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嘎龙】员工之家

Work Text:

工欲善洗完頭出來,聽到有人敲門。哪位啊?他問。結果是姚遠,兩小時前剛剛跟他在G片裏搭檔出演的那位攻君。工欲善臉紅。姚遠舉起手裏的食品袋晃晃,說你還沒吃晚飯吧,我叫了燒烤。

演員都住在同一幢宿舍樓,以前這裏是間三星級酒店,後來生意不好做,打算收掉,被G片製作組整個盤下,改成員工之家,有些景也在這裏拍。工欲善剛剛加入一個月,待遇比他想像得好。又不用交房租,又有餐券可以下二樓餐廳消費,每周平均拍三天,薪資拍完當場就拿到,剩下四天隨他安排,在標間看書寫字複習考研都可以,隔音不錯,wifi速度也快。工欲善很能宅,整個月沒邁出員工之家一步。

他以前沒經驗,所以就都在演下面那個。當受不用很多演技,硬不起來也不耽誤被肏。相較之下攻的要求就高很多,如果入不了戲硬不起來,全場等他一個,還蠻尷尬的。工欲善剛被選過來的時候完全不會叫牀,拍了幾天感到過意不去,沒有盡力,也沒有進步,就試著挑戰自己。結果被導演阻止,你要這樣叫那還不如忍著,反正喜歡死魚款的大有人在,你有這張臉這雙腿這個屁股就行了,不用出聲。是誇我還是損我啊?工欲善咬咬嘴脣。

這個月搭得最多的是納木海,海哥,聽說他是直男,老家有老婆有孩子。不過都不奇怪了,業內就是什麼人都有,直男,gay,裝gay的直男,裝直男的gay。海哥入行很久,製作組每次拍憨厚攻忠犬攻的橋段都優先選他。工欲善本色出演清冷受,臺詞本就沒兩句。海哥話又不多,戲裏戲外跟他沒交流,拍完就回自己房間,所以見了十幾次面還是不熟。那麼大根肉棒,沉默寡言地擠進來,做多少次都很有強姦的味道。

導演神算,觀衆果然愛看工欲善被這樣弄,最近幾期點閱率大幅上漲,他可以加戲了。今天搭的是另一個新人姚遠,劇情和人設都比之前高級些。他演一個寂寞深閨柔腸千寸的畫家,網購回真人大小的硅膠男體,替他們畫上俊秀的五官,每晚選其中一個肏自己。姚遠演送貨上門的快遞員,放下包裹的時候自來熟地說,你這個地方真是讓人好找,我都走錯了兩趟,白爬十層樓。工欲善感到抱歉,給人倒了杯水。姚遠喝完水,就得寸進尺開始借用衛生間。工欲善不動聲色地指給他,快遞員於是看見了浴缸旁邊放著的各種自慰用品……

正片自然就是畫家被快遞員抱回臥室肏了個舒坦,興到濃時還要被抵在牆上火車便當。工欲善提前一天看到劇本要求,心裏登時就爲攻君捏了把汗,晚飯都不敢吃,怕給人家增加負擔。沒想到第二天在片場姚遠毫不費力就把他抱了起來。工欲善好歹是個一米八七的漢子,冷不丁被這麽來一下,嚇得像隻僵住的樹袋熊,根本不敢動。然後導演就喊停了,說畫家你要勾引快遞小哥啊,好不容易來個活的男人,你都不表現表現留住人家嗎?就是條死魚這時候也得給我活過來了!主動點,你要去親他,別等他先親你。工欲善點頭,小聲跟姚遠說對不起。姚遠小聲回他,你好輕,怎麼這麼瘦。

抵在牆上火車便當的一段最後總共拍了十多條,因爲照顧不同景別,有些要拍臉,有些要拍屁股。工欲善光是從這些繁瑣的流程都猜到可能是for premium的製作。姚遠很敬業,即使只拍局部也一遍一遍把全套做足。工欲善被頂得很舒服,前面有些液體不由自主想流出來。是不是被頂到前列腺了?跟海哥搭的時候沒有過這種感覺。在工作中爽到,彷彿是件羞恥的事,工欲善想早點收工了。

今天拿的酬勞果然比較多,工欲善溜回自己的標間洗澡,對著鏡子摸著自己的嘴脣又想起姚遠的吻。姚遠演技很好啊,他的動作讓人有戀愛的感覺。結果出了浴室就發現自己想的人在門外面。 工欲善把人請進屋,自己又鑽進浴室擦頭髮。姚遠跟上來,倚在門邊問,我今天有沒弄疼你啊。工欲善搖搖頭。姚遠又問,那你評價一下,我的技術還可以嗎,滿分五星可以給幾星啊。工欲善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這話真的很像個快遞員。

五星吧,今天真的辛苦你啦。工欲善禮貌笑笑。

不是,我是想問你覺得跟我搭有沒有感覺。

哪種感覺?

就是,嗯,想不想再和我做。姚遠低頭看地。因爲我還挺想跟你再做的,不知道有沒有讓你也爽到。

工欲善轉頭看姚遠的臉,天啊,他表情是認真的,這要怎麼回答啊。 最後湊過去在姚遠側臉親了一下。隨他自己解讀吧。

姚遠拉住他,把他摁在浴室的牆上,用嘴脣親了他的嘴脣,再然後是鎖骨,再然後是乳粒。兩個人很有默契地開始扯對方的褲子,好像白天演練過的一樣,又變成了火車便當的體式。工欲善雙腿勾著姚遠的腰,感受到姚遠的龜頭在肛口耐心地一點點磨,磨得他的陰莖都一點點脹起來。沒有機器和拍攝人員盯著他們,可以更認真地抱,更細心地嚐。工欲善覺得腸道都對姚遠的形狀有了記憶,抽插的時候格外黏膩纏綿。姚遠突然停下來問,舒不舒服。工欲善終於大膽地回應道,嗯。姚遠笑起來,果然,拍著的時候你下面也是這樣子吸我的,色死了。

射過之後姚遠把工欲善放下來,兩個人靠在淋浴間的玻璃門上。姚遠問,你有沒有男朋友?工欲善說沒有。姚遠又問,那我能追你嗎?工欲善蠻吃驚的,那如果之後你要跟別人搭,或者我要跟別人搭呢。姚遠說,上班的時間我不會干涉的,只要下班之後跟我在一起就好。工欲善覺得不可思議,你喜歡我什麼啊。姚遠捂著臉笑,我就是覺得能有睡到一起合拍的人挺難得的,以前我沒對誰這麼衝動過,不管你信不信吧。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