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孵(R-18)

Work Text:

月明星稀,郑云龙独自一人穿过不算密集的树林,来到了一个山洞之外。
这个位于西南山区的石洞是半个月前被住在附近的苗族老乡偶然发现的,从外往里看只觉得是普通的山体裂缝,但在山洞深处,却有几十座真人大小的石雕人像密密麻麻地立在地上。
山洞的洞壁有疑似人工开凿的痕迹,但省里来的专家只能肯定这不是现代的东西,一时竟也看不出石像的年代,只能把整座小山围了起来,在原地进行考古发掘。郑云龙是考古队里年纪最小的实习生,在实习期的最后时间终于遇到了野外作业的机会,但他不能直接接触文物,只能端着照相机在各处拍摄记录。
前两天一切正常,但到了第三天,在他将相机里的照片导出到笔记本电脑里后,忽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在他今天拍的全景照片里,石像似乎比第一天少了一些。
反复对比三天在相同的视角下拍的照片,郑云龙确信,每一天最靠近洞口的那尊石像都会消失在第二天的照片里。
这让郑云龙有些疑惑。
考古工作刚刚开始,还没有人搬动过它们。
是夜,郑云龙独自离开了临时住所,借着手机电筒的灯光摸索着上了山,进了洞。
,点燃了从老乡那借来的煤油灯后,郑云龙朝洞穴深处走去。
四周寂静一片,郑云龙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下意识地握紧了脖子上挂着的相机绳。
他轻手轻脚地走向那片石像,昏暗的光线下不停摇晃的影子让人有一种它们活过来了的错觉。
走到最靠近洞口的石像旁,郑云龙停下了脚步,蹲下检视了地面,发现没有任何可疑的痕迹,这才又站了起来,看向了离自己最近的石像。
那是一尊灰白色的高大的男性立像,“他”笔直地站着,微微低头,身体的线条有些模糊和粗犷,似是工匠尚未来得及细化便停止了作业,但头部尤其是面部雕刻得十分精美逼真,看不到任何凿刻的痕迹,像是被精心地抛过光一般。
这个年轻的男人轮廓分明,空洞的深邃的双眼目视前方,嘴唇微微抿起,好像面无表情,又似笑非笑,在摇曳的灯光下显得神秘莫测。
郑云龙的心猛地跳了一下,忍不住给石像拍了张照片。
——太美了。
这张石雕的脸美得不似真实存在于世间,美得让人心生敬畏。
郑云龙忍不住放慢了呼吸,似乎着一点点声响都会唐突了“他”。
他的目光描摹着“他”的眉眼,沿着精致的鼻梁向下划过薄薄的嘴唇,最后又着迷地地盯住了那双空洞的眼睛。
郑云龙颤颤巍巍地伸出了手,轻轻抚在了石像的脸上。
微凉的坚硬的触感让他背后爬满鸡皮疙瘩,他心跳得飞快,忍不住在“他”的眉眼处轻轻摩挲起来。
——如果这是一双真正的眼睛……
郑云龙心生遗憾和赞叹。
忽然间,他猛地感到一阵悸动,只见石像被他抚摸过的那只眼睛出现了一道裂缝,裂缝逐渐增多,一片片大小不一的灰白色的薄壳从石像上悄然脱落,露出了一只黑白分明的眼睛和两排湿漉漉的浓密的长睫毛。
那只木然的眼睛微动,慢慢看向了郑云龙。
“……!”
郑云龙僵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覆盖在石像表面的薄壳一点一点地剥脱,数息之间,站在他面前的,已赫然是一个赤裸的英俊的男人。
那个男人似是不适应暴露在空气中的感觉,有些艰难地朝着郑云龙张了张嘴,哑着嗓子说:“你,是……?”
郑云龙的脑袋里一片空白,怔怔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郑,云,龙……”男人学舌般缓缓重复了一遍,僵硬地抬起胳膊握住了郑云龙的手,轻轻勾起了唇角,眼里出现了跃动的光彩。
他身上的透明粘液似是干透了,露出了大片如瓷般细腻的皮肤,在昏暗的光线下居然有些刺眼。
郑云龙感到有些眩晕。
男人迈开笔直修长的双腿,走到郑云龙面前,直直地看着他:“郑云龙,我们开始吧?”
“?”郑云龙茫然地往进他深潭似的眼眸中,他的声音像是直接钻进郑云龙的脑袋里一样,连句尾的气声都清晰可辨,若有似无地在郑云龙柔软的心尖扫过。
——不,等等……
郑云龙的心脏疯狂地跳动起来,本能地感到了恐惧,但男人英俊的面容和充满磁性的嗓音让他欲罢不能。
男人凑近他微微仰头,几乎将嘴唇贴在了他的唇上,弯弯的眼睛里似是有星光。
他轻声地说:“谢谢你,郑云龙……”
——真美。
郑云龙猛地抱住了男人的身体,张口吻住了那双柔软的嘴唇。
