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鸡飞狗跳浪漫史

Work Text:

早上邓力源是被窗外的割草声吵醒的。谢强已经出摊卖早点去了,他翻身爬起来打开窗户,看见挥舞着割草机的边远。边远总是换工作,好像什么都能做。
“你家谢强呢?”边远问,一脸比邓力源还没睡醒的样子。
“出摊了。”他若无其事地说,心里暗自得意了一下,那个南街上的豆腐西施终于成了“他家”的。虽然较真地说,是他总算住进了谢强漂亮的小公寓里。随着他拿到谢强家的钥匙,其他竞争者终于知趣地退散了。
“哦,那你看到他记得和他说,胡湖回来了。”边远说完就走了,留下邓力源疑惑地在脑海里搜索这个名字。他在镇上住了10年,却从来不知道有个叫胡湖的人。
他去水产店上班前先绕去了南街,谢强和大伟正在收摆在街边的早餐摊。他过去打了招呼,临走前随口提到:“那个,边远说胡湖回来了。”
谢强愣了一下,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邓力源又重复了一边那个名字,对方才回过神来。
“知道了,你上班去吧。”谢强比了个OK的手势,一个人默默搬着两张椅子进了豆腐店里。邓力源看着他在暗处放下椅子,omega发了会儿呆,然后伸手摸了摸后颈上被标记过的痕迹。
邓力源心里一紧,感觉自己最怕的事情出现了。
谢强是被标记过的omega,而那个标记他的alpha却不知所踪。那曾经是一桩骇人的丑闻,但随着时间流逝,丑闻渐渐变成了闲话和段子。邓力源刚刚二十出头,是个新潮叛逆到骨子里的beta,他可以不在乎AO婚配的铁律,他也不关心闲言碎语,谢强的alpha也许死了也许走了,那都没有关系,被那股诱人的omega气息勾了魂的人依然排到城墙外。他花了三年的功夫和谢强睡到一张床上,这才没两周,就冒出一个可疑的“胡湖”来。
但“胡湖”是谁呢?究竟是什么性别?和谢强什么关系?
幸运的话,说不定只是哪里的远方亲戚。邓力源坐在空无一人的水产店里胡思乱想,玻璃缸里垂死的牛蛙挤成一堆,增氧泵咕噜冒泡的声音让他心烦。
这时店门口来了人,邓力源抬头一看,是个没见过的人,个子很高,头顶一层薄薄的头发,像个刚还俗的僧人。
“拿……拿条花鲢。”那人说,从身后的背包里翻出钱包来,过程中他肩上的袋子滑到手肘,几个扎着金丝绸带的盒子差点掉出来。
“你要多大的?”邓力源问,暂时被丝带的金光吸引了注意力。
那人想了想说:“最大的。”他掏出的钞票都是崭新的,几乎带着取款机的余温,接过钱的时候邓力源感受到一股淡淡的alpha气味。那人拿了鱼就走了,而这股气息像黑云一样笼罩在邓力源心头,电闪雷鸣。
傍晚他回家,看见那几个扎着金丝带的空盒子躺在垃圾桶里,装饰品架子上多了几个精致的西式陶瓷摆件,而餐桌上果不其然摆着那条熟悉的花鲢,鱼头炖汤,鱼尾红烧。
假僧人和谢强坐在桌子边,后者不知为何笑得花枝乱颤,构成一副温馨的家庭生活画。邓力源一阵心烦意乱,想着怎么才不到一天这家就不是自己的了,但那一个alpha一个omega和谐得仿佛他才是第三者,他一下僵在门口不知道该进该退。
“门哥!”谢强立马发现了他,笑容满面地招呼他进来。他的碗筷还是摆在老地方,这让邓力源稍微冷静了一点。
“门哥,这是胡湖,老朋友了,”谢强愉快地介绍,一只手拉着beta的胳膊,一只手搭在alpha肩上,丝毫不避讳,“我们从小学到中学做了十几年同桌呢。这次他回来没地方住,先住我们家,那边不是有个一直空着的客房嘛。”
哼,老朋友。邓力源表面上客气话说了一堆,内心像有团铁丝越拧越紧。谢强说胡湖离开镇子后去学了摄影,在国内国外游历了好久才回来,你看那些陶瓷摆件——都是法国的,这个玻璃杯子——是意大利的。谢强拿着彩色的杯子,灯光透过玻璃折射出五光十色的光点洒在桌子上。妈的,邓力源心里不是滋味,本地小破镇子100年都做不出这么漂亮的东西。
晚上他钻进谢强的被子里,一边撸他前面一边干他,这可能是他最卖力、服务意识最好的一次,有点比试也有点泄愤的意思在里面。高潮的时候他一口咬在omega的腺体上,妄图覆盖那个陈旧的印记,但他失败了,一个omega无法被标记两次,一个beta也无法真正标记一个omega。
谢强被干得浑身酥酥麻麻,高潮了两次。完事后邓力源像树懒一样抱着他,omega的气味满足而安详——但这气味是属于另一个alpha的,想到这里他又难受起来。
“胡湖是不是你前男友?”他酸酸地问。
谢强扭捏了一会儿:“……算是吧,十几年前交往过,你问这个干嘛?”
