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SN/ME】非典型吃醋

Work Text:

Eduardo对魔术的兴趣是突如其来的,茶水间一个iPad四五个职员围观,出于好奇也看了一段,就被视频中的魔术师吸引。他执行力高效,追着天启四骑士过去的巡回表演视频从西海岸看到东海岸,然后看到四骑士最新一场表演在纽约,当机立断借着出差的由头高价收了张门票飞过去。
魔术秀大获成功,Daniel出场时底下小姑娘的尖叫比Justin的演唱会还热烈,不出意外地在各大社交网站上了热榜。
身在纽约“出差”的Eduardo晚上11点多在FB上发了一张和Daniel吃晚餐的合照,魔术师唇角一挑,手搭在他肩上笑得比Eduardo手上的玫瑰花还吸引人。配文“愉快的一夜”。
这文配的,知道的是看了场表演吃了顿晚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第二天早上的总结。
Mark嘴唇抿地死死,看着下边的赞一刷新多一堆,终究克制住了自己想限制Eduardo账户的手,转而给助理发消息让运营部的人去对接。

Daniel是个很体贴的朋友,那晚Eduardo成功利用自己的身份到后台执意请Daniel吃饭,他连庆功宴都没去和Eduardo吃了双人晚餐,饭没吃完就交换了联系方式并约好改天逛大都会博物馆。
结果这个改天就改到了硅谷去——第三天直升机接走了Daniel,毫不知情留在纽约的Eduardo在YouTube上看了Daniel于Facebook总部的个人大秀。
视频里Daniel出尽风头,表演炫目的不像话,Mark很给面子地特别出演压轴嘉宾,罕见换了套深蓝西装,他平时不注意着装,一打扮还挺有范儿。屏幕外的Eduardo咬牙,他和Mark一年里断断续续聚过不少次,从没见他特意换过衣服。
纽约的业务一办完他就回了硅谷,在办公室装作不经意地提了几次Daniel的现场多精彩,终于有次被Mark听见,立马说这好办,他请。
当晚就是三人晚餐,席间他和Daniel坐在一起Eduardo坐他们对面,Eduardo说你的魔术很精彩Mark就接话说是啊FB的员工都很喜欢,什么时候四骑士全员来一场?Eduardo说他每场演出自己都有看,Mark就点头附和说有几个魔术印象深刻,来讲讲幕后故事吧;全程Eduardo很少插上话,一说什么就被Mark岔开话题。气得他连盘子里小羊排都没吃多少,那块肉被他割得不成样,精心摆盘的甜点也被恶狠狠戳成渣。
饭后Mark坚持要送Daniel回酒店,Eduardo不甘示弱说自己家有客房不远不麻烦,Mark斜睨他一眼,说巧了Daniel答应过晚上要教他花切呢。Daniel笑着举起双手任由Mark把他拖到自己车里。
汽车扬长而去,Eduardo一个人气呼呼回去,几乎是在进门同时就有一份餐送过来,说是Zuckerberg先生吩咐的。Eduardo一边刷着Daniel的FB表演视频一边毫不客气地吃夜宵。

 

他和lex Luther在一场商业晚宴上相遇,金发男人气势很强,但和Eduardo交谈时却热情耐心,蓝眼睛一错不错地看着他。这份尊重很容易地博得Eduardo的好感,他们相谈甚欢,Eduardo笑说自己学车时撞坏了三辆法拉利,Lex说哦正好新提了辆超跑。他没问能不能和他约会,只问Eduardo能否屈尊让他那辆车见识见识碾压三辆法拉利的魄力。
被他逗笑的Eduardo欣然赴约,跑车是宝蓝色,跟Lex的瞳色很配。两个人都没带保镖,Eduardo赏脸坐进敞篷副驾驶,Lex载着他晚上在硅谷望不到尽头的街道上飞驰,偶有几辆车均远远躲着他们。两旁科技大楼掠成一道道残影,这地方通夜都是灯火辉煌。
Eduardo感受着呼啸风声就像回到十几岁一般快乐地大笑。
最后车停在他家门前。Lex的金发被风吹乱,Eduardo看着好笑,极其自然地伸手替他把头发拂了拂,手上沾了夜风的凉意。
他没有邀Lex进门,但是定好了下一次的飙车,他车库里也有那么几辆爱车,轻易不被外人碰的。

第二天睡醒拿起手机就看到一连串的消息提示,不知道是谁昨晚拍了几张他和Lex的照片,愤怒地将高清原图挂在Facebook上大肆指责这种赤裸裸炫富且不遵守交通规则的恶行。感谢苹果吧,即使超速也还是抓拍到了Lex显眼的金发和他大大的笑容。
看视距可能是某辆被他们超过的车,Eduardo忍不住捂脸,觉得有点丢人,虽然面部只有模糊不清的线条,但熟悉他的人肯定能认出来。
但他看看那几张图,又忍不住笑,开始想着下次要选哪款车。

