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吞下晨明

Work Text:

羊拐x老算盘 方言废(普通话or有ooc,建议避雷)
去年8月的一篇“搞欣意难平”。

 

羊拐的双手撑在老算盘那张即使沾满了烟尘却依然清秀的脸旁,因骨架大而硕大的身子几乎将老算盘全部掩住,汗不停顺着下颌滴落,滴落在被随手乱扔的眼镜镜片上,滴落在身下被那根大家伙来回抽插的人穿着不整的记者风衣上,滴落在仓库隔断间的水泥地上,因为身下人没停的喘息逐渐蒸发。

 

夜深人静,除了偷袭的日本人谁会偷偷摸摸在隔间发出声响。

老算盘依旧一副瓜怂样子跪下来求饶,见羊拐不理又打算用求端午的老一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服羊拐,被羊拐一脚踹上肩头又用38大盖堵上胸口。

老算盘心里骂着,本来打算趁凌晨敌人进攻时浑水摸鱼,没想到去了个端午来了个羊拐。
随着自己的呼吸声与胸口的起伏越来越小,羊拐还是不吭声,也没有动作。

老算盘想看清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可枪还没从身上挪开,于是他哆哆嗦嗦用完好无损的那只手卡好眼镜,又扒拉开眼前糊住镜片的几缕头发。

“这,你这...”老算盘被眼前鼓鼓囊囊的裤裆吓得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只用双肘撑着身体向后退。

“兄弟好久没冲发了,这战火纷飞的,就当是互相帮忙了,嗯?”

“两杆枪,要是下面这杆随便你来,上面...上面那把......”老算盘语气委屈的不行,眼泪也从眼睛里挤出来。

“你说的啊,行,我直接以逃兵的罪名把你祭了给牺牲在这四行仓库的弟兄们”见老算盘怂的马尿都挤出来了,羊拐玩性大发,咔嚓一声将子弹上了膛,权当做是逗猫 。

“拐哥!我说下面这杆...是下面的。”老算盘摘掉眼镜,姑娘似的拭了把泪又戴上,不知哪来的胆子,将不轻不重顶在胸前的枪杆慢慢挪开,爬过去抖着手解开羊拐裤子的皮带,放出里裤里瞬间就弹出来的大家伙。

老算盘抓住不同于上头那杆枪的大鸡巴,试探性的舔了下龟头,接着看了眼羊拐的眼角些许
泛红,只觉得他反应太大。

“你跟个雏儿似的。”一看羊拐就是个没沾过女人的,老算盘嘴上卖力的帮人吞吐起已经胀起青筋的鸡巴,心里却打起了小算盘。

“别废话。”羊拐拍拍老算盘的脑袋,示意他靠近些,手再没拿开。

羊拐让老算盘适应了几下,反应越来越大,按着那人的脑袋前后动作着,一门心思想全射到老算盘身上,老算盘也没有多抗拒,虽然难受但顺从的继续着。

一会儿功夫,随着羊拐一声叹呼,按着头的手也松了,老算盘呛咳着吐掉了那腥味十足的东西,悄悄瞥看到羊拐高潮还没过放松警惕的样子,脑子飞速转动着准备起身跑路。

羊拐看着老算盘吐掉撇撇嘴,又见他微微抬头后满脸都是自己东西,小心思得逞,正想开口调侃他那副性感样子,却发现老算盘表情不对,于是羊拐趁老算盘站起身之际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将他按倒在地,一手压在他胸前细细打量。

“啊!……”老算盘另一只本该挥拳的手此时捂住了嘴巴。“不是说爽完了就放我走吗!”

“别急着抹掉啊,我可没说我爽完了。我说,你心里少装点坏点子吧,一天肚子里净是些小算盘……啧,都说你拨珠子时间长,可这漂亮脸蛋也不怎么显老,叫小算盘不错”羊拐突然觉得自己好似老铁一样,抓住女人的裹衣,胡乱摸的手划过胸前,又捏上线条优美的下颌骨,端详着美人儿好看的面容,嘴上调着情,下面刚射过一发的鸡巴又慢慢抬起头蠢蠢欲动。

“你,你又不是我,你怎么不认为,我这是求生本能。”老算盘嘴都酸了,舌头抽着筋不想说话,又被人压着重重磕到了地上,本来只想抹干净脸就跑,没想到被人反应及时看穿了心思一把放倒,嘶嘶抽气断断续续的狡辩。

“你嘴为什么总是这么粉,又贼又胆小,像只娘们唧唧的猫”羊拐答非所问,说着狼般粗鲁地咬了老算盘一口,又用一个绵长的吻堵住了下身想反抗的坏猫儿。

“哈...你特么,你特么也应该改名叫狼拐。”

