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在这里接吻/ここでキスして

Chapter Text

杉元一度觉得自己能有尾形这样的室友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尾形礼貌,有边界感。上课和作息时间和杉元错开,几乎不用厨房。也没怎么在公共休息室见过他。
从没带女人或者男人回来过夜。
当初拜旧友所赐,杉元能够以很便宜的价格租下这个独立卧室很大,需要共享厨房和卫生间的学生公寓。当然,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习惯健身,大部分时间并不会用共享的卫生间,而是在楼下的健身房洗浴。而对方因为是医学生,据说在学校也有学生淋浴间。
还有,虽然自己不吸烟,杉元也可以接受别人吸烟。可以对偶尔在自己房间吸烟的尾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火警安在厨房,只要做饭没有很大烟雾就不会响。

杉元同学看起来是个稳重靠谱的人,很符合尾形家人期待的室友。和他接洽的中介公司负责人这么对他说。因为尾形的家里人担心他在外一个人没人照应,又担心室友的生活习惯和他不同,两个人闹矛盾。
虽然已经成年了但是家里人还要特别在意这些,让杉元一度以为对方是个娇气的少爷,但搬进来发现,对方和普通的医学生并没有不同,甚至连沉默和没有什么交际圈都和对医学生的刻板印象符合。
学营养学的杉元课肯定不少,似乎是学牙医的尾形更是晚上很晚才回来,常常杉元出门前对方就又去上课了。而周末尾形也会有一半时间不在学生公寓。

这种互不干扰的日子过了半年多后,有一天杉元到了学校才知道上午的课取消,那天也正巧没有别的课,他回来的路上顺道去附近的超市买了蔬菜和肉,准备把今天和明天的饭做出来。拎着东西上楼开门,把买好的东西拎到厨房分装放好,走去浴室门口时发现虽然灯没开,但是门留着一条缝,隐约能闻到血的味道……这是家里进了什么小偷躲在卫生间吗?刚打算回头去取把刀,杉元却听到一声低低的呻吟声——是尾形。室友这是突然受伤才回来?热心的杉元不禁着急地喊着尾形你怎么了受伤了吗一手推开了浴室的门———
虽然没有开灯,但是早上十点多的光亮,还是可以让杉元看清尾形正半立着身子在马桶上动作着——血的味道更浓烈的传了过来。
??!
杉元因为太吃惊了根本没能把眼睛挪开,反而眨了眨眼睛,大睁着眼睛仔细地又看了一下。

在尾形的身上确实有一个正在流血的女性器官。

“对,对不起!我马上离开!”杉元终于回过神,忙不迭地道歉打算离开。
“等下。”和杉元慌乱的声音比起来,尾形的声音格外冷静,而且音量也小。“……过来帮我一下。”

杉元事后并不能回忆起尾形为什么要留下他帮忙。
不。杉元甚至不清楚尾形是不是真向他求助了,因为在他之前和尾形相处的经历中,尾形维持着彼此的边界,从未逾越。也许是因为杉元的性格中有着一股天然的热忱,直率而乐于付出。这种特质驱使他先于自己的大脑理清情况前就作出反应,即使是偶然他也不会置身事外,不惧怕可能因此产生的一系列的麻烦。

那个上午的记忆片段变得凌乱而丰富:尾形苍白的脸和颤抖的手指;杉元扶他起身,帮他脱下的医学生白褂上暗红色的血迹;混着浴室的柑橘熏香和血的味道……这些都一遍一遍地提醒着杉元——尾形有多么不同。
至少在那天的上午是这样。

杉元把尾形搀扶进他的房间,帮他脱下染血的外衣,在尾形的提示下帮他拿出替换的衣服,在对方换衣服的时候到外面插好电水壶烧开水,顺便把他自己的电热热水袋拿过去给了尾形。等到杉元下楼又拎着买的一袋子东西进了尾形的房间,床上尾形的脸色已经因为放在腹部的热水袋似乎稍微好了一些。杉元坐到地毯上,把袋子摊开,先取出了两盒药递给尾形,然后去外面把烧开的水放到开水壶里,准备了一杯水温适中的水拿过来放在尾形屋里的床头柜上,“我也不知道你吃哪种效果比较好,所以就把比较常用的两种买了回来。”杉元递给尾形两盒药,又把放在地毯上的袋子摊开,“我买了两种不同大小的棉条,还有卫生巾,如果你要去浴室,我扶你去。”

