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大概是梦

Work Text:

张译一觉醒来的时候,窗帘还能透点微亮,应该没到饭点儿。

他这觉睡的挺沉,应该是累过了的缘故。在脸上搓了一把,碰到了身边健硕的臂膀,他才从睡意中挣扎出来,"老吴,几点了?"

"还早呢,你再睡会。"

吴京一只手还撂在他腿上,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嘿嘿直乐。

--真难得这大忙人还能有点时间2G冲浪,张译睡眼惺忪的又一头撞进被子里。

从觉察到他动就开始在他大腿上来回捋着玩儿的手,一会儿乐的兴起就piapia两下,张译彻底没了睡意,他打个呵欠,看看旁边大眼笑成星星的吴师傅,很是无语。

经历了一个下午的癫狂,已经透支成一滩,他艰难扭动着,趴到吴京肩窝上,看见手机大屏上他俩CP视频下面的评论:张译跟对人了。

他翻了个白眼,"是是是,跟您跟对了,京哥。"

吴京瞥他一眼,哈哈,"再瞪,你也没我帅。"

在张译磨牙之前又一把搂住他,"我也就比你帅一点,咱俩CP最般配了。"又和他咬耳朵,因为音线的特色,听起来好似撒娇,"号称导演春药的张老师,以后您可得多指教,我也想一直用一直爽。"

本来这话网上传传也没什么,这会让他一说就显得别有用心,已经从腿攀爬到臀上揉捏的大手让张译骨酸筋软,明明疲累至极又还想再体会一把疯狂的快意。

很长时间没这么放纵自己的后果就是不知餍足。

于是他贴上吴京的胸前,朝肌肉最丰硕的地方下了嘴,手也顺大腿根往上摸,恶狠狠攥住,贴着自己大腿揉搓起来,"活不好,您别嫌弃就成,吴导。"

吴京倒抽一口冷气,被他上下夹攻的手忙脚乱,扔了手机,专心对付x骚扰,"我叫你哥,译哥...你比我骚。"

顺理成章的再来一条。这回的体位是脐橙,其实吴京最喜欢后背位,床上就不用说了,腿固定住了这个姿势能毫不费劲的让对方丢盔弃甲,站着的时候也出乎意料的适配--张老师个头比他略高,扶在墙上或床上稍一弓身,他连调整都不用就能直接高频运动。

但吴京也非常了解这位张老师也就戏上用心,这方面一直很懒,做过的几次基本上都是自己出力,他就哼哼唧唧的躺平任操。象现在这样爬他身上上下其手的骚包样子可不多见,看来还是做的少,开发透了不也兴致勃勃了。

吴京被他鼓捣的非常兴奋,张译对他的胸肌很感兴趣,吸的挺起劲儿,有几口咬的疼,一疼吴京就想发狠,身上的人被他颠的越发带出猫的狡缠,上面嘬的紧,下面吸的紧,整个就一大号吸盘,简直让人架不住。

吴京嘶嘶呲牙喘,照他屁股上一巴掌,"张老师,你这没胸肌也不能嫉妒成这样啊。"

"我还没夸你大呢,您自个就先嘚瑟上了。"张译摸着饱满的肌肉来回揉捏,明明腰都抬不起了,嘴炮还是不能输。

张译老师人前交流障碍的经常一脸羞涩,熟起来后私下里骚话连篇绝对不输于他,这点吴京是有深刻认知的。

当即还以颜色,也伸手去拧他的小山包,"不是被熊猫还是什么的咬发育了吗?也没怎么大呀。"

这俩点是敏感点,前几回他就知道了,果然一碰,对方的身体就拧巴起来。吴京有直男癌普遍的恶趣味,挺喜欢闷骚蔫坏的张老师难受的不能抒解--皱起眉头咬着后槽牙无奈的样子突然和张飞那副望他的模样一时重叠,隐约又有曲松林瞪着他的恨意悔意还是思念,百味杂陈。

他的火就不仅在身上,是往心里烧得更旺了,似乎真有那么些比业火还烈比珠峰还高的情感在里头。

他总是仗着体力充沛把张老师收拾得服服帖帖,猫一样往他怀里拱,哑着嗓子呻吟,看过的没看过的他都能见识到。俩人一起吴京总觉得自己身上无穷潜力,张译是他的点火剂,碰上了就燃,就如演技,他俩在一起总是他长久以来最好的爆发。

坐在他身上的人也很投入,脸上已经汗湿,还有点黑眼圈,随着他深入的顶撞闭上眼睛,嘴唇翕动着,说不上帅,也说不上不帅。

吴京翻身把他放倒,开始掌握主动权,张译因为突然的体位变化睁开眼,撞上他直勾勾的眼神,似乎尬了一下,毕竟这种时候没哪个男人表情如常,可能都比较狰狞--谁还管,就是下力气操。

"来,亲一个亲一个。"干到兴头上,吴京又开始作妖。

他俩滚过几回了,还真没对过嘴,男人嘛,损来损去行,打个炮也行,叽叽歪歪的弄些浓情蜜意说起来也都挺不好意思的。

张译撇过头去,"又不是没亲过,您不是先怂了嘛。"

他说的是攀登者那会,吴京生日,搂着他叫宝贝,让亲一个,他心里不服就怼过去结果把吴京吓了一跳,看到吴京骚翻车他是合不拢嘴,暗笑你特么也是嘴皮子厉害,真对上还不都得膈应死。

谁寻思他俩兄弟兄弟着还真能搞一块儿。戏里戏外的需要情感交融,天天混一堆儿缠磨,又遇上一帮子损友起哄来起哄去,下了工喝大酒就给喝不清东南西北一直膈应到床上去了。

吴京还在摩拳擦掌,"这还不是我干你了吗?张老师。"

"我让着你。"

"你不让也打不过我呀。"

"......"

不想重复幼稚鬼的对话,张译,"你够了。"

"没够没够。"吴京继续压上来,嘴也压到他嘴上,张译偏头躲开,摸了摸嘴唇,"都干爆皮了,没准备好,算了算了。"

"哈,你鼻涕流嘴里我都见过了,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_=真够了你!"张译真心想揍他,这种想要登顶的时候,他可不想脑子里全是配戏配的涕泗横流的形象。

他这越骂吴师傅倒越来劲儿,提着他两条腿拿练功的架势往死里怼,怼的他直发虚,时间长了根本扛不住,"老吴...晚上还有大夜戏呢...这弄法...到时候可盯不住..."

"您这不行啊,译哥,"吴京好歹停了下,给他口喘气的机会,"刚才不是还想再来吗?十七八条咱陪不了,也别一条就怂了呀。"

他又起了坏心,"喊京大爷,咱就停,先去吃饭。"他动作着还寻思了一下,"要不,喊爸?"

"贼你妈。"半死不活的张译头昏脑涨,串戏了。

这句陕西腔让吴京顿时关磊上身,浑身上下的腱子肉都瞬间膨胀起来,连眼神都变得豪横,强悍,炮火发射起来不管不顾却能精准打击。

张译被这一波操作带的眼前白光直冒,近几年他发泄都很少,别说这么要命的干法,肌肉贲张犹如沥油般紧实发亮的臂膀在他眼前晃,他魂都荡了,"老关..."

"...喊啥,在呢。"

于是更激烈了,俩人还从没连唾液都粘糊糊没头没脸的交织在一起过。

远远近近的听见吴京还是关磊抱着他说话,"这体力...真得练,以后你可得跟我去健身。"

饭还没吃呢,还健身。他想,我哪是个健身的人哪。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