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他知道

Work Text:

陈善明再睁眼自己便被缚在靠墙的木椅上,上身一丝不挂,精壮的古铜色肌肉暴露在粘腻的空气中。他晕晕乎乎处在清醒与迷惑的边缘,自己的双脚被分开扣到了两个椅腿上,脚踝与作战靴的间隙是固定着他的钢环。陈善明正想挣扎却发觉了自己的双手绑在椅后而面前不远处的桌后坐着笑眯眯抱着一只黑猫的——黑猫。
黑猫挠了挠猫咪的下巴,轻轻把它从怀中放出去。“醒了。”他抬眼看着这将将醒来的战士,“你该明白你的处境了,你现在是我的俘虏。”陈善明只在任务前的会议中见过眼前这个人的照片,他微微眯眼,“所以呢。”
黑猫从桌后移到陈善明跟前站定,弯下身子将头轻轻靠在陈善明耳边,他的气息轻柔又似故意般染红了善明的耳尖,“所以你要告诉我我想知道的。”黑猫的手划过陈善明宽厚的肩带着不明的意味拍了拍陈的面颊。
“你不会从我嘴里得到你想要的。”陈善明撇开头说得视死如归,黑猫只看到他脖颈上此时好看的青筋。
“你的姓名,职务,任务目的。”黑猫直起身子手里把玩着先前蒙着陈善明眼睛的布条,俯视着这个无法动弹却一身傲气的战士,狭小的房间里只有他们二人和一只在角落安静舔舐爪子的猫。
陈善明的胸膛在昏黄的灯光下缓慢地起伏,黑猫的影子映在他的身上,他选择沉默。每一个特战队员都接受过仿真战俘营的测试,陈善明自认不会有什么比自家的测试更残酷的折磨。
黑猫没有得到回答,他笑了笑又轻声问了一遍,同样还是缄默。他扬起头,光从他的下颌骨爬过落到陈善明眼中。
陈善明抬头在等黑猫的下一步动作,黑猫邪性一笑抬脚踩上了陈善明下身。善明明显身体僵住,他感受到了黑猫对自己施加的力量。他看着黑猫的黑色作战靴踏着自己迷彩服下的物什轻轻碾动。
“我再问一遍,”黑猫像平常人一般的表情让陈善明不知所措,“你的姓名,职务,任务目的。”他脚下加重了力度,靴底凹凸不平的纹路摩擦着陈善明的裆部,黑猫看到陈善明细不可闻的颤抖以及开始鼓囊囊的帐篷。
陈善明觉得自己呼吸都要停滞,下身敏感得已经要抬头,这样的刑讯当时是他从未想过的。
“你在部队都怎么解决需求?自己动手吗。”黑猫微微蹙眉,慵懒的语气迅速缠绕上陈善明的心脏,下腹下意识挺了挺,黑猫脸上浮出妖冶的笑。
他蹲下用炙热的目光凝视陈善明,在陈的带着质询的目光下吻上他的性器。陈善明腰间的武装带衬着蜜色的腹肌,微微笼了一层薄汗。
“你要干什么。”陈善明终于开口,他的嗓音已经染上情欲,终日潜心训练的他经不起挑逗。火星沾上干草便要着了。
黑猫没有抬头,他用舌尖勾勒着蠢蠢欲动的火两手扶着陈善明紧绷的腿根像是在描摹一件心动已久的艺术品。陈善明连带着腹肌胸肌骤然紧缩,心脏要破出胸膛,他张嘴却什么都不能说。
黑猫抬眼顺着陈善明显明的人鱼线望着呼吸急促的不屈的战士,陈善明对上他从下至上带着勾的目光,一片热浪从下腹涌上头顶,耳朵开始嗡鸣,“你停下…”陈善明嘶哑的声音落在黑猫的耳里,黑猫手覆上被自己濡湿的陈善明的裤子,轻轻捏揉着他的炙热。“我停下于你于我有什么好处?”他突然扯开陈善明小腹的钮扣,陈的性器顶着深色内裤冒出了尖,“或者你告诉我我想知道的——”黑猫的气息落在陈善明那团火上,凉丝丝但却燎得他要死。
