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孤星型恒星

Work Text:

2020年9月29日,礼拜二。

胡茂涛打好领带,在镜子里看了一眼自己。

还差十分钟就到了打卡的时间,可他还在家里选择今天应该搭配的皮鞋。

还差五分钟。

外面响起了喇叭声。

他面色从容,拿了一双棕色小牛皮,又慢悠悠地打了蜡。

还差两分钟。

大门被哐哐拍着,但敲门的人似乎也只是装作急迫,连声音都没有发出。

胡茂涛穿上鞋,似乎有一些小,他只好自己调整些许。

正点。

胡茂涛打开门,他的顶头上司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迟到了。”

“你不是来接我了吗?”

“扣钱?还是惩罚?你自己选一个吧。”

胡茂涛有点想笑,但现在的场景并不适合笑场。

顶头上司的台湾腔用来放狠话实在太过软糯,反倒像是在撒娇。

“惩罚吧老板。你知道我很缺钱的。”

“那还不关门。”

胡茂涛比了个手势:“不搞露出play?”

“不要突然打断!我的戏感很重要诶,小心不给你钱了。“顶头上司——蔡维泽哼了一声,“还不关门!”

“是。”胡茂涛突然收起了气焰,变得唯唯诺诺。“老板,我体测不达标的,您行行好可以吗?”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脱衣服。”

“我有老婆的老板。”

“你想跟我讨价还价吗?”蔡维泽朝他啐了口,“还不快点。”

胡茂涛开始慢慢脱掉外套。他的身材细长,肌肉只薄薄一层,穿衬衣倒是很好看。

蔡维泽没分心去看那人的脱衣动作,反而紧紧盯着他的脸。 “表情再懦弱一些。” 胡茂涛低了低头,再抬脸时除了懦弱,带了更多胆怯。像是害怕失业又被上司潜规则的老土中年男人。

“算了。” 蔡维泽扯过他领带,动作狠而快。

“为什么系这么紧?”

胡茂涛看了会儿他。他的表情不像是在跟他交流,反而像是在自言自语。

“为什么没穿我给你买的白色衬衣?白色很衬你,你知道的。”

“裤子都洗掉色了,你老婆真是不在意你。”

“皮鞋合脚吗?” 蔡维泽絮絮叨叨地说着,最后轻轻地扯开领带。

“别怕。”

蔡维泽的吻很轻,像是怕会惊动什么天使。

与协议不同,他并未施暴,前戏极尽温柔,没有要求用一般客人要求的背后位,进入时丢脸的秒射却很快重振,闭上眼喊着一个陌生的名字。

胡茂涛生出了一种想要抱抱他的情绪,但他控制住了自己。

 

我只是一个容器。

 

蔡维泽离开时多给了一半多。 “你不像他。但你是完成度最好的那一个,谢谢。”

“应该的,有需要再联系。”胡茂涛摆出营业笑容,挥手后开始准备下一个客户。

说起来,他本来只是想做一个万事屋。什么都可以解决一些,但绝不触碰危险。是从什么时候变成这种专门给别人营造性幻想的买卖呢?他快记不清了。只是单纯觉得,现在的人都很孤独啊。

他自己是最孤独的那个。

 

2020年9月30日,礼拜三。

今天他很忙,上午跑一家,下午跑一家。

早晨他寻觅很久,才从表演服中选出一件合适的外衣。说真的,这年头谁还会做海军梦? 好吧,他的客户会。

胡茂涛身高并未到达180的高峰,但胜在比例极佳,因此穿了常服也颇有些退伍军人的意味在。

在门前正了正衣领,他敲了门。

“来了!” 开门的是一个带着水手帽的长发弟弟。“我叫夏颖!”

“你好。”胡茂涛板着脸,伸手示意。

“啊!” 夏颖很容易脸红,像是邻家羞怯的少年。 “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就准备了可乐。啊!”夏颖捂住嘴,又泄气地敲了下沙发:“是不是有点幼稚……我想成熟些的。”

“可乐很好。”胡茂涛试着接话。对方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抗拒,他便拿起可乐喝了口。

夏颖想要与自己做海军的哥哥达成初夜。这个要求比较难办,因为人物十分缥缈,不像昨天的蔡维泽,会给出他属意对象的照片、衣物,甚至习惯动作。 愉快的交易总需要双方的努力啊。 胡茂涛抿着可乐,斜眼瞧夏颖低头玩他的头发。片刻后,他决定反客为主。

“小弟啊。”他唤,声音很轻。“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没有啊。”夏颖仍旧低着头。但比起刚刚稍高的音调出卖了他,胡茂涛坐得近了些,夏颖甚至开始颤抖。

伸手揽住夏颖,胡茂涛凑在他耳旁,吹了口气,又悄悄说:“那喜不喜欢哥哥呢?”

