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跳海

Work Text:

海南的空气是咸的。

刘敏微微睁开双眼,初晨的阳光溜进了她的瞳孔中。暖意连同空气中咸涩的海水气味将她的感官慢慢唤醒,感觉到身后人的体温。

她伸出手把他推开了一点,华东低声哼了一声,不耐烦地动了动身子。

“你干嘛。”

“热。”

昨晚他们开了窗吹海风,便没开空调。早晨房间被阳光烧得宛如蒸炉,他出了一身汗,从发间到胸前,粘稠地贴合着她的肌肤。

她是几乎从来不出汗的,某种意义上奇怪地与她的性格一般吻合。表面上没有一丝温度,哪怕内在早已身心俱焚。

“你晚上起来上厕所的时候怎么不把空调打开?”

他还闭着眼睛,用手抹了一把眉间的汗,相比起疑问更像是指责。

“你没穿衣服,怕你感冒。”

他睁开一只眼睛看向她,“那以后就别让我脱。”

她翻了个身子,瘦削的两只胳膊仿佛刀一样刺向他的胸口,硌得他生疼。她像猫咪一样眯起双眼,卷发落下拂在他的脸上,“我让的?”

“反正我要是在我自己房间肯定穿着睡衣开着空调,不会热成这样。”

“那你快点滚回去。” 刘敏从他身上起来,躺回床上,“黄锦昨天早上敲你门就说没人应。”

“哎。” 华东拍了拍脸,“真不晓得还在装什么。”

“都跟你一样没脸没皮的。” 刘敏翻了个白眼,“他尴尬。”

“你不尴尬就行了。”

“我尴尬什么。我一受尽苦难的单身母亲。”

“哎哟。” 他装出痛苦的样子,“Kazu,你妈这是剥夺你爹我对你的抚养权。”

刘敏拿起枕头朝他脸上丢去。

“我要见我闺女——” 华东的声音闷在枕头底下,“你不能不让我见我亲闺女!”

她不作声地咧开嘴大笑着,一拳拳玩笑式地朝枕头轻打下去。

 

“去看海吗。”

她趴在他的身上,疑惑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你不是一直说今年都没怎么看过海吗。”

她垂下眼帘,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七点十分,离他们需要起床收拾行李走人的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点了点头。

 

海南的空气真的是咸的。

她闭上双眼,将自己完全包裹在这铺天盖地的盐味中。

她想起两年前在印度尼西亚的某个岛上,她也是这样闭着眼一心闻着海的气息,身后的东南亚导游用口音浓厚的英文问她,为什么还不下水。她就那样闭着眼,大半的人生像幻灯片般从她眼前划过。一张张的,全有他的脸。最后她终于跳了下去,想着结束一切,想着重新开始一切。

她慢慢睁开眼,感受到他不知何时摸索到了她背在身上的手。

如今这算不算重新开始,她也想不清楚了。

也许两年前那次的海是白跳了。

也许现在还要再跳一次才能清醒。

他掌心的温度一寸寸传递了过来,让她一时头晕目眩。

只不过这次要拉着他一起跳,她想。

 

————————————————————————

 

黄锦走向华东的房间,抬起手准备敲门。却想起昨天早上。犹豫了下,继而果断地走向刘敏的房间。

也好,这次说穿了就不尴尬了。他想。于是给自己壮胆似的猛敲了两下门。

没人回应。

他又敲了几下。

还是没人应。

他不敢再敲了,低头拿出手机,给刘敏发了条微信。

“别睡了,要收拾东西走了。”

他的手停留在「发送」键上迟迟没按下,光标又回到输入框中,用力地又多打下一行字:

“跟华东说他借我的剃须刀还在我这。”

黄锦呼出一口气,像是卸下了块大石头一样,拖着行李箱,轻快地向自助餐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