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杉尾】未命名

Work Text:

厨房里的杉元正在切菜,菜刀落在砧板上发出“哒哒哒哒”的声音,像飞驰的马蹄。尾形在门外望着杉元的背影,想着曾经他又怎么会如此轻易地以后背示人。他们都已经变了,就像尾形如今也无法再枪不离身。

可是残酷的是,世界是不会变的。尾形走进厨房,双手像猫一样轻悄地攀上杉元的双肩,伸出舌头舔舐杉元的耳朵轮廓。

“等……等一下尾形,想做的话得先……”

“我的下巴还是被你打碎了啊。”不等杉元说完话就打断一直是尾形的恶趣味,感受到手臂下突然紧绷的肌肉,令尾形十分愉快,他自顾自地说下去——“你知道吗?医生麻药打不均匀,手术时,我能感觉到医生的针从我皮肤的这边穿进去,再从那边穿出来,”讲到这里,尾形咽了口口水,用手在脸上比划,“有的地方完全没有感觉,我好像在看别人被凌迟,心里升腾起一种爽快来。可有的地方还伴随着刺痛,让针刺开皮肤的触觉更加鲜明了,真是不可思议的感觉,如今回想起还真让我食髓知味了。”尾形左手的食指点着嘴唇,似乎在想象什么,而右手仍然挂在杉元脖子上,整个人都暴露在杉元面前。

“如果你想,我不介意再给你脸上来一刀。”杉元握着菜刀的右手紧了紧,眼里的杀意转瞬即逝却仍逃不过尾形的眼睛。尾形仅仅是勾起嘴角,笑了,他向后梳着额前掉下来的碎发,随意说着:“好哦,我的右眼也许有天也会被你当作香烟里的爆珠咬碎吧。然后有一天,你的脑子也会被我……”尾形竖起左手的大拇指,将食指抵上杉元的额头——“嘭!”尾形嘴中轻轻发出一句拟声词,然后还作势吹了吹食指冒出的烟。

尾形兴致盎然地等待着杉元的回应。可杉元慢慢放松了肌肉,让右手又重新开始工作。他只是低低地说:“已经不一样了,尾形,不会发生那种事了。”

尾形的嘴角垂了下来,感到无聊,正欲抽手时却被猛然揪住了衣领。与手上粗鲁的动作相反,杉元轻轻吻了一下尾形的嘴唇,浇灭了尾形刚刚暴起的兴奋。

“搞这么多事今晚还想不想吃饭了,很闲的话就帮我洗那边的菜,臭蝙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