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楚麦】不必说(ooc注意

Work Text:

一篇短打掺刀糖。微车。极度我流ooc。有一丝姜的原创cp。主要是关于楚天歌留学归来时出现的一点情感问题。
正文如下:
————————————————————————

他们在一起这是第几年了呢。楚天歌的思绪像沸腾的水咕嘟嘟地往外冒。

上海的八月是白色的,太阳烧的人脑袋空荡荡的。车上maggie躺在后座,面对着靠背没有说话,只有知了声穿透车窗叫的人没来由的心烦。早高峰的车丝毫没有动的迹象,口袋里的手机倒震个不停,导演明显比他还要着急。楚天歌抬手把冷气调低了两度,但顿了顿又调了回去。

九点半他们终于到了,没等楚天歌说话,车门从后边被打开,maggie刚起身就匆匆忙忙被焦急等待的助理们拉了出去。楚天歌看着后座上自己的外套,感觉自己也像被丢下了似的。

“哟天歌,好久不见。”
停完车到棚内,maggie已经被拉进准备室了,手伸进兜里准备掏烟却来了个不速之客。
“哟。”
是姜浩旭。自从毕业后去英国进修钢琴后,至今也有一年多没见面了。造型完毕的他跟画报里的人物并无二致 ,反而更生动了。比起当年打磨的更精致的多。
“我们去吸烟室叙叙旧吧。”姜浩旭笑着看着他无处安放的手,笑着指了指走廊的尽头。

“你去英国这两年怎么样?maggie经常跟我提起你,说你在那边很努力。”姜浩旭说完啪地点燃了烟,看向落地窗外的城市景象。
“过得去吧,老师很负责,也学到不少东西。”天歌看着手里燃烧的烟头,有点不知道说些什么。
“那还挺好。maggie还给我听了你给她写的歌,不愧是你,真的很不错。”姜浩旭看着他笑了,让他有种回到了高中刚认识时候的错觉。那时的他也是这么看着自己和叶峰,向他们发起了挑战。
楚天歌扯嘴笑了笑。“谢谢。”

姜浩旭和maggie从大四时就被经纪公司组成了组合,说是为了响应当红男团团长和女团团长配一脸的网络风潮。组成新组合后发了几支限定单曲,到现在第三年了热度还居高不下。
但他的歌不是为了他们写的。

楚天歌吸了口烟,不知是不是太急了,浓郁的味道在鼻腔里横冲直撞,呛得他咳了起来。旁边的姜浩旭连忙拍着他的背。
“没事,有点呛到。”楚天歌觉得有些尴尬。
“哈哈,你还是和当年一样!我还记得大学的时候你和maggie在学校……”
后来说了些什么天歌并没有听到。
我还和当年一样吗?

这两年在国外,他也一直关注着maggie的消息。国内的很多平台都有她的身影。她穿着什么样的衣服,唱着什么样的歌,说着什么样的话,每天都在各种媒体上被大幅报道。她的发型每次演出、每个广告里都不一样。天歌不禁想到她高中时万年不变的双马尾来。他爱的姑娘不和当年一样了。当然和她一起变的还有她的搭档,姜浩旭。他们像剔透的水晶,每天被耀眼的光芒照着生出七彩的虹。

“哈哈,那都是当年的事儿了。现在你和maggie在国内做的这么好,我真的很为你们高兴。”天歌看了眼手上的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烧完了。只好在缸里摁灭。
“谢谢,maggie真的很优秀,也很努力。我很期待你完成学业归国,到时候我要再和你比一比。”
比一比?比什么?
没等天歌反应过来,吸烟室的门被推开,是姜浩旭的助理催他去拍摄现场待命了。年轻的偶像向他挥了挥手,示意暂别。天歌笑着目送他离开。

该去看maggie工作了。去吗?
……去吧。

补光灯围成了一个圈,隔绝出了一个单独的世界。她在里面,他在外面。里面是五光十色的地球,而外面是黑乎乎空洞洞的宇宙。
准备完毕的maggie在助理的簇拥下走到台边,身边的工作人员一直絮絮叨叨的在给她讲着什么。
maggie是美的。她身上迸发着人对于未来的想象。长长的黑色直发是无言的刀锋,划开白昼一般的紧身衣。透明的面具下是琥珀一样的猫咪的眼睛。身上点缀的鳞像荡漾的星星。