男人的嘴唇微微发凉,闭上眼睛用近乎虔诚的表情接受郑云龙舌头的闯入,湿滑的舌头被郑云龙的舌头卷住,厮磨纠缠。
这是一个潮湿的,带着些泥土特有的腥味的吻,让郑云龙头皮发麻,下腹发热,沉睡的欲望很快就苏醒了过来。
男人发现了郑云龙的异状,一边亲吻一边轻推双腿发软的郑云龙,将他推倒在了地上。
恋恋不舍地松口后,郑云龙才发现男人正双腿分开坐在他身上。
煤油灯和相机都被男人放在一旁,微黄的灯光将男人细腻的皮肤映得与活人无异。
他俯下身,一边再次含住郑云龙的嘴唇,一边伸出双手解开了郑云龙的裤子。
“唔……”
多日没有疏解的欲望涨满了郑云龙的下体,被微凉的柔软的手指抚摸的感觉让他差点射了出来。
吻变得有些粗暴起来,郑云龙双手搂住男人的腰,粗糙的大手在光滑的皮肤上爱不释手地揉捏,而男人似乎也被郑云龙有些野蛮的对待所取悦,喉咙里发出沙哑低沉的呻吟声,撩得郑云龙的耳膜都阵阵发酸。
郑云龙口干舌燥地将男人嘴里甘甜的津液卷进自己的嘴里吞下,硬得生疼的性器已在男人的手里阵阵搏动。
男人似是好奇地揉捏着郑云龙硕大的龟头,把马眼分泌的淫液涂得到处都是,又褪下他的包皮抚摸他硬挺的柱身。
“……啊!”
唇分时,郑云龙已心如擂鼓,气喘如牛。
男人轻笑着舔了舔嘴唇,慢条斯理地撸动着郑云龙的性器,正当郑云龙以为他要射在男人手心里的时候,男人的手松开了那根粗大的肉棍,撑在郑云龙的胸口上,微微抬起了身体。
他扶着郑云龙的阳具,对准自己的臀缝,慢慢地坐了下去。
——!
当郑云龙的性器穿过紧致湿润的肉环,进入男人温热柔软的身体里时,他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啊……”男人缓缓坐到郑云龙的小腹上,发出了难耐的呻吟。
他的后穴像是有生命一般,正紧紧裹着郑云龙的性器有节奏地蠕动着,湿软的肠壁磨着郑云龙敏感的龟楞,让他浑身发软,寒毛直竖。
男人缓慢地动了起来,一下一下地用后穴奸着郑云龙的性器,嘴里发出满足的叹息:“唔啊……好舒服……郑云龙……”
他的呻吟直白又放浪,动作生涩却坚定,后穴外紧内湿,似乎完全和郑云龙的性器贴合在一起,不同摩擦吮吸。
——不,他不是人……
鼻尖闻到的是潮湿的泥土的腥气,眼前看到的是诡异的漂亮的男人和自己做爱的身影,郑云龙的眼睛都热了,脑子里嗡嗡作响,终于忍不住抱着男人坐起了身。
忽然变化的姿势让他在那软穴里猛然进得更深,男人的嘴里也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惊呼。
郑云龙努力地看清他的模样,迷恋地凑上前去亲吻他的嘴唇。
——但实在是太美了。
“唔嗯~”男人贪婪地地与他接吻,前后微微地晃动身体,让郑云龙的阳具在后穴里不停碾磨搅动,喉咙里还时不时呜咽着发出愉悦的呻吟。
这个男人像是一朵毒蘑菇,美丽而安静地在林中等着被自己发现,引诱着自己不顾一切将他摘下,吞吃入腹,即便是立刻丧命也甘之如饴。
郑云龙已经硬的快要炸开了,他紧紧地抱住男人,配合着他的动作,托着他浑圆的臀瓣将他抬起,又重重地放下,每一次插入都深得让两人战栗不已,男人的后穴里像有无数的小嘴在舔弄吮吸他的性器,引诱他交出自己的一切。
“郑云龙……啊~郑云龙……”男人高高地仰着头,挺着腰把胸口凑到郑云龙面前。
郑云龙张嘴便衔住了一颗胀得发硬的肉粒,用力地吮吸舔弄,舌尖狠狠地戳着男人的乳孔,恨不得能从他的身体里汲取些什么。
男人被操得有些失控,不停地浪叫呻吟,双腿把郑云龙的腰身圈住,双手深深地插入郑云龙半长的头发中,用力把郑云龙往自己的胸口上按,仿佛全然打开了自己的身体,好让郑云龙干得再深一点,狠一点,直到两人溶为一体。
他的动作让郑云龙彻底地失控了。
郑云龙咬牙抓着男人的屁股用力地往身上砸,自己也挺动着腰身,用几乎要把两颗卵蛋也操进男人的后穴的力道猛烈地深插浅出,好像他的生命里只剩下和男人做爱这一件事情。
高潮时,郑云龙在男人漆黑的眼中看到了无数的星光和浩瀚的宇宙。
——就算……
他靠在了男人的颈窝上,看着洞壁上他们互相依偎的影子,满足又释然地闭上了眼睛。
他没有看到,男人后背优美的阴影线条逐渐变形隆起,好像皮肉之下有什么不安分的东西正欲破壳而出。
郑云龙隐约听到了异动,轻轻在男人的肩上印下一吻,将自己的后颈彻底暴露在男人的视线里:“吃了我,你就不会消失吧?”
他没有听到男人的回答,只感到后颈处有一阵凉风吹过,随即便是刀割似的疼痛。
——就算献出一切。
郑云龙在剧痛中失去了意识。