“你是不是给那个胡湖标记了?”
谢强扭头给了他一个白眼:“神经病。”
“你就说是不是。”他有点急了。
“再问这种问题我就打你了。”谢强显然生气了,一脚把他踢开,裹上被子自己睡了。
邓力源也恼火地翻过身去,他好像从谢强的口气里听出了心虚的意味,脑袋里越想越不对劲。挨到凌晨,谢强准点起床去摆摊,他也跟着爬起来。谢强叫他再睡会儿,这么早起来干嘛。邓力源说自己睡不着,其实就是想多粘谢强一会儿。
他一推开卧室门,又傻了眼。只见那个假和尚已经在厨房里忙活起来,桌上有两个荷包蛋两个包子两杯豆浆,好像在自己家一样。这他妈才4点啊。
谢强又惊又喜,小鸟一样扑过去:“胡湖!你还记得我喜欢这样的荷包蛋啊!”听得邓力源又一阵血压升高。
胡湖也是非常有礼貌,他带着歉意对邓力源说:“哎门哥,不知道你也起这么早,没给你做,煎蛋你吃什么样的?”
邓力源一听更气了,心想你这不是挑衅吗,原来根本没我的份啊。他装作客气地说,随便,都行,谢谢哥。他偷偷看了眼谢强盘子里的鸡蛋,却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煎法。
谢强迅速吃完早餐就出门了,留下胡湖和邓力源在家里,气氛有点尴尬,于是邓力源也提前去水产店了。他在店门口坐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等到老板过来开门。老板哗啦一声吧卷帘门拉开,叉着腰喘了口气,装作不经意地问道:“哟,我听说胡湖住你们家了呀……”这小镇里流言蜚语传得比病毒还快,没一点隐私。邓力源心里正被煎熬着,加上睡眠不足更是暴躁,他一言不发,闷头把新鲜鱼虾往店里搬。老板看他脸色阴沉得像被雷劈过,就说:“生我的气干嘛,我也就随便问问,这事我都知道了那这一片的人肯定也都知道了,我不问你,也得有别人问你,你还不如趁现在想想怎么回答。”
老板说得没错,但还没等邓力源想清楚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好奇的目光先涌了上来。他招呼顾客,结果每个来买鱼的人都要别有用心地问一句:胡湖怎么样啊?你们三个人住一起房子够大吗?谢强这两天挺开心吧?曾经因为他追到谢强而对他恨得咬牙切齿的人,现在一个个兴致盎然地看起了热闹,邓力源到哪儿都觉得如芒在背。
晚上他回家回得晚,又看见谢强和胡湖已经把菜烧好,坐在餐桌边等着他,alpha和omega的气息交织在空气中,让邓力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胡湖在讲自己在西班牙火车站被警察刁难的事,谢强皱着眉头,听得全神贯注。邓力源不禁愤愤不平,自己当初也在省会的车站被误当成小偷,妈的,你谢强那时候好像也没那么关心过我。然后他又想,同样是倒霉事,为什么在西班牙的就那么有趣,在省内的就那么窝囊。那些音译的没有字面意思的名字,让最无聊的事都镀上了一层金,把喜欢新奇事物的谢强迷得晕头转向。邓力源自觉看破了那个胡湖的把戏,心里想想,却还是有点嫉妒。
吃完饭,邓力源打算照例去洗碗,结果胡湖突然站起来说我来洗吧,这两天住你们家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要是平常邓力源肯定客气两句就放手去沙发上躺着了,可今天他萌生出一种要被取而代之的危机感。
“没事没事,哥你是客人,歇着吧!”他大声说,示威般紧紧抓着一叠盘子。
