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谭赵】He hit me and it feels like a kiss

Work Text:

昨晚做爱的时候他扇了我一巴掌。
只是扇的方向偏了,真正到我脸上的只有几个指尖,拂过去火辣辣地疼。
我也扇了回去。
这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小秘密,当他兴奋的时候,他会扇耳光。当他生气的时候,他会用拳头。
我从来不是个好情人。和他在一起,我获得性,他获得的只有我横冲直撞的脾气。安迪面前我有多周全,在赵启平身体里我就能有多自私。
但赵启平是风。无论我多嫉恨多抓狂,河水尚能捧起,风却是抓不住的。
他从我身上夺走征服欲。第一次和他睡觉是在他的公寓里,在那之前他已经一周没有抽烟了,从我手里偷走一口后的表情简直餍足地像只狐狸。我从钱包里掏出一沓现金给他。他笑了笑,认认真真数起来,说,两千。随后去掏自己衣服口袋,一边找一边说,我的钱包比你的大点,能装,这儿有两千五,昨晚才去取的,合起来四千五,我全部给你。你顶多值这么点,活儿比你好的人多了去了。
我很心虚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他妈什么意思?他突然暴怒起来。你要想继续和我做,你就只能跟我做,我无法忍受你身边还有其他人的存在,懂不懂?
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了,他真生气的时候通常是笑着的。他连揍了我两拳,我没忍住还了手,没拿捏好轻重,他的嘴角一下子就出血了。我从他身上滚下来,躺在他旁边喘气。躺着躺着我就睡着了,迷迷糊糊感觉一团热乎乎的东西在抱我。
我也反射性地抱紧了我的预定固炮。
终究是他征服了我。

最后是猫把我俩舔醒的。他点了外卖,要了不少酒。吃着吃着他就喝醉了,对着投影屏傻笑,浮现两团红晕。他大大咧咧地陷进沙发里,脚还搭在我的腿上,托着腮说,哎,谭宗明,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不是这样儿的。不过我不伤心,我知道我可以……fix you and myself。我能让你好过一点。我就是可以。你不是你爸,你比他好多了。你的墓志铭里必须有一句His heart is made of gold。
然后又欠儿起来:虽然你只是我们医学系最想睡的金融人top 2,但是你把James痛打一顿后我心里no.1的位置就非你莫属了。
我没哭出来。

扯远了。哦,他扇了我一耳光。
他打了我,我却觉得那是一个吻。

他看书的时候最性感。三天不读文献面目可憎,他说,然后几天前我就专挑他快读完的时候让他跪在书桌下给我口。他起了玩心,在我把他压在书桌上操的时候,用漂亮颤抖的笔划在笔记本上写:十二月二十一号的凌晨,谭爸爸在我看文献的时候内射了我。
廉耻心是做爱的时候最不需要的东西,赵启平最懂这一点。
上一次他这样打我,是因为我撕下那页纸,在中午去医院找他的时候偷偷塞进了他的西装口袋里,只要他一下班,穿上就能摸到。回到家后他直接把我推进了浴室,在浴缸里骑乘的时候开心地咬住舌尖。他说我好爱你,然后反手就是一个耳光。
我被我男朋友扭腰努力的样子迷得神魂颠倒。赵启平,太对味了。
从此以后他就在床头柜里放进去一个笔记本。做完他就滚到床边拉开抽屉写写写。有时就单纯地记个数,胸口的精液蹭到床单上。

他又打了我。
这一次是因为他前女友找他复合。凌远发我的图里,他被那个矮个子女孩儿紧紧地搂住,除此之外还有两个吃瓜的表情。
我真是一点都不喜欢凌远……
晚上的时候他想亲我,我躲开了。他解我衣服,我从床头挪到沙发上。
他说对不起。
我没理他。他走过来坐到我腿上。见我还不动摇,他又说对不起。说着拉开我的裤拉链。他说谭宗明你真让人讨厌。然后蹲下去开始口我,用那双动情的眼寻找我的。然后他就哭了。那晚他边做边哭,还扇我耳光叫我不许停。到底是谁的错呀?谁叫他看起来那么委屈,他一哭我就心疼。
怎么办,把他哄睡了我愁得眼睛都没闭,前女友都找上门来了,我怎么着也得加快速度啊。
昨天是圣诞,我很早之前就订好了他想去吃的餐厅,一路上顺利愉快,用完餐后我们决定散步回家。他总喜欢走在我前面两三步的距离,待他步伐稍微慢下来的时候,我终于脱口而出在心里练习了很久的话:我们结婚吧。
赵启平转过头,微微眯起眼睛,你说什么?
我说我老了,经不起折腾了,有人要跟我抢你啊赵启平,年轻的时候我还能大开杀戒,现在我只想和你安度晚年,你和我结婚好不好?
……
他笑了。我的未婚夫靠近我,不假思索地把自己的围巾取下来,整整齐齐绕在我脖子上,然后拉住两个围巾尾巴直接在街上吻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