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水下桅灯

Work Text:

夏油杰睡不着,去了五条悟房间。
床上的人惺忪地望了一眼,模模糊糊知道来者是谁,在被窝里扭了扭又继续睡了。
窗帘没拉紧,漏进来一缕月光,缠在五条悟指尖上。夏油杰把他的手塞进被子里,然后坐在床沿上。
枯坐了一会儿,回头看到月光偷偷爬到五条悟鼻梁上。再张扬的少年睡颜也是恬静的,像一只休憩的布偶猫。
夏油杰想拂开那缕光,他的手一点点、一点点地靠近,越来越慢,推开的好像不是空气而是月光凝结成的水。水从他的指尖顺着指骨流到指根,冻得他发凉。
他的手就落到温暖的皮肤上。
并没有什么拦住他。
夏油杰掌心下可以感受到眉骨和鼻梁,还有那双蓝眼睛,咒术界不得了的东西。第一眼看到觉得是璀璨的钻石,可越看越觉得像是晴天的海与天空。夏油杰望过去,他就是水里的鸟、天上的鱼,在一双眸子中窒息。
手指微微用力,可以感觉蹭到了软软的睫毛。五条悟的睫毛很长,垂目时会遮住别人看向他下半个眼球的视线,给人错觉。上睫毛盖住下眼睑,像缝住的线。
夏油杰想用线给他缝上,睁开的眼睛是两道伤口,露出的眼球是柔软的内脏,也是造成这两道伤口的锋利的刀。得缝上,把脏器保护起来,把武器藏住。用红色的线,就不会被血染红了,最多变成黑色。
新月一样的缝合针从靠近鼻梁处的眼角戳进去,伤口对侧再戳出来,线再斜着拉回上眼皮,压倒一撮睫毛,再下一针。夏油杰以前没做过,手法不会这么干净利落,针头会在结膜侧滑动,表皮被顶起一个小小的峰,再戳出来。拉着线回到开头那一段线头,打三个结。从外看一个叉。
剪断线,锦纶上挂着血珠。
然后第二针,第三针。
夏油杰食指轻轻地顺着睫毛摸过去。
或者干脆取出来。中指滑过眼眶和眼珠的交界,就这样捅进去,把眼珠揪出来。泪囊一起扯出来,这样不管自己今后如何,五条悟终归为夏油杰流过泪。扯断那些禁锢住宝石的肌肉,把黏腻光滑的宝物握在手里。这里只会看到一团石油般的黑色,而到阳光下,球结膜是纯洁的白色,粘连的肌肉会泛着蓝。一只手就可以托住两个月球,一片蓝虹膜向天,一片蓝虹膜向地。
他感到冲破水面的压力。夏油杰疑惑,这样他就可以飞出海底了吗?
他害怕了,又用手盖住了那双闭合的眼睛。眼珠在他手下转了起来,像两只小兽。如摸到火焰,夏油杰的手收了回来。
做梦了啊。
最强会梦到什么呢?
这个梦很短暂,没多久五条悟就睁开了眼睛。它们和上次见到的时候一样,健康、漂亮。在这昏暗暧昧的光线下,夏油杰被一双困倦的蓝色捕获。
五条悟往里蹭了蹭,让出了半边。被夏油杰塞进被窝的手又伸出来,拍了拍床,又睡了过去。夏油杰握住那只手,把自己一起塞进被子里,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