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云方佳昱】one night in 北京

Work Text:

郑云龙来北京的行囊很简单,就一个后背包。没有经纪人没有助理,单枪匹马就来了,马佳说大龙你这千里送炮呢,有时间打炮没时间给他个唱当嘉宾。

郑云龙回说有本事你让蔡蔡跟你唱GA。

马佳没声儿了。不知道是被工作人员抓去排练还是心虚。

“龙哥!!!”蔡high C不愧是蔡high C,声音嘹亮的郑云龙反手掏了掏耳朵,嗯,还没聋。

“你嘎子哥呢?你们不是一起过来的?”张开双臂敷衍地抱抱他们家好弟弟,郑云龙伸长了脖子满房间找阿云嘎。

“嘎子哥怕有私生,还在外面绕圈顺便买夜宵。”

郑云龙扯了扯嘴角,心说他最好有心思买夜宵,怕不是赶着买套买润滑。看蔡程昱还一副傻乐的样儿,郑云龙的眼神都透露着一股怜爱和同情。

阿云嘎一进门就看到腻在一块看视频的郑云龙和蔡程昱,别说,还颇有些粉丝口中母慈子孝的味儿。

“看啥呢你们?”他问。

郑云龙眼皮都没抬一下,倒是蔡程昱乖巧的腾了位置给阿云嘎,自己坐到单人沙发上喝阿云嘎带回来的可乐。

朝蔡程昱的方向努嘴,阿云嘎用眼神问郑云龙咋回事儿,好好一小白菜都蔫儿黄了。

反手把手机拍到阿云嘎身上让他自己看,郑云龙回头喊蔡程昱洗澡去。

看完了马大爷铁肺唱GA和安了假肢似的舞姿,阿云嘎沉默了。知道马佳怂但不知道他那么怂,死活不邀蔡程昱和体就算了现在还搂着人姑娘在台上跳舞。阿云嘎抱着郑云龙腰说咱再给蔡蔡找更好的。

郑云龙舔后槽牙,啧了声嫌弃道那也得蔡程昱愿意,看他那死心眼你觉得能行吗可能。

显然不咋可能。要不蔡程昱也不会偷摸搞来了马佳个唱的票又顾忌着不去看。

算了不说了,阿云嘎整个人躺上了沙发,头枕在郑云龙大腿上脸看郑云龙优越的下颚线。”我礼物呢?”

“这不在洗着呢吗?”郑云龙说。

“去你的。”阿云嘎笑骂,”严肃点儿。”

“没骗你,不搞快点一会马佳来了谁都没得吃。”郑云龙伸出手轻点阿云嘎嘴唇,被张嘴叼住。

阿云嘎声音有点含糊,但不影响郑云龙听清,他说,那就把马佳也办了。

“行,就这么定了好吧。”抽出湿漉漉的手指蛮不在意的往身上擦了擦,郑云龙俯身亲吻。

等裹着蒸腾水气的小白蔡出炉,他两个哥已经干上了,从衣服散落的位置蔡程昱甚至能判断出他们的性爱轨迹。

交错的喘息声羞的他脚趾都蜷了起来,早就不是第一次了,但看到阿云嘎郑云龙坦荡的在他面前做爱蔡程昱都会臊浑身通红。

他不知道他的好哥哥们最喜欢的就是他那副羞涩又眼馋的样子。

“蔡蔡,过来。”郑云龙喊他。

等他一步一步慢慢腾过去郑云龙又问,“昨天嘎子生日,蔡蔡不给点表示?”

蔡程昱瞪大眼,看看他大龙哥又看看他嘎子哥,结结巴巴问怎么表示。

没有错过小孩眼底闪过的欲望,从声时期就对他多一分偏爱的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伸出手把蔡程昱拉上床。一个脱衣服一个挤润滑液默契的很。

郑云龙让他自己托着胸乳,挤出一道浅浅的沟,然后亲自将红果喂到昨日寿星嘴边。

蔡程昱对性有与生俱来的天赋。对着郑云龙的镜头,蒙着水雾的眼神让人怜爱,唇边露出的一节小舌又让人想侵犯。

满意的将自己的作品发给马佳,郑云龙将手机扔到沙发上再不管它。

推了一把阿云嘎,郑云龙把保险套扔他身边催说你快点儿,好不容易扩张好了别便宜了马佳。

把迷糊着的小孩捞到自己身上,郑云龙让他靠着自己颈窝,大掌顺着光滑的脊背向下,揉捏蔡程昱丰润的臀瓣然后掰开,露出泛着水光的,等着被人填满的穴口。

阿云嘎真的大,真进入的时候蔡程昱绷着身子就要逃,被郑云龙摁着背定住。

捏了捏蔡程昱后颈,得到幼兽一样的呜咽声,郑云龙偏头舔弄小孩儿通红的耳垂,低声安抚。

“忍一忍昂,操开了就好。会很舒服的。”

阿云嘎跟着哄,“我们把蔡蔡操漂亮了,等等你佳哥来了都要死在你身上好不好?”

