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照潜]如何饲养一只黑猫

Chapter Text

 

  

  交给我吧——是这么说的。

  回到家后才发现……自信满满的话真是放早了。

  “照朝你回来了~”

  迎接他的是当红女偶像热情的招呼声。

  “紫你怎么……”

  “嗯……听说潜夜来了嘛,就想来看看。”式部紫坐在一地的空酒瓶和空罐子中间,抛出一个标准的偶像式笑容,“主要还是来看看照朝啦,上次见面还是因为织田集团的广告合同,但是果然还是想好好吃顿饭呢。”

  口齿清晰,对观众的表情控制得也很到位,看来是没什么大问题。

  “啊,这么说来紫是很久没来了。”

  “哦小照,一起来喝吧——”

  上衫潜夜正从有冰箱的房间走过来,“啪”地一声熟练拉开拉扣。

      

  

  

  用过晚饭之后式部紫就回去了。

  虽然语气遗憾地说着“啊好想跟以前一样住在照朝家”,但快到整点时就主动站起了身,举着手机的聊天界面向他们挥了挥,“经纪人已经在门口了。”

  织田照朝站起了身:“我送你到门口吧。”

  女孩子愣了愣,视线在他脸上停了一会,又稍稍移开,看了看房间里坐在桌边望过来的潜夜。

  沉默只持续了短暂的几秒。她的嘴角露出一个笑容,“好啊。”

  

    

  “总感觉……虽然没有很久,不过照朝和上衫先生,感觉和上次见的时候不一样了呢。”

  “……是吗。”他的脚步停了停,“紫你倒是没怎么变。”

  “很多人可是说YUKA成长了不少呢,好像是叫养成偶像的成就感?”

  “因为工作很成功吧。”织田照朝笑了笑,“对我来说紫就是紫。”

  “真是的……又是这种关键性台词啊,我会很高兴的哦。”式部紫抬起头,天还没全黑,月亮已经出来了,“……照朝。”

  

   

  

  “YUKA和小照说了什么吗?”

  “很在意吗?”

  “那当然~我可是YUKA的粉丝。”

  “哦,这么说来确实。”

  “真是伤心啊,小照。”潜夜语气哀叹,表情却没变,一边起身去拿新的啤酒。

  他才是真的叹着气:“少喝点吧。”

  

  

  很难想象这样的人,也会是谁的粉丝。

  什么天才赌徒,精明的骗子,其实只是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孩。   

    

  

  拿完啤酒的人回来了,在他旁边坐下,他要转过头才能看见潜夜的表情。

  他微妙地感受到了气氛变化了。

  “我第一次见到小照的时候,小照好像还是初中生。”

  喝醉了吗?突然说起他们的事。

  除了那些炫耀般做的劫富济贫,清醒着的潜夜很少会谈起自己的事。在任何时候他都会选择隐藏,或是用捉弄般的语气把话题引到提问人身上。

  等等。

  他的眼睛定格住了:“什么时候?”

  他清楚潜夜这里的意思,绝不是什么在新闻报纸上见过之类的模糊含义。

  上衫潜夜直接避开了这个问句。

  “那个时候的小照就是个努力的好孩子了。”他向前伸出手,张开五指,从指缝中往外看,室内的灯光刺眼到让他忍不住微微眯起眼睛,“结果正式见到的时候,是高三呢……小照。”

  那个背负着责任这个重担的,拼命的高中生。

  “那个时候,我想错了。”

  小照要从他背负的东西里获得力量才能活下去,他不能把小照的脊椎骨抽走。

  潜夜的视线始终漂浮在虚空中,语气喃喃的,好像自言自语,表情也很松弛。

  织田照朝叹了口气,“你没有错……或许我们都错了也说不定。”

  “我一个人背负得了”——在输给潜夜之后,知道自己已经无法从公平游戏中获得掌控公司命运的权利,当时满脑子都是这样的声音。

  现在想来确实太狂妄了。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摊开的手心。

  个人的力量在这么庞大的组织面前,实在是太羸弱了,这世界上又有哪个个体能够独自完整地背负。    

  

  “我能做的,只有守护它……背负这种话,放得太过了。”

  它也从不应该依靠着谁才能运转,而应该依靠着所有人。

  “那么,小照现在开心吗?”

  他的手捏成拳,“要说的话,应该是开心的吧。”

  “啊啊,是吗。”潜夜放下手,稍微低下头,眉眼间失落又似欣慰。

  “潜夜你……”

  他原先说是不是醉了或是病了,怎么会说这些不像你的话,上衫潜夜是会把自己置身于这种低沉气氛里的人吗,同时伸出手去探潜夜的额头。他以为潜夜会挡开他的手,却意外顺利地贴到对方脸部的皮肤。

  潜夜顺着他的手臂看向他的眼睛,没有抵抗,小动物一样温顺,啤酒被放在一边。手上摸到的温度好像是偏高了,织田照朝想,却忍不住被拉进潜夜的目光里。仿佛夜空,所有他能够看懂的、和看不懂的,黑暗又明亮地存在于那里,迷人又漂亮。

  一向不听话的黑猫下一秒居然迎面倒进他怀里。

  “我今天很高兴,小照。”

  低语着的、最后发出的声音,被他胸口的衣料盖掉一半的音量。

  “醉了……吗。”

  就算原本可能被遗忘在记忆的角落,经过直江大介的叙述也该想起来了,今天是潜夜一家遇害的日子。

  潜夜整个身体埋在他怀里,觉得姿势不舒服似地又动了动,他扶住了,一颗黑毛脑袋蹭了蹭,搁到他肩上,鼻间呼吸漫长又安稳。

    

  

  

  不觉得很奇怪吗?