那是我的maggie。他想。
maggie就像感应到他这么想似的,看向他。
她撩了撩头发,眨眨眼,看着他笑了。
那是我的maggie。他想。

“这份爱在崩溃边缘”
“游走在真实与虚假之间”
“我们之间是否有明天”
“不管那些 就缠绵直到黎明前”

他们在一起这是第几年了呢。楚天歌的思绪像沸腾的水咕嘟嘟地往外冒。聚光灯没有打向他,但他却像是被灼伤似的无地自容。

灵动的指尖滑过她的腰线,两人的脸稍微拉远却又很快近到亲密无间。
这才发现,姜浩旭扮演的是黑夜,而她是白天。台上的他们衬托着彼此的存在,既是独立的自己又仿佛浑然一体。像是拉丁的感觉,距离再远也有扣紧的手指相连。每一次碰触都像是暧昧的低语,每一次唱和都像是贪婪的抚摸。身影交叠,连吐息都纠结。
直到结束表演,她再没看过楚天歌一眼。似乎他就没在这里出现。

他们在一起这是第六年,楚天歌想。第六年。
这两年她就一直是这么和姜浩旭共演。
他们在一起了六年。
他睡着的时候她在和姜浩旭共度时间。
他们在一起了六年。
她和姜浩旭贴的那么近,而和他离得那么远。
他们在一起了六年。
他们都变了而我没变。
他们都变了,而我没变。

————————————————————————

从台上下来的时候,天歌不见了。
明明还想听听他对我表演的品评呢,这家伙竟然半路溜号。一会一定要让他好看。
刚刚还在想这家伙有没有被我迷的走不动道呢。谁知道不仅走得动走得还挺快的。哼。

“maggie,辛苦了,你今天状态特别好。”姜浩旭擦着汗笑得灿烂。
“你也不赖,咱俩都跳的不错。”就是可恨那个笨熊竟然半路脱逃,气死我了。
“多亏今天几乎都是一遍过,待会导演说一起吃晚饭他请客,要大家一定都去。”旁边的小助理看了看手机,开心的报喜,厚厚的眼镜似乎都高兴地反起了光。
“maggie,天歌来不来,我还想跟他多聊聊这两年的事儿呢。”姜浩旭了看快乐的小助理笑得更开心了。“还得夸夸你今天为了给他看跳的这么专心。”
“要你说!管好你自家人,别人的事你少操心。”maggie看了看姜浩旭和他的助理,心里酸酸的。接过助理递来的手机拨通了那个倒背如流的号码。

嘟——嘟——嘟——
“喂,maggie。”
“天歌,我快收拾完了,待会儿导演请我们吃饭,你也来吧!我想把你介绍给大家认识认识!”
……罕见的沉默。maggie觉得奇怪,正要说些什么。
“maggie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我先回住的地方了。你玩得开心点。早点回来,注意安全。”
“啊?怎——”
嘟,嘟,嘟。
休息室欢乐的气氛顿时消失了,三个人看着maggie的手机各有所思。

这顿饭maggie吃的很心烦。
姜浩旭喝多了说话像倒垃圾,一直抱怨楚天歌为什么不来好可惜,旁边的小助理怎么转移话题都没法让他停止bb。导演在吹牛皮,跟舞美俩人侃当年没有秃顶的时候他俩一个是导演界陈冠希一个是舞美界007。一众工作人员在旁边捧场的捧场拍马屁的拍马屁。

可能是气氛的问题,不知不觉在等散场的maggie断断续续也喝了不少。她脑子里乱糟糟,想得全是自己的男朋友怎么回了国突然变得这么微妙。
“楚天歌这家伙,说好来陪我工作一天,结果自己早早溜了,什么嘛。”
麦云洁突然冒出这一句,一直bb的姜浩旭倒停了,旁边的小助理露出了一副早就要你别说了的无奈表情。
“他——可能就是——吃坏肚子了吧。”姜浩旭开始耍赖了。他想说点什么挽回自己之前的不合时宜。旁边的小助理已经绝望的缩在角落里。
对哦。他中午吃了吗,当时自己吃着盒饭专注于跟导演核对内容,没有注意。是不是因为自己忽视了他生气了?
麦云洁突然站起身来,“老姜,谢谢你。”把席间的大家都吓了一跳。小助理满头问号。
“不好意思大家,今天辛苦了,我得先回去了。大家吃完都好好休息!”maggie抄起口罩背起包就离开了包间。
“我们送她回去!各位慢点喝,一会儿会有司机来接大家的!”小助理慌忙推着有点晕乎乎的姜浩旭跟了上去。