一搬出马佳,蔡程昱几乎溃不成军,明明羞耻的浑身颤抖却还是乖巧的塌着腰让阿云嘎操的更深。

“好孩子。”郑云龙奖励似的亲了蔡程昱的眼角。

 

 

保时捷一路狂飙,马佳没关车窗,北京夜里的凉风吹不去他的燥热,他刚刚结束音乐会下了台点开郑云龙那条消息,照片上蔡程昱迷离的眼神吓得他赶紧息屏。

蔡程昱来北京了。

紧赶慢赶马佳还是在零点之前敲开了酒店房间的门。郑云龙靠在门框上打量他,挑了挑眉毛,“佳儿今天妆不错。”

马佳看着这个攒局的还一身整齐气不打一处来,气急败坏的摔上门,推着他进房间,“为了给老公过生日您也真是挺会献宝。”

“那我算借花献佛?蔡给你了可真是白瞎了,你看看那一身的骚水儿是不是男人啊你,孩子馋成那样了都。”

马佳这就要上脚踹他,“懂个屁,我是心疼啊,都以为跟你俩似的,几天不睡觉就为了省下来时间约次炮。”

郑云龙没接话茬,带着马佳进了卧室,马佳其实一进屋就听见了小孩儿呜呜咽咽的呻吟,他吹了半天的冷风才消下去的欲望蹭一下又上来了。

蔡程昱眼眶都被眼泪模糊了,隐隐约约听见马佳的声音,眼泪流的更凶。

打开卧室门,马佳就见蔡程昱被压在床上操,他跪在床上摇摇欲坠,屁股被阿云嘎握在手里,肩膀被顶的一颤一颤。一双眼睛含得都是水,简直要把马佳溺死在里面。

“哥,佳哥,救救我。”

“心疼了?不如你来替他。”

“操了,合着你俩今天是专门来折腾我们来了?没完了还?”马佳骂骂咧咧的,听到蔡程昱哑着嗓子喊马佳,猫叫一样挠的他心肝儿颤,连忙哄着祖宗:

”程昱,不怕啊,哥在这儿。”

“马佳,你亲亲他,一晚上就等你来呢。”阿云嘎提溜猫崽一样捏着蔡程昱后颈让他抬头。

”差不多得了啊你们,程昱明天还拍MV。”

“我这还硬着呢。”

阿云嘎也真怕马佳跟他急,谁不知道马佳对蔡程昱跟眼珠子似的宝贝着。松了对蔡程昱的禁锢,从他里面出来的时候还带出了一股腻滑,把本来就不象样的床但弄得更不堪了。

先是抱住了手脚并用往他身上爬的蔡程昱,马佳眼睛鼻子嘴巴挨个亲了遍,等他家宝儿的抽噎缓了下来才道:

“郑云龙呢?人大老远从上海过来你也不好好操一操。”

阿云嘎指了指浴室,说操过了。马佳无语,又心疼被操傻了的蔡程昱,心一横眼一闭,接过阿云嘎递来的润滑液往自己身后捣鼓。

和蔡程昱的满手腻滑不一样,马佳是不活动活动筋骨就不安生的主儿,身材匀称、肌肉紧实,阿云嘎一只手顺着腰线往上摩挲,摸的马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行了,别磨磨唧唧的,赶紧的完事了去操你的郑云龙吧。”

“哎,马佳你放松点,别一会伤了屁股。”知道马佳少挨操又惯会逞能,少不了受罪,阿云嘎拍了拍旁边蔡程昱的脸蛋要他帮帮马佳去。

“佳哥……”小孩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像裹了蜜糖,人长得也清纯,干出来的事却是浪的没边儿。

都怪那两个老流氓把他家宝儿教坏了,马佳想。双拳难敌四手,蔡程昱逮着马佳唇舌痴缠,一双手一下在他胸前作乱一下又握着自己的“小老公”撸动,把马佳被进入的不适和闷哼都吞进肚子里。

马佳点浅,阿云嘎又操的深,没多久马佳就和他蔡宝儿一样软着腰直哼哼。

浴室的水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郑云龙头顶着毛巾嘴叼着电子烟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他们表演三人行。

