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屠龙勇士终将

Work Text:

恶龙掏光了北面的金矿,国王贴出剿灭恶龙的悬赏榜。无数勇者竞相振奋,踏上了寻找恶龙的旅途——恶龙卷金子跑了,没人知道下落,所以第一步是找。

荣耀大陆各地的金矿都接二连三空了,恶龙还是杳无音信。但患不均而不患寡,国王不再焦虑,开始心平气和与各国首脑商讨铜币和纸币的流通事宜。

悬赏榜还是挂着。

 

 

 

勇者张佳乐在山里找到了恶龙。像山坳间凸起的一个墨色小丘,带翼的前爪捧着块碧玉正在嘎嘣嘎嘣地啃。

张佳乐才想起恶龙不是世间传的烧杀抢掠还吃人,当初被悬赏只是因为占了黄金——最近要加上白银——没想到是拿来吃。

不过这不是他关心的。张佳乐见恶龙进食专心致志,张开连弩,连射三箭,手臂稳稳的,但每箭微有偏移,分别冲着它的前额和双眼。

龙转了个身,原本冲着它的头去的箭矢无力地戳了下流转着金光的黑色鳞片,跌落在地。它抬起头,对张佳乐说:“厉害,但还差得远。”

“还早呢!”张佳乐笑道,又挽弩搭箭。

“挺有精神。”龙评价,语气很实事求是,但不知怎的让人抓狂,“可以同你玩玩,等我吃完——”

“谁管你这个!”张佳乐喝道,当即箭出如电。

黑龙丢了玉,展翅飞起。“哎哟,这发更险了。”它赞道,又闪过射向心口的一箭,喷了团火。

 

 

 

勇者苏沐秋与恶龙的战斗以他烧伤不能动弹结束。

听上去是片刻就会出的结果,其实不然。人被龙焰迎面撞上,会顿时一命呜呼,恶龙偏像戏弄苏沐秋似的,喷火都朝着他身边,直到山巅的雪全化了,雪层下的草木都陷入火海,勇者避无可避。

“你输了。”龙降落在他身边,用翅膀拦住火势。

苏沐秋恶心坏了:“直接冲我喷一口不就完了吗?”

“我又不想杀你。”龙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

苏沐秋惊讶又憋气,他箭箭冲着命门去的,结果对手就是陪他玩的心态;玩儿玩儿还是能把他伤成这样,和一口烧死也就是早晚的区别而已。

龙弯下脖子,脑袋凑过来,虽然它说不想杀他,但苏沐秋还是绷紧了肌肉,忍着疼去摸武器。他的长箭短矢都用完了,就剩弓与弩,聊胜于无。

龙没有发起攻击。它的竖瞳盯着他,微不可察地上下转了转,苏沐秋感到自己被从头打量到脚。然后,龙变成了一个人。

苏沐秋没法更惊讶了,反而感到意外地……平淡。作为一条龙,变成人后外表若不是穷凶极恶或倾国倾城,好像就令人失望。

除去这点,龙变成的男性人类还挺顺眼的,外表年轻,黑发黑眸,神情慵懒,看着十分无害。勇者心说化形是有欺骗性的,提高了警惕,却又多看了两眼。

男人抱膝蹲下来,说:“待在这里,或者被我带回去疗伤,然后陪我打架和睡觉,二选一。”

 

 

 

勇者黄少天躺在龙背上喋喋不休:“你能变成人那为什么不变成人和我打呢?我用剑你用爪牙,我用盔甲你用鳞,看似公平,实际上还是有巨大差距,如果你要比输赢,那……”

“但你不是来屠龙的吗?”龙轻飘飘地回他。

“哦,咳,对……”黄少天才想起自己的初衷,他被带进龙的逻辑里去了,“那你还留着我,不怕我找机会杀了你吗?”