谁知道还没到约好的日期他就和Lex在Facebook主办的慈善晚宴上再见。
慈善,晚宴,这两个词哪个看起来都和Facebook没有任何关系好吗!Eduardo心不在焉地和场内同行聊天,主持人Andy Samberg不知是谁找来的人才,说话逗得满堂发笑,气氛很活跃。
Mark出场时厅内众人凝滞了一瞬,一部分是因为掌权者的出现,另一部分是因为站在他身边的男人。
连Eduardo也诧异地睁大了眼,Lex微笑着和Mark站在一起,看起来像他的邪恶双胞胎兄弟。
觥筹交错间Mark神色如常地宣布了Facebook将和Luthor集团合作这一消息,Lex率先鼓掌,大厅内陆续响起捧场掌声,Eduardo仿佛听到了众人在脑内换算股价会上涨多少的计算声。金发男人举着香槟致意,Mark很商业地和他推杯换盏,看得Eduardo泛起生理性不适。

后来Eduardo听说这个合作是Facebook主动接洽达成的,底线价成交。这很难得,Facebook在硅谷的地位不说一手遮天,呼风唤雨还是做得到的,字面意义上。
当有一天Eduardo在他的Facebook首页上频繁刷到Luthor集团的广告时,他对Lex的兴趣也慢慢淡了下去,而且Lex似乎忙得很,没再提过一起飙车的事儿,Eduardo理解,赚钱嘛,谁还顾得上什么车不车的。
傍晚下班出来看见Mark靠在他的Lamborghini上,司机为难地站在一边。Eduardo盯着他,Mark理直气壮:“晚上和我一起吃饭吧。”
他忍住翻脸的冲动,冲司机挥挥手,Mark从善如流地坐进打开的车门。

 

和Mike相遇纯属意外,他只是在下雨时偶然踏进一家便利店,为了不白躲雨随手从货架上拿了条巧克力,收银员抬头看他一眼,Eduardo一愣,对他说他看起来很像自己一个朋友。
Mike受宠若惊,下雨天小店里没什么人,他一般不和陌生人搭话,但Eduardo笑起来很像一个闪闪发光的大明星之类的生物,他几乎以为穿越到了诺丁山而自己开的是书店。Mike眨眨眼睛,将巧克力推给他:“我像谁吗?”
Eduardo和Mike就长相的相似性与偶然性展开了悠长讨论,并延伸讨论到加州雨季与悬殊温差的不确定性与相关性。

此后Eduardo时不时去这家小便利店和Mike聊天顺便买点东西,晚上两人一起在柜台后吃披萨喝可乐看漫画。其实他远离这种糟糕饮食习惯很久了,以前Mark喜欢,后来营养团队也不让他碰这些。Mike貌似有点不善社交,不感兴趣那些高级餐厅,Eduardo心甘情愿陪他挥霍健康,还琢磨着什么时候说服他出去玩。
然后有一天Mike穿着黑红格子外套,满脸纯良无辜,说Zuckerberg先生将这家店买下来送给他了,声称是一份礼物。他本来是打工的收银员,现在成了店主人。
Eduardo心惊肉跳,他真的不想深究Mark究竟是如何知道Mike的。

后来他再来找Mike,奇异地发现店内门庭若市,忙得不可开交的Mike抬头对他抿嘴笑一笑,递过来一根巧克力棒,又忙着收银。
Eduardo看着排队等待结账的人流,越看越感觉不对劲,一个穿黄色格子衬衫的人和他视线撞上又赶紧避开,Eduardo看着眼熟,皱眉想了想,捏着巧克力棒走出去。

黄衬衫付完账走出小店,Eduardo在门外转角处等待着。
“嘿,我是不是在Facebook看见过你?”
被抓到的程序员满脸见了鬼的慌张,匆匆忙忙向他问好。
“Facebook园区离这里可有段距离,特意过来买……热狗面包?”Eduardo看看他手里的购物袋,笑容和煦。
那个程序员点点头又摇摇头,Eduardo好意补充:“没关系,你不用说话。是Mark让你们过来买东西的?”
可怜的程序员笃定地摇头:“不是不是,是我们自愿的。”
他心里有数了,Eduardo一挥手放过了这个可怜的家伙,拿出手机约Mark晚上一起吃饭。