微凉的手指将已经高高仰头的性器从束缚中剥离出来,完全暴露在两人的眼下,在武装带与裤子门襟之间挺立。
陈善明不敢看身下的那张脸,自己的性器就在黑猫的面前轻晃摇曳。黑猫把上眼前的硕大,战术半指手套掌心的纹路摩擦着柱身轻轻撸动,他的指尖撩过马眼,激得陈善明颤抖不止,这战士的乳头都勃起了。
陈善明几度闭上眼睛头朝后仰去,甚至腰间隐隐迎向黑猫的手,喉结不由地上下移动。黑猫啃咬着陈善明的根部吮得啧啧作响,双膝跪在陈善明的两脚间另一只手伸向自己的性器揉搓抚摸。他吞住陈善明的龟头舌尖绕着马眼打转,男性的气味弥漫在黑猫的唇舌之间。
陈善明的身上如同趴着上万只蚂蚁,他想抓挠双手却死死捆在椅后,被麻绳勒出红印。黑猫加快了撸动的速度,陈善明没咬住喉头的声音终于从鼻中发出一声男人愉悦的声响。黑猫握着陈善明的炙热,拨挠着暴起的青筋,他察觉到陈善明将要释放。
善明挺着腰不自觉的疯狂追寻着黑猫的手,黑猫温软的舌划过陈善明的平坦结实的小腹后扯出笑容拉住一旁刚刚蒙过陈善明眼睛的布条迅速绑紧他性器的根部,起身拉开自己的裤链掏出自己也硬挺的性器欺身压上陈善明,一只手握着二人的性器一同摩擦撸动,他需要不停调整手势以把住两团硕大的火。
陈善明看着面前半拳距离不到的带着情色的脸,身下被布条紧缚却又被人奋力摩擦,他充血的性器敏感地感受到与黑猫性器的碰撞,他咬紧牙关侧头别过黑猫的眼。黑猫的喘息却更好地落在陈善明的耳中,他的衣服背部已经被汗水浸湿。湿漉漉的喘息更勾得陈善明迷离,他快速蹭着黑猫的性器以期解脱,可绳索随着他的胀大愈发的紧,他的龟头隐隐露出些白。
“你求我我就让你射…”黑猫含住陈善明的耳垂。“我去你妈的。”陈善明从脖颈到耳尖都是一片潮红,黑猫从陈善明身上下来手指一勾,抽离布条,“你可真无趣。”战士身姿一颤,从性器上喷出温凉的白浊落在小腹上。
黑猫看着他并没有疲软的性器柱头莹莹的白,将身上的衣服利利索索的脱落。刚刚缓过神的陈善明看着细腰窄肩线条漂亮的黑猫,黄色柔和的灯光洒落在他的身上像是远方的堕天使向自己踱步而来。他原本被黑猫摄住的眼忽然慌乱得侧过头,胸膛迅速起伏,陈善明刚刚竟然有一丝贪恋。
黑猫的性器半垂着,“为什么不敢看着我?”他手中拿着一支针管,缓缓又靠近陈善明,陈善明不会吐露一句黑猫想要的情报。他双手环住陈善明的脖子,抬腿双膝跪在陈善明一人坐着两边还绰绰有余的椅上,然后翘着浑圆的臀在他还挺立的性器上移动。陈善明的性器贴着黑猫紧实的臀肉,黑猫在这炙热上摩擦着自己的穴口,性器一下一下轻打在陈善明的腹肌上。陈善明又被点燃,但这时他感到一个细微的痛点,“你做了什么!”他呵斥在自己身上的黑猫。“吐真剂,接下来我希望你可以告诉我我想知道的,毕竟我们刚刚也合作得很愉快不是吗?”黑猫在陈善明脖颈上落下一吻,撑起身子伸手将刚刚陈洒落在腹部的白浊沾染在手指上,眼睛盯着陈善明的眼,涂抹在自己的后穴,手指深入当着陈善明的面晃动着自己的性器。他看到陈善明眼里的火,也看到陈善明紧闭的嘴。