“你尽管试试。”

黑龙没飞多久,降落在同一片群山的一处,走进一个山洞,大概这就是它——算了,用“他”吧——的巢穴了。他俯身让黄少天滑下来,落在什么凹凸不平的硬物上,负伤的勇者惨叫一声。

“哎呀,没对准。”龙抱歉地说,又变成人,把黄少天从那堆宝石上抱起来,放到不远的平坦之处。黄少天一摸,身下冷硬光滑,说不定是黄金造的床。

龙离开了一会儿,带回一大摞单片就足以盖住黄少天的树叶,给他当铺盖;又嚼了草药,敷在黄少天的伤口上。

“我有魔法,你知道。”变化成人的龙说,“明天起来就好了。”

“能给我垫个枕头吗?人类这样睡明天起来还是不会好的。”黄少天提要求,龙从善如流地用叶子给他折了个枕头,继续上药。“谢谢。所以我明天起来就要,陪你打架和……睡觉?”

山洞里伸手不见五指,黄少天只听得身边窸窸窣窣,自己被翻来覆去,心说提早体验到给恶龙陪睡什么感觉了:任龙宰割。龙为刀俎我为鱼肉。

“陪你打成今天这样然后再上药过一夜,那我就没法陪睡了。还是说你要先睡我再跟我打?老兄我跟你说,你们龙我不知道,人类这时候会战斗力下降的,你这样睡我可能过瘾,但打我又过不了瘾了。我劝你三思,其实咱们是不是可以既不睡觉又不打架……”

“竟然有这么多话的人!”龙终于出声,发了句由衷的感叹。

“我这是多话吗?”黄少天怒,“我在分析事理,苦口婆心……”

“不会再伤成这样的,我用人形和人的力气跟你打。”龙截住他。

他走远几步,把勇者的剑拾过来,道:“我不会用剑,你要教会我。”

“……你够强了,还要学新的?”

“我喜欢啊。”龙充满热情地回答。

黄少天的武器回到手边,他悄无声息地握住剑柄,大陆各国的高额悬赏在脑中模糊地浮现了一瞬,但他没有拔剑。

“你有名字吗?”他问,忙又解释,“就你的龙同类怎么叫你……”

龙嗤了一声:“当然有,我叫叶修。”

 

 

 

勇者肖时钦神清气爽地醒来时,阳光斜射进半个山洞口,照得各种宝物熠熠生辉。肖时钦想起无缘的悬赏,心里又流了一池眼泪。

洞口另一半被龙的身躯挡着,留在阴影里,肖时钦走出洞外,见黑龙在舔一颗红宝石,鳞片在朝阳下愈发漂亮,不输洞里的珍宝。

“醒了。”叶修懒洋洋地打招呼,用翅膀推过来足有三天量的水果。

肖时钦还挺满意,随即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斯德哥尔摩了。但转念一想,是他来屠龙,龙只想打倒他,完了还给他治疗,这就有点分辨不清楚。

不对,肖时钦,你昨天面临的是陪睡还是等死的抉择啊!即便它和叶修其余的表现完全不同……

肖时钦还是小心翼翼地问出口:“如果我昨天说我宁愿留在那里,你会……”

“我会给你上药,然后把你留在那里。”叶修得意地说。

肖时钦悲愤地塞了满嘴浆果。妈,你的儿子被无耻的恶龙骗了身子!

吃完早餐,叶修化为人形,带他回到洞里,让肖时钦讲解他战斗中用的都是什么机关,要拆开了再重装一遍,还顺手抓了把金子照着捏形状。肖时钦才注意到他们脚下踩的“沙”根本不是土壤。

“……这是你自己淘的吗?”

“我把石头都烧化,就找到金子了。淘是怎样的?”

“……好辛苦。”肖时钦棒读,“感觉比我们故事里那种直接抢人类宝库的龙辛苦多了。”

“也挺快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叶修说,“抢你们的岂不要被寻仇?虽然我自己挖,也被你们通缉……”

他看着也不困扰,毕竟来屠龙的勇士都反被打倒,有的还被睡了。肖时钦倒有些羞愧,但不知说什么,只好转移话题:“黄金太软,做的机关没有实战意义。”

“没事,我先学了记着。”叶修随手把仿制品丢到地上,让肖时钦继续介绍机械箱里的各色道具。他边听,边拿出一块玛瑙,双手捧着舔,肖时钦想龙的味蕾真是神奇的东西,值得研究。

龙形时并不怎么奇怪,人形做同样的动作就使肖时钦频频分心。

冷静,勇者想,他就算跟你睡觉也不会这样。

叶修不仅舔,还要吮,还要用牙轻轻地刮,肖时钦终于忍不住了,强自温文尔雅地说:“又不是冰淇淋,何不几口吃完呢。”

“冰淇淋是什么?”

