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he Fair Childs

Work Text:

这是帕特里克到达这座城市的第七天,但是他已经连续五天推开这间名叫漂亮小孩的酒吧大门了。

公司派他来这里接替亚历山大的工作。他落地当天发邮件找亚历山大交接,对方直接给他发过来了一个地址。帕特里克对着google地图倒了三班地铁,才找到了地方。这是一间不大不小的酒吧,门口挂着一块牌子,上头写着名字,边上还画着一个歪歪扭扭的抱着吉他的小恶魔。
“漂亮小孩。”帕特里克嘀咕着。这听上去不太像是个酒吧,反倒像是个童装店。他推开门,木头门上挂着风铃,随着他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响声。还不算太晚,酒吧里只有零星几个人。吧台里站着带着黑帽子的酒保,帽子下面露出一点金色的发尾来。
“这边。”亚历山大坐在吧台边缘冲他招手,拍了拍身边的椅子。帕特里克走过去,摘下了围巾放在吧台上。酒吧里空调开得挺高,他正在解大衣扣子的时候酒保的声音突然响起来:
“喝点什么?”
帕特里克猛地一抬头,酒保正趴在吧台上笑着看着他,帕特里克正对上了对方的的眼睛。是蓝色的,帕特里克模模糊糊地想,头发是金色的,金头发蓝眼睛,他长得挺漂亮。
“西里尔,你吓到他了。”亚历山大开口,后半句对着帕特里克,“tequila,可以吗?”帕特里克胡乱点头,发现自己的手指还卡在衣扣上。他深吸一口气,尽量快速地解开大衣扣子,只是手指僵硬的不像自己的。酒保轻轻敲了敲吧台,转身去拿酒杯。帕特里克注意到他手腕上带着好几串链子,走动间磕在了酒柜上,发出低沉的声音。
亚历山大在帕特里克眼前打了个响指:“想什么呢?”
“没事。”帕特里克转头对着前辈摇头,借着脱大衣的动作掩饰了过去,“你怎么想着约在这里?”
“朋友的店,照顾照顾生意。”亚历山大冲着西里尔扬了扬下巴。西里尔“咚”的一声把杯子放在帕特里克面前,动作有些粗暴地把酒倒进去:“照顾生意?”
亚历山大扬起了半边眉毛:“我付钱了。”
西里尔在帽子下面做了个鬼脸,用酒瓶点了点吧台另一端的一对情侣:“你们聊,我先过去。”
“我们继续,怎么派你来的,不应该是米沙?”
“米沙去忙新项目了。”帕特里克回答,“你什么时候走?”
亚历山大眯起眼睛看着他,直到帕特里克移开目光之后才开口:“要交接的上周基本发给你了,我后天走。”

亚历山大走的那天晚上,帕特里克第二次推开了酒吧门。
酒吧的生意还不错,帕特里克绕了一圈才找到了一个空位。他拉开椅子坐下,看见西里尔端着托盘向他走过来,头上还戴着那顶黑色的圆顶帽。
“又来了?喝点什么?”
“tequila,谢谢。”
西里尔不忙着走,反倒是把托盘放在桌子上,在帕特里克对面坐了下来:“亚力克斯走了?”
“刚走的,我送他去的机场。”
西里尔摘下帽子拿在手上把玩着,帽子下的金发乱糟糟的,向外支棱着:“太遗憾了,少了个熟客。”
“熟客可以培养出来啊。”帕特里克回答,“我挺喜欢你这里的,你是老板?”
“对。”西里尔笑了,把帽子扣到了帕特里克的头上,“明天早点来,我给你在吧台留座。Tequila?马上来。”
那天是帕特里克第一次在酒吧坐到关门。