“不行,我不能什么事也不干呀。”胡湖诚恳地收起一把筷子,邓力源却从那张禅意的脸上看出一分阴险。
“洗个碗还抢,”谢强冲过去打断了两人暗流涌动的客套,他瞥了眼桌上的餐具,“这样,今天胡湖也帮忙做饭了,就门哥你洗碗,正好胡湖陪我去商场买点东西呗。”
那个狡猾的假和尚立刻放下手里的筷子点头说好,殷勤地跑去帮谢强拎包,留下beta一脸懵逼地站在厨房。那两人怀着不同的兴奋出了门,邓力源与桌上的残羹剩饭面面相觑,觉得自己成了个傻子。妈的,怎么会这样,他愤怒地洗刷着陶瓷盘子,餐具在他手里痛苦地吱吱响,流水声在空荡荡的小公寓里回荡,仿佛在取笑他一般。
过了好久alpha和omega才回来,久到邓力源已经开始焦躁地想象那两人去小旅馆过夜的情景。谢强拎着两个袋子,穿着一件崭新的蓝色绸子衬衫,像蝴蝶一样跳到客厅里:“门哥,你看,今晚我狠狠敲了胡湖一笔竹杠!”
而那个胡湖提着更多五颜六色的纸袋跟在后面,笑得比谢强还开心。气得邓力源心里暗骂,谢强你这个自诩新时代独立自主的omega怎么尽让alpha给你买东西。
第二天他赌气一般买了一套谢强喜欢吃的点心,后者一边抱怨要减肥一边愉快地把甜食装进冰箱。alpha身边萦绕着一股侵略性的气息,邓力源得意地朝胡湖撇了一眼,却发现alpha的神情依然是十分平淡柔和的,这让他觉得诡异又不安。
睡前谢强轻轻柔柔地对他说,胡湖这两天正在找工作,可能要在家里住久一点,你别不开心哦,说完亲了亲他。邓力源没来得及积攒不满,他的心就又融化在那些春风一样的吻里了。被omega甜蜜的气息所笼罩着,他觉得谢强一定还是爱他的,望着对方沉沉睡去的后脑勺,又觉得自己这样是不是有点可悲啊。
很快胡湖和谢强去逛街的事也在街坊之间热情地传播开,人们看着邓力源的神情中总参杂了一股令人恼火的同情。胡湖才回来几天,路人便已经为他们三个编好了一出婊子滥情新欢不敌旧爱的狗血剧本,更惨的是邓力源觉得现实剧情也正在渐渐往这个方向走。
他有天和烧饼店的大伟吃饭,向他抱怨胡湖可能要在家里长住。大伟自然明白朋友是在担心什么,本来beta和omega之间就缺乏信息素的连结,家里又多了一个气场逼人的alpha,指不定哪天就天雷地火了。尽管也持着悲观的预期,大伟依然有义务去安慰失落的友人:“你瞎想个啥,他们两个之前同学那么多年,借住几天,送送东西不挺正常……而且谢强那么多前男友,也没见过他吃回头草。”
邓力源被对方义正言辞地一劝,觉得可能真的是自己想多了,但琢磨一下还是不对劲,他纠结了一会儿,又问道:“那如果是胡湖标记的他呢?”他话音未落,便感到不仅是对面的大伟,连整个饭店都一下安静了,无数双耳朵悄悄地伸过来。邓力源涨红了脸,他原本等着大伟继续坚定反驳他,可是对方却露出一脸尴尬的神色。
“被标记了啊……那就比较……”大伟本就不擅长随机应变,更别提这种量级的八卦,他挠了挠头,声音慌乱地低下去。
邓力源的心猛地沉到谷底,心里生出可怕的预感。他想自己明明已经对所谓传统不管不顾了,最终怎么还是逃不出铁笼般的ABO法则。谢强年轻时的事像个秘密,邓力源原本以为他的alpha要么死了要么是个拔屌无情的露水情人,没想到那人不仅活得好好的,还带着那么多礼物回来讨好谢强,又是做家务又是买衣服,鬼才相信他没点复合的想法。
这时桌子上传来了砰的一声,打断了邓力源的思绪也打破了沉默的空气。邓力源抬头一看,是找到新工作的服务员边远,拿着塑料桶来给桌上的调料罐加醋。
“要是谢强真这么看重标记,”边远像谈天气一样平平淡淡地说,“他早八百年就结婚了。”说完又超脱地飘走了。