黑猫拿住陈善明的物什放在自己穴口,轻柔缓慢地坐下去,一瞬间他的甬道被填满,整个人像是被贯穿一般发出娇嗔。温暖的甬道包裹着陈善明的硕大,黑猫开始自顾自地上下律动,双手对着陈善明线条分明的脸撸动着自己的性器,“啊…”他坐着陈善明的性器,前后骑马般在动,肉壁接纳着陈善明硕大的性器。黑猫凑在陈善明耳边,啃食着他的下颌,在脖上吻复一吻,留下红印。陈善明脑海中一片空白,灵魂好似都被身上妖冶的人摄走,黑猫沿着战士的下巴两片唇轻轻研磨着善明的唇,似吻非吻,“告诉我,你的名字,职务,任务目的。”陈善明张了张嘴,眼睛不定地看着眼前潮红的极具情欲的面庞。黑猫停下身下的动作,深深坐在陈善明的性器上,后穴紧紧咬着他的硕大,一手拂着战士呆滞的脸一手捻着战士的乳头。他没有等到陈善明的回答,带着邪魅的笑在陈善明的唇上又落下一吻,正准备再次开口询问陈善明却恢复了眼中的光主动撬开了黑猫的齿,他用一个长吻堵住黑猫的嘴,他怕吐真剂。
他的舌与黑猫的舌纠缠环绕,长驱直入肆意掠夺着黑猫的氧气,黑猫一怔,没有想到陈善明会主动,他立刻回过神双手搭在陈善明的肩上回应着蛇似的吻,摇着臀一下一下吃着陈善明愈发硬而炙热的性器。黑猫的舌被陈善明含在嘴里吮吸,津液从嘴角落下滴在陈善明的锁骨。他终于脱离陈善明的吻,“挺…挺卑鄙啊你…”黑猫大口呼吸着空气,“姓名,职务,目的!”
陈善明紧咬着牙,摇晃着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他开始报复似的挺着腰快速插入黑猫软嫩的后穴,性器搅动着淋漓的软肉,二人交合之处溢出一片水渍。黑猫被陈善明的行动打断,他开始飘起来迎合陈善明的撞击,前端的性器随着自己的疯狂上下打着圈拍打在陈善明的腹上,“啊…嗯太快了…”黑猫与陈善明之间发出碰撞的交合之声,陈善明释放着自己的心里的欲望,黑猫低叫一声射了出来,沾染在自己身上和陈善明身上。椅后的绳子在不断摩擦后松动,陈善明一个奋力竟绷开了绳索。他忘乎所以地把上黑猫的腰骨,像是要捏碎它,将黑猫狠狠固定在自己身上,他用带着粗糙茧子常年拿枪的手撸动黑猫一直勃起中的性器,“被操得射了还硬着一定很爽吧。”陈善明看着不断发出娇嗔呻吟的黑猫发出嘶哑的声音,他坐实了身子,在黑猫向上动的时候,柱体滑出了黑猫的身子。黑猫的后穴欲求不满地开合,满目迷离寻着能让自己充实的性器,在他将陈善明的物什对准了自己穴口后重重坐下去,陈善明也拿准了此时向上插入,被顶到前列腺的黑猫弓着身子活像一只发情的母猫,他发出一声不似男人的叫,身下的陈善明扯住他的两只手不让他逃离,打桩机般的疯狂输出。黑猫的后穴被操弄得淫液尽成白沫,两粒乳头高高挺立,“舔舔我…”黑猫被陈善明不停折磨前列腺那一点,口齿不清的向陈善明说话,“啊嗯好爽…”陈善明咬住黑猫的乳头,像黑猫当初给自己口交一样在此处画着圈又啃又吸。
“要去了…”黑猫在陈善明的身上叫着,墙角的猫咪也慵懒地叫着。
黑猫软塌塌趴在陈善明身上喘着气,陈善明也静静靠在椅上。两个人还没有分开,从黑猫的后穴陈善明的精液溢出来,他抬眼看着始终没有开口的陈善明。

“陈善明,红细胞特别行动组组长,来杀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