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王尔德派

Work Text:

每个童话故事都是这么开头的——有一个善良又热心的孩子。

对不起,我没那么了解孩子——这话有点不负责任——也许你已经过了听童话故事的年龄;我向千织道歉,她脸上挤出一个感激的笑:没关系。

邪恶的冰雪女皇把破镜的碎片散布到他的心中,他的心和血液都变得寒冷。

嗯。她轻轻点头。

这并不全是女巫的错;孩子的胸口本就偷偷藏了一团寒冰,碎镜不过是把冰锋折射到他瞳孔里罢了。

 

 

“中也君,若论及童话,你算是安徒生派,还是格林派?”

有一天玄儿忽然提出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彼时他叼着根烟吞云吐雾,电视上无聊的广告制造噪声,我捧着期末试题焦头烂额,实在不能算是闲聊儿童文学的好环境。

“王尔德派,可以吗?”

玄儿空出的那只手去摸下巴,摆出一个“思想者”的姿态来:“王尔德?他的故事实在不能算作童话:夜莺的血与歌换得一朵廉价的蔷薇;背对月光割下心与灵魂的渔夫;自私的巨人和悲哀的快乐王子。孩子可不该读到这个。”

也许我小时候读了也会做噩梦!他的语气中怀了两分揣测。

玄儿弹断一截烟灰,继续保持着那尊法国名雕像的姿态。

我忍不住刺他:“你呢,玄儿?对别人的爱好大加批判,倒也让我听听你的高见!”

“我?……果然还是格林童话比较好吧。我喜欢奇迹。”

 

 

冰雪女皇在孩子额头上落下冰冷的吻;孩子追随她回到坚冰雕砌的宫殿,再也没有离开。

格尔达呢?千织问我:她没有来拯救她的朋友吗?

……没什么能融化坚冰。

爱也不能?

爱也不能。我回答她,但是也许奇迹可以。我们还可以期待奇迹。

奇迹?……就像故事的最后,格尔达和加伊躺在冰块上,却恰好拼出了“永恒”两个字,得以逃离冰雪女皇堂皇而死寂的寝宫。

 

“春天来了,格尔达和加伊回到家,他们手拉手,一起坐在小桥上,感到非常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