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网购二三事

Work Text:

  距那只吸血鬼仓鼠出现在家里已经过去许多天了,她每天提心吊胆的。

  一回家就被这个银发无赖又亲又蹭,少不了擦枪走火脱了裤子大战三百回合,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去上班的是她,罪魁祸首则在被窝里睡得猪一样。

  她试着拉开窗帘,让阳光去消灭这只每天发情的仓鼠,结果刘邦裹着被子翻了个身:“没用,我万八千年前就变异了。”

  “你你你你怎么就变异了?”

  刘邦从床上爬起来,摆着手好不戏精:“那日狂风大作!暴雨倾盆!我说了一句niania风浪太大咯,然后就变异了。”

  男人继续倒在床上睡觉,她站在窗边只想跳楼。大蒜、十字架、圣水,她只差把神职人员请到家里来了。没用,全都没用,不仅没用,还要被刘邦狠狠的嘲讽几句,然后再捉住她搞什么色情惩罚游戏。

  于是她离家出走了,准备在如家对付一段时间,刚住进去,那个阴魂不散的男人就出现在浴室里,把她拉进花洒下,做了一场又湿又黏的爱。

  她只好每天乖乖回家。

  此刻她正坐在沙发上,难得的周末一点也不轻松,她正在某宝上翻看驱邪的符咒,不仅要分析好评差评,还得货比三家。

  刘邦霸占了她的电脑,在一旁打游戏打的啪啪作响,她侧脸瞟了一眼,这家伙还在屏幕右下方放着个黄色视频。

  不可理喻,她气愤的翻了个白眼,回头接着刷自己的某宝。

  还没刷几页,便听见刘邦说了一句:“我饿了!”

  她下意识耸起肩膀,缩紧了脖子,虽然没什么实质性的用处,但她真是怕了他再在自己脖子上吭哧来一口。

  “哗啦啦”的转轮响,男人滑着电脑椅凑过来,自然而然的起身往她身边一坐,长长的手指划两下她的手机屏幕:“在看什么呢?”

  幸好她赶快点进了购物车里,要不然驱邪计划就要被他识破了,她刚松了口气,就听到男人笑了起来:“冲击震动棒女用G点刺激高潮自慰器,女性自慰穿戴隐形跳蛋,自慰吸吮舔阴蒂高潮震动棒……”

  她惊的差点背过气去,某次深夜寂寞打算买点情趣用品自我安慰一番,一直放在购物车里还没下手,这下好了,全被刘邦看见了。

  她脸红成一团,支支吾吾说道:“你你不是饿了吗?要不吃吃吃饭吧?”

  刘邦摘了她手中的手机,翻了一会儿抬头看看她,似乎有些怀疑人生:“我的不好用吗?马力不够?或者是——”

  他拿起手机读到:“嗯,没有九种不同频率?”

  男人自顾自的点点头:“看来我该努力了,买这么多看起来挺费钱的。”

  “神经病!我不买!”她一把抢过手机捂在怀里,整个人在沙发上蜷成一条虾,生怕刘邦再把她的私密拿去大声朗读。

  刘邦一整个的趴在她身上,手环着她的腰,冷冰冰的嘴唇望她领口处钻:“怎么了?你不想震动G点了?那我操操你G点行不行?”

  “滚啊!流氓!”她大叫着被刘邦压成一张饼,刘邦一只手伸进她的双乳之间,一只手终于从手脚瘫软的她手里夺过手机来,她无力的反抗着,刘邦的衣裳也渐渐凌乱起来。

  手脚瘫软是因为她被刘邦翻来覆去的吸惯了血,只要那牙尖在皮肤上轻轻的划过,便回想起被吸血的快感,瞬时浑身酥麻。刘邦自然是发现了她这个毛病,总是活学活用,天天用来整治她。

  身下人被压的不能动弹,吸血鬼无赖志得意满的开始浏览那些她放在购物车里的小玩意儿。

  “体验震吸夹击的双重快感?在进入的同时也不忘对豆豆的关怀?让你感受一加一大于二的刺激?”

  “哇哦,整根电磁活塞冲击,棒身一百二十度弯曲,抽动太快,根本停不下来!我的天呐!”

  “一键爆发更刺激感受!双马达强震全身酥软!吮吸蜜豆夜夜呻吟!多种玩法超强刺激!”

  本来还略带沙雕的广告词越来越色情,搞的她万分羞耻,只能把脸埋进沙发里,紧紧捂着耳朵,刘邦则在她耳边兴奋的念个不停。

  念着念着,他不安分的手往下滑,卖力的挤进她的双腿之间,而后他坏笑着掰开她捂着耳朵的手:“宝贝,你怎么湿了?”