邓力源盯着醋罐想,就算没有标记那也是个对omega有天然吸引力的alpha,能做的比不beta多多了。晚上睡觉前他和谢强独处的时候,想要不要直接了当地问问谢强他把胡湖留在家里是不是有别的意思,犹豫了半天也没问出口,他害怕谢强不和他说真话,更害怕生性自由的谢强同样直截了当地告诉他,对,你走吧,我想和胡湖复合了。
说真的,要是谢强确实这么说他一点也不会奇怪。艰难地平心而论,他带着怒气给胡湖此人挑了一个多礼拜的刺,除了他一直颇有心机地横刀夺爱外,也挑不出别的毛病。有点小钱,出过国,人也挺帅,如果邓力源是omega说不定也会跟他跑了。
之所以说这个社会建立于ABO法则之上不是没有原因的。身为beta的邓力源感觉不到alpha和omega之间那种强烈而复杂的信息素交流,也无法参与到以信息素诱导为基础的alpha和omega的发情和生育之中。他和谢强在一起不仅没办法生孩子,连谢强之前的发情期两人都过得很痛苦。
他想起来有次去豆腐店给谢强送东西,omega坐在店门口,抱着对街杂货店店主5岁的儿子,用一颗大白兔奶糖逗小朋友玩。小朋友自来卷的头发弄得谢强很痒,omega那时候一直笑个不停,他一定是很喜欢小孩的。不过那个时候邓力源只是单纯地感到遗憾,并发誓要对谢强更好一点。
现在倒好,标记了他的alpha回来了,邓力源忍不住觉得自己没理由再“霸占”着谢强。虽然谢强依然像以前一样对待他,亲吻他,和他上床,但每次他抱着谢强的时候总会充满怨念地想到,其实谢强和胡湖在信息素的连结下可以更愉快地做爱,甚至顺利地生下无比健康的小孩。
以前他一直看不出beta和omega同居有什么问题,现在一想,忽然觉得那么多人哪怕放弃真爱也要顺从ABO法则不是没有道理的。
过了两天,他的老板向他透露了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这种事都这样,除了事主不知道,其他人都知道,”老板一副为了情谊而弃大义不顾的悲壮表情,“我告诉你这件事,对我也是很危险的。”他说,你还是得知道一下,这两天胡湖压根没去找工作,一直呆在豆腐店里给谢强拍照片,别人去买豆腐,还总是撞见谢强化妆嘞。
不知自己死期将至的鲜活虾子三三两两地从塑料缸里蹦出来,邓力源忘了去捡。他好像被人从后面打了一闷棍,心都凉了。
“哎,你也知道你家谢强他爱漂亮,平时一只苍蝇飞过去他都要伸头照一下的,大摄影师要拍他,他肯定要打扮一下,”老板一边捡虾一边杯水车薪地安慰他,“再说现在工作也不好找啦。”
妈的,邓力源怒火中烧,这样下去谢强早晚得睡到胡湖的客房去,他必须得做些什么了。
次日邓力源请了一天假,踩着一辆自行车跑遍了方圆十里的地方,总算找到一家缺人的艺术照工作室。尽管胡湖去完全是大材小用,工资也不算高,但一份工作总归意味着胡湖在镇子上有了立足之处,他也没理由每天闲在谢强身边了。晚上他把消息告诉了那两人,谢强看起来很高兴,大大地亲了邓力源一口,但转身就用力给了胡湖一个拥抱,竟然还对alpha说“你以后继续住我家吧,三个人更热闹一点嘛”,胡湖也没客气,笑着点头。
邓力源脑袋里嗡地一响,心想那你为何不开个养老院,几十号人挤在一起更热闹。他本以为胡湖有了工作就会识趣地尽早搬出去,没想到到头来是谢强没打算放他走,那自己又何苦忙活这么久呢。
他脸色铁青地过了一晚上,几乎一句话都没说。谢强自然也注意到了,三番五次地问他怎么了,邓力源就是摇头。临睡前omega坐到他身上,温柔地磨蹭着他,又轻声细语地问:“门门,怎么不开心啊?”