Chris出差不在国内,Dustin倒是在的,Eduardo担心他和Mark两个人容易打起来,捎带上了Dustin。
Dustin和Mark一起过来,Eduardo指挥Dustin在自己这一侧落座,Mark看看这张四人桌,自觉坐到对面。
侍者刚上完沙拉,Eduardo就悠悠开口说最近Facebook不忙吧,白天都能在外边看到放出来的人了。
Mark一点头说最近没什么大更新,工作强度是不大。
Eduardo不跟他打太极,直接问他买个店不够还买人是什么意思。
Mark专心挑拣沙拉里的罗勒,也正大光明地承认:“礼物。送你的。”
Eduardo给他气得够呛,半晌没人说话,Dustin这次没站在他这边,犹犹豫豫说我觉得还挺好的,Mark递了个赞许的眼神表示没白给你发工资,Eduardo阴恻恻地看着他。
小可怜Dustin夹在中间,开口说办公室这群人一天到晚坐在电脑前可以24小时都不动一下,能让他们出去走走也不错,对健康有好处……越说声音越低,偏偏Eduardo还无法辩驳,他盯着Mark,终于说先吃饭吧。

 

Simon James这辈子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和顶头上司成为朋友。
一开始只是Eduardo在例行检查时被主管交上来的分析报告惊艳到,找来署名的员工,随口问了些数据后发现这个人绝对不是写出这份报告的作者。
Simon就这么被发现了。他穿着板正的白西装,跟人说话时语速很快总带着点惶恐,常常紧张得要死的小动作,Eduardo问他自己看起来是很严肃的老板吗,他飞快地摇摇头,Eduardo就笑了。
之后他将Simon调到自己的部门,有时让Simon在他办公室帮忙看数据,讨论到中午就请人一道吃饭。周五晚上约部门的人去酒吧放松,Simon一并在受邀名单。
Simon即使在酒吧也穿着西装,脱了外套乖乖巧巧搭在手臂上,短袖衬衫露出他苍白的皮肤,Eduardo给他买酒也是一脸局促地接过。这样的纯情款还真的少见,Eduardo偏头含笑看他小口小口抿着酒,几乎带着点怜爱。
几杯酒精下去Simon渐渐放松了些,开始和Eduardo谈起他对个人生活的看法,Eduardo很欣赏他的工作能力,更欣赏他脆弱而敏感的神情,有意无意想要照顾这个小木偶一样孤独的小人物。
酒后他让自己的司机送Simon回公寓,周一的时候Simon还特意来他办公室表示感谢,他温和地表示不必介意,下次有Party再聚。

Mark面无表情看着监控记录上的人像,咬着指甲,在Facebook员工名单上挑挑拣拣,将James Simon调过去了。
不到一周Simon就不再那么频繁地去他办公室,Eduardo有时路过他的工位,能看见一个神情张扬的年轻人坐在位置上转笔玩,晚餐邀约也总因各种事务脱不开身。

 

看中的潜在约会对象屡屡受挫,Eduardo一度怀疑自我认知有误,他周末晚上百无聊赖捡起久违的兴趣给Daniel打电话说想学魔术,Daniel一口回绝:你看我和Mark关系这么好和你走太近不方便的,不然以后还怎么来Facebook表演。之前教过Mark几个小魔术你想学不妨找他哈。
说完就是忙音,被挂电话的Eduardo惊愕,从来只有他挂别人电话的份儿,这敢挂他电话的还真是罕见。
他气不过想找Lex飙车散心,留的私人号码打过去,Lex听完邀约就在电话那头嘶了一声,笑着说亲爱的你不知道和你飙车要多贵,我可再找不到第二个像Facebook这么好的平台合作了。
啊这。
Eduardo哽了一下,要多贵他不知道,但拒绝的意思是听明白了。
Lex虚情假意地说了几句场面话,约了个彼此都知道不会有的下次,客客气气地挂了电话。
Eduardo被忙音堵住,不可置信地看着手机上挂断的通话界面,不信邪地拨打了Mike便利店的电话,那个小店主果然还在店里, Mike接通电话惊喜地叫了他的名字,Eduardo对自己一个多月没联系对方的事实心虚地咳了一声,温和地表示想请他吃夜宵,听说他们常去的那家餐厅出了新口味的披萨。
Mike在电话那端迟疑了一下,吞吞吐吐地说他的店还没结束营业。
Eduardo不解:“那我等你下班再过来?”
没人回应,他还没来得及问Mike就先说:“下班可能还要很久不要等我了谢谢你下次见。”
Eduardo还没回话就被挂断,那句“再见”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他最后给Simon打电话准备约这个小职员去酒吧,Simon接通后习惯性叫他Mr.Saverin,他语调和缓地说明来意,还好心建议“可以来你公寓楼下接你”。
Simon在那端犹犹豫豫,声音里带着小心翼翼的惶恐:“今晚吗?现在吗……Mr.Saverin,不太合适……今天有……”那端动静有点重,Eduardo听着像是有谁把听筒捂住了,声音模模糊糊传来“……不行,James,求你,不要这……”电话被挂断前,他清晰地听到一声轻笑。
Eduardo目瞪口呆看着黑屏的手机。
今晚被挂电话的次数简直刷新了他人生中的记录。哪怕是Mark也没有这么多次挂过他电话!Mark只会不接……
想到这,Eduardo终于想起来惹他心绪不佳的罪魁祸首是谁。他撇撇嘴,重新拨通电话。
”Wardo。“
Mark毫不犹豫接下了他心情不好找不到人出去玩的脾气,说自己还在公司正好直接来他家。这次Eduardo满意地挂断了电话。