帕特里克又一次在吧台坐到了打烊。
“发什么呆呢?”西里尔敲了敲吧台,“关门了。”
帕特里克应了一声,慢腾腾地站起来,拿起一旁椅子上的大衣:“晚安,西里尔。”
“等等。”西里尔点着帕特里克留在吧台上的半杯酒,“不喝完了再走?”
帕特里克摇摇头。
“那我喝吧。”西里尔举起杯子一饮而尽。帕特里克看着西里尔仰头,露出一截脖颈和喉结,看着那截脖子离自己越来越近,接着嘴唇上黏上了对方柔软的嘴唇。西里尔一手撑着吧台,一手按住帕特里克的脖子,踮起脚尖把酒液推进帕特里克嘴里。
帕特里克觉得一股热流猛的从大脑轰的一下涌向下身。
“老板,我们先走啦。”门口那儿有员工的道别的声音。西里尔松开帕特里克的嘴唇,有些不耐烦的应了一声。他顺手拽了一下帕特里克的头发,温热的气体吐在帕特里克的面颊上:
“弯点腰,一个个长这么高还没点眼色。”
帕特里克慌忙中膝盖撞上了吧台板,撞得有些重了,他在亲吻间发出了一声呻吟。西里尔推开他的脸,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他拍了拍帕特里克的脸,轻声说:“上楼,这边。”

西里尔进门的时候用手肘敲开了灯,整个屋子笼在温暖的黄光里。他们在灯光下接吻,脱去对方的衣服,拥抱着倒在床上,听见弹簧发出吱呀的叫声。
“润滑在床头柜,戴套。”西里尔在接吻的间歇喘息着在帕特里克耳边说。帕特里克把西里尔仰面推倒在床上,探出身去拉抽屉。西里尔伸手解开了帕特里克的皮带,性器渗出的前液打湿了一小片白色的布料。他抬起头隔着布料舔弄,帕特里克的全身肌肉一僵,匆忙间打翻了抽屉,里头的东西掉了一地。
“别管了,赶紧。”西里尔扣住帕特里克的手,放到自己的裤腰上。帕特里克匆匆拉下西里尔的裤子,把碰到的第一瓶润滑剂倒在手心。他俯下身咬住西里尔的嘴唇,向后穴伸入了一根手指,试探性地摸索,接着是第二根,缓慢地扩张着甬道。前列腺被触碰到的时候西里尔急切地喘息着,扣在帕特里克脖子上的手猛地收紧再放开。
“我进去了。”扩张到三根手指的时候帕特里克咬上西里尔的耳垂,半是气音地提醒,西里尔模模糊糊地说了一句快进来。帕特里克抽出手指,把性器插入翕张着的后穴。西里尔发出一声短促的呻吟,拽紧了帕特里克的头发,灰蓝色的眼睛闭上又睁开,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帕特里克小心翼翼地亲吻西里尔的睫毛,下身的动作却完全没有松动的意思,性器毫不留情地碾过敏感点撞向深处。高潮到来的猝不及防,内壁一瞬间绞紧,西里尔在没有抚慰的情况下射了出来。帕特里克顶开高潮后柔软的内壁,抵在最深处射出来。两人交缠在一起喘息,胸口紧贴着,能听见对方快速的心跳声。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西里尔翻身起来坐在床沿上,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帕特里克仰面躺在床上,盯着西里尔光裸的背脊问。
“问吧。”西里尔吐出一个烟圈,懒洋洋地说。
“为什么叫漂亮小孩?”
“就想问这个?”西里尔笑了,“没什么,觉得好听。”
“听着像是个童装店。”帕特里克说完就后悔了,撇了撇嘴却不知道怎么收回来。西里尔转头看着有些垂头丧气的青年只觉得好笑。他咬着烟,跨坐到帕特里克身上,一手撑着帕特里克的胸口,一手把烟塞进了帕特里克嘴里,下身带着点恶意磨蹭着。
“童装店可不允许吸烟。”
他俯下身咬在帕特里克上下翻动的喉结上,含糊不清地说:
“也不允许这个。”
帕特里克觉得自己又硬了。他把烟摁灭在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伸手去够安全套,草率地撕开包装袋,弄得一手黏腻。西里尔接过他手里的安全套,套在帕特里克的阴茎上,修长的手指灵活地撸到根部,接着自己坐了上去。他一手撑着帕特里克的胸口起落,当阴茎擦过敏感点的时候发出满足的喟叹,另一手探向自己下身,却被帕特里克推开了。
“不行。”帕特里克握着西里尔的手,引导着他的手去向他们的交合处。西里尔的笑声和呻吟混合在一起。他摸到了满手黏腻的液体,润滑剂和体液混合在一起,胡乱涂抹在帕特里克的胸口。帕特里克伸手搂住西里尔的脖子,把他带倒到自己身上,修长的手指抚摸着西里尔的面颊和嘴唇。
“漂亮小孩,你就是漂亮小孩嘛。”西里尔凑过去去吻帕特里克,舌头细细地勾勒对方的唇线,含混不清地说,“好孩子,漂亮的孩子。”第二次高潮缓慢了许多,帕特里克向上顶弄,柔软的内壁绞紧他的性器,他们同时射了出来。西里尔附在帕特里克身上喘息,温热的气体吹在青年的耳畔。
“几点了?”片刻后西里尔问。
“手机不在边上。”帕特里克咬住了西里尔的耳朵,牙齿慢慢地磨着柔软的耳垂。西里尔撑着帕特里克的胸口起来,仰面躺在他身边,艰难地从两人之间抽出一团皱巴巴的毯子来:“不早了,你走还是留下来?”
帕特里克转头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西里尔,西里尔转头看见了帕特里克的眼睛,噗的笑出来。他拍了拍帕特里克的脸颊,把毯子分给他一半。
“想留就留下吧,睡了。”
他关了灯。帕特里克在黑暗中盯着西里尔的影子,突然凑上去亲了亲西里尔的嘴唇,在毯子下用力地抱住了对方。西里尔含糊地咕哝一声,安抚地拍了拍帕特里克揽住自己腰的手。