邓力源没有说话,想着你他妈明知故问。谢强见状,又凑近了,对着他耳朵说:“有什么事和我说说呀。”
他一说话气流吹得邓力源发痒,那股淡淡的omega气息刺激着他,又好像在提醒他一个beta不会真正明白这些气息的含义。他一下子推开了谢强,有点冲地说:“你让胡湖住下来是什么意思?”一说出来他立刻觉得自己听起来有点哀怨。
“哎,你吃醋啦。”谢强居然笑了,让邓力源觉得自己像个小丑。他一瞬间闪过一个危险的念头,关于谢强的那些恶毒的传言会不会都是真的,他就是那种会演戏的勾人婊子,而自己这些年都被他的表象耍得团团转了。再一想,谢强也从来没承认他是“男朋友”,仅仅只是邀请他来家里住而已,于是他不禁悲从中来,一切难不成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要是你早知道胡湖要回来,就不会让我住进来了吧?”他酸溜溜地脱口而出。
谢强愣了,随即骂道:“神经病!这和胡湖有什么关系?我房子4把钥匙2把都给了你,还问我这种问题!”
“要是你想让我还给你就直说,”邓力源抢过话头,“什么前男友,我看你就一直等着他……”
谢强张了张嘴一下子没说出话来,皱起眉头,脸上浮现出纠结的表情。邓力源分不清对方脸上的到底是心虚、受伤还是羞耻,可能哪种都有一点。这仿佛印证了自己的猜想,他气极,一瞬间产生出一股想要把什么东西撕碎、砸烂成粉尘的恶意。
“那你和你的胡湖发情去吧!给你的胡湖生小孩吧!”邓力源刚骂完对面就一个枕头砸过来,正中面部。那枕头并不轻,谢强也是用上了全部力气,一下把邓力源砸到头脑发昏。在物理和精神的双重冲击下,他眼冒金星,只觉得头上血管噗噗地跳,好像天昏地暗。妈的,他恶狠狠地想,我一个大好青年干嘛非得和你这个婊子耗着。
他一个翻身下床飞速地套上裤子外衣,随手抓起一个背包往里面胡乱塞了两把衣服就冲出门去。谢强一开始还没明白他要做什么,等邓力源用几乎扯坏拉链的力度合上背包时,他才突然发出尖叫:“邓力源你他妈干嘛!”
此时邓力源已经推开了公寓门,跑进了夜晚的冷风里。不远处的车站站台正有一辆夜间公交停靠,他想也没想就跳了上去。车门关闭,车子缓缓驶离站台,伴随着发动机启动的声音,他听见自己的心脏隆隆地跳,又好像是什么人叫他的名字。
车窗开着,窗外的路灯一闪一闪地向后退去,猛烈的风吹着他的脑袋,让他的冲动和怒气褪去了一点,神智慢慢地重新落回身体里。他有点晕,迷迷糊糊地觉得不太真实,上一秒自己还躺在谢强床上,怎么下一秒就到了公交车里。
“门哥啊。”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邓力源一阵恍惚,他抬起头,眨了眨眼睛,看见边远神奇地出现在司机的位置上。
“哥,你怎么又换工作了?”他呆呆地问。
边远说我开夜间线好久了,倒是你第一次坐我的这条线,这么晚,去哪儿啊?
