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川剑】无标题纯车

Work Text:

毛川收到李剑发来的微信之后以200迈的速度飙车到了地安门,一路上闯过了若干个红灯。他闯进李剑的小家里的时候李剑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整个小屋里弥漫着酒味浓得不正常的李剑的信息素味道。李剑没有躺在床上,而是倒在合成器围成的那一块小凹陷里,身旁凌乱地倒着一些酒瓶和药盒。他无助地咬着右手的手背,几缕发丝被汗水黏在额头,像一只淋过雨的小猫蜷缩在窝里瑟瑟发抖,一边徒劳地摩擦着腿根试图缓解难耐的情欲一边发出可怜的呜叫。见到此情此景的毛川暗自咒骂了一声,狠狠抽了一口烟,然后把烟头扔进了李剑桌上已经装了小半瓶烟蒂的矿泉水瓶里。
毛川把李剑从地上捞了起来,怀里的人得到了alpha信息素的安抚之后呼吸都平稳了许多。已经被情欲烧灼得神智不清的李剑浑身滚烫,把小脸埋进毛川的颈窝里,用软糯的声音小声叫着,毛川,毛川。
只有这种时候乖得不像他本人,毛川心想。
毛川把李剑放在他的小床上,空间局促到他俩只有一上一下摞在一起才能保证不碰坏李剑的宝贝乐器。李剑宽松的家居裤一被解开绳子很轻易地就从他光洁的大腿上滑下,发情期omega的透明晶莹的情液从他的小穴滚落,宛如失禁。他在毛川身下难耐地胡乱扭动着腰肢,迷蒙的眼睛盈着一汪眼泪向上望向毛川的方向,可惜无法聚焦。毛川解开自己的腰带,他下体早就硬得像石头了,没有前戏,他直接捅进了李剑翕合的小穴里。
李剑难以自持地抽动了一下,一下子哭喊出来,甬道里的媚肉热情地缠上毛川的阴茎。毛川把李剑的双手交叠按在头顶,李剑的手心也是烫的,紧紧握着毛川的右手。宽大的T恤被李剑的扭动蹭得乱七八糟,露出肚脐和一截泛着粉的腰,毛川的左手就从这里探了进去,顺着李剑细瘦身体上清晰的肋骨摸到了李剑柔软的左乳,那里的乳头早就已经挺立,被毛川带着薄茧的指尖拨弄得颤颤巍巍。“嗯……这边,这边也要……”身下的人在下半身被冲撞的摇晃中一边用颤抖的声音撒娇一边在压制下努力扭动着身体试图把另一边的胸部也送到毛川手里,像一只乞食的小猫。
李剑很快就被操射了,身体抖得像筛糠,秀气的阴茎里喷出几股浊白的液体,但这对一个omega来说还远远不够。毛川捞起李剑失去力气的双腿喘着粗气在李剑的后穴里用力抽送着,alpha的硕大阴茎并没有丝毫疲软下来的意思。
“你干嘛找我?”毛川问着,一边抱起李剑换了个方向,换成了骑乘的姿势。突如其来的重力让他的阴茎冲撞到一个比方才更深的位置,李剑又猝不及防地哭叫出声,扶着毛川的肩膀脱力地倒在了上面,根本没有余力去注意自己体内那根巨物以外的事情。毛川故意停了下来,又问了句:“嗯?干嘛找我?”李剑这才被临时的空虚感唤回了些许神智,“因为他们都走了…”他没有抬头,脸依然埋在毛川颈窝里,说话声带着柔软鼻音,像小猫的哼哼。
“他们都走了你就想起我了。”毛川不想关心他们指的是谁们,他们为什么走了,他们又走去哪里了,只是握住李剑的细腰恢复了抽插。李剑没有再说话,他像风雨飘摇的海上溺水的人,只能紧紧搂住毛川这跟浮木,他被汗水浸湿的发梢随着身体的摇晃扫在毛川的脖子上,温热的喘息喷撒在毛川的锁骨,搔得毛川心痒难耐。
毛川已经把李剑甬道尽头的内壁顶开了一道肉缝,李剑被快感折磨得连跪伏在床单上的脚趾都蜷缩起来,他已经快被操化了,早就没有了跟着毛川的节奏动的力气,只能倒在毛川身上任由毛川摆弄,被操得上气不接下气。阴茎头探入了生殖腔的时候毛川迟疑了一下,却被怀里的人敏感地察觉到了。“我不会怀孕的……嗯……标记我……”
最后毛川终于在李剑的身体里成结了,李剑只感到一股一股的热流喷涌进自己的肚子里,舒服得让他几乎要晕了过去。而毛川搂着怀里渐渐退去热潮恢复到正常体温的人,发现自己的萌萌又比上一次瘦了许多。被性事抽光了力气的李剑沉沉地睡了过去,一被放到床上就蜷缩成一个防备的姿势,毛川小心翼翼地站起身,给他盖好了被子,又清理了地面的水渍和空酒瓶。毛川重新点燃了一根烟,离开了这间逼仄的小屋,骑上摩托驶入夜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