刚刚还在蔡程昱穴里翻搅的手现在正握着自己的性器有一下没一下的动。茶几上还有一罐刚开的啤酒。

“大龙,你快过来呀。”阿云嘎喊他,声音带着情欲的暗哑。

“等着。”他说,将没啥味的啤酒一饮而尽,才老大爷逛街似的晃到床边。也不上床,就这么站着,性器翘的老高。

冤有头债有主,蔡程昱马佳不让再操,那就只好找他的好哥哥了。“佳儿。”

马佳认命,舔两下张口含住了,舌头沿着冠状沟来回扫,舒爽但还是不够。

“含着点儿。”他说,然后摁着马佳的头把性器往喉头怼。

“大龙,你该让马佳教你什么叫弹舌。”阿云嘎看热闹不嫌事大。

“学会了好伺候你是吧?”郑云龙轻哼,配合着阿云嘎的律动挺腰。

两个人一前一后配合默契,这就苦了马佳,两张嘴被塞的满当,阿云嘎顶的重他就会被郑云龙操到嗓子眼,一点声儿都露不出来。等他们俩射出来的时候他都麻了。

阿云嘎摘了套子走到郑云龙身边揽着人脖子交换了一个浅浅的吻。

“去洗洗吧,妆都花了。”阿云嘎伸手在马佳眼前晃。

这时候就瞧出蔡程昱的乖觉和机敏了,休息了好一会的小孩这会精神又来了,架着他哥闪进浴室,把空间留给需要的人。

“这床……”阿云嘎嫌弃,“不能要了。”跟台风过境般泥泞。

“留给马佳吧那就?”郑云龙变魔术一样从包里掏出了另一张房卡,露出一个贱嗖嗖的笑。

“啊?”阿云嘎瞪大眼,好家伙,够蔫坏的,不愧是他男人。

浴室里俩男高音的声音越来越大了,没兴致听活春宫,郑云龙催着阿云嘎拎包走人。

 

 

蔡程昱真的被操开了,承过雨露的身子愈发娇软,明明是他扶马佳进浴室洗身子,到头来还一个劲儿往马佳身上倒。

淋浴喷头开到最大,热水浇到两个人身上把情欲催化到最盛,马佳挑着蔡程昱的下巴吻得又深又温柔。

一声关门声响起来,马佳知道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了,只有他和他的宝贝程昱了。马佳起身分开唇舌,拉开了一条淫靡的银丝,他盯着蔡程昱迷离的眼睛叫他的名字,他叫他,蔡宝儿,程昱,宝贝。

蔡程昱还懵懂着,眼睛里盈满了水,两条白生生的胳膊挂在马佳的脖子哼哼唧唧的撒娇。

马佳带着点力气啃他的锁骨,蔡程昱感受到疼痛才如梦方醒的推马佳的肩膀,“哥,不行,有……有印子……”

马佳笑着松开嘴,“再叫一声。”

蔡程昱有点懵,眨眨眼睛一脸的无辜。马佳亲他的鼻尖,“叫我,跟我说要谁操你。”

“要佳哥,佳哥,马佳。”蔡程昱缓过劲儿了,趴在马佳颈侧一声一声的叠着叫,手脚并用蹭马佳开始勃起的性器。

马佳胳膊一用力托着蔡程昱的腰抵着浴室墙操了进去,他想了许久的蔡程昱的身体,湿软紧热的内里裹着他给他渴了许久的安全感,满足了他从进门起就燃烧的占有欲。

蔡程昱喘出一声低吟,断断续续在马佳耳边呻吟,“哥,我看到你跟那个女孩跳舞了,哥真好看呀。可是……可是我不喜欢你抱他……佳哥……你再抱抱我……抱抱我。”

马佳侧头吻去他落下的眼泪,“宝儿怎么委屈了,你看佳哥在操谁呢?是不是我们蔡宝儿?你哥就喜欢你,跟别人那都是演出需要,不许再瞎想了。”

马佳说一句一个重音,一个重音就操得又深又重,爽得蔡程昱脚趾都蜷起来。马佳,只有马佳,只有马佳会整个儿抱着他,喘在耳边的气儿都是软的甜的温柔的,蔡程昱的心被填满了。

马佳松开他,抱着人翻了个个,胳膊横在蔡程昱胸前替他挡住瓷砖上的凉气,扶着他的腰一下一下顶得深重,蔡程昱仰头哭出几个音节,被马佳含着唇吞了回去。

花洒还在尽职流着水,混着脏的干净的甜的咸的汁水冲刷得干净,蔡程昱像朵欲开不开的红莲,妖艳着,清纯着,邀马佳将他折下印在他心尖上。

他转身咬在马佳下颌骨上,舌尖舔着马佳刚冒出来的胡茬,软嫩的舌尖贴在马佳脸上,激得他挺身射在蔡程昱身子里。

马佳扭着脖子抓着蔡程昱接吻,吻到蔡程昱缺氧到伏在他怀里才肯放开。

“啵”马佳离开他的身体,带出一大股浊白,顺着后穴流到大腿根。

蔡程昱羞得不敢睁眼,靠在马佳身上等他给清理。

马佳抱着他手探进他已经酥麻得没有知觉的后穴一点一点清理的时候,蔡程昱靠在他身上合上眼,他还是那个被马佳捧在手心里宠爱的孩子,真好。

 