坐上了回家的车,已经是九点了。不夜城拉开了她的罩纱,露出了真正的面孔。麦云洁看着窗外闪过的霓虹,想着早上是天歌开车送她工作。她昨晚期待着天歌回国没睡好,一早迷迷瞪瞪上了车,闻着车后座外套上天歌的味道竟然又晕乎乎的睡着了。
还没正儿八经欢迎他回国呢。
还没抱抱他看有没有变胖呢。
还没告诉他他又变帅气了呢。
还没问他我的音乐怎么样呢。
还没跟他聊朋友们的近况呢。
还没问他在国外有没想我呢。
还没告诉他我真的很想他呢。
好想他。想快点回家。麦云洁的眼睛酸酸的,顿时有些委屈了起来。

————————————————————————

看向时钟,已经过了十点了。
楚天歌坐在黑的房间里,把只用了两根的烟盒甩进垃圾桶,看着窗外车水马龙不知道自己能逃到哪处去。
他是气maggie吗?他是气姜浩旭吗?他是气他自己。
气这个“和以前一样”的自己。
好想跟maggie打电话问她在哪里。但又有些胆怯。害怕听到别人的声音,也害怕面对maggie的声音。
快一点回来。不,还是慢一点吧。楚天歌觉得自己在冰与火的夹缝之间,左也痛,右也痛。
似是来救他的,也似是来杀他的,门被敲响了。

打开门前的一秒,楚天歌觉得自己在面临裁决。
打开门的后一秒,楚天歌觉得自己被判了极刑。
门外是麦云洁。还有姜浩旭。
他早该预见到的。

连表情都无法控制,楚天歌只好尽力低头把自己的心藏在阴影里。
“姜浩旭,辛苦你送maggie回来。”
姜浩旭喝了点酒,有点小飘,挠着脑袋就要客气一下。
“哪里——”
“咚。”
……?
maggie一瞬间被拉进屋里,面前的门闪电似的关闭,只留下原地抠头的偶像歌手一脸懵逼。
助理:我就不该在车里等你。

————————————————————————

门打开的那一刹那,maggie脸上的笑逐渐凝固。
黑乎乎的,笨蛋怎么不开灯?
想要看清笨蛋的脸,但他低着个头黑黢抹黢的,什么也看不清。
“姜浩旭,辛苦你送maggie回来。”
话音刚落,一阵天旋地转和一声巨响,她和楚天歌一同融进了黑暗里。

楚天歌拉住maggie手臂的那一霎那,之前的那些自卑和嫉妒都极快速转化成了一种欲念——证明maggie属于自己的欲念。

“这份爱在崩溃边缘”
“游走在真实与虚假之间”
“我们之间是否有明天”
“不管那些 就缠绵直到黎明前”
歌词依旧回荡在楚天歌的脑海里,他觉得这就是在说他和maggie。他害怕他和maggie没有明天。但是手心传来的温热在提醒着他他爱了六年的女孩就在眼前。他什么都不愿再想,只想抱她。摸过别人摸过的每一寸,重新印上自己的气息。她是我的。

在回家路上排演了十几种感动的再会的可能,但她万万没想到楚天歌在国外被熏陶的这么奔放了。
没等她说你怎么不开灯,身体就被熟悉的气味紧紧缠住了,嘴随即丧失功能,笨蛋伸了舌头进来舔得她晕乎乎的。
她想说等我洗个澡身上全是汗。她想说欢迎你回国我好想你。她还想说咱们到床上去做好不好这里离门口太近。但这些话在楚天歌吻她的时候,全部都凭空消失了,脑子里只剩下喜悦。以前的天歌都是温柔的不像话,今天这样还是第一次见。
她身体腾空,楚天歌抱起她往屋里走。长年弹琴带着茧的双手沿着腰椎摸进上衣里,痒痒的带着情色的味道。她摸上楚天歌的背,坏心眼地用指甲挠了一下,男人顿住,她心里坏笑着,却没想到自己下一秒就被扔在了床上。还没缓过来,上身的的肌肤就感受到了空调的凉意。接着就是下半身。楚天歌什么也没有说。也什么也没让她说。除了激烈的吻,就是密集而细致的抚摸。