  他说着,手指已经在她湿润的双腿间摩擦了起来。她一句“我没有”还没说完,就被他堵住了嘴巴,吸血鬼用力的蹂躏着她的嘴唇,舌头伸进她的口腔里不停挑拨。

  她被亲的气喘连连,下身被男人有技巧的挑逗着,呻吟却全堵在了嘴里,只有愈发急促粗重的呼吸表达着她的快感。

  这么玩了一会儿,刘邦兴许是觉得腻了,抽出手将她翻过身来。她气喘吁吁的躺着,看见男人推起她的衣裳,双手握着她的双乳,探出舌头舔了舔她的乳尖。

  她一时紧张的屏住了呼吸,她怕极了被刘邦在乳头上吸血,刘邦明是知道她怕,偏要调弄她,总爱一边舔她的乳头一边吸血。

  敏感的乳头被吸血吸的多了,敏感成倍的增长,每次他舔上一舔,再吸几口血,就能让她下身发大水一样连着潮吹。

  刘邦便正好将阴茎塞到她嘴里,看她一边爽到嘤嘤抽泣,一边不得不给他口交。

  这次却不太一样,正当她心都提到嗓子眼时,刘邦却放过了她的双乳,先将她脱了个精光,再将身子卡在她的双腿之间,双手扶着她的腰低头舔了舔她已经勃起的阴蒂。

  冰冷湿润的感觉传来,她忍不住漏出了可爱的鼻音,刘邦抬起头挑了挑眉:“我看你挺想买什么舔阴神器的,要不先试下货?”

  “变态我不买。”她扭了扭腰,却被他紧紧按住了。

  刘邦“呵”的笑了一声,拿出一副“给你看看大爷功夫”的干劲卖力的舔起了她的下身。

  唾液淫水混合在一起,将她的阴部弄得水光四溢,刘邦如同品尝美食一般将头埋在她双腿间,不时发出满足的“嗯嗯”声。

  他或舔或吸,或用牙齿轻轻的咬,或将舌尖刺入她的阴道抽插摇摆。她被舔的腰肢乱扭,却怎么也避不开男人口舌带了的强烈刺激,只好无力的挺起腰,小腹如水波一样层层鼓动着。

  下身热的岩浆一般,她摇了摇昏昏沉沉的脑袋,听见那人口齿不清的说话声混合着舔弄肉穴的水声:“怎么样?还买吗?”

  听不见她的回答,刘邦极坏的将她的阴蒂剥出,连续不断的用舌尖扫过那处敏感。

  几乎从不被触碰的阴蒂青涩粉嫩,稍稍一碰便是巨大的刺激,她当下便大声呻吟着:“不买了,不买了。”

  “老公舔的好吗?”

  “好………好………”

  “嗯?谁舔的好?”

  极速的摩擦快要将她逼疯了,避无可避的极端刺激简直和在乳头上吸血一样,她面红耳赤哭着说道:“老公!老公舔的好,舔的要死了。”

  “大家好,我给大家表演一段三刀剁仓鼠。”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了,刘邦从她腿间抬起头来,鄙视的瞪了她一眼,空气凝固了。

  她懒得管那个小肚鸡肠的仓鼠,连忙爬了起来,找件T恤套上,整理整理头发,接通了视频电话。在她接通电话的一刻,刘邦忽然报复性的一拉她的双腿,将她拉的躺下了。

  “哎?你还没起呀?1551我和那个沙雕吵架了你快安慰安慰我嘛。”电话那头,她的好友一连串的抱怨起来。

  “怎么又吵架了?你们就不能消停点吗?”她一开口,声音竟然有些哑。

  刘邦不顾场合地拉开她的双腿,将嘴唇覆在她的阴蒂上,一边吮吸,一边用舌尖在那处敏感上划圈。

  她浑身一震,伸手想要将刘邦推开,可惜半道上便被刘邦截杀,唯一自由的手也被他紧紧抓住了。

  “怎么嗓子都哑了?你脸好红哦,是发烧了吗?有没有吃药呀?要不要我接你去看医生?”