郑云龙高烧了三天三夜,才从昏迷中醒来。
苗医说他这几天吸入了太多山中的瘴气才会病倒,吃几天土方草药便会痊愈。
郑云龙浑身乏力,脑子晕乎乎的,好像刚刚做完一场长长的梦,再次回到山洞,捧着自己熟悉的相机拍摄洞壁上的凿痕时,恍如隔世。
——照片!
他愣了愣,猛地翻看起相机里的相册。
找到了他记忆中的日期,翻到了那天拍的最后一张的照片,画面里是一只没有对焦的形状怪异的昆虫的特写,看起来很像是行走时勿触了快门拍下的,而刚好有一只虫子爬到了镜头上。
“……”郑云龙失落地退出了相册。
——果然是梦?

郑云龙顺利地结束了实习,回到远方的老家工作。
三十岁这年,他听闻数年前从西南出土的一批数千年前的石人像将在首都展出,便特地飞了过去。
站在透明的玻璃展柜外,一尊一尊地看过那一排面容精致、身体粗糙的灰白色石像,它们的面容都不尽相同,却都不是他梦境中的样子。
——那样的脸,果然是现实中不可能出现的。
倏然,他心中一动,视线从石像身上移开,落在了展柜另一侧的一个参观者的身上。
那是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穿着修身风衣,正在观察柜中石像的男人,他轮廓分明,眉眼深邃,鼻梁高挺,薄唇微抿,似是面无表情,却又似笑非笑。
——!
郑云龙的心狂跳了起来。
男人似乎发现了他的视线,也看了过来。
郑云龙从那双漆黑的眼睛里,看到了亿万的星辰和浩瀚的宇宙。
后颈传来一阵酸胀微热的感觉,似乎有什么沉静了数年的东西已经成熟,正蠢蠢欲动地想要挣脱束缚。
对面的男人冲他微微一笑,薄薄的嘴唇一张一合。
“我找到你了,郑云龙。”

咔哒。
他听到了命运孵化的声音。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