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风月宝鉴·七

Work Text:

直到谭宗明将手指塞进赵启平的嘴里,赵启平才停下来。谭宗明喘着粗气说:“不许用牙齿咬我。小坏蛋。”

小坏蛋恋恋不舍地收了口,换做用手去撸,嘴角一撇,有一万个不满意。谭宗明靠在床头任摸,被他这脾性迷得五迷三道,一边去摸赵启平毛茸茸的大尾巴肛塞,一边不禁想赵启平真他妈是只狐狸吧?要是他有狐狸耳朵的话,现在一定无精打采地耷拉着。

“干我……”赵启平软趴趴地说。他张开腿,乖顺地背对着谭宗明,跨坐在他的小腹上,用自己的鸡巴紧贴着他的。谭宗明伸手扒开他两片饱满的臀部,入口含着肛塞紧紧地贴在他的皮肤上。

“你取出来呀。”赵启平将两根阴茎并拢在一起撸动着。

谭宗明并不着急。他揉捏着赵启平的大腿,又把玩赵启平精瘦的脚踝。直到赵启平用大拇指恶狠狠地搓他的马眼,他才掰开入口,将湿滑的肛塞拽了出来。小穴发出“啵”的一声,不甘地适应着后庭地空虚。

谭宗明将肛塞上残留的润滑刮在赵启平的腰窝里、屁股上,上手抹开。赵启平被他摸得心里又痒又酥,便抬起屁股,将洞口对准谭宗明的鸡巴坐上去。这根阴茎让他感到熟悉和安心,也让他永远都为这件事乐此不疲。光上下套弄没什么趣味,赵启平便画圈似的细细地磨,感受每一寸肠肉和包皮接触的快感,将整根阴茎彻底堵在里面,全方位地包裹、缠绕。赵启平的腰就在谭宗明眼前晃来晃去,颈肩紧绷。

赵启平的腰被自己玩得软了,就趴下去,手臂支起来,侧看是漂亮又柔滑的曲线。这样一来谭宗明的视线里全是宽肩窄臀,情人屁股下滑腻的洞穴对谭宗明的阴茎又吸又裹,大肆吞吐。这样操是很累的,赵启平偶尔休息一会儿,甩一甩撑得发麻的小臂,谭宗明的阴茎便从甬道里滑出来,硬挺挺地在入口磨蹭。那儿已经被操红了,加上湿漉漉的润滑,很难不让谭宗明想到背对的小赵那漂亮的嘴唇颜色,也是这样水红水红的。恍惚出神间,赵启平修长的手指带着足量润滑探到后面来,中指色情地在充血处揉着打转,换来小赵受用地呻吟,懒洋洋又淫荡地勾着谭宗明的耳朵。然后他插了进去,那儿的褶皱又被几根手指抚平了,咕啾咕啾地用声音折磨谭宗明硬挺的下半身。谭宗明忍不住弹起来,从半靠半躺的姿势变成跪在床上,赵启平知道这终于是要狠力操自己了,双手乖巧地抱紧枕头,将脸埋在里面,屁股翘起来的姿势活脱脱像母猫发情,嘴里还喊着“谭宗明”“老谭”“老公干爹”地叫个不停,要被干死了,求他轻一点。于是谭宗明将小穴暴露在空气中,用阴茎拍了拍那里,再狠狠地对着屁股来了一巴掌:“这还没进去呢,骚得你!”于是赵启平的腰扭得更欢了。

谭宗明最喜欢逗他,磨磨蹭蹭许久才真枪实干起来,赵启平在枕头里出不过气,抬起脸一看,法老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床,横躺在他眼前。法老是他俩养的猫,全身毛发光亮漆黑,只有两只眼赤黄如金,谭宗明便起了这个名。这小家伙也并不看他,但赵启平就是突如其来地觉得窘迫,勉强在大肆晃荡的动作里伸出手把猫赶下了床:“去去去,小孩子不要看这些东西……你慢点,跪不住了……”

黑色的猫咪冲他瞄了一声,头也不回地出房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