  “嗯………没事,就是、就是有点发烧,吃嗯……吃药了……”

  啊……不要再舔了,好爽好想叫出来……

  “不要紧吧,要不你好好休息一会儿,好点了要告诉我哦。”

  “知道啦。”

  不行了,要出来了,要憋不住了……

  她呻吟都快漏出来了,偏偏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被刘邦握住了,都没有什么东西能遮挡一下她的情欲。害怕被朋友看穿的心境让她更加敏感了,随着下身快感的越来越强,她憋的眼里都溢出泪来。

  “你,你别哭呀,到底烧的严不严重呀?要不我带你去看病好了。”

  “我,我起不来,睡嗯……会儿算了。”

  下面要化掉了,不要弄了……

  要死了,要爽的死掉了……

  憋不住了啊啊啊啊啊……

  她的腰抽搐般往上一顶,小腹波涛滚滚般痉挛起来,一股股潮水喷出来,她高潮了,可刘邦还没放过她,继续舔着高潮后异常敏感的阴蒂。

  她连忙将手机扣在沙发上,抖的如同被电了的鱼,因为不敢呻吟,她只好大声哭着发泄积蓄的快感。

  手机那边还传来朋友长长短短的寻问:“你怎么了嘛?伤心就说呀,别哭了,心疼死了。”

  她挂掉电话,再也忍不住的大声叫起了床。

  刘邦一脸得意的停下来,满脸嬉笑:“你不是一点点发骚,而是骚的很严重,打着电话就高潮了呢。老公先给你验验血好不好?”

  不等满脸泪痕的她拒绝,刘邦已经舔了舔她的大腿内侧,她痒的想躲开,他已经强按着她的腿,尖牙刺破了大腿内侧敏感的皮肤。

  她被舔的红肿的小穴快速的张合了片刻,一股粘粘的汁水漏尿一般漏了出来,滴滴答答将她整个下身全都打湿了。

  “啊啊啊啊。”她全身用力的僵住了,再次高潮时的尖叫混合着哭泣后的鼻音。

  刘邦酒足饭饱的起身,手有意无意的抚摸着她的下身,她的下身笼罩在一种朦胧又高亢的性欲之中,才被摸了几下,便欲求不满的微微颤抖了起来。

  “好像真的病了呢,老公给你治病好不好?”他说罢,将她扶起来跨坐在自己身上,勃起的阴茎隔着裤子一下下磨着她的穴口,她圈着刘邦的脖子,哼哼唧唧的娇喘起来。

  “想要吗?”他伏在她耳边,咬了下她的耳垂。

  她正在性头上,侧脸咬着刘邦的嘴唇吻了起来。

  过去一段时间两个人啪的自然不少,刘邦跟只大淫虫一样,不见她下边落泪不罢休,就算不是真的插入,也没少摸东摸西。但归根结底,似乎总是刘邦强拉着她寻欢作乐,少有她主动的时候。

  刘邦一看她这么饥渴的亲着自己,立刻高兴的和条狗一样,三下五除二脱了裤子,扶好了粗长的阴茎就往她阴道里送。

  啪啪啪,熟悉的肉体拍击声响亮起来。

  她扶着沙发背,胸正巧对着刘邦,刘邦握着她那双乳又揉又捏,腰胯不知疲倦一般快速顶弄着。今日她下身格外的敏感,也格外的娇媚,一直色情的吸着男人的勃起,男人也忍不住心旷神怡的在她耳边低声呻吟。

  两股喘息织成一片桃色的气息,刘邦将她的呻吟吃进嘴里,吸允着她的舌尖,舌头扫过她的牙齿,过电一般的触觉在口腔里蔓延开来。

  她吻的越来越热烈,下身也吸得越来越紧,细细的腰无师自通的左摇、右摆、提起、下落,将他的阴茎一遍遍吃进腿间那张贪婪的小嘴里。

  刘邦拿着她的手机也不知在乱点些什么,过来一会儿才将手机放下,挽着她的双腿就这么将她抱了起来。

  她挂在刘邦身上,手紧紧圈着他的脖子,那一日就这么挂袋一般被他操的瘫软,手实在没力气时,刘邦又把她放在桌上,桌子吱呀混合着她的呻吟,在屋里一遍遍回荡。

  过了几日,一条快递电话莫名打来,她这才打开淘宝,发现自己买了一堆眼罩口球手铐女仆装,一想到自己所剩无几的工资,她开家门时就是一声怒吼:“刘邦!”

  男人坐在电脑前喝着她的珍藏可乐看剧,他悠悠说一句:“要叫老公~”

  “我跟你拼了!”她包裹往地上一砸,气势汹汹的冲进来,男人还没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嘻嘻哈哈的把张牙舞爪的她按在怀里:“哎呀别闹,等会儿再操你。”

  刚刚路过门口的邻居目瞪口呆:那个,你家还没关门。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