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月龄

Work Text:

撒加想要驯服他,特别在篡了教皇之位以后。驯服他如同驯服死亡,撒加抱着这样的臆想靠近他,迪马斯,西西里岛脸色惨白的少年,他诱惑他如同死亡。

于是那个晚上,后来两人纠缠在每个狂欢之夜时,总不由自主想起的,凄迷的,肉欲的,僵冷的夜晚,月亮如火如荼地盛开着,嫩红的光芒下,撒加走进了慰灵地,那是迪马斯的禁地。

十几岁,最生机勃发的年龄,他自愿被禁锢在一群亡灵中,撒加在一片高矮不一的墓碑中寻找他,这个总散发着微微的阴冷气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迪马斯,正斜靠在上代双鱼座黄金战士的墓碑上,撒加看到的就是这一幅景象,他在慰灵地中显得呼吸自如,荧荧磷火在他发间游移,他用漠然的眼光扫过青铜面具,像冰,握在手中灼灼生疼。

撒加摘下了假面。

“撒加。”

“是我,你不惊讶么?”

他转过头去,无视他的存在,那简直是一种讥嘲了,他把手插进身边墓碑下黑紫的泥土里,他穿着简单的蓝色长裤,白色衬衣,眼珠是一层白膜似的黯然,他是死亡,灰暗地无边无垠。手抽出来时,捧着的是一具青白残破的头骨。黄褐砂土从眼眶簌簌往下流,两道,摩擦着迪马斯手臂裸露的肌肤,嘶嘶声响。

撒加站在他身后,眼前这个少年的背影在庞大的月光下显得瑟缩可怜,他把那头骨抱在怀中,汲取上面残留的气息,渐渐地,空气变得阴冷起来,若有若无的人脸飘忽而过,显现,又隐去,撒加环顾四周,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惊怖着、恐惧着、疯狂着、绝望着、茫然着、无奈着、不甘着、痛苦着、懊悔着,看着这景象,撒加的眼睛冷淡下来,现在,换做他面无表情。

“迪马斯,你懂得什么是死亡么?”

他把身体蜷缩地更紧,终于回过头来,撒加从他脸上看到了忍耐的表情,抚在头盖骨上的手指不为人知地颤抖。

“我懂,不可能不懂,圣域杀了那么多人,你没有看见他们的脸么,撒加,那就是死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让我失望。”撒加说,“这并不是那些人死时的脸,这些亡灵承载的是你的感情,你看看周围,快乐呢!快乐在哪里!你从未理解过死亡的快乐,居然就说懂得了死亡。迪马斯,我以为你可以成为死神,我想要得到的是死亡,但我只看到了懦者,你让我失望。”

现在他走到迪马斯的面前,伸出手,用无感情的,神祗的声音说:“过来,我来告诉你什么是完全的死亡。”

那颗头颅落在地上,滚了几滚。

 

手指在激情中伸缩着,猛地插进骷髅的眼窝,扣紧了那白骨,坚硬的骨胳在他痉挛的掌中裂成碎片,锐角刺进掌心。

手沿着小提琴般的曲线往下滑,一把握住了他的脚踝,他的双眸因这突如其来的剧痛爆出一线赤红的光芒,残碎的骨片刺得更深,鲜血流到地上。

他凝视着俯瞰他的眼瞳,银蓝与艳红,从那里面他看到陌生的自己,美得如同逆立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