Mark通过虹膜验证进门时Eduardo曲在沙发上玩iPad刷推,他是很懂得享受生活的人,听见声响头也不抬就随手指指琳琅满目的酒柜:”想喝什么自己拿,饮料在冰箱。“
Mark去冰箱开了两盒酸奶过来,看保鲜层有一盘鲜嫩欲滴的覆盆子,顺手也端到茶几上。营养师不建议晚上摄入过量酒精。他吸着酸奶坐到沙发另一端,看Eduardo起身,一边挑拣递来的覆盆子吃一边念叨毕业后都没人约他,看上的人也不和他出来玩了,没想到自己在硅谷混了这么几年凄惨到居然只能找Mark来喝酒,哦还没有酒只有酸奶,真是人生的溃败。他忧愁地叹气。

Mark默默听着,对他的好感对象们不置一词,摇头:“他们都不喜欢你。”
这话谁都能说,就Mark说不得。Eduardo立马冷笑:“你觉得我不值得他们喜欢?“
“爱你,应该是把你放在第一位。”
Eduardo收敛起冒出的尖刺,平平开口:“看来你对Facebook是真爱。“
Mark侧头看他一眼,语焉不详:“这癖好听起来有点怪异。Wardo,是他们不值得你喜欢。“
唔,这个理由听起来像话。“那你觉得谁应该?”
Mark耸耸肩,嚼着覆盆子含糊不清地说:“Facebook,”他吞咽下清甜的果肉,“的创始人。”
Eduardo咬住嘴唇内的嫩肉克制笑意,他的心无法克制地雀跃跳动,一时间没有人说话,他或许应该推出Chris来应付这一时刻,但、但,他轻柔地开口:“我不认为我有信心和Facebook竞争首位排名。”
Mark不假思索地否决了:“大错特错,Wardo,这并不是相悖的,完全没有可比性。就个人来讲,Facebook对我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但又不是说别的人对我就没有一点吸引力了,我曾是人类、我作为人类……“他闭口不言,因为Eduardo快笑到滚下沙发了。
Eduardo笑完才问:“这么说来,你认为有人在你心中的重要性可以和Facebook比较,甚至更重要?”
“是的,Wardo。”
他一双长腿交叠着半靠在沙发上,开口:“即使Facebook发展日益强大,却不会改变吗?“
“不会。”
他今晚上首次认真地望向Mark,意外发现Mark全身都在细微的颤抖,意识到Mark的紧张让他有点微妙的不安,”Mark,是因为我毕业后就来硅谷专职打理Facebook的事务你才会这么想。如果我没有来呢,如果我对Facebook的发展毫无益处呢,你还依然这么认为吗。“
Mark微微摇头:“如果以失去你为代价来换取Facebook的成功,那不值得的。“

如果如果,太多的如果;一旦木已成舟,所有的假设都是空谈。Eduardo没有立即回应,过了一会儿才似不以为然地说:”好吧,或许你是对的,我愿意接受建议。“
Mark转头一眨不眨地盯着他,Eduardo被他这么专注地看得有点受不住,转开视线咕哝着:“我也是认真的。”
“我有一个想法,”好一会儿Mark才找回语言能力,“我想将所持的Facebook股票捐出去。“
等一下,在他基本算得上是接受表白之后Mark想的还是Facebook的股票?Eduardo坐起来睁大了双眼:“你说什么!”
Mark舔舔唇,点头:“是的,把它们捐赠给慈善机构是个不错的想法。”
是个疯狂的想法。Eduardo皱眉:“为什么?”
“为了你说愿意。”

那么,在可预见的某天,唯一能和他们举办婚礼竞争媒体热度的只有两人宣布捐赠共同所持Facebook99%的股票这事也就不足为奇了。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