帕特里克醒来的时候西里尔还睡着,几乎大半个身子都压在帕特里克身上。帕特里克小心翼翼地挪动了一下,借着透过窗帘的阳光握住了西里尔的手。第一天晚上他就注意到了,西里尔的手很好看,修长而骨节丰明,指甲剪的很干净,指腹上布着茧子。帕特里克一节节抚摸过去,亲吻指腹上的茧子,终于成功地把西里尔折腾醒了。灰蓝色的眼睛睁开时有一瞬间的失神,眨了几下后西里尔才想起来帕特里克的脸。他凑上去,在帕特里克的额头上印下一个昏昏沉沉的吻。
“早。”
“浴室在那边,没衣服给你。”过了一会他补了一句,手脚并用地从帕特里克身上爬起来,顺带抢走了毯子把自己裹起来下床去找衣服。帕特里克撅着嘴看着西里尔在屋子里转圈收拾,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从床上爬起来,捡起自己的衣服去了浴室。关上浴室门他期待地看向西里尔,对方都没向浴室的方向扫一眼。
“我晚上还能来找你吗?”过了一会帕特里克从浴室里探出湿淋淋的脑袋问。西里尔披着毯子盘腿坐在床上看手机,闻言抬起头揉了一把乱糟糟的金发:“随你。”他看着帕特里克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不由觉得有点好笑,“擦擦头发,漂亮小孩。”
帕特里克嗯了一声,耳朵飞快地红起来。“我,昨天晚上是不是没…”
“不用。”西里尔跳下床走向浴室,和帕特里克擦肩而过的时候他抬手揪了揪帕特里克通红的耳朵,暧昧地说:“你付钱了。”他关上浴室门,把帕特里克一个人留在了外面,“门认识吧?慢走不送。”
帕特里克伸手去摸被西里尔揪过的的耳朵,莫名觉得那句话有点耳熟。他关上西里尔的房门时,突然想起来在酒吧的第一天晚上亚历山大的话。
“我付钱了。”
帕特里克觉得冰块坠进了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