“Hmmm, 你的女友把你训练得相当好啊。”吞下止疼药的尾形开口说了自杉元把他扶进屋里的第一句话,意外地呛得杉元一下。“……不,不是啦,我在便利店打工,这些都是工作时知道的。”“哦……包括痛经止痛药吗?”尾形露出玩味的表情追问了一句,杉元想着平时看不出这个室友性格这么恶劣回答到,“这个是和一起打工的女店员学的,会有人过来询问这些。”
杉元回答完后,两个人之间一时没有任何声音。刚才一直忙碌还没觉得怎么样,等到目前可以做的事情都做了,站在尾形房间的杉元才感觉出尴尬。在他刚想用咳嗽掩饰一下,传来一阵手机铃声——尾形接起了电话。
“moshi moshi, hi, 是尾形,鲤登桑你好。是的,我中午没有留在学生中心,因为住的地方突发了点事情——没有什么可以担心,让你费心了。下午的lecture换了教室吗?不好意思刚才一直没看line, 我会……”尾形的手机突然被拿走了。
“hi--!平之丞哥,是我,佐一。嗯实际上是我生病了,尾形是回来照顾我的,突然过敏。下午他要陪我去医院打吊瓶,可以请个假吗?哈哈是啊,他是个关心室友的好家伙,你不能以貌取人哦!好的就这样再见!”
把手机按掉,杉元努力笑着对尾形说:“你这样实在不适合去上课,正巧我认识平……鲤登助教,想着用我当借口请假你就不用……呃……你是觉得,我,多管闲事了?”见鬼为什么要大脑一热就干这种事情?!杉元在心里埋怨自己。
“……给我好好解释一下,什么叫 以—貌—取—人?” 尾形的声音稍稍提高了,没有明显的表情变化,只是微微抬起来下巴瞪着杉元,但是杉元莫名有一种被食肉动物当作猎物的感觉,因为着急,杉元的声音不由高亢了起来:“就!你不要多想!我的意思是……是……”
“行了。你不用再说了。”尾形打断了杉元的话,沉默又一次出现在两个人之间,这一次的沉默不再尴尬,但又让杉元焦躁不已,尤其是尾形低着头避开了杉元的视线。所幸他终于又和杉元对视,并说道:“……虽然你这家伙很无礼,但我必须承认,你想帮我,而且确实正在帮我,我……啧。”尾形突然噤声,捂着肚子缩回床上。杉元看他这个样子,赶紧靠到床边,拿起尾形床上的枕头帮他垫到身后。
“对不起哦,止痛药可能要再过一会才有作用,我去给你把放了开水的水壶拿进来?”看到尾形皱着眉咬着下嘴唇,杉元也就忘了他刚还在生自己的气。
“……好。”又过了几秒,尾形才终于挤出来一个气音。杉元急忙起身,在要离开前却被尾形拉住衣角,“你出去之前,先帮我把床头柜第二个抽屉里的……卫生巾裤拿出来。”
杉元忽略掉尾形话语里短暂的停顿,低头去找他说的东西。虽然杉元没注意过尾形说的这种东西,但是他凭着想象努力猜大致什么样子。“给!你慢慢换,我,我先出去给你拿水,你好了叫我!”杉元按照包装纸找到了他觉得对的东西,扔给尾形就出去了。
杉元跑到厨房后,才发现自己的脸有些发烧的感觉。竟然还有卫生巾裤这种东西???之前好像清点货物的时候见过,他一直以为是婴儿纸尿布来着!为了让自己镇定,杉元用厨房的水冲了下脸,然后又赶紧把手在身上擦干,拿起热水壶,走到尾形门口,他使劲敲了敲门,加大音量问道:“我,我可以进来了吗?”

没有人回答。

这,进,还是不进?杉元拿着水壶,在门口转悠了两圈,尽可能拖延点时间给尾形……虽然他也不知道这些时间给尾形干什么用,但总之就是不能进去。

一直在外面也不是办法!杉元佐一你又不是处男没见过女人的……&(¥ 啊!总之进去再说!

终于走进门的杉元看到裹着被子倚靠在枕头上的尾形松了口气。他轻轻走到尾形身边,小声问:“尾形,你要不再喝点水?”尾形听到他的声音,慢慢睁开眼,小声说了句:“好吧,你帮我倒一杯水,然后把地上的袋子帮我扔到厕所的垃圾桶里就好。我睡一会儿。”
希望是药效起了作用……杉元看着表情没有刚才那么痛苦的尾形,不由地也松了口气。他把水倒好放在床头柜上,附身拿了袋子就出去了。

杉元出去时特意没有关紧门,他怕尾形醒了还需要他帮忙。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上午,杉元整个人像被抽干了一样瘫坐在厨房的椅子上,他把从尾形房间拿出的袋子放在了大腿上,透明袋子里的是……他忍不住好奇心伸出了手——
啊好像是包装纸……哎这个黑色的是……?!
果然女性的世界太奇妙了。杉元盯着自己膝盖上袋子里染血的黑色内裤,一瞬间想切掉自己多事的手。

我的室友身体里有个子宫。杉元佐一默默在心里消化着这个巨大的秘密。

在那个时候,他并不能预料到这会给他的生活带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