“一种很多人舍不得咬,只肯舔着吃的食物——而这石头舔得完吗?”

“最终是舔得完的……行吧我速战速决。”叶修说,三两口消灭了他的食物,还把手指细细地舔了个遍。

肖时钦猛地撇过头不看了。

 

 

 

勇者方锐在山间行走时一直提着精神,不是怕性命危险,是提防着下一步就踩进叶修的陷阱,或被叶修偷袭成功,这些招数尽师承于他。

他本可第一天就中招,现在都该到家了。也可以是前天,昨天。偏偏他认真到现在……

方锐叹了口气,依旧注意着周围和脚下的动静,却忽然感觉侧后方一阵冷风,要躲时已来不及,被双手反扭,摁倒在地。

“我终于赢了。”叶修高兴地宣布。

“太飘了,下一次还说不定呢。”方锐打击他,不知为何,又泛起点叶修听进去因而不放他离开的遐想。

“笨的龙才会这样。”叶修说。

方锐反驳不了,他见识了这条龙的学习热情和能力,方锐此次输了,在他自己提高实力之前,可以先不抱赢回来的希望。

叶修一锤定音罢,把方锐拉起来,说:“你被我睡完就能回去了。”

方锐顿住:“……你要睡我?”

“答应过的,你忘了?”叶修睁大眼。

“我还以为你忘了。”方锐道,“沉迷打架这么多天。”

显然叶修有他自己的行事道理。“你被我用原形打败,算一次,人形又算一次,要有两次。”他煞有介事地给方锐计数。

“恕小的问,你不会要用原形睡我一次吧?”方锐紧张。

“那不能。”

叶修体贴地往床上多铺了不少树叶,陷进去简直接近鹅绒被。方锐自认做好了心理准备,结果在完全没想到的地方破了防。

“等等叶修!我以为,是你……”方锐撑起身子。

“不是我是什么?”叶修歪头,坐在他身上,刚把方锐那玩意儿吃进去。

方锐闷哼一声,更加语无伦次:“可能是人类的规则不同吧,我以为的,胜者,不像你这样……”

“怎么,我不像?”叶修眯眼笑道,俯身下来,轻轻掐住他脖子,“人类,以后还敢来进犯么?”

叶修并不主动袭击人类,他是在自己的地盘回击打败方锐,把他带回巢的。勇者好像触类旁通了这条龙的逻辑。

“不敢。”方锐配合地说。

是心悦诚服。但按照弱小人类的逻辑,他亦不可抑制地有点窃喜。

 

 

 

苏沐橙回家,正好碰上苏沐秋要出去。

“哥哥,你先看我带回来什么!”苏沐橙把哥哥按回椅子上,给他讲在外见闻,展示所得的奇珍异宝。苏沐秋也不忙走,点头赞叹,末了眼睛一转,若有所思,进屋从箱子里翻出块绿松石,放进包袱里。

“家里没钱了吗?”苏沐橙问,从自己身上翻出纸币。兄妹俩都常揭榜出去冒险,少在家里营生,除苏沐秋为搞发明以外留不下钱;苏沐秋搞发明,又稍不留神就把钱砸个干净。

“不是,你自己用吧。”苏沐秋笑着推拒。

苏沐橙也就收起来,又注意到苏沐秋斜背着的武器,并不是弓弩:“你要用千机伞?这是第一次吧!”