楚天歌像个惊慌失措的孩子,情绪和情欲一起推挤着他让他不知道如何对应。只能跟着冲动,用行为无声地嘶吼。他不会伤害maggie,只是在尽可能的不要伤到自己。他抚摸着梦里的人,光滑的发丝,坚定的眼,因为汗而有些湿粘的肌肤,柔软的胸脯,腰肢、臀部、双腿和双足。他反复的摩挲着,像是要擦掉什么,又像是要印上什么。
与maggie分离的这一年多就像一个黑洞,不去想让他觉得眼前人是那么的陌生,而去想又让他觉得眼前人离他是那么的远。他想到这一年隔着屏幕分享的喜怒哀乐,想到等对方回复时候的期待与焦虑,想到她消息里叫苦连连和荧幕上光彩夺目让他感受到的撕裂和无力。想到车里后座上那个近在咫尺却没能触碰的人,想到姜浩旭说要和他比一比,想到这两年是自己缺了席——
“只有我能这么碰你,对吗?”他鼓起勇气,笨拙地划开了沉默的空气。

他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吗。
可爱的帅气的青年红着脸,皱着本该英气十足的眉毛,映着月光的眼睛看着自己,深的好似藏了千愁万绪。他的语气又像是试探,又有点强硬。
本以为在这行已经混到坚不可摧的maggie瞬间觉得自己的脸特别热。是喝了酒吧,她想。她突然明白了天歌的微妙是为什么,也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光溜溜的被这样看很羞耻。她侧过身去蜷成一团,侧视着这自己想了一两年的大男孩说道:
“对啦!只有你能碰啦!……不过你只碰我不让我碰你是不是太不公平……”

女孩的话让他一时间全身的血都往脸上冒,一时间许多的回忆浪花般浮现在眼前。高中时候和她一起走的铁道,考上沪海时的恋爱宣告,一起编曲时候的争吵,亲吻过后羞涩的笑,第一次过夜时的害臊,机场分别时的拥抱……各种各样的麦云洁重叠在一起,最终归到这个眼前缩成一团的红脸女孩身上。都是她,荧幕上的,手机里的,眼前的,记忆中的,都是他最爱的姑娘。而他的漂亮姑娘正赤条条的蜷在床上,半羞半恼地看着尚且穿戴整齐的始作俑者。
好想说爱她。好想告诉她我的这些恼怒或哀愁,好想跟她说这两年来我的日子是多难过。但不必了,我什么都不必说。就像我知道此时此刻她一如既往地爱我。
此前压的人喘不过气的烦恼就这么消失不见,意识到自己有多傻的男孩松了口气,把头埋到她的颊边。
“还不是你太可爱了……”
“别用废话转移话题!你不脱我可要帮你脱啦!”
“我也要摸!我要摸回来!”
“那我欠了两年份的也要补回来。”
“诶你慢点——”

月光像清澈的湖水,在有情人的枕边荡漾。

————————————————————————

maggie第二天旷工了。大家都表示理解。
好奇心很重的导演打了电话过去“关心了一下”,向楚天歌致以诚挚的问候,并表示虽然昨天没见成,但随时期待见到他这个活在maggie的描述里的金牌好男人。
姜浩旭醒了之后啥也没记得,快快乐乐的拉着小助理去享受难得的假期了。什么都不知道的人真幸福啊。

maggie快晚饭才醒,醒来看着空空的床慌的衣服没来得及穿就往客厅跑,把端着刚出锅的晚餐的天歌吓得不轻。
“太好了……吓死我了,还以为你走了呢……”
“笨、我怎么可能——你、你”
“好香啊——!我饿了!”
“你、你先把衣服穿上!还有刷、刷牙!”楚天歌脸热热的撇过脸去。新鲜的痕迹明晃晃的在眼前好像在控诉楚天歌的离谱。
“都老夫老妻了,什么没做过,还羞羞脸~~~~”
“……快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