  家庭也好,公司也好,明明只是在法律上规定的东西,没有可供触摸的实体,也不是食物和水源这种人体必需品,人却会相信它,并且为之生和为之死。

  好像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只是加了一个喜欢或爱的定义而已,明明是在付出,却会因此感到幸福。

  ……也会因为找到这样的对象而感到幸福。

  

  

  

  

  

  第二天他依旧起得很早。

  潜夜房间的门是关着的,他低下头看了一眼,昨天帮忙关门时拧过的门把手还在相同的角度。

  稍晚一点的时候潜夜抓着头发出来,在客厅看见他时明显一愣。织田照朝从报纸里抬起头,先发制人地说了句“早啊”。

  回应他的是同样精神的“早上好小照~!”  

  

  

  

  “虽然不知道照朝是做了什么样的决定,不过因为照朝是个很温柔的人,所以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希望照朝能开心哦。”

  “怎么突然说这个?”

  “嘛,毕竟人家早就说了会无条件支持照朝的嘛。”式部紫的语气很无奈,“而且像刚才那顿饭一样,和上衫先生都是有什么话又不说的气氛,能感知到还被夹在中间的我也是很累的。”

  “那真是抱歉了,紫。”他因为这种埋怨般的用词感到了歉意,停顿了一下,“不过谢谢。”

  其实也不是说了什么特别的话,只是这样而已。

  不过真的一直都在受这些朋友们的关照呢,织田照朝,连这种事都是。

  

  

  

  “唔,昨天真是说了很丢脸的话。”潜夜在他面前微微俯下身,像极了第一次赢他后说再多夸夸我吧的样子,“我可是没有留下一张纸条就害羞得跑掉,奖励我一下吧?”

  “你知道害羞是什么意思吗。”照朝放下刚刚阅读完的刊物,头痛地按了按额,“而且你真的有表现出觉得丢脸吗。”

  才刚刚洗漱整理完就开始回忆的是谁啊。

  不过——

  “奖励啊。”

  他只要稍稍抬起手,就能摸到潜夜凑在自己面前的脸。

  

  露出了那样的表情呢,讨要肉干的小动物一样。

    

  潜夜说他们第一次相见是在他初中的时候。

  可他翻看着资料里潜夜过去的照片,笑容稚嫩又张扬,实在记不起曾经有过什么时候,和那样的潜夜有过偶遇了。

  他只记得,在他整个人生中,从失去父母开始,到格格尼尔事件解决后的日子,上衫潜夜是唯一直接地跑到他面前说很累吧的人。这个人不带恶意、又信誓旦旦地对他说把那些重担丢掉吧,我想要看见更真实的小照,也是真的在关心他是否觉得疲惫。

  而他那时的人生是一条只能向上攀登不能停下的道路。

    

  他稍稍起身,亲吻上潜夜的嘴唇。

  柔软的,因为刚刚刷过牙,舌和齿间还有牙膏薄荷的气味。

  上衫潜夜的眼睛因为惊讶而微微睁大了。

  

  现在终于可以在这条路上稍作停歇。

  

  “小……照?”

  他若无其事地退开了,好像刚刚只是做了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上次不是说也要亲一个吗?”

  

  “先发制人如果成功的话,会是很好的虚张声势。”

  连这一点,都是从潜夜身上学来的。

  

  “……啊啊,”被这样提醒,潜夜发出了然的声音,表情也调整过来,“被小达俊强吻的那一次啊。”

  在绅士比拼中甚至赢过伊达俊一郎的人迅速重整精神,准备主动出击:“那么再来一次吧——”

  他的手按上潜夜肩膀,用很轻的力气挡开了。

  “所以说是奖励了。”

  “什么啊,小照也变狡猾了。”

  “是吗,我倒是没觉得自己有变化。”

  “欸——”

  

  如果只是在后院放食物,要怎么确保那只黑猫会一直来呢?

  昨晚他把潜夜送回房间之后一直在想。

  

  ——更加真实的他。

  有时连他自己都好奇那会是什么样。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又看了看手机,抓起旁边的书包,“那么,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去上学了。”

  上衫潜夜跟着侧过身去看钟,“已经迟到了吧。”

  虽说他已经很久不去学校,但也知道这个点已经很晚了。

  “谁让你起这么晚。”织田照朝回了一句。

  准确说第一节课都已经结束了。

  毕竟是不用为大学担心的高三学生,之前集团有事的时候也经常不去学校。

  翘课惯犯拎着包往外走,换着鞋补充道,“所谓的特级阶层就是这样吧。”

  潜夜跟着他往门的方向走了两步,靠在一边的墙上,“小照是为了这个早安吻特地等着的吗?”

  他的动作停下来。

  “如果我说是的话,”他的声音不自觉低下来,别过头,“……算了。”

  潜夜在他面前飘出一个“?”的表情。

  他挥挥手,开门出去。

  真是糟糕。  

  不管做了多少心理准备,在潜夜面前,因为招架不住而感到不好意思的好像永远是他。

  

    

  

  

  “照朝大人,今天结束以后是去公司吗?”

  秘书在旁询问他的行程安排。

  “啊,昨天没去办公室,应该堆了很多文件吧。”

  “不不,别这么说,最近送到会长办公室的文件少很多了。”

  手机在他口袋里发出了消息的提示音。

  “?”秘书看着他拿出手机,“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高中生会长的目光在电子屏幕上停留了片刻,忽然笑了一下,“……今天再偷懒一天也没事吧。”

        

  

  潜夜:今天我去找小达俊玩,晚饭回家吃^O^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