他看了眼公交路线图,一排长长短短的车站名,也不知道要去哪儿。他看看背包里装的根本穿不了的衣服,回想起自己对谢强说的气话,开始后悔了。
他尴尬地讲了一下自己冲动跑出来的事,惹得司机叹了口气。
“我看你还是回去吧,道个歉,谢强这会儿一定在后面追呢。”边远说。
邓力源一听又有点不甘心:“算了,我回去就是当电灯泡。”
边远框框换了档,转了个弯,车开得慢了一些。
“你还爱不爱谢强啊?”司机问道。
邓力源的心好像被狠狠拧了一把,他当然还爱着谢强,哪怕谢强真是人尽可夫的妖女,他想自己还是会为这个糟糕的omega心碎的。
“那谢强爱不爱你啊?”司机又问。
车驶过一个坑,邓力源裤子口袋里的两把钥匙叮叮响了两声。他不好意思说不爱,也没底气说爱。
司机等了一会儿,见邓力源不打算回答,就自顾自地说:“我也是和谢强同学十几年的,他就是个有特别多感情的人。”
“你是说他很多情?”
“我是说,每一个爱过的人,他都忘不掉,”边远说,“其实他也挺难受的。”
邓力源不知道作何回答,他想着自己应该可以算作被谢强爱过的,稍微有点高兴,可那胡湖不也是吗,再想想谢强那长长一串前男友名单,似乎哪一个都有可能再次冒出来,他的心情变得十分复杂。
他竟然隐隐约约羡慕起alpha来,可以真正标记一个人,把他烙上自己独一无二的印记,永远留在身边。他忍不住把自己的想法和边远说了,等着后者嘲笑他幼稚。但边远只是说:“别想了,你和谢强都不是那种人。自由自在的生活哪有那么容易过的。你现在要是还爱谢强,就回去。”
说罢他又立即框框拉动变速杆,在路边违规停靠下来。
“我原来想掉头把你送回去的,”边远神色镇定地好像开的根本不是公交,“但谢强肯定会来找你,你在这边等等就行了。”
邓力源木楞楞地下了车,临走前他忽然想起来就问了一句:
“哥,你也是标记过omega的吧?你的omega去哪儿了?”
边远耸了耸肩说,去他想去的地方了吧。
邓力源便没再问,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有这样的拿得起放得下的魄力。他找了个路灯底下站着,裹紧了衣服。不到5分钟就有一辆小车风驰电掣地驶过来,一个猛刹在他面前停住。谢强从副驾驶座上冲下来,撞进邓力源怀里,一边狂骂一边对着他拳打脚踢。
“邓力源你个没有心的!”谢强还穿着单薄的睡衣,头发乱糟糟的,他的眼睛红了,还一个劲对邓力源施展花拳绣腿,好像那种烂俗家庭伦理剧里的角色。于是邓力源也像烂俗伦理剧一样抱了抱他,说对不起我错了。虽然他并不觉得都是他的错,但这种时候道歉总有奇效。果不其然谢强立刻放下了拳头——他作为一个omega还是很有力气的,所以邓力源不禁松了口气——开始委委屈屈地抹眼泪。
“大晚上发什么神经,还要坐公交跑哪儿去?”谢强含泪怒骂,但更像撒娇,潜台词是害得我好担心你真跑了。邓力源就一个劲地低头道歉,抱抱亲亲他,硬是把他哄好了。谢强肯定还是爱他的,beta想,而他也算是和谢强过了一道小坎。
第二天,胡湖来找他抽烟,这假和尚的脸上居然有点愧疚的神色。
“门哥,这事算我不好,”他的态度还是很好的,“我可能有点心急了,没给你时间做好心理准备。”就是道歉的点儿不在邓力源的期望之中,胡湖看起来没有半点搬出去住的意思,而且还想继续和他公平竞争。
邓力源刚要发作,胡湖又说下去,没给他机会:“门哥,我心急也主要是看到你怎么已经把他标记了……”
邓力源愣了一下:“那不是你的标记啊?”
胡湖也愣了一下。
“beta没法标记的啊。”邓力源又给他补课生物学常识。
alpha挠了挠自己的小平头。两人没再说话,一阵巨大的庆幸同时从天而降,脑子咕噜一转,又重新暗暗较起劲来。