“对。”苏沐秋温柔地喃喃,“终于有值得见识它的……了。”

“的什么,谁呀?”苏沐橙好奇,随即想起来,“你上次出门是为屠龙吧,虽然没成功,可路上遇到了配见你千机伞的人,你却不告诉我是何方神圣?”她撒娇。

“保密哦。”苏沐秋揉她头发。

“啊,你谈恋爱了!”苏沐橙护住头指控。

苏沐秋咳了两声:“没有。”

他向妹妹道了别,走到门口,又停下脚步,回身问她:“我上次出门没有成功,你觉得这次会怎样?”

“当然会成功啦!”苏沐橙鼓劲。

苏沐秋又笑了,说:“不过失败也可以。”

“……哦。”苏沐橙说,“是去谈恋爱吧。”

“咳……真的不是!”苏沐秋飞也似的出了门。

 

 

 

勇者高英杰发现了恶龙,提起胆子发起攻击。

龙飞到空中,与同样骑着扫帚飞舞的高英杰过了几合,高英杰已经渐渐习惯它逗弄般的不直接攻击自己的做法,恶龙却忽地吐火烧着了他的袍袖。

“跟王杰希学的吧?”它降落下来,问没搞清事态转折,但还是趁机给自己灭火的勇者。

“……是。”高英杰怯怯地答。恶龙在荣耀大陆上声名已久,至今没被剿灭,高英杰听闻自己老师曾经尝试,但厉害的人恐怕都有这种传闻,是用来衬托恶龙的厉害的,他没当真。然而这龙却亲口说了认识老师。

“打得比他规矩太多了,不过也不错。”恶龙好像很熟他老师的风格似的评价道,“只是王杰希都没成功,你还是再练练吧!我不跟还不如他的巫师打到底……虽然他也很讨厌。”

恶龙听起来气呼呼的,腾空飞走了。

高英杰回去后如实转述。老师难得地笑了笑,向学生透露了个不宣于世的秘密。

“他对各种战斗方式都很好奇,会让人教给他,他应该学得也快。”王杰希说,“但龙的魔法和人不互通,他从巫师身上……唔,比喻的‘身上’……得不到什么。当初就怎么也学不会我的所习。”

高英杰点点头,记下这条秘辛。又暗自吐槽:老师,虽然我年纪小,可能浮躁了点,但也不至于听见个“身上”都想歪啊!而且谁会对着恶龙想歪啊!

 

 

 

勇者孙哲平见到了第二条龙。同样是黑色的,鳞片动作间闪出银光,加上它走进了叶修的山洞,很容易判断这是叶修的亲戚。

孙哲平先没想这个,他爆了句粗,赶紧去拿衣服。叶修躺在他身边,本来动也不动,见孙哲平的动作,捧场似的给自己扯了片叶子盖。

龙——龙形的龙——看见孙哲平,问:“你现在开始吃人了?”

孙哲平动作一顿。不愧是叶修的亲戚,脑回路有些相似的不靠谱。

“笨蛋弟弟,你哥是睡他。”叶修说。

弟弟冷哼:“我只是不想说。”

孙哲平对龙这份非人的坦然有些不适:“你为什么要说。”

“你还宁愿我说吃你啊?”叶修问。

孙哲平穿好衣服,扫他一眼,想到了什么,转而笑道:“都一样嘛。”

“人类的哲学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吗?”叶修问另一条龙。

“不,他是全身心都还在睡觉的事上。”弟弟说,化身为人。他站在洞口时孙哲平看出这条龙比叶修小一圈,人形却明显更高,孙哲平看他与哥哥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庞,擅自推断这是双胞胎的某种平衡互补。

弟弟之前吐槽孙哲平很不客气,对他说话又十足有礼:“你好,我叫叶秋。”

“我叫孙哲平。你好。”

叶秋的穿着是完全的时人装束,而且还挺上流。叶修变成人时身上也有布料,硬要比靠的话是古希腊人的打扮,但他本来就是龙,哪怕不穿也能接受——反正现在的孙哲平这样想。叶秋才奇怪。

“我好像听过你的名字。”孙哲平说,“国际商人?”