“喜……喜欢。”

小动物似的。 胡茂涛正准备掌握主动权,捏过他的下巴吻了上去。但这个动作似乎刺激了他的客人,夏颖一反方才的乖顺,打乱他吮吻的节奏,含住了那条乱窜的舌头。

“哥,不要讨厌我。” 夏颖说完,近乎使尽浑身解数将胡茂涛拆吃入腹。他被冲撞时,不禁跑了思维,这种边哭边操人的事情是怎么合情合理的发生的。

夏颖不够体贴,搞得他有点痛。但结束时那人软乎乎的眼睛看得他不忍打击,只好说:“你做得很好。”

尾巴好像在摇晃呢。

“你真好!”

“那下次有需要再联系。”胡茂涛笑着说。

尽快清理干净自己,紧赶慢赶踩点到了今天第二位客户家。这是他朋友介绍的熟人,跟他也算熟稔。所以当接到这一单的时候他颇有些震惊,像是发现了自己朋友不为人知的一面。

“牛河。”他敲门。过了许久也没见有人过来,胡茂涛只好摸出地毯下的备用钥匙开门。

“牛河?我是阿茂啊,你不在家吗?”

客厅里也没有人。只在茶几上摆着套衣服,旁边的纸片上写着‘请换上我’。

“怎么还有假发……”阿茂套上那头红色长发,抖开衣服。 “还带斗篷的啊……”

“萌帝萨玛!”牛河恰好在他换完衣服的那一刻出现。“背对着我!没有上妆的脸不是我的蜜伊老婆!”

“哦……好。”胡茂涛一脸问号的背过身去。按那些小朋友的说法,这个角色似乎是牛河的‘推’。他耗费2个小时4倍速看完那部动画片,也没怎么揣摩好这个角色的特点,只好见机行事。

牛河从背后抱住了他。 “不用说话,茂哥。你就一直背对着我就好。”牛河在他背后发出嗡嗡的声音。 胡茂涛点点头,又怕牛河不知道他点了头,便掐着嗓子嗯了一声。

这单应该蛮好完成的,或许不需要脱裤子,当好一个抱枕就可以了。 可牛河的动作渐渐不那么纯洁。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配合着身后人的动作起伏着。牛河稍微有些大,他又碰巧刚经历过一次不太舒适的性爱,两个人都不是特别满意。

“茂哥。”牛河在他换完衣服的时候说:“下次单挑一天出来给我吧。”

“啊。”胡茂涛有些愣神:“这次哪里不太好,我改正。实在抱歉。”

“都好。就是你别太累了。”牛河递了杯水给他:“下次可以以个人名义下单吗?”

“个人名义?”

“嗯……”牛河嗯了半天,脸似乎有些发红,又像是窗外夕阳映的,终究是没有说什么。

“那下次有需要再联系。”胡茂涛笑了笑,挥手出了门。

手机响了下,他掏出看了看。 突然心情很好,他想。

 

2020年10月1日,礼拜四。

胡茂涛在网店拒绝了所有今天的单子,给自己泡了杯茶,盯着墙上的挂钟。

手机时不时地响着,都是些曾经客户的节日问候。 今天是国庆,而他在等待一个人。

五点十八,他颇为正式的点开电视,拨到中央三套。

“还有两分钟啊。”胡茂涛抿了抿嘴,“有没有呢……不会是骗人的吧。” 主持人正在念着植入广告。终于,下面的滚动条出现了字幕:接下来即将登场的是—— 谢强。

“没错过!”

胡茂涛小小的欢呼了下,脸上带了些年轻的姿态。 那人走上舞台,站在主持人身边,款款笑着。

“头发有些长了啊……”胡茂涛念叨着,寻找着谢强与他印象中不同的地方。很快,结束了寒暄的谢强开始了他的演唱。胡茂涛跟着小声哼着,最后大声合唱。

谢强在电视里说:“祝大家国庆快乐!中秋快乐!”

他也回:“中秋快乐!”

结束了。 胡茂涛长舒了一口气,翻出银行的app看自己的账户。明年大概还能追很多次现场,他想。再买到前排或许还能得到谢强抛下来的东西,能被他拉住手一起合唱,能近距离看到他不会晕染的眼线。

 

电话响起。

“啊,今天不行。明天开始接单哦!”

“可以,可以的。我没什么否定选项,唯一要求不要死就可以。”

“M的话……如果有详单您请传我一份,我会勾出否定选项,然后再联系。”

“好的,谢谢惠顾!”

放下手机,胡茂涛靠在床头,伴着谢强最受赞誉的“啦啦啦”,缓缓滑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