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玩具

Work Text:

"张译老师,这回有没有一起喝大酒啊?"

大嗓门的男记者追着他问,执着于男人们感兴趣的问题,张译稳了稳神,调整出一副随性的笑脸,"这次还真没有,因为电影拍摄太紧张了,大家都没时间出去啊。希望下次吧。"

他嗓音略微有些哑,往外走的步子也有点急,事实上他不太能站稳了,仔细看的话可能就会察觉到他双腿有些不自然的颤抖,好在他演技好--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也能借用交流障碍的羞涩低头掩饰过去。

吴京朝他走过来,他的手下意识捉在衣角上,急匆匆往车上走,吴京已经追上他,手往他肩膀了一搭,"张老师,走,跟我一起呗,去解解乏。"

 

说着,朝他眨了眨眼,张译当然知道是去喝两口的意思,他回绝了,"累着呢,先回去睡一觉。"

吴京不由分说搂着他往自己车上带,"走走走。"

"诶呀..."张译推拒着,没提防正一阵腿软,被他拨拉到车上。

"小赵,开车,去巴香居。"

吴京和司机说话的功夫,张译缩了缩身体,他额头上有些薄汗。

吴京没听见他搭话,在车窗明明灭灭的光影中看到张老师不怎么自然的侧脸,似乎心不在焉的咬着唇,身体也有点...

"译哥?"吴京是个细心的人,他往张译身边靠了靠,察觉到有些细微的不同寻常的动静。

"啊?哦...我不去,还是送我回去吧,下回再喝...呃--"

刚要激他这么不给面儿的吴京被突如其来的呻吟吓了一跳,回头一瞧,才发现他神色有些萎靡,一副坐立难安的模样。

他一把揽过瘦削的肩膀,摸了摸额头,一手湿汗,方才他瞧见张译的手一直遮掩在小腹,又急忙探手去摸,"我说译哥,您这哪儿不舒服早说啊,还非得赶这一天的发布会?"

他招呼小赵,"赶紧的,咱去医院。"

被他一搂,张译身体完全瘫软在他身上,"...不用去医院,睡一觉就好。"

"哎你--"吴京急了,刚要教育教育他,圈在后腰上的手敏锐的感知到不同寻常的动静,他僵了一刻,脸色慢慢黑了。

张译似乎是怕他还不明白,踩了他一脚,攀附在他身上的手也慢慢伸到自己西装上衣,往下,拉开拉链。

声音很轻,布料摩擦的声音只有吴京能听见,借着后座高度的遮掩,张老师的手在自己腿间动作着,刻意压制的喘息在喧嚣夜间穿行的车内并不是很大声,却足以让吴京面红耳赤。

他脱下上衣扔张老师身上,又往上扯扯盖住,挣扎了一会,才又揽住又热又软的身体,他脸色很不好看,却又忍不住贴着张译耳朵问话,"昨晚哪儿疯去了?搞成这样!"

他掐上张老师的腰,又摸到了震动明显的肉臀,确实是还在工作的玩具,他咬牙切齿啐了一声,"张老师,您这工作真够辛苦的啊。"

张译闭着眼,还在动作的手被吴京攥住,他挣了下,但对方攥的死紧,就是不让他得逞,他睁开眼,眼角都湿了,"让我...我难受..."

吴京没放开他手,反而把他抱在自己腿上,衣服有些滑下,张老师腿间的西裤有一角洇湿,看起来确实忍得很辛苦。

吴京大腿置在他臀间,不轻不重的顶了几下,张译几乎要叫出来,"别,太深了...别弄了。"

他手抖着,挣扎不出,西装裤间已经很明显的轮廓在吴京腿上蹭动,摩擦,动作幅度越来越大。

咳...吴京看见前面驾驶员从镜子往后瞥的眼神,他把盖住张老师的外套又往上拉拉,小赵立刻识趣的不再乱瞟,貌似专心开车。

吴京这才拉开张译腰带,从裤子里伸手进去,立刻摸到了臀肉间滑不溜丢的一手湿黏。他不客气的探进两根手指,作乱的工具很深,震动的幅度还不小,也不知道遥控器在哪个人手里。

他怒气陡生,蛮横的来回插弄着,他和这玩具较上了劲,张老师却呜咽着咬碎了一口牙,"别玩了,快...点回去...别往里推,嗯嗯...呃啊...不..."

他头发都湿透了,苍白的脸色变得有些不正常的嫣红,趴在吴京肩头喘息,"京哥,真不行了,我真不行了..."

"都夹了一天了,不差这会。"吴京又加了手指进去,抽动的速度快的让张译魂飞魄散,"我这担心着呢,你倒玩的快活。"

他箍住张译的手臂,就是不让他自己触碰前端,只是用手指玩弄那块被插熟了的软肉,不小心碰到哪里,张老师整个身体都痉挛起来,吴京还是不放开他,任他前面抖索着湿透了裤子,后面也渐渐淅淅沥沥的一片一片粘稠。

玩具被阵阵紧缩的嫩肉拱出半截,吴京又给按了回去,他决意要等到酒店再取出来,满足张老师这一天的奔波。

等颠簸到目的地,张老师已经泄了三次,腿间、臀后到处水液泛滥,西裤如同尿湿一般,人也软的像是醉鬼,吴京架着他才勉强下车。

小赵锁了车,给他们推开酒店的门,和熟人嘱咐,"喝的有点大了,给京哥和译哥找个安静点的房间。"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