才像是半途而废的转化产物。记得那个微笑吗?死尸脸上刀割的笑容,看起来就像我。死亡和绝望会使人变得相似,如同欢笑和幸福。”

Joker说完之后,看着Bruce浅蓝色的眼睛,一个苍白的幽灵倒映其中,至少是确实存在着。

“你不确定经过的人是谁,也许只是来做晚祷的市民。”Bruce难以相信Joker的推论,虽然有成立的可能性,但实在过于荒谬,“我调查过Strange的办公室,那些棺材里都躺着货真价实的吸血鬼,被木桩刺穿心脏,还没有切下头颅——现在已经让Jim代劳了。这些可能是Strange白天潜入黑手党的家族墓穴,偷偷运出来的。既然他有现成的吸血鬼可供采样,为什么还要冒险在夜晚追随其他吸血鬼的行踪?”

“因为你是特殊的?我不知道,也许Strange对你特别执着。”

Bruce进一步反驳Joker的推论,“那些黑手党都是因你而死,他们的潜意识中带有对你的恐惧和怨恨,而这也影响了血液的使用者,所以他们才用刀在受害者脸上刻画出你的标志。这是一种指认。Gordon因此怀疑你是凶手,他知道我的住址,如果我们没有追查到阿克汉姆的地下室,哥谭警局就会在白天闯进来把你带走,而你甚至无法开口辩驳。”

Joker耸耸肩,“你觉得这些半成品是怎么来的?”

“我刚才说过,黑市上流通的血剂经过Strange提取加工,只保留其中增强机能和修复损伤的成分,但血液成分过于复杂,以至于无法完全剔除原本的异化作用。我猜测Strange研究吸血鬼是为了获得永生基因,这些血剂只是第一阶段的实验成果,他获得充足资金后就会继续下一阶段的研究。”

“行吧,这说得通。”

Joker从Bruce身边走开了,到远离工作台的地方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思忖着什么事情。Bruce让自己专注于研制血清,以免继续在处置Joker的问题上纠结,至少对血清的测试要比这个问题进展顺利。

“本台为您报道东区血库失窃案的最近进展。据悉,哥谭警方目前已抓获盗窃犯罪嫌疑人,该男子为东区某帮派成员,三日前在某酒吧发生的暴力事件中受到枪击,接受非法药物治疗后仍需大量输血……”

Bruce抬头看了一眼电视,和Joker面面相觑,Joker状若无辜地摊了摊手,回头接着看哥谭本地新闻。

“……这是本月发生的第四起吸血杀人案件,受害者共同特征是尸体上有一至多处割伤,嘴角有刀割裂口。据相关证人消息,本案受害者已失踪多日,不排除受到凶手绑架监禁可能。目前警方正在排查相关人员。Gordon局长提醒市民,请勿陷入盲目恐慌,入夜后减少不必要的外出,如有外出请随身携带十字架、大蒜或银器……”

“难以置信。”Joker评价道,“Gordon竟然在电视上说出来了。这会把好市民们都赶去教堂,加重教会的腐败程度。等这些风波过后,Gordon会因此被嘲讽攻击,直到媒体和观众都厌倦了这个话题。”

Bruce理解Gordon,“市民的生命比自己的声誉更重要,所以他才是James Gordon。”他必须尽快把血清交给Gordon,以免Gordon独自承受这些压力。

“——今晚,暴风雪将登陆哥谭市……”

 

*       *       *

 

薄暮时分,楼上传来门铃声。只有一个人会造访这里。

Bruce听见Alfred开了门,请客人进来。眼下还未到日落时刻,他希望Gordon不是来带走Joker的,至少在这件事情上,Joker虽然自作自受,但绝非罪有应得。

在Alfred告知有客来访前,Bruce先到了地面的寓所。管家和局长看见他时同样惊讶。

“少爷,我得提醒一下您,天还亮着呢。”

“我以为吸血鬼白天不会起来活动?”

Alfred向Gordon解释道,“会的,但是通常只在他们的墓穴内活动,我没想到Bruce少爷会出来……”

Bruce打断Alfred的介绍,直接问Gordon,“发生了什么事?”

“噢,天哪,发生了很多事,如果你看看本地新闻报道,就会知道……”

“我看到了。”Bruce颔首道,“我还在测试血清。你就是为这个来的?”

Gordon停顿了片刻,才说,“不…另一件事情。我可以要一杯咖啡吗?”

“乐意效劳。”Alfred转身去厨房。

Bruce试探性问道,“你不希望Alfred知道?”

“是的,Batman,我的朋友,我必须告诉你…我们从Strange藏匿的吸血鬼体内采集了血样,委托专业机构,与黑市流通的血剂进行比对,结论是它们并不同源。”Gordon看起来十分为难,“鉴于哥谭市已经没有其他吸血鬼,现在,我必须采集你和Joker的血样……”

“Strange有可能在别的地方还藏着几个吸血鬼…”Bruce发现自己的声音艰涩极了。但Gordon误解了他的意思,以为是这个请求令Bruce感到不快,连声向他道歉。Bruce只好制止Gordon,“不必道歉,Jim,这是合理怀疑。我会给你血样的,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安顿Gordon之后,Bruce返回地下室,他没想好是否要告诉Joker这个消息。至于Joker的血,他很容易就可以得到。

“Joker…”

Bruce叫了Joker的名字,但是无人应答。沙发、棺材、盥洗室、工作台,地下室的任何地方都不见Joker的踪影。Bruce可以感觉到Joker就在附近,还在这幢建筑内,正离他越来越远,但他无法看见。Joker就这样消失在他的监控之下,从他身边逃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