 

不过老算盘算了这么多年,怎么算也没算到,羊拐所谓的帮兄弟冲一下,冲着冲着就忽悠着被入了屁眼。

裤子早已被脱到了腿间,羊拐不安分的手探到老算盘腰间,一下子就摸上了老二,老算盘功夫藏得深,也算是有点身手,此时都被人抓住命根子了不还手那还是男人吗,不过一切动作都被羊拐不经意间动了两下就软了身子。

“你,你干嘛”
“别急,答应你了我就一定做到。”

羊拐摸了手老算盘脸上还没干的浊液,就着已经立起来的小算盘可怜兮兮吐出的东西一起插入老算盘股间,感觉到老二脱离桎梏的老算盘得到解放般立刻摸上去,被羊拐一只手死死按到头顶。

“我是最后一次,没经验,都听老铁讲的,疼了你就喊,老铁说嗯嗯啊啊喊疼其实都是爽的,到时候你把全军都从春梦里喊醒过来看我惩罚逃兵,那叫什么来着?”

“谁跟你活春宫!”老算盘伸腿虚虚地向羊拐腹间踢去,谁知踹人不成反而被抓住脚踝打的更开,老算盘羞耻到眼眶都红了,感觉像是被当成女人干这事,再大声点就是几百人的围观,那还不如不活命,直接抱着炸药包和鬼子同归于尽也算死得其所。

“好细的脚踝,过去了找份好工作,把肚子吃饱昂”说罢羊拐又皱起眉头:“啧,本来润滑就不多,你看你,浪费这么多”

“嘶...操...嘶哈!哈...”几根手指不知道哪根蹭到了老算盘的敏感点,刻意压下的喘息终于憋不住叫唤出来。

羊拐变本加厉,抽插的手指变成了硕大的鸡巴。“呼...老铁没跟我说过男人操男人也会这么爽,不管我还是你,对吧”羊拐刻意低声细语在老算盘的耳边,温热的气息打在耳边使老二更加挺立,也让老算盘意识到刚才的叫声着实过大了些。

一声枪上膛的声音吓得老算盘搂紧了羊拐的脖子,羊拐难得没有贫嘴,呆愣一下便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和频率,只是抚上猫的后颈说别怕,又轻轻亲他的粉色的唇,落下星星点点的吻。

老算盘已经被操开了,扭着身子无尽的索取,羊拐深深的顶进去,随着几十下剧烈的抽插运动,羊拐低吼着射了出来,白色的液体冲刷过肠壁,一股又一股不住地流出来。

“哈...哈...操你妈,哈...说好的,互相帮助呢,你爽了我特么还没射呢!”老算盘带着哭腔小声喘息着,又听见眼泪滴滴哒哒坠落在地。

半天没了动静,羊拐边吻边哄,以为猫怕是都吓萎了,没想到这家伙直接射他军装上了。羊拐只觉得好笑。

“你怎么事后就翻脸呢,我看还是你最爽。”羊拐不会承认自己莫名奇妙的心疼,松开钳制老算盘的手抹掉一滴接一滴滑过眼角的泪。

“哭什么,你爽了还能活命。”
“滚蛋。……你活着,我等你,打完仗一起去喝酒”
“你能喝吗,一口倒?”
“看不起谁!”
猫儿舍不得人又不敢大声骂的样子真可爱。

 

“快晨明了,走吧,你和老铁这有老婆孩子的就是不一样哈,哪像我们,贱命一条。”
“对了,铜钱给我留个纪念吧。”
让我们用这场死前最后的欢愉吞下晨明,然后吐出灿烂的晨光。

 

狗日的,老子虽然没摸过女人奶子,可这公猫的洞进过了,这辈子也他妈算是值了。羊拐靠着沙袋准备出发掩护大部队,想到那猫儿就算跑路了屁股里夹着的也是自己的精液,笑了笑扔了两下那枚两面都一样的铜钱,摩挲着上面的花纹,塞进了军装最里面的口袋里。

“人各有命。”
“下辈子有缘见。”

End.

(每一次都更加坐实自己南极圈玩家的称号
你不是北极圈吗怎么现在南极圈都有你了*
顺便表白一把我千源老斯和欣欣)

 

羊拐:“这里注定了是我的归处,再说,他都有老婆孩子,我怎么敢承认我喜欢他。”
老算盘:“他怎么射进来了!我就在桥这边等,等他回来我一定好好找他算账!”猫猫生气.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