 

换了个新房间的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大笑。一起使坏一起打掩护,男人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不管年龄多大。

“满意吗今天。”郑云龙凑过去吻阿云嘎嘴角。

“不咋满意。”阿云嘎回吻,肉嘟嘟的手指往下勾着龙茎搓揉。

“后面还没爽。”他嘟喃,牵着郑云龙半勃的性器往床上引。

郑云龙低笑,猫一样呼噜,“老公别急,想吹想尿都依你,这后半夜都是你的。”

两人倒在床上,郑云龙抓着阿云嘎手端详,“你都剪指甲了还要我操你?”

轻踹郑云龙一脚,阿云嘎神情有点不大自在,“我自己弄不行啊?”

自己扩张他是认真的,郑云龙爪子太灵活了,又长,每次他给扩张都要摁着他前列腺挠,还老喜欢嘬他卵蛋,生生能在前戏把他逼上一个小高潮。太刺激了。

笑得露出一口小碎牙,郑云龙应和,手撑着脸侧躺在床上看阿云嘎指奸自己。

绯色染上眼角,阿云嘎起伏的胸膛在灯光下白的像瓷,并起的手指在自己体内进出,湿漉漉的都是水。太色情了,忍不了,郑云龙想。

往下滑一个身位,郑云龙伸出艳红的舌尖舔弄阿云嘎的根部,手掌裹着两个囊袋不轻不重的揉,另一只手在肛口试探的按压,碰到阿云嘎抽出的手指时还调皮地勾了一下。

行了。阿云嘎轻喘着喊大龙你进来,可他满心期待的肉刃没有如愿破开他足够湿软的潮穴,反而是有什么湿湿软软的东西进来了。

卧槽,阿云嘎懵了,这是在干什么?郑云龙抱着他屁股给他舔他又不能躲避。

郑云龙太会舔了——舌头搅的阿云嘎嗯嗯啊啊的在床上扭的像蛆,”啊嗯……大龙你别玩了,给你弄坏了要……”

灵活钻弄的舌头放过了他,暂时的,”请我进来。”郑云龙的声音低低的,跟阿云嘎平常装男低音不一样,是货真价实的性感。

“大龙……龙哥……求你了快进来……!”

一寸一寸的挤入狭小的洞口,隐密而柔软的地方被顶着,又热又胀,被填满的快慰让阿云嘎不自觉地流出生理性的泪水,下意识的绞紧体内的巨物。

“操……”郑云龙爽飞了,阿云嘎也爽的眼泪口水糊了一脸,身体的契合简直太过美好。

做到一半郑云龙突然慢了下来,抱着阿云嘎腰撒娇,鼻音黏黏糊糊的,”累了,嘎子你自己动。”

阿云嘎被操得头昏脑胀没有理智,根本记不得前半夜基本是他在操隔壁那两男高音,听到郑云龙的话阿云嘎还晕呼呼的想,哎~我的小傻龙,跟孩子一般,太可爱了。

如愿以偿换了姿势,看阿云嘎一手撑着自己骑一手捏着乳头玩,郑云龙馋的眼泪从嘴角流下来,嚷嚷着要吃奶就叼着阿云嘎乳头不肯放,又嘬又吸,还扯着往前拉,弄得他又胀又麻,交感神经从奶兴奋到穴,刺激着后面一阵一阵的收缩,痉挛着把自己送上高潮。

他是真的累疲了,到最后只能瘫郑云龙身上任他慢慢的磨穴,完了还得郑云龙好声好气的哄着去洗澡。

哎,怎么说呢,郑云龙来北京真是太好了,把他的魂儿都带回来了。

End……?

 

 

后续:

抱着蔡程昱从浴室出来的马佳看着一片狼藉的床和空荡荡的房间气的心肝都在疼。

要不是顾忌他家宝儿睡着了他恨不能发59s语音方阵去骂那俩狗男男。

尤其郑云龙的信息更是让他差点一个心梗原地去世。

郑云龙:房钱记得结。

郑云龙你他妈绝了,攒局给老公过生日就算了,他们被阿云嘎操了一顿还要付房钱???

马佳可能不是人,但郑云龙是真的狗。

 

 

真的End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