“是的。”叶秋说,“这样既能收获金银宝物,又不会像我哥一样亲力亲为,却被国际悬赏。”他嫌弃地瞥了叶修一眼。

“好像你那样很轻松似的。”叶修不屑一顾。

“我不觉得累。”

“我也不觉得累啊。话说我才是比较接近原生态的龙吧,你一个混人堆里的才该改邪归正。”

“龙就剩咱们俩了,保命要紧。”

“我的性命很安全。”

“你这样下去,哪天被足够强的勇者杀了怎么办?来跟我住吧,我养你。”叶秋忧心忡忡。

“嘿!”叶修一拍床铺,“孙哲平,告诉他你是个多牛的勇者,又怎样在六天内败在我手下两次。”

孙哲平并不想照叶修的话来一遍:“……确实是这样。”

“现在这样有什么好呢?还学用人形战斗,你原形就能碾压他们啊!”叶秋继续劝,试图从每一项论证叶修没必要,不如去跟他住。

“我喜欢。”叶修简单地说。

他眼里的热忱触动过孙哲平,显然也触动过弟弟,叶秋没有再说,变回龙形,起身离开。

临飞走前他又来了一句:“是因为性需求吗?我可以满足的。”

叶修白了弟弟一眼:“这个的重要性比战斗低多了——”

孙哲平心说,哦,叶秋打不过他哥,甚至实力差距很大。

“——而且我们是兄弟欸。”

孙哲平心说,这条竟然还排在打架之后,是龙的价值观不同,是叶修太爱战斗,还是叶秋实在太弱。

“全大陆的龙就剩我们俩了,你还管什么兄弟!”叶秋愤愤道,展翅飞走了。

听起来动人,但孙哲平一寻思,你也不能仗着这理由啥都提啊。

叶修却坐起来,身上的树叶滑落在一边。他认真考虑了,征询孙哲平:“你觉得呢?”

孙哲平果断地说:“我觉得不妥。”

扪心自问,他不是出于人类伦理说的,但他用人类伦理好好劝阻了叶修一番。

叶修最后点点头,道:“不过叶秋启发了我,我想去人堆里逛一圈。”

 

 

 

方锐在台上守擂。修习气功的人们有个一年一度的大会,方锐练气没几年,已经颇有进展,虽然风格为人诟病,但战绩摆在那里,今年在挑翻对手后,到现在已守擂成功了三次。

第四次后,方锐向台下挥挥手,忽然在观众里看见了一张印象深刻的脸。

他怎么到人间来了?方锐恍惚地想,好似见到谪仙一般。

实际上是一只国际通缉的魔法生物,破天荒地穿了常人衣服,正在为他鼓掌。与方锐的视线对上,叶修挑起眉,又眯眼做了个威胁的神情。

方锐知道为什么,先前他去——咳,屠龙,用的尽是当江洋大盗时的技俩,也没传授一点气功的学问,毕竟自己当时都还不熟练,但叶修显然误会了——因为他现在打得很棒。

如果能守擂到最后,叶修肯定会来找我。他会怪我留底,要求我教到他能打败我,然后……

气功师这样想着,愈战愈勇,守擂稳稳不动,打擂的纷纷落败。

“可以啊猥琐方,你终于要成功毁了气功师的名声。”宋晓下台时打趣地拍了下他,说的话似乎难听,实是看好方锐能守擂到底。

方锐得意扬扬,朝叶修眨了眨眼,叶修对他启齿一笑,方锐感觉甜化了。

下一位打擂的是个比方锐年长一些的男人,致意和气,刚出手时也没给方锐什么特别的感觉,但过三十回合,守擂气功师的面色渐渐严峻起来。挑战者的招式比较老派,风格看起来也是除方锐外所有气功师的光明正大,面对他诡谲的路数却能随机应变,滴水不漏;再兼内力更为深厚,最终,打擂成功。

“守了12个,可以了。”宋晓安慰下台的他。方锐点点头,对这个结果本身并不失望。

可是……

方锐伸出尔康手,叶修朝他比了个大拇指,然而充满兴致的目光转向了留在台上的吴雪峰。

我说那人一看就很保守不会同意你睡他有